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楚思遠和八位玄女退到較遠的位置,盯着功德簿牆上的二人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真的擁有與九幽劍聖對抗的實力嗎?”其中一位玄女,持着一種懷疑的態度。

    司命神女道:“張若塵的修爲雖然沒有達到聖王境界,可是,一身戰力,卻絕對不弱於聖王。不過,九幽劍聖在劍道上面已經修煉五百多年,造詣極其高深,張若塵修煉的時間太短,底蘊還是差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就算一位劍修的天賦再高,也是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修煉劍道,纔會有成果。一朝一夕,就想成爲劍道強者,根本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“劍道玄罡,無堅不破。僅憑這一招,九幽劍聖就能傲視別的一步聖王,張若塵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實力很強,可是,卻沒有人認爲他能勝得了九幽劍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顯然也是知道劍道玄罡的厲害,因此,就在兩人的氣勢對壘到最巔峰的那一刻,搶先一步出手,一劍攻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劍如光梭。

    滿天劍氣匯聚於一點,與沉淵古劍的劍尖融爲一體,綻放出奪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在老夫眼中,你的劍法破綻百出,與小孩子舞劍沒有什麼區別。就憑你的這點實力,想要替璇璣正名,還差得很遠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沒有動用氣海中的九柄聖劍,只是釋放出體內的劍意。強大的劍意,凝聚成一柄白色聖劍,似一道白虹,向沉淵古劍揮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只要是劍聖,都能施展出劍意之劍。

    不過,劍聖凝聚出來的劍意之劍,只是一道虛影,類似一道劍氣。

    可是,九幽劍聖施展出來的劍意之劍,卻與一柄真正的聖劍沒有區別,即可實,也可虛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?

    沉淵古劍還沒有進入九幽劍聖的三丈之內,就被劍意之劍爆發出來的力量,打得斜飛出去。劍意之劍並沒有消散,反而綻放出更加璀璨的光華,化爲一道流光,攻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明白劍意之劍的可怕,在第一時間,打出豐碑盾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劍意之劍與豐碑盾並沒有發生激烈碰撞,而是,直接就穿透過去。

    達到九幽劍聖那種劍道層次,劍意之劍既可以是一柄劍,也是一道劍意,任何物理防禦都擋不住它。

    眼看劍意之劍就要擊在張若塵的身上,將其洞穿,驀地,張若塵的手指一劃,一道空間裂縫撕裂了出來。

    與空間裂縫碰撞在一起,劍意之劍蘊含的強大威能,瞬間就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眼神一凝,突然意識到張若塵不僅僅是一個劍修,更修煉了九大恆古之道中的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。

    這個念頭,剛剛一閃而過,九幽劍聖便是察覺到,身體四周都傳來一股空間波動,那股波動越來越強烈,彷彿天地都要崩塌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身體,化爲一道劍芒,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在他剛剛站立的位置,空間中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紋,隨後,轟然崩塌,化爲一個黑色的窟窿,虛無空間顯露出來,並且爆發出強大的吞噬之力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九幽劍聖那強大的修爲,也是無法與空間力量對抗,只得不斷向身後扔出護身符籙。隨着護身符籙爆碎而開,擋住了破碎空間的部分吞噬之力,九幽劍聖終於逃脫出去。

    “大意了!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背心冒冷汗,剛纔,若是稍微反應慢了半個剎那,恐怕他就已經死在那片破碎空間裡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那個小子先前肯定是故意示敵以弱,讓老夫放鬆警惕,隨後,纔是爆發出了這一道殺招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九幽劍聖逃脫出去,自然是有些失望。不過也是沒辦法,鳳凰巢中遺留下來的大聖力量對修士的修爲有很大的壓制,就算是聖王也無法爆發出毀天滅地的戰威。

    而且,鳳凰巢中的空間相當穩固,張若塵能夠施展出空間崩塌這樣的招式,已經是相當不容易。

    若是在鳳凰巢的外面戰鬥,張若塵的優勢肯定會更大。

    一擊沒有得手,張若塵便是又一連打出數十道空間裂縫,不斷向九幽劍聖攻擊過去,不給他還手的機會。

    空間裂縫交織成網,逼得九幽劍聖只能被動閃避。

    “修爲達到聖王境界的九幽劍聖,竟然被張若塵打得落入下風?”那些玄女皆是有些無語,這和她們最開始想象的,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楚思遠道:“張若塵越來越狡猾,最開始故意使用劍道攻擊九幽劍聖,讓九幽劍聖產生出輕視之心。等到他出其不意的施展出空間力量,立即佔據上風,從此之後,就不再給九幽劍聖出劍的機會。”

    司命神女道:“難道九幽劍聖要敗?”

    楚思遠搖了搖頭,道:“九幽劍聖不知經歷過多少戰鬥,肯定能夠抓住反擊的機會。一旦他開始反擊,恐怕就是張若塵敗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的雙手藏在衣袖中,十指緊緊的捏着,內心是格外緊張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九幽劍聖這一戰的兇險程度,堪比璇璣劍聖和九幽劍聖的那場劍聖決戰,在這樣的戰鬥之中,雙方勢必是會全力以赴,很難在關鍵時刻收住自己的力量。

    一旦戰敗,很有可能就是死亡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打出兩百多道空間裂縫,即便是九幽劍聖的戰鬥經驗豐富,身上卻還是出現了三道血痕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竟然能夠傷到老夫,本事不小嘛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眼中涌出怒火,眉心位置浮現出一個明亮的光點,一連九柄聖劍衝出來,從一道道空間裂縫之間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九劍噬神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伸出一隻手掌,舉過頭頂,隔空操控九柄聖劍,隨後,手掌向下一壓。

