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,大概有兩百位聖者,其中包括明江王座下的白蘇婆婆和秦雨彤,慕容世家的慕容月,蠻獸之中的吞象兔和魔猿,還有白黎公主、阿樂、韓湫等人。手機最省流量,無廣告的站點。

    正是有白黎公主、阿樂、韓湫三大高手的庇護,他們絕大多數人都還活着。

    圍攻他們的羅剎侯爵,數量龐大,逸散出來的邪剎之氣,凝結成一層層暗紅色的邪雲,從四面八方涌了過去。

    強如阿樂、韓湫、白黎公主他們三人的身上,也都留下一道道傷口,鮮血直流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聖者,傷得更加嚴重。

    每一波攻擊壓下去,就有數位聖者倒在血泊中,失去生命,最後淪爲羅剎侯爵腹中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何必還要繼續垂死掙扎,根本沒有什麼用,這片大地註定會化爲萬聖墓地,埋葬的,就是你們。喈喈。”

    邪雲中,浮現出一道三百多丈長的巨蟒虛影,如同山峰一般,從地面一直升到天穹。一條條血液匯聚成的小溪,在巨蟒虛影中流淌,發出嘩啦啦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又是他。”

    白黎公主的眼中,露出忌憚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巨蟒虛影的主人,乃是一位相當可怕的強者,白黎公主背部那道血淋淋的傷口,就是被他一擊擊中,至今都還沒有癒合。有着相當邪異的力量,在白黎公主經脈中竄動,使得她身上的傷勢,在不斷加劇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巨蟒虛影的內部,傳出一聲嘶吼。

    隨即,一條蛇尾橫掃過去,使得方圓百里都是飛沙走石,大地更是被削去數丈厚的一層。一道道刀刃般的聖道勁氣,比蛇尾還要先一步飛出,衝入進聖者羣中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被聖道勁氣擊中,一些聖者的身上被打出血窟窿,或者頭顱被打碎,直接斃命,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只是聖道氣勁而已,竟然如此可怕。”

    慕容月的左肩位置,血流如注,擡起頭來,看着宛如一條黑色山嶺一般橫掃過來的蛇尾,頓時感覺到壓抑和窒息,心中忍不住生出驚懼之心。

    那股力量太可怕,橫掃過去,摧毀了擋在他前方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位羅剎族的聖王,而且還不是一般的聖王……”

    修爲達到至聖境界的白蘇婆婆,此刻,臉色也是蒼白如紙,緊緊的咬着嘴脣,等待末日的到來。

    “嚎。”

    吞象兔的嘴裡,發出一道龍吟,身體發生脫變,化爲一條身軀長達數百丈的吞天魔龍,也是抽動龍尾,橫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一蟒一龍,兩條尾巴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吞象兔沒能擋住對方的這一擊,龐大的身軀,被打得向後翻滾,身上大量鱗片掉落,鮮血如同泉水一般外涌,嘴裡發出嗷嗷的慘叫。

    境界差距太大,根本擋不住。

    “一隻修煉了的野獸而已,也敢與本侯交鋒,不自量力。”邪雲中,龐大的蟒影再次沖天而起。

    魔龍的身軀不斷縮小,重新化爲一隻大嘴巴兔子,屁股和尾巴都是血肉模糊的一片,可憐巴巴的趴在地上,吼道:“你媽纔是野獸。”

    “你說什麼?本侯乃是血脈純淨的血冥蟒。”

    巨蟒虛影相當憤怒,一顆宮殿大小的頭顱俯衝下去,露出尖銳的獠牙,就要將一口將吞象兔咬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不準殺我兄弟。”

    魔猿發出一聲咆哮,雙臂捶胸,體內有大量魔氣噴薄而出,頃刻間,身軀就猛然拔高起來,化爲一尊蓋世兇猿向前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邪雲中,飛出一道大手印,拍擊在魔猿的身上,將它那龐大的身軀打得重重倒在地上。魔猿本就受了很重的傷勢,哪裡承受得住這一擊,倒下後,嘴裡便是發出一聲不甘的哀嚎。

    人族聖者中,又一連衝出數道身影,想要去救吞象兔和魔猿,都被邪雲中打出的聖術轟飛出去,其中,有人被直接打爆成了一團血霧。

    很明顯,除了血冥蟒以外,羅剎族中還有別的強者站在邪雲中。

    敵人太多,也太強大,讓衆人生出一股強烈的無力之感,絕望在心中蔓延。

    恐怕……是真的無法再回到崑崙界……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吞象兔,看着俯衝下來的巨蟒頭顱,心中自然還是相當恐懼,感覺到窒息,可是,突然,它那一雙圓溜溜的眼珠子變得無比明亮,嘴裡大吼一聲:“塵爺。”

    只見,巨蟒虛影的後方,一道渾身散發着血芒的人影,如同一柄鋒銳無邊的利劍衝破邪雲,提着一柄黑色戰劍,一劍劈斬下去,拖出一道百丈長的劍光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巨蟒虛影被劍氣劈成兩半,隨後,化爲一縷縷氣霧,消散在空氣之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穿着一具百聖血鎧,重重的落到地上,高大的身軀就站在吞象兔的身前,掃視前方浩浩蕩蕩的邪雲,一副睥睨的姿態。

    吞象兔感覺到眼睛酸澀,激動得都要哭出來,連忙伸出兩隻爪子保住張若塵的大腿:“塵爺,你再不來,我就被打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太子殿下,是太子殿下……”

    秦雨彤、白蘇婆婆等人的眼中,終於散發出神采,感到了希望。因爲,在她們的心中,張若塵就是主心骨,代表着希望,代表着無敵的戰力。

    天下間,除了池瑤女皇以外,還沒有人能夠讓他倒下。

    別的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,也都發出嚎叫聲,用來表達心中激動的情緒。

    太子殿下來了,爲了他們而來,他們就算與太子殿下一起戰死,又何妨?

