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這是輸給你的東西……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取出一枚紫石,扔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只是稍微用力,九幽劍聖便是全身劇痛,猛烈的咳嗽,面帶痛苦之色,不得不盤坐下來,吞服下療傷丹藥,運轉功法,療養傷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接過紫石,只見,石頭的表面覆蓋有一層聖芒,將其緊緊的包裹。

    那層聖芒散發出來的氣息,屬於九幽劍聖,似乎是用來壓制紫石中的某種力量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五指,釋放出聖力,捏碎九幽劍聖佈置在紫石表面的聖光。

    隨着聖光碎裂,紫石的表面,浮現出一道道紋路。它就像是猶如活了過來,猛烈顫動,不受張若塵的控制,想要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給我煉。”

    淨滅神火,從張若塵的掌心涌出,煅燒紫石。

    很快,紫石表面的紋路,還有靈全少君殘留在石頭上面的聖力和聖念,全部都被煉化。

    紫石漸漸的平靜下來,從石頭的內部,散發出一股冰涼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這倒是什麼東西?天然形成的石頭,還是後天鑄煉出來的寶物?”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兩根手指捏着紫石,放在眼睛的近處,仔細觀察。

    紫石並不是那麼晶瑩剔透,在它的內部反而充滿雜質,顯得混混沌沌,而且,充斥着一根根細密的紋路,呈網狀,像是人體內的血脈一樣。

    當初,靈全少君掌握這枚紫石,可是爆發出超越自身修爲的戰力。而且,將紫石催動成紫色神山之後,還能鎮住空間。

    就憑這兩點,這枚紫石,也稱得上是無價之寶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體內的聖氣,注入進紫石,片刻後,紫石散發出來的紫色光芒越來越強烈,包裹住了張若塵的手掌。

    張若塵再次觀察紫石。

    石頭內部的紋路沒有什麼變化,反而是那些紋路之間,浮現出一粒粒紫色光點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五指一捏,緊抓紫石,隨後,一道拳印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一個紫色的拳印,轟擊在遠處的一片虹化藤上面,爆發出強烈的能量波動。

    不過,虹化藤上面佈滿有陣法銘紋,即便承受了這一拳,也沒有斷碎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件不錯的寶物,果然,拳力增加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是滿意,臉上露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紫石不僅僅只是能夠增幅持有者的力量,從它內部散發出來的紫芒,蘊含有一股類似於神之本源的氣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體內的聖氣,注入進紫石。

    漸漸的,紫石中的一根根紋路變得明亮,從石頭中散發出來的光芒越來越強,那股力量,已經無法抓捏在手中。

    紫石從張若塵的掌心飛起,變得越來越巨大,最後,化爲一座紫色神山。

    果然,周圍原本就無比穩固的空間,變得更加堅固,即便是張若塵也無法將空間撕裂。

    將紫石的各種狀態都測試了一番,張若塵才把它重新收起來。

    “恭喜主人收穫一件至寶。”魔音拱手說道。

    “的確是一件相當不錯的寶物,應該不止是能夠增幅力量和鎮住空間那麼簡單,等回到天庭界,再慢慢研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揹着雙手,向陰陽湖泊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那些玄女不敢阻攔張若塵,紛紛向兩旁退開,在她們的眼中竟是露出濃濃的忌憚之色,彷彿站在她們身前的是一尊魔頭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就是崑崙界老牌聖者中的頂尖人物,名號極大,張若塵擊敗九幽劍聖,就是一戰立威。

    這樣的實力,誰人不懼?

    在崑崙界,聖王級別的存在,少得可憐,哪一個不是威震一方的霸主?

    很顯然,張若塵現在也擁有那樣強大的實力。

    木靈希站在百年冥冬水中,全身溼漉漉的,勾勒出一道絕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在她的背部,一對鳳凰羽翼光芒四射,隨着功法運轉,湖中的百年冥冬水,不斷涌入進嬌軀。

    無論是木靈希,還是滄瀾武聖,她們的身體都發出“噼裡啪啦”的聲音,在經受千錘百煉。

    這種淬鍊,是相當痛苦的過程,每一個剎那都像是經歷了一場生死折磨,意志力不夠強大的人物,根本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從她們二人的體內,不斷有雜質涌出來,融入進陰陽湖泊。

    “想要承受住冰火鳳凰的傳承,就必須先淬鍊她們的身體。身體若是太過脆弱,在傳承加身的那一刻,她們就會自爆而死。”聖書才女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能夠淬鍊到什麼層次?”

