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連斬兩位一等侯爵,張若塵的確是給在場的羅剎大軍造成不小的威懾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的身影,他們都忍不住後退。

    “怕什麼怕,他只是一人而已,就算再強,還抵擋得住我們的圍攻?”血冥蟒爆發出聖王級別的聖威,呵斥了一聲。

    以五位一等侯爵爲首,那些站在邪雲中的羅剎侯爵,終於克服心中的恐懼,結成一座座九九歸一大陣。

    隨着陣法運轉,從邪雲中涌出的力量波動,變得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“宗主,我們來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阿樂、韓湫、白黎公主不願張若塵獨自一人對抗羅剎大軍,於是,壓制住體內的傷勢,向前衝了出去,與張若塵並肩而立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得住他們三人都傷得很重,即便服下了療傷聖丹,也需要一段時間,傷勢才能恢復。

    “先去養傷,等到傷勢恢復了四五成,再與我並肩作戰也不遲,這裡交給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佛帝舍利子扔給白黎公主,道:“舍利子的力量,可以淨化你體內的邪氣。若是遇到危險,你們三人激發出舍利子的力量,保護大家。”

    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,諸聖皆是相當感動,太子殿下能夠爲了他們着想,不顧生死,若非他們都有傷在身,肯定是要與殿下並肩作戰,殺個天翻地覆,雖死無悔。

    現在,先全力以赴養傷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步向前衝出,每一步都能跨出三十丈的距離,當他跨出第三步,雙腿微微一屈,衝向上空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要多管閒事,今天,便連你一起殺。”

    血冥蟒揚起碩大的頭顱,猙獰怒目,下出一道命令,“殺了他。”

    隨即,站在邪雲中的大批羅剎侯爵,同時發出怒嘯聲,運轉九十九歸一大陣的力量,攻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大陣的數量,足有十二座。

    從陣法中飛出的聖術,威勢驚人,有的像是一條數十丈寬的雷電河流衝出來,每一道雷電都像天刀一般,將張若塵身後的聖山都打得不斷崩碎。可想而知,若是落在張若塵的身上,即便他的肉身和防禦力再強,恐怕都很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其中一道聖術,凝聚出一尊獨眼邪魔,身軀與聖山比肩,一拳攻殺出去,天地聖氣在不停震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十二座九九歸一大陣,都有二等侯爵坐鎮,其中五座更是有一等侯爵坐鎮,因此,九九歸一大陣爆發出來的威力,比張若塵以前遇到的都要強大。

    任何一座大陣,遭遇一步聖王,也能悍然無懼的攻殺過去。

    方圓數百里充滿混亂的聖道氣勁,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全部都無法安心療傷,十分擔心張若塵的安危。

    張若塵與那尊獨眼邪魔對碰了一擊,隨後,身形一閃,落到它的頭頂。

    “給我崩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聖氣瘋狂運轉,大吼一聲,手指點向其中一座九九歸一大陣。

    那座九九歸一大陣的上方,空間劇烈震動,發出“噼啪”的聲音,隨即由內而外開始崩塌,形成一個直徑數十丈的窟窿。

    在窟窿的內部,一片漆黑,黯淡無光,正是能夠滅絕一切生靈的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組成這座九九歸一大陣的九十九位羅剎侯爵,其中有七八十位都被虛無空間吞噬。在虛無空間外面的時候,他們那強大的體軀,便是如同沙雕一般,化爲了億萬微粒。

    只有少數一些死裡逃生,卻都嚇得肝膽俱裂。

    那張若塵實在太可怕了,隨意一指就能使得空間都塌陷,這還怎麼戰,根本沒有任何人是他的對手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周圍的空間,不斷被打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穿着血鎧,如同一尊邪魔,破開一座又一座九九歸一大陣,不知有多少羅剎侯爵被虛無空間吞噬,屍骨無存。

    而且,張若塵的速度快如閃電,又能運用出空間挪移,即便他們能夠引動出陣法的力量,也很難攻擊到他。

    五位一等侯爵,此刻也是有些心驚肉跳。

    張若塵這個傢伙,簡直比他們還像是來自地獄的凶神惡煞,在他那小小的身軀之內,彷彿是蘊含有火山、烈日一般用之不盡的聖力。

    遠處,一座聖山頂部,坐落着一座宏偉壯麗的魔殿。

    以前不曾有,像是從天外飛來。

    魔殿是用一位大聖的頭骨鑄煉而成,高達七百多丈,表面覆蓋有一層蘊含神秘力量的魔鐵,點綴着各種聖玉和異石。

    依舊有部分大聖殘力,封印在魔殿的內部。

    一般的聖者,來到魔殿的百丈之內,就會被那股大聖氣息,震懾得跪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傷勢,已經痊癒,重新變得神采奕奕。

