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鳳凰巢散發出來的光芒,越來越暗淡。

    火海中,中滅級別的淨滅神火已經散去,火焰的溫度在急速下降,正是因爲如此,張若塵跳入進火海,纔沒有被燒死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化爲一道血光,從火海中衝出來,身上的百聖血鎧被煅燒成金紅色,極其滾燙,冒着火星。他回頭看了一眼,龐大的鳳凰巢,在淨滅神火的焚煉之下,熊熊的燃燒起來,火光沖天,絢爛而又美麗。

    那巨大的火球,像是一隻正在涅槃的鳳凰。

    “隨着鳳凰巢化爲劫灰,屬於冰火鳳凰的輝煌時代徹底成爲過去。祖靈界,這座曾經孕育出億萬生靈、無盡文明的大世界,怕是也要徹底消失在宇宙中,成爲歷史書頁上的一段文字。”

    “神,都死去。大聖,都化爲灰燼。這座世界,還有誰留下了完整的屍骨?”

    “這片大地上,曾經有多少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,有多少愛恨情仇,有多少才子佳人……而如今只剩下一片蒼涼和破敗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慨萬千,心中有些沉悶,不禁想要問一句,“這充滿殺戮和毀滅的大世,何時才能結束?”

    沒有人能夠給他答案,恐怕神也不能。

    張若塵極目遠眺,只見,圍繞在鳳凰巢四方的九十九座聖山,殺得是天昏地暗,戰鬥聲持續不斷的傳出來,一道道強勁的聖力波動,傳遍天地間。

    “在我進入鳳凰巢的時候,沙陀七界和羅剎族的戰鬥,應該就已經爆發。”張若塵深吸一口氣,收起心中的沉悶情緒,又重新捏緊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張若塵討厭殺戮,可是,不提起手中的劍去殺戮,卻只能被殺。

    體內的聖氣猛烈運轉,隨即,張若塵的背上展開一對龍翼,飛出火海,釋放出精神力,聯繫魔音。

    魔音藏身在火海的附近,因爲攜帶有十二顆佛珠,可以掩蓋身上的氣息,倒也沒有被人發現。

    “拜見主人。”

    魔音取出十二顆佛珠,還給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十二顆佛珠重新戴在手腕上面,見到功德簿牆依舊還在,略微鬆了一口氣,問道:“羅剎公主、靈全少君、楚思遠、九幽劍聖……,他們是多久離開鳳凰巢。”

    “半個時辰之前,他們就相繼離開……”

    魔音那張嬌媚的臉上,露出一抹疑惑之色,又道:“九幽劍聖似乎是得到了什麼了不得的重寶,靈全少君和大批一等侯爵都在追殺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,竟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沉凝,輕輕搖了搖頭,道:“九幽劍聖未必是得到了重寶,靈全少君追殺他,或許是因爲想要奪回紫色神石。”

    雖說九幽劍聖將紫色神石輸給了張若塵,但,靈全少君卻並不知道這一點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爲大批羅剎族的強者,都去追殺九幽劍聖,火海之畔的這一片區域,反而相對比較平靜。只是偶爾有幾位飛到高空的羅剎侯爵,發現張若塵和魔音的身影,卻都被張若塵在第一時間射殺。

    半刻鐘後,張若塵和魔音登上棲鳳聖山的山頂,向聖山的另一頭望去。

    頓時,他們二人的心中,皆是劇烈的一震,不禁倒吸涼氣。

    太震撼,也太慘烈。

    九十九座聖山所在的這片天地,已經被打成一片廢土,數之不清的羅剎侯爵和沙陀七界的聖者廝殺不斷,殺伐之聲衝破雲霄,而地面上卻全是屍骸。

    羅剎侯爵的屍骸,蠻獸的屍骸,人類的屍骸……

    山河被鮮血染成紅色,密佈在聖山之中的陣法銘紋也早就被抹平,諸聖的精魂和怨氣沖天而起,化爲一片黑色的煞雲。

    聖者在任何一座大世界,都是最頂尖的存在,可是,在這裡卻不斷隕落,被打得血肉橫飛,支離破碎,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

    大魔十方界的一位半步聖王,發出一聲長嘯,魔氣衝出身體,化爲了一片魔雲,身軀不斷膨脹,變得數百丈高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那位半步聖王頭長雙角,身軀如魔牛,縱橫馳騁,在羅剎侯爵大軍之中衝殺,不知有多少羅剎侯爵被他踩碎成血泥。

    可惜,羅剎侯爵的數量太多,一千多件聖器同時轟擊在他的身上,將其重創,數百丈高的身軀,重重的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位長着滿頭赤發的一等侯爵,一刀揮斬下去,斬下那位半步聖王的頭顱,直接一口吞入進腹中。