    九柄聖劍皆是散發出強大的力量波動,九隻火焰聖鳥的虛影,從劍體的內部衝出來,發出震耳欲聾的鳴叫。

    隨即,九隻火焰聖鳥,同時向下壓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慌亂,體內的聖氣注入進百聖血鎧,血紅色的鎧甲變得光芒萬丈。

    一百道中境聖者的虛影,從鎧甲中衝出來。

    聖影的力量,與張若塵的身體融爲一體,化爲百聖之力。隨即,張若塵的雙腳踩地,雙手結成掌印,雙手拍擊向上空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

    “吼。”

    龍吟和象吼的聲音傳出。

    一隻青龍和一隻青象虛影顯現出來,與張若塵的掌印結合在一起,將九隻火焰聖鳥打得飛了出去,重新化爲九劍。?這一次對碰之後,張若塵腳下的大地,沉陷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九柄聖劍發出唰唰的聲音,又飛到上空,融入進一輪烈日的內部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來,眺望上方。

    可是,烈日散發出來的每一道光芒,都像是一柄利劍,刺得他眼睛無法睜開。同時,張若塵也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危機,彷彿下一道陽光落下來,就能刺穿他的頭皮。

    “九幽劍聖的成名絕技,赤陽劍法。”楚思遠驚呼一聲。

    烈日的內部,爆發出來的劍道波動越來越強大,散發出來的熱量,猶如是要將整個鳳凰巢都融化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了雙手,撐起空間領域,與此同時,引動出最強大的空間力量,以空間領域爲中心,撕裂開上百道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上方的烈日中,一道道火紅色的劍氣,宛如雨瀑一般墜落下來,源源不斷的轟擊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遠處的楚思遠和八位玄女也都感覺到危險,再次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那些劍氣,絕大多數都被空間裂縫吞噬,可是,也有少量的一些落在空間領域的內部,給張若塵造成不小的麻煩。

    赤陽劍雨一連持續九個呼吸的時間,受到劍氣的衝擊,泥土融化,張若塵周圍的那片大地,完全變成一片赤焰火海。

    那些空間裂縫消失之後,九劍合爲一體,被九幽劍聖捏在手中,從烈日中衝出,與滿天劍氣融爲一體,直刺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這一劍,已經醞釀出劍道玄罡。

    “劍八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和九劍像是一塊火焰隕石,從天外飛來,勢要毀天滅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承受的壓力不可謂不小,咬緊了牙齒,打出佛帝舍利子,激發出舍利子中的本源力量,拼盡全力抵擋。

    此刻,站在遠處的幾人,全部都緊張到了極點,意識到,恐怕這一劍就能分出勝負和生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九劍撞擊在舍利子上面,頓時,形成一道能量漣漪,衝射向四方。

    可惜,舍利子沒能擋住九幽劍聖,凌厲的劍光,依舊刺落下來。

    “空間扭曲。”?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手撐起,臉上和身上的經脈幾乎全部都凸顯出來,他在瘋狂調動空間規則和聖力,拼盡全力扭曲頭頂的空間。

    終於,九劍偏移了方向,從張若塵的臉頰旁邊刺落下去。

    就在刺落的那一瞬間,即便有百聖血鎧的保護,張若塵的臉頰上,依舊是裂開一道長長的血痕。血痕,從太陽穴一直連接到下顎的位置,緋紅的聖血,順着下巴往下滴淌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空間扭曲的力量只要是稍微弱了一點點,恐怕張若塵的身體,就已經被刺穿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?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這一劍,攻擊在張若塵身旁的地面,直接將張若塵震得拋飛了出去,有着上千上萬道劍氣,擊在張若塵背部的百聖血鎧上面,發出一連串轟鳴聲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見這一劍竟是沒能殺死張若塵,眼中閃過一道驚異之色,隨即,拔起長劍,又是一劍向張若塵揮斬過去。

    拋飛在半空的張若塵,猛然翻轉身軀,以手指捏成劍訣,在九幽劍聖覺得已經勝券在握的時候,一指點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晨劍。”

    剎那間,時間停止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指尖,劍氣和淨滅神火融爲一體,抓住這極短的時間,一指擊在九幽劍聖的眉心。

    要知道,剛纔張若塵可是已經被劍八和劍氣玄罡爆發出來的力量,震得飛了出去,已經是必敗無疑,九幽劍聖哪裡料到在這樣的劣勢之下,張若塵還有反攻之力?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,最終還是沒有刺下去,指尖的火焰,距離九幽劍聖的眉心只剩一寸的距離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停了下來,沒有再出手,將九劍插在了地上,臉上的神情變得木然,心緒波動極大,半晌後,纔是艱難的道:“這就是時間劍法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爲什麼最開始沒有動用這一招?”

    “時間劍法是我最大的底牌,自然不能隨便使用。一旦使用出來,也就一定要保證能夠殺敵致勝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道:“可是,你爲何又收住了力量,沒有殺我?”

    “像你這樣的人,不應該死在自己人的手中,就算是死,也應該是在與羅剎族交戰的時候戰死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笑出聲來,半晌後,那笑容變成了苦笑:“我敗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指在九幽劍聖眉心的手指,隨後,五指又結成掌印,快速一掌拍擊出去,擊在九幽劍聖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的嘴裡吐出一口鮮血,向後倒飛出去,半跪在了地上,臉色變得無比蒼白。

    “當年,你刺了師尊一劍,今日我打你一掌,從此誰都不再欠誰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打出這一掌,一個時辰內,九幽劍聖休想再與人交手。

    失去九幽劍聖這一戰力,就憑楚思遠和九天玄女的實力,還無法從張若塵的手中奪走功德簿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來想將這一章拆分的,昨晚就更。但是,想了想,還是把戰鬥寫完一起更了,所以這一章大概有四千字吧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