    張若塵回頭看着衆人或是激動,或是興奮,或是流淚的眼睛,心中更加堅定自己的選擇沒有錯。

    本來,他是想要利用十二顆佛珠的力量,掩蓋身上的氣息,帶着功德簿牆,隱藏到地底,一直待到今夜子時。

    雖然這種方法,依舊有可能會被羅剎侯爵大軍發現,可是,卻是最爲穩妥和安全的方法。

    但是,看見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,遭到羅剎族的圍攻和殺戮,張若塵卻怎麼都無法逃避。

    曾經那些聖者爲了他,可以不懼朝廷的報復,與他一起殺上無頂山。如今,他們有危險,張若塵即便是拼死,也要護他們周全。

    “服下聖丹,一個時辰之內,你們身上的傷勢,應該都可以痊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衣袖一揮,一粒粒療傷聖丹飛了出去,落入他們手中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資源有限,在場諸位聖者進入祖靈界的時候,攜帶得都是低品級的療傷丹藥,能夠分到一枚療傷聖丹就已經不錯。而且,三個月的征戰,他們身上低品級的療傷丹藥都已經耗盡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出現,真的就如及時雨一般。

    “嚎。”

    一聲長嘯,從邪雲中傳出,震得大地輕顫。

    隨即,血冥蟒的真身,從邪雲中衝出,身軀長達五百多丈,長着雙爪,每一塊蛇鱗都有蒲扇那麼巨大,蛇頭有些怪異,長滿尖刺,顯得各位猙獰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七道一等侯爵的人影,也從邪雲中顯現出來。他們中,既有身材婀娜、美貌絕倫的羅剎女,也有面目醜陋、體軀魁梧的羅剎族男子。

    不過,即便是七位一等侯爵,似乎也是唯血冥蟒馬首是瞻。

    血冥蟒張開一張血盆大口,道:“人類,你能破開本侯的一道魂影,實力不弱。可惜,你不該與本侯爲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血冥蟒的前方,淡漠的道:“與你爲敵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只會是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懶得與它那麼多廢話,提起沉淵古劍,衝殺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宗主小心,血冥蟒的修爲,已經達到聖王境界,力大無窮,不是一般的一步聖王可以比擬。而且,它體內的邪氣猶如跗骨之蛆,一旦侵入體內,就很難化解。”白黎公主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竟然敢主動攻殺上來,還真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兩位羅剎族的一等侯爵,提起聖兵,背上的雙翼展開,騰飛了起來,體內涌動出濃厚的邪剎之氣,前去攔截張若塵。

    突然間,張若塵動用出空間挪移的手段,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兩位一等侯爵皆是微微一怔,還沒等他們準備好應對的手段,張若塵手中的劍,已經劈斬在其中一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位一等侯爵身上的護身符籙紛紛爆碎,卻依舊沒有擋住沉淵古劍,被張若塵從半空一直壓到地面,噗嗤一聲,身軀被斬斷成了兩截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腳踩在兩截殘軀上面,將其踩碎成了兩團血泥。

    頃刻間,一位一等侯爵就被抹殺,真的極其震撼,讓圍在四方的羅剎侯爵全部都是心中一顫,他們的心中第一次感覺到了畏懼。

    另一位本是去攔截張若塵的一等侯爵,也被嚇了一大跳,渾身都在冒冷汗,隨後,急速後退,想要逃回去。

    “還想逃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臂浮現出一道道龍鱗,發出震耳欲聾的龍吟聲,隨後,結出一道手印,隔空一掌拍擊下去,猶如拍蚊子一般,將那位一等侯爵打得墜落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緊接着,沉淵古劍化爲一道烏光,從天而降,穿透了那位一等侯爵的身體,將其釘死在地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步走了過去,逼得前方的邪雲都在緩緩後退。

    走到沉淵古劍的旁邊,張若塵才停下腳步,伸出一隻手,緊緊的抓住劍柄。

    淨滅神火從張若塵的掌心涌出,順着沉淵古劍蔓延而下,將那位一等侯爵的屍體燒成了飛灰。

    那些羅剎侯爵皆是在倒吸涼氣,就連血冥蟒的眼神也都變得頗爲沉凝,不再像先前那麼輕視眼前這個男子,嘴裡吐出人言:“空間力量……你就是廣寒界那位神使,張若塵。本侯要殺的是崑崙界的聖者,你管什麼閒事?”

    張若塵重新提起沉淵古劍,道:“難道你不知道,他們都是我的人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