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面對如此巨大的壓力,秋雨的皮膚變得木質化,散發出赤金色的光芒,有着淡淡的大聖氣息涌動而出,融入進雙臂的火神拳套和火神護臂之中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兩隻火焰大手,宛如火雲一般,在秋雨的頭頂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不動明王身打出的手印,也是在此時,轟擊下去。

    秋雨凝出的兩隻火焰大手,沒能承受住那股力量,發出崩碎之聲,化爲火焰碎片,向着四方散開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秋雨的身體直接承受不動明王身的轟擊,被打入進地底,周圍的大地,也都向下沉陷,甚至,就連空間都出現了一道道裂縫。

    很顯然,九十九座聖山崩塌後,以祖靈界現在的脆弱空間,已經很難承受住那麼強大的力量。

    繼續爆發如此程度的戰鬥,很有可能真的會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已經與喬祖的大聖樹身融爲一體,身軀不滅,你殺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那片崩塌大地的底部,傳出秋雨的聲音,隨即,樹葉、樹枝、樹幹衝出地面,變得越來越巨大,一直衝破雲霄,彷彿是伸入進宇宙。

    梧桐,火之靈根。

    龐然大物一般的聖樹,遠遠望去,像是一座頂天立地的山嶽,燃燒着熊熊烈焰。那火焰,竟是擁有不輸於下滅層次的淨滅神火的威力。

    在場的羅剎侯爵,還有阿樂、白黎公主、韓湫帶着聖明中央帝國的那些聖者,也向遠處退避,生怕被捲入進戰圈。

    因爲,張若塵和秋雨的戰鬥,已經超過聖者級別,甚至超過了一步聖王,一旦爆發大戰,殘破的祖靈界根本承受不住那股力量,很有可能會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殺。”

    被火焰包裹的聖樹,揮擊過去,攻向不動明王身。

    有大聖之力的加持,聖樹竟是在短時間內壓制住張若塵,不過,很快張若塵就重新掌握主動權,使用空間崩塌的手段,給聖樹造成不小的創傷。

    空間越是脆弱的地方,張若塵展現出來的實力,也就越是強大。

    這是地利。

    到最後,張若塵將不動明王身收回體內,調動乾坤界的力量,手指向聖樹的樹幹一劃,一道長達一百多裡的空間裂縫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整個祖靈界,似要被撕成兩半。

    “可惡,在祖靈界,張若塵的空間力量無限增強,就算我擁有大聖級別的軀體,恐怕也會被他打入進虛無空間。”秋雨心中自然是頗爲嫉妒。

    掌握任何一種恆古之道,都是一位修士最大的寶藏,就連神都會十分羨慕。

    以前,秋雨號稱“神體”,也僅僅只是因爲,他是梧桐神樹的一截殘根復甦,體內蘊育有一縷先天神氣,擁有成長爲神樹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而他現在的身體,卻是實打實的大聖之軀,未成大聖的生靈想要殺死他,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空間力量,卻能夠對他造成了威脅,有可能殺死他,這就是恆古之道恐怖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我來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季華再次將聖杖打出去,插在張若塵和秋雨之間的那片大地,想要利用聖杖的力量,定住空間,限制張若塵的攻擊力。

    可惜季華卻不知,她先前之所以能夠定住空間,那是因爲九十九座聖山沒有崩塌,那片天地的空間結構本來就十分穩定。

    而且張若塵現在又調動了乾坤界的力量,以她的精神力,就算能夠使得空間變得更加穩定,也無法壓制張若塵。

    面對張若塵打出的空間裂縫,聖杖竟是在劇烈的顫動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季華的臉色,勃然一變。

    長達一百多裡的空間裂縫,沒有閉合,反而將聖杖吞噬進虛無空間。

    “我的……弦青聖杖……”

    季華差一點被氣得吐血,那弦青聖杖可是威力極其強大的寶物,能夠增強聖法的威力,也能讓她更快刻畫出高等級的陣法銘紋。

    失去弦青聖杖,她的實力,也會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又要積累很多年的財富,才能重新打造出一件弦青聖杖這樣的寶物,季華怎麼能夠不心痛?

    她心中的殺意,變得更濃。

    秋雨倒是相當果斷,連忙縮小身軀,使得巨大的聖樹又變化成人形,爆發出急速,避開了空間裂縫的攻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速度卻是比他更快,直接使用出空間挪移,出現在了他的身前,一掌打出去,有着萬千龍影從掌心飛出。

    秋雨也是一掌攻出,與張若塵硬碰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以他們二人爲中心,大地被撕裂,天空出現裂縫。

    因爲能夠掌控空間力量,在破碎的空間中,張若塵的優勢更大。

    逼不得已,秋雨只得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他這一退,張若塵卻是一進,再次打出一招又一招龍象般若掌,龍影和象影不斷飛出去,全面壓制住秋雨。

    “大聖軀體哪有那麼容易融合?你就算得到喬祖的傳承,恐怕也需要花費很長一段時間,才能徹底融會貫通,掌握大聖軀體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越戰越猛,打得秋雨毫無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一連對攻上百次之後,方圓數千裡的天地都被打得破破爛爛,出現密密麻麻的大地溝壑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巨響,秋雨被張若塵一拳擊中,口吐鮮血,向後倒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秋雨落到地上,呈半跪的姿態,可是,以他那軟弱的性格,竟然沒有認輸求饒,反而眼神變得更加凌厲。

    “難道他還有別的底牌?”張若塵對秋雨已經是相當瞭解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真的是我的剋星嗎?沒遇到你之前,在同境界,能夠擋住我一招的生靈,也難尋。”秋雨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警惕,一邊走了過去,身上透着一股強大的氣勢,道:“既然知道我是你的剋星,遇到我,你就應該躲着走,爲什麼還要與我爲敵?”