    “次圓滿體質。”聖書才女道。

    至高圓滿體質、圓滿體質、次圓滿體質,乃是三個不同的層次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道:“只有修爲達到大聖無上境的存在,付出一定的代價,才能幫助修士淬鍊肉身,修煉成次圓滿體質。冰火鳳凰就是無上境的修爲,陰陽湖畔中匯聚有它一身的力量,憑藉這股力量,若是都無法幫助她們二人修煉出次圓滿體質,纔是一件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能不能修煉成次圓滿體質,關鍵還是要看修煉者的天賦和意志。否則,就算有無上境大聖願意付出代價,她們也不可能修煉出次圓滿體質,反而有可能因此喪命。”

    “當年,女皇就曾付出巨大的代價,幫助九位界子,修煉出次圓滿體質。”

    在同境界,九大界子的實力,並不比東流劍尊和吳昊等人弱多少,特別是立地和尚和雪無夜,若是也擁有他們那樣的修爲,真正交手起來,還真不一定會敗。?張若塵的眼中閃過一道冷色,道:“說了這麼多,最後一句話,纔是你想說的吧?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在仔細斟酌,思考該以一種什麼樣的方式,向張若塵講一些不該講的話,道:“張若塵,女皇對你或許是有些不公,也有一些過分之處,但是她卻絕不是一個壞人,爲了崑崙界,她付出了很多。而且,你們的關係,或許已經變得更加複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夠了!不用在我的面前再提到她。”張若塵打斷了聖書才女的話。

    聖書才女心知女皇是張若塵心中的一根刺,誰去觸碰都會讓他痛不欲生,於是,也就不再多言,只是輕輕一嘆。

    陰陽湖畔中的二女,體質變得越來越強大,於是,她們向前行走,進入千年冥冬水和下滅淨滅神火的區域。

    隨着她們越來越接近次圓滿體質,湖畔中心那隻巴掌大小的鳳凰內部,飛出一根根聖道規則,自動衝出晶石,分別涌入進木靈希和滄瀾武聖背部的鳳翼。

    很顯然,她們承受的壓力和痛苦,變得更加劇烈,嬌軀開始顫抖起來,皮膚裡面涌出血珠,鳳凰羽翼和背部相連的位置,血肉都被撕裂而開,變得鮮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無論是木靈希,還是滄瀾武聖,都有些難以承受,嘴裡發出慘呼聲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堅持住啊,就快要成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湖畔中心的晶石盯了一眼,發現晶石和晶石內部的鳳凰,在快速縮小,所有聖力和聖道規則都涌向木靈希和滄瀾武聖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在能量爆發到極點的時候,陰陽湖畔猛烈旋轉起來,很像是化爲一副太極圖錄。

    從太極圖錄中傳出的力量無比強橫,包括張若塵在內,所有人都向後倒退,以免被捲入進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大概持續了一刻鐘,太極圖錄崩碎而開,內部散發出兩道璀璨奪目的光芒,隱隱間,還有兩道鳳凰啼鳴的聲音傳出來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,滄瀾姐姐成功了!”

    “滄瀾姐姐得到冰火鳳凰的傳承,修爲必定突飛猛進。”

    八位玄女皆是相當欣喜,不僅僅只是因爲她們與滄瀾武聖有極深的感情,更是因爲,她們可以與滄瀾武聖合而爲一。

    滄瀾武聖得到冰火鳳凰的傳承,等同於九天玄女得到冰火鳳凰的傳承。

    木靈希和滄瀾武聖各自扇着一對絢爛而美麗的羽翼,飛了出來,緩緩的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滄瀾武聖背上的羽翼,散發着青色的淨滅神火,只是站在那裡,就像是一座火爐,彷彿是能夠焚煉世間的一切。

    木靈希背上的羽翼,則是散發出冥冰之力,使得地面結上一層厚厚的寒冰。而且,她的修爲,竟是已經增長到至聖的巔峰境界。

    冰火鳳凰的傳承之力,絕大多數都聚集在她們的鳳凰羽翼裡面,只有不到萬分之一的力量融入進身體。

    沒有百年時間,她們根本不可能完全吸收冰火鳳凰的傳承。

    不過,木靈希和滄瀾武聖還無法隨心所欲的掌控體內激增的力量,淨滅神火和冥冰之力不斷向體外涌出來,旁人根本不敢靠近她們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木靈希身旁,道:“你先進時空晶石的內空間鞏固境界,研究冰火鳳凰的力量,什麼時候能夠做到收放自如,再出來歷練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答應下來,隨後,進入時空晶石。

    “我們走。”?張若塵向魔音招了招手,準備離開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不留下功德簿牆,就想離開?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嬌喝一聲,背部的鳳凰翼散發出淨滅神火,有一股渾厚的氣勢從她的體內涌出來,像是一隻暴烈的火鳳立在那裡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,向身後斜瞥了一眼,冷聲道:“得到冰火鳳凰的傳承不易,別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滄瀾武聖本來就是火爆脾氣,聽到這話,更是怒不可揭,雙瞳變成兩團火焰,抓起焚天劍,一劍向張若塵刺了過去。

    鳳凰羽翼中的淨滅神火衝了出來,與焚天劍融爲一體,使得劍上爆發出來的力量強大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紫石,急速轉身,一拳打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紫色的拳頭與焚天劍的劍尖碰撞在一起,涌出毀天滅地的力量,打得滄瀾武聖猶如一片落葉一般,倒飛了出去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焚天劍脫手飛了出去,滄瀾武聖的整隻手臂都變得鮮血淋漓,墜落到地上之後,嘴裡更是大口吐血,無法再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別太自以爲是,你還差得很遠,多花一些時間研究冰火鳳凰的聖道纔是正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和魔音帶着功德簿牆離開了此地,無人敢阻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本書的微信公衆號已經開通“feitianyu5“,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添加關注,每天都有關於本書的有趣的內容推送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