    她手持一根聖杖,筆直的站在魔殿中心,環顧四方,觀察腳下的戰場,最後,一雙鳳眸盯向血冥蟒和張若塵所在的那片區域。

    在羅剎公主的身後,響起一個頗爲蒼老的聲音,“公主,廣寒界的那位神使,在空間上面的造詣,應該不在你之下。繼續讓他殺下去,恐怕會對我族造成不小的損失。”

    說話之人,是一位頭髮花白的老嫗。

    老嫗的眉心交織着一道道邪紋,連接成一隻豎眼的形態。她的手中,也握着一根聖杖。

    說是聖杖,卻更像是一杆長槍,因爲,聖杖的頂端,相當尖銳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略微遲疑了一下,纔是問道:“師姐,打算怎麼做?”

    那位老嫗,乃是羅剎公主其中一位師尊的弟子,名叫季華,精神力比羅剎公主都要強大很多,達到了五十六階。季華在陣法上面的造詣,更是高深莫測,堪稱“聖師”。

    千星大陣,就是她佈置出來。

    “定住空間,將其抹殺。”

    季華的眼中,殺機畢露,隨即又是陰測測的一笑:“論天賦,論樣貌,整個天地間配得上公主的俊傑,屈指可數,他卻算得上是一個。所以,我怕公主捨不得殺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天庭界的絕代天驕,我卻是地獄界的一位公主,可謂是勢不兩立,能有什麼捨不得?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羅剎公主的話鋒又是一轉,道:“可是,師祖曾經做出過預言,誰能脫下我身上的萬聖素衣,誰就是我的命中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廣寒界那個神使,就是那個人?”

    季華瞪大雙瞳,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內心很複雜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脫下萬聖素衣的時候,羅剎公主就有些不知所措,十分不解,那個人爲什麼來自天庭界?

    這是老天跟她開的一個玩笑,還是師祖預言錯了?

    季華沉思了片刻,又是沉笑一聲:“師祖也說過,你這一生應該無情,將來的成就纔會更高。或許她老人家,就是在暗示你,遇到那位命中之人,就該立即將其殺死,以免被情所困,最後傷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何嘗不懂這個道理,可是,她也是一個女子,已經獨自一人修行了一百多年,自然是對自己的命中之人充滿好奇,很想了解他,很想知道與其待在一起是一種什麼樣的滋味。

    越是聰明的人,好奇心也就越重。

    而那好奇心,往往能夠讓聰明人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公主殿下莫非已經陷了進去?”

    季華見羅剎公主久久沒有開口,於是,有些擔憂的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收起心緒,道: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今日就殺了他,免得他將來擾亂你的心境。”

    季華的聖心中,涌出一道懾人的精神力,注入進手中的聖杖。

    聖杖,發出刺耳的鳴響,隨後,化爲一道流光,從魔殿中衝了出去,劃破長空,最後落在張若塵和血冥蟒所在的那片戰場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九尺長的聖杖插在地上,在一瞬間,變得足有九百丈高,宛如化爲一根擎天之柱,使得方圓千里內的空間,凝固了百倍不止。

    空氣都好像變成固態,一般的武者來到這裡,恐怕渾身都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和空間造詣,已經很難撕裂空間,也很難使用出空間挪移的手段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向遠處的魔殿盯去,看到羅剎公主和季華的身影。

    血冥蟒發出一聲大笑:“季華聖師使用乾墟聖杖定住了空間,張若塵的空間手段已經被廢掉。”

    “殺,無法動用空間力量的張若塵就是一隻困獸,不足爲據。”

    原本被嚇得心驚膽顫的羅剎侯爵,頓時信心大增,發出一道道長嘯聲,彷彿空間被定住之後,張若塵就只能束手就擒了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冷漠,沒有後退,反而向前衝了出去,一隻手臂浮現出龍影,另一隻手臂浮現出象影,一隻腳浮現出鸞影,另一隻腳浮現出鳳影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每一掌落下,必定有一位羅剎侯爵被打得四分五裂,能夠接住張若塵一擊而不死者,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張若塵直接橫推過去,殺死一大片,地面上只剩下血淋淋的屍骨殘骸。

    最開始,可是有一千多位羅剎侯爵在圍攻聖明中央帝國的聖者,纔過去了兩刻鐘而已,還活着的羅剎侯爵竟是已經不到三百位。

    血冥蟒的心中相當憤怒,要知道,公主殿下就站在魔殿中看着這片區域,而它帶着一千多位羅剎侯爵,竟是拿不下一個至聖境界的人類,反而還讓自己一方損失慘重。今後,它在羅剎族還有什麼前途可言?

    “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血冥蟒從一位位後退逃遁的羅剎侯爵之中,衝了出去,攻向張若塵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