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魔殿所在的聖山,屬於中間三十三座聖山之一,高達七千丈,懸崖峭壁,飛瀑流水,更有密密麻麻的陣法銘紋交織,絕對是一處奇險之地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山下,向上眺望。

    在林中、崖壁、水瀑之間,皆是有暗紅色的邪剎之氣涌出。

    身穿聖甲戰衣的羅剎侯爵,手持聖兵或者戰旗,排列在山道上,固守險關,組成戰陣,一派如臨大敵的陣勢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眼中,張若塵是一位殺人如麻的絕世兇人,談笑間,成百上千的羅剎侯爵都灰飛煙滅,試問誰能不懼?

    聖山中,立着兩百多座銀絲流光鐵塔,每一座鐵塔的內部,都有數位羅剎女盤膝而坐。從她們的聖心中,涌出強大的精神力,通過鐵塔,與天地融爲一體,竟是在催動千星大陣。

    “難怪八部界的神使,使用神靈戰器,也沒能攻破千星大陣。原來,這千星大陣不僅有一位陣法聖師主持,還有上千位精神力聖者在催動。如此大陣,就算是超越三步聖王級別的人物前來,估計也只能望而嘆息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阿樂、韓湫、白黎公主、魔音、吞象兔、魔猿,一字排開,站在張若塵的身後。

    魔猿手持星天戰錘,身上魔氣翻滾,道:“主人,說吧,怎麼打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一凝,盯着半山腰的位置,目光落在秋雨的身上,隨即一道凌厲的殺氣從體內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秋雨站在半山腰,雙手背在身後,如古鬆傲立,一雙冷沉的眼睛,也在盯着張若塵。

    以他雙腳爲中心,地面上,長出一株株珍奇的花草樹木,磅礴的生命氣息在聖山中蔓延,顯示出他在生命之道上面的造詣,已經達到相當高深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我去殺了他。”韓湫道。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秋雨的身後,看到了千瑜、千樞的身影,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三等侯爵、二等侯爵、一等侯爵、聖王。

    可以說,這座聖山,就是羅剎大軍的中樞大營。

    就算韓湫的黑暗之道再如何強大,想要在這裡殺死秋雨,也是難如登天的事。

    況且,張若塵看得出,秋雨似乎是真的得到了什麼了不得的機緣,修爲境界又有巨大的提升,韓湫能不能戰勝他,都還是一個未知數。

    秋雨嘴角微微上翹,揚聲道:“張若塵,你沒想到,我們還有再見面的時候吧?”

    “的確沒想到,像你這樣的人,竟然能夠活到今天都還沒死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秋雨的心中生出一股寒意,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冷冽了一些,道:“可惜,今天要死的人是你,而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秋雨認真的點了點頭,道:“不妨看一看你的身後。”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那根九百丈高的聖杖,飛了過來,插在張若塵身後的大地之上,從聖杖中爆發出來的力量,將周圍的空間完全定住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靈全少君和四位一步聖王級別的強者,帶着大批羅剎侯爵,趕了過來,聚集在聖杖的下方,封住了張若塵等人的退路。

    前面擋着一座聖山,後方圍着大批羅剎族的強者,這對任何聖者而言,都是死境。

    秦雨彤的眼中露出堅毅之色,道:“太子殿下,我們可以自爆聖源,助你殺上聖山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我們一共有接近兩百位聖者,可以爲殿下去死。只要殿下一句話,我郭大仁現在就衝上聖山,自爆聖源。”另一位聖者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安撫住衆人的情緒,道:“不就是一座聖山,既然它擋在了我的身前,那我便撞倒它。”

    “我來。”

    魔猿大吼一聲,隨即,身體內部響起噼裡啪啦的聲音,身軀不斷拔高,變得越來越巨大,化爲一尊高達三千丈的太古兇猿。

    太古兇猿的身體四周,魔雲滾滾,竟是以身軀向眼前的聖山撞擊過去。

    如若只是一座普通的山嶽,以太古兇猿的力量,自然是可以輕輕鬆鬆將其撞倒,然而,眼前的聖山,卻是交織着大量陣法銘紋,更是有大批羅剎侯爵的聖力加持。

    太古兇猿纔剛剛撞過去,就被聖山中涌出的一片血光擊中,龐大的身軀,宛如一片樹葉一般,向後倒飛,大量鮮血從嘴裡吐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太古兇猿的身軀,重重的倒在地上,隨後,快速縮小,變成原來的模樣。

    聖山中的羅剎侯爵,皆是發出嘲笑之聲,“竟然想要撞倒聖山,也太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不過,他們的笑聲,很快就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只見,站在山下的張若塵,雙手合十,體內涌出強大的聖力,緊接着,在他的身後,浮現出一尊金色的人影。

