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站在魔殿外面的季華,忍不住發出一道笑聲:“張若塵也太愚蠢,就算他的那隻古鼎能夠擋住星天戰錘,可是,星天戰錘的這一擊力量何等強橫,他坐在鼎中,還不被音波震得神形俱滅?”

    巨鐘被敲響,站在鍾中的人,就算不耳膜爆裂,恐怕也要暈厥過去。

    星天戰錘轟擊開元鹿鼎,形成的音波,比被敲響的巨鍾強大了何止萬倍,即便是聖王也未必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“倒也未必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還是頗爲了解張若塵,知他就算在最危險的時候,也都相當理智,絕不會做出這種作繭自縛的事。

    “是嗎?看來公主殿下對他很有信心,哏哏。”季華冷測測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下方的戰場,星天戰錘猛然落下,擊在開元鹿鼎的底部。

    隨即,鼎身上的青芒和金光炸裂而開,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,傳遍九十九座聖山。

    所有聖山都在搖晃。

    離得較近的聖者和羅剎侯爵,被那股力量波震死,化爲血霧。離得較遠的,也被震得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阿樂、白黎公主、韓湫連忙催動佛帝舍利子,才擋住盪漾過來的一圈圈波紋。

    即便是千里之外的聖者,也都有些站不穩腳步,可想而知,坐在鼎中的張若塵,承受了多麼可怕的力量。

    以開元鹿鼎爲中心的那片大地,周圍數十里,全部都沉陷進地底,煙霧瀰漫,大地一片破破爛爛。

    打出這一擊,九九歸一大陣中,絕大多數羅剎侯爵都耗盡體內的邪剎之氣,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只有元意一等侯爵尚有一些餘力,收回星天戰錘之後,便是大步向開元鹿鼎所在的那片區域走了過去,嘴裡發出笑聲:“與羅剎族作對,只有死路一條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在他看來,張若塵已經死去。

    元意一等侯爵走到開元鹿鼎的附近,看着地底那隻古鼎,心中暗暗一喜:“被星天魔錘打了一擊,卻沒有損壞一絲,此鼎必是一件重寶……”

    驀地,下方的古鼎,自動飛了起來。

    元意一等侯爵被驚了一跳,閃電一般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古鼎中,飛出一隻葫蘆,懸浮在半空,水光流動,正是張若塵的水星葫蘆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使用聖氣催動了開元鹿鼎之後,立即就躲入進水星葫蘆,因此那些力量波根本沒有傷到他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從水星葫蘆中衝出,向元意一等侯爵追擊上去,五指捏成拳頭,施展出洛水拳法,將早就完成蓄力的一拳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元意一等侯爵剛纔催動星天魔錘的二耀圓滿力量,體內的邪剎之氣消耗了一大半,此刻,逼不得已,只得奮力舉起星天魔錘,一錘擊向張若塵的拳頭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拳頭上面,冒出紫色光華,與星天魔錘碰撞在一起,竟是發出金屬撞擊一般的聲音。

    元意一等侯爵手掌變得鮮血淋淋,根本抓握不住星天魔錘,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它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力量。”這是元意一等侯爵心中最後一個念頭。

    下一刻,元意一等侯爵被張若塵一拳擊中,全身骨頭崩碎,肉身碎成數十塊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站在魔殿外面的季華,一張老臉變得格外冷沉,若不是她還要繼續主持千星大陣的運轉,恐怕已經親自出手,前去鎮殺這個人族男子。

    太囂張,也太可怕。

    以一人之力,殺死一千多位羅剎侯爵,還包括數位一等侯爵與一位聖王。這樣的逆天人物,將來肯定是天庭界的一張王牌,必須儘早除掉。

    季華向身旁的羅剎公主望去,卻發現這位一貫不喜形於色的公主殿下,臉上竟是露出相當氣惱的神情,雙眸似要涌出火焰。

    “公主,不必如此氣憤,他也只是逞一時之威,我現在就調遣更多的強者,前去滅了他。”季華聲音沙啞的道。

    季華卻不知,羅剎公主氣惱的,並不是張若塵殺死了大批羅剎侯爵。而是,她發現,掌握紫色神石的並不是九幽劍聖,而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擊殺元意一等侯爵,就是動用了紫色神石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你,可惡的傢伙,搶走日晷也就罷了,竟然還不惜一切代價想要殺了我。”羅剎公主氣得抓狂,比以前遇到任何事的時候,都要氣惱。

    “別再去對付那個劍聖,你們都給我聽令,給本公主擒住廣寒界的神使張若塵,記住要活的,一定要活的。誰能擒住他,不僅封王,還能得到一顆星球做爲封地。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幾乎是咬着牙齒,下出這道命令。

    那些正在圍攻九幽劍聖的一等侯爵,聽到羅剎公主的命令,皆是感覺到不解,怎麼突然就改了攻擊目標?

    女人都這麼善變嗎?