    別的羅剎侯爵宛如蝗蟲一般,一哄而上,圍住那位半步聖王的軀體。

    片刻後,只剩下一具白森森的骸骨,躺在血淋淋的大地上。

    剛纔都還生龍活虎的半步聖王,下一刻,卻變成羅剎侯爵的腹中之食。

    這樣的一幕幕,在九十九座聖山中不斷上演,就算修爲再如何強大,遭到大批強者的圍攻,也是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“這場大戰,至少已經持續了一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根據九十九座聖山被破壞的程度,還有地上死屍的數量,做出這樣的判斷。

    距離棲鳳聖山不遠的一處戰場,戰得尤其激烈,其中一道頗爲蒼老的身影,吸引了張若塵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正是九幽劍聖。

    足有七八百位羅剎侯爵,在追殺九幽劍聖,而且,每一個都是一等一的強者。其中,追在最前方的數十道身影,尤其強大,渾厚的邪剎之氣從體內噴薄而出,使得他們像極了一尊尊邪神。

    “九幽劍聖竟然遭到數十位一等侯爵的追殺,而且,還有更多的羅剎族強者源源不斷趕過來,他們似乎不像只是爲了奪回紫色神石那麼簡單。”魔音說道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身上的衣袍,已經被鮮血淋溼,心中說不出的鬱悶。

    先是在鳳凰巢中,被張若塵那個小輩打成重傷,好不容易恢復了傷勢,纔剛剛離開鳳凰巢,就有一大批羅剎族的一等侯爵衝出來,對他喊打喊殺。

    要知道,與他同行的,還有九天玄女和楚思遠。

    可是那羅剎族的強者,就是認定了他,最頂尖的強者都向他發起攻擊,只有那些修爲較弱的侯爵纔去攻擊九天玄女和楚思遠。

    “真當老夫是軟柿子,專挑老夫捏?”?

    九幽劍聖何等傲氣的一個人,最開始自然是豪氣萬丈,一人九劍,與數百位羅剎侯爵對殺。可是,那些羅剎侯爵卻毫無懼色,前面的被殺死,後面的又衝了上來。

    隨着羅剎侯爵的高手越來越多,九幽劍聖就算再強,也頂不住,只得提劍跑路。畢竟,一旦被包圍,即便是以他的修爲,多半也會被鎮殺。

    “殺,公主有令殺死此人,可以封王。”

    “本侯要封王,誰來助本侯一臂之力,激發千刃刀的二耀圓滿力量?”

    “動用無極血圖,幹掉他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數十位一等侯爵都相當瘋狂,爲了封王,已經紅了眼,嘴裡大聲嘶吼,盯向在前方飛逃的九幽劍聖,就像是再看一個赤/身/裸/體的絕色美人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那些二等侯爵、三等侯爵,也都嗷嗷直叫,從四面八方衝了過來。

    沒辦法,“封王”這個誘惑實在太大,意味着以後可以凌駕於諸位侯爵之上,可以得到更加高深的修煉卷籍,更多的封地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九幽劍聖動用出赤陽劍法,一劍攻出去,穿透一位一等侯爵的身軀,將其打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可是,還沒等他鬆一口氣,頭頂上空,便是有一張血圖壓了下來。

    不遠處,五位一等侯爵正在將體內的聖氣,注入進一柄聖刀。刀身上,浮現出來的銘紋超過兩萬道,形成兩層聖氣光波,一股煌煌懾人的力量,從聖刀中爆發了出來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叫苦不迭,連忙爆發出最快的速度,向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無極血圖和千刃刀的力量,轟擊下去,將一座聖山都打碎一小半,方圓千里的大地都在晃動,地面上,充斥着混亂的聖力波動。

    九幽劍聖從厚厚的塵土中衝出來,頭髮上面全是血跡,身上的衣袍破破爛爛,嘴裡不斷吐血,卻依舊不得不急速向前逃遁。

    “竟然還沒有死,繼續給本少君攻殺上去,生要見人死要見屍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讓他逃走,我要封王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在九十九座聖山的外圍,佈置了千星大陣,沙陀七界的聖者休想逃得出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羅剎族的高手,猶如潮水一般衝出去,繼續追殺九幽劍聖。

    沙陀七界的聖者,全部都面面相覷,不知道爲何會出現這種情況,不過,只要九幽劍聖向他們衝過去,他們立即就會避開。

    此刻的九幽劍聖,與喪門星沒有什麼區別,誰敢靠近他,無疑都是要遭到大批羅剎侯爵強者的攻殺。

    “九幽劍聖到底是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,怎麼惹得那些羅剎侯爵這麼大的怒火?”

    “崑崙界的那位劍修,肯定是得到了冰火鳳凰的傳承,真是讓人羨慕。”

    棲鳳聖山的山頂,張若塵有些驚詫,手指情不自禁的摸了摸下巴,道:“爲了一塊紫色神石,不至於鬧出這麼大的風波吧?難道,九幽劍聖在鳳凰巢中,真的得到了什麼絕世至寶?這個老傢伙,竟然有如此氣運?”

    若是紫色神石真的如此重要,當日,靈全少君就不會丟下它逃命,所以張若塵纔有這樣的猜測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