    金色人影越來越高,最後,竟然與七千丈高的聖山一樣巨大,散發出神聖的威勢,震懾得在場所有羅剎侯爵都爲之心驚膽顫。

    那是“不動明王身”。

    僅憑張若塵自身的修爲,就算施展出“不動明王身”,也不可能有如此聖威。那是因爲,此刻的張若塵,調動出了乾坤界的力量,有一座世界的部分力量,加持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真是一位聖者,能夠爆發出來的氣息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一位聖者,怎麼可能這麼強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很多羅剎侯爵都感覺到窒息,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,卡住了他們的脖子。

    九十九座聖山所在的那片戰場,幾乎所有修士的目光,都被那道巨大的金色身影吸引住,心中竟是生出要跪地膜拜的意念。

    “我的天吶,張若塵這個傢伙是真神附體了吧!”

    “看見沒有,那是我師弟。”璇璣劍聖的二弟子朱洪濤,衝着旁邊的一位聖者大笑了一聲,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大步向前衝了出去,每踩一步,周圍百丈之內的地面就會塌陷,最後,他的身軀與不動明王身一起,撞擊在聖山上面。

    聖山中,即便是秋雨、千瑜、千樞……等等頂尖強者,也都露出驚懼之色。

    “這個傢伙……竟然還有底牌……”

    羅剎公主手中的聖杖,猛然向地面一擊,隨即,聖杖中,涌出一縷縷邪剎之氣,向着魔殿的四面八方衝去。

    魔殿本是一顆骷髏頭的形狀,此刻,雙眼的位置,浮現出奪目的光芒,宛如化爲一日一月。

    這一片天地,完全被魔雲覆蓋,黯淡無光,只有一日一月懸浮在天穹,散發出蓋世無雙的氣息,彷彿是一尊大聖復甦了一般,在俯看腳下的萬千螻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不動明王身,與聖山撞擊在一起。

    魔殿中涌出來的魔氣更加濃密,聖山中的羅剎侯爵,承受不住那股大聖偉力,幾乎盡數跪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張若塵和羅剎公主的身影,分別在不動明王身和魔殿之中,相互對視,耀耀生輝,很像是一尊戰神和一位魔道女皇在交鋒。

    魔殿沒有崩塌,可是,魔殿下方的聖山,卻承受不住那股力量,一道道陣法銘紋在崩斷,發出“嘭嘭”的聲音,崖壁垮塌,飛瀑絕流,花草樹木飛灰湮滅。

    隨着一道震天動地的聲音響起,高達七千丈的聖山,竟是向後傾倒,大量泥石向下墜落,方圓數百里都被波及。

    兩百多座撐起千星大陣的銀絲流光鐵塔,全部都隨着聖山一起倒塌,其中一大半都被泥土掩埋。

    埋在泥土之中的羅剎侯爵,更是不計其數。

    無論是這片戰場,還是在天庭界,不知有多少修士看到這一幕之後,被震驚得心臟狂跳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這也太逆天,張若塵是無敵了!”

    “神使大人鬥戰天地,天下無敵。”

    “太強大了,羅剎公主竟然都被壓制。”

    廣寒界的生靈熱血沸騰,皆是在狂吼,先前他們心中的擔憂全部都消失,神使大人的實力如此強大,誰能從他手中奪走功德簿牆?

    崑崙界、八部界……,沙陀七界另外六界的生靈,也都相當亢奮,這一場聖者功德戰,終於不是羅剎族全面壓制他們,張若塵的出現,將改寫這一切。

    “竟然強大到如此地步?”方乙緊緊的捏着拳頭,心情更加沉冷。

    全身鮮血淋漓的靈焰魔妃,那張妖豔絕世的臉蛋上面,露出一道欣喜之色:“好厲害,早知道,上次他救我出來的時候,就該好好的補償他。”

    秋雨從厚厚的泥土中爬出,看着與不動明王身重合在一起的張若塵,緊緊的咬着牙齒,心中相當怨恨。

    月神山,廣寒界的諸位大聖,全部都面面相覷,向坐在上方的月神望去。

    他們看得出,張若塵使用的絕不是自身的力量,而是借用了外力。

    可是,聖者功德戰是不能借用別人的力量,這是違反規則的事,就算最後廣寒界取得勝利,也會遭受嚴重的懲罰。

    月神倒是顯得很淡然,道:“放心,張若塵使用的是他自己的力量,只不過,那股力量有些特殊。”

    乾坤界相當於是張若塵身體的一部分,猶如方乙的白微星一樣,只不過,乾坤界比白微星不知強大了多少倍。

    因此,調動乾坤界的力量之後,張若塵遠比方乙要強大。

    ……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