    “你太狂妄了,真以爲我勝不了你,今天,我就要堂堂正正的擊敗你,將你永遠踩在腳下。”

    秋雨豁然站起身來,雙手聚過頭頂,眉心的位置,飛出一個拳頭大小的光球,嘴裡發出一聲大吼:“炑火銅城。”

    那個光球,急速衝向高空,化爲一座宏偉的火焰赤銅城池。

    就在城池顯現出來的時候,一股恐怖的大聖氣息,也是隨之瀰漫而開,充斥在這片天地。

    即便是站在萬里外的那些聖者,也都感覺到聖魂顫抖,體內的聖氣,有些不受控制,變得紊亂。

    只有大聖,纔有如此威勢。

    “糟了,秋雨竟然得到了喬祖的最強聖器,炑火銅城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眺望天邊,看見火焰中的城池影子,還有那股懾人的聖威,心中生出強烈的不安。

    炑火銅城,雖然不是至尊聖器,卻也算是至尊聖器之下最頂級的戰兵,內部的銘紋超過十萬道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一件聖器,聖書才能自然是不會擔心。但是,從炑火銅城散發出來的聖威,就能看出,銅城中必定是有大量喬祖留下的大聖之力。

    那股力量,一旦爆發出來,大聖之下,沒有幾個生靈承受得住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雖然能夠調動乾坤界的力量,但是,以他現在的肉身,根本承受不住太強大的力量,所以能夠借用的力量也就相當有限。他恐怕……擋不住炑火銅殿……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輕咬紅脣,眼中的憂色更濃,若不是距離張若塵和秋雨的戰場太遠,就算是拼死,她也有趕過去助張若塵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張若塵現在面對的敵人,已經不是秋雨,而是喬祖。

    廣寒界的那些大聖,更是緊張到了極點,甚至有人發出嘆息聲。他們十分了解大聖級別的力量,因此,也就越是悲觀,覺得張若塵這一次很有可能挺不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的確感受巨大的壓力,渾身聖氣都被壓制,若是不調動乾坤界的力量,恐怕想要動一下手指都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“這一次,恐怕必須得你出手,我們纔有一條活路。”張若塵與接天神木溝通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聲音,從乾坤界中傳出,道:“我無法離開乾坤界,就算出手,也未必擋得住那座銅城。不過,你若是動用逆神碑,倒是有可能化解此次危機。”

    “逆神碑?”張若塵感覺到疑惑。

    逆神碑,只是一塊殘碑,乃是他從洛水中挖出來,研究了很久,也沒有研究出它的神奇之處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聲音,再次響起:“我的實力增強後,記起了一些東西,其中就有關於逆神碑的記憶片段。那些記憶片段都是無比驚人的秘密,將來我再慢慢告訴你。現在,我和你聯手,先催動逆神碑,破解眼前的局勢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秋雨飛身而起,站在炑火銅城的頂端,道:“張若塵,你若是現在下跪求饒,我倒是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。”

    炑火銅城中的大聖之力,也是十分有限,用不了幾次,秋雨自然是不想現在就使用出來。

    能夠羞辱張若塵,可是比殺了張若塵,更讓秋雨感到興奮和暢快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乾坤界中取出逆神碑,將它立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殘碑,高達六丈,寬四丈,厚一丈五尺,上面記載有極其古老的文字。除此外,沒有別的神奇之處。

    按照接天神木的指點,張若塵調動體內已經凝聚到“至真至極”的聖道規則,打入進碑上的一些古文裡面。

    “千萬得有用,不然就死定了!”張若塵也有一些緊張。

    秋雨不能理解張若塵的行爲,但,卻是失去了賴心,控制炑火銅城,向張若塵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祖靈界的空間,承受不住炑火銅城爆發出來的力量,不斷崩塌,而且崩塌的範圍變得更廣,向萬里之外蔓延。

    眼看炑火銅城就要壓到張若塵的頭頂,突然,銅城蘊含的所有聖威全部都消失不見,所有大聖之力,也跟着消失。甚至,就連銅城內部的銘紋,也都變得越來越淡,最後化爲無形。

    一件接近至尊聖器的戰兵,竟然變成一座普普通通的銅城,失去應有的威力。

    別說是秋雨,就連張若塵都是十分吃驚。

    “這是逆神碑造成的?太恐怖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倒是很快就冷靜下來,凝結出一道大手印,向上空一拍,將炑火銅殿打入進破碎空間裡面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先前還威勢驚人的聖物,此刻卻是變成了銅鐵碎片,墜入進虛無空間。唯獨只有秋雨保住一條性命,提前逃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那到底是什麼寶物?”

    秋雨膽顫心驚,雙腿忍不住有些顫抖。
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施展出來的手段,已經超出他的認識。

    先前炑火銅城擋在上空,天庭界的那些修士,根本無法通過戰場鏡像看到逆神碑。等到打飛炑火銅城之後,張若塵已經收起逆神碑。

    因此,除了秋雨和張若塵以外,沒有人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他們都以爲,張若塵是憑藉自己的力量打飛炑火銅城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身上掌握有一張超級底牌,一旦爆發出來,大聖之下,無人能敵。”天庭界的那些修士,很多都生出這樣一個錯誤的念頭,顯然他們也被驚得不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