    不過,他們卻也沒有多想,立即向張若塵的方向衝了過去。

    無論是封王,還是一顆星球的封地,都是他們夢寐以求的東西。一個代表的是地位,一個代表的是源源不斷的資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盤坐在九九歸一大陣裡面恢復力量的近百位羅剎侯爵,全部都露出絕望的神色,那個人族男子兩拳都打死元意一等侯爵,他們今天恐怕都得死在這裡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看都沒有看他們,而是開始收集戰場上那些遺落的聖兵。

    “或許在他的眼中,我們就是一羣螻蟻,根本不屑動手殺我們。”

    那近百位羅剎侯爵都在往好處想,暗鬆一口氣,連忙站起身來,就想逃走。

    他們纔剛剛轉身,便是看見一個妖豔絕倫的媚俏女子,那個女子美得驚人,比盛產美女的羅剎族的頂尖美女都要美。

    隨即,他們鼻尖嗅到一股淡淡的幽香,吸入進體內,立即就進入幻境。

    魔音呵呵一笑,一根根烏黑的長髮,化爲成百上千根綠瑩瑩的藤蔓,穿透他們的身軀,瘋狂吸收他們體內的能量和血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魔音看了一眼,見到功德簿牆沒有遺失,才收回目光,抓起地上的星天魔錘,道:“一共兩萬七千五百道銘紋,二耀萬紋聖器,倒是一件寶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捨不得讓沉淵古劍煉化星天魔錘,畢竟,這樣的寶物很罕見,足以成爲一宗一教的至強神兵,很多聖王都會爭搶。

    “接着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星天魔錘扔給了魔猿。

    魔猿是力量型的生靈,星天魔錘也是力量型的攻擊聖器,交給它,最合適不過。而且,魔猿吞服過神藥,經歷過開天闢地的洗禮,潛力不小,也值得培養。

    魔猿的傷勢,已經恢復了一些,連忙抓住星天魔錘。

    剛纔,它可是親眼看見星天魔錘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威能,能夠得到這件聖器,自然是欣喜若狂,“多謝主人。”

    聖明中央帝國別的那些聖者,全部都露出羨慕的神情,那可是一件二耀萬紋聖器,肯定可以讓魔猿的戰力增強一大截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衆人的眼神,微微一笑:“那些羅剎侯爵留下了不少品級很高的聖器,大家若是有興趣,都可挑選一件。”

    衆人全部都是欣喜若狂,沒有人保持矜持,直接衝了上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了笑容,目光盯向遠處。

    只見,一個羅剎女,正在急速逃遁,正是先前那個使用幻鏡的一等侯爵。此刻,那個羅剎女,已經逃到魔殿所在的那座聖山的下方。

    那座聖山,完全被邪剎之氣籠罩,傳出一道道強大的力量波動,很顯然,聚集有大批羅剎族的強者。

    他們既是在保護羅剎公主,也是在維持千星大陣。

    “不破千星大陣,今天,很多聖者都將死在這裡。但是想要殺上聖山,闖入進魔殿,擊殺那位主持千星大陣的陣法聖師,恐怕就算是二步聖王也做不到。”張若塵輕輕搖了搖頭,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剛纔的大戰,在天庭界的聖境修士之間引起轟動。

    那些排在《聖者功德榜》上的神子、神女,或者天子、天女,看到屬下從沙陀天域傳回的戰場鏡像,皆是爲之動容。

    在這一天,他們記住了一個名字,張若塵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些百戰不敗的聖境天驕,顯得很淡定,做出評價:“只是殺了一位剛剛進入聖王境界的羅剎而已,看不出真正水平。《聖者功德榜》上的聖者,有一大把,都有這樣的實力。只有擊敗羅剎公主,才能真正證明他的實力。”

    一位來自某個古老文明的天女,也做出評價,“有很多手段,可以剋制他的空間力量。至於他的時間劍法,似乎也還頗爲膚淺。至於淨滅神火,在那些神子、神女的眼中,並不是什麼稀奇的手段。雖然修煉了兩種恆古之道,也還不能無敵。”

    廣寒界的修士,卻是喜憂參半。

    喜的是,神使大人太強大,在功德戰場上,能夠橫掃一切。

    憂的是,整個戰場呈一邊倒的局勢,羅剎侯爵大軍的數量太龐大,不是以一個人的力量,就能逆轉局面。

    更何況,萬一功德簿牆遺失,對廣寒界而言,將是滅頂之災。

    月神坐在廣寒神宮之中,一雙明眸眺望戰場鏡像,看着大批羅剎族的一等侯爵,正向張若塵衝了過去:“現在我就解除你體內的封印,張若塵盡情的爆發,殺一個天翻地覆。回到天庭後,你要做聖者中天下無敵的王。”

    隨着月神的心念一動,張若塵的氣海中,原本封印住乾坤界的那股神力,消散而開。

    “封印……解除了……”

    站在戰場上的張若塵,立即感受到乾坤界和接天神木的氣息,隨即,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,擡起頭來,向天空望去,彷彿是在與月神隔空對視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