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聖明中央帝國的聖者,還活着的,只剩下一百七十多位,皆是聖境中的強者。

    他們都知道,張若塵以秋雨爲祭品,獻祭的並不是天地,而是乾坤界和接天神木。

    聖明中央帝國有很多平民百姓和修士生活在乾坤界,只要接天神木這株天地靈根變得更加強大,乾坤界的環境也就會變得更好,更加適合修煉,對他們的後輩和門人弟子能夠得到巨大的好處。

    秋雨繼承了梧桐神樹的部分力量,又獲得喬祖的大聖樹身,自然就是接天神木最好的祭品。

    因此,聖明中央帝國的聖者,十分興奮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心中,對乾坤界已經有了一定的歸屬感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一百多道聖氣,源源不斷打入進開元鹿鼎,使得鼎上的文字,變得越來越明亮,一股無比渾厚的神聖力量隨之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開元鹿鼎開始祭煉秋雨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“轟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巨大的鼎身,猛烈顫動。

    一股強橫的力量,在裏面橫衝直撞,想要逃脫出來。

    每一次震動,天空和大地都會跟着晃動一下,一圈圈水紋一般的勁氣向外瀰漫。圍在四周的聖者,全部都頭疼目眩,體內血氣翻滾,彷彿是要被那股力量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“都被鎮壓了,竟然還怎麼強。”

    “秋雨擁有大聖體軀,又有梧桐神樹的一絲神力,以我們的修爲想要祭煉他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諸聖有很大壓力,畢竟,他們現在正在祭煉的,不是一般的生靈。像秋雨這樣的生靈,一座大世界,也很難誕生出一個。

    秋雨的聲音,從鼎中傳出:“張若塵,我是崑崙界的天地靈根,有大氣運加身,你煉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秋雨繼續在裏面衝撞,開元鹿鼎搖晃得更加厲害。

    在開元鹿鼎的四周,大地裂開了一些縫隙,周圍還算比較穩固的地面,竟是出現崩塌的跡象。

    已經讓秋雨逃脫了好幾次,這一次,無論如何,張若塵也要鎮殺他。

    “距離聖者功德戰結束,還有一個時辰,時間應該是足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,隨後,騰飛而起,衝到開元鹿鼎的上方,懸浮在半空,身上的一百四十四處竅穴中涌出大量聖氣,化爲一百四十四座天地聖氣雲橋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一百四十四座天地聖氣雲橋,垂落下去,與開元鹿鼎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開元鹿鼎逐漸變得穩定,秋雨的聲音卻是越來越低沉,沒有剛纔那樣的底氣,甚至開始哀求張若塵。

    可惜,張若塵根本沒有理會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開元鹿鼎快速旋轉起來,鼎上一個個金色文字脫落,騰飛到半空,與張若塵身上散發出來的聖光交相呼應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心,時空神武印記浮現出來,就像是通往乾坤界的大門打開了一樣。

    一縷縷赤紅色的火焰氣霧,順着一百四十四座天地聖氣雲橋,升騰起來,涌入進張若塵的眉心,進入氣海,匯聚到乾坤界。

    “沙沙。”

    乾坤界中,接天神木的葉片浮現出一層聖光,輕輕搖動,快速吸收從開元鹿鼎中涌出的火焰氣霧。

    接天神木的樹幹內部,響起“噼噼啪啪”的聲音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逐漸拔高和變得粗壯。方圓萬里的地面,生長出一株株靈藥,散發出星星點點的光芒。

    乾坤界的大地板塊,也在向外延伸。

    在世界的邊緣,五行之氣逐漸轉換爲天地空間,使得世界變得越來越巨大。若是站在張若塵的氣海中,向乾坤界望去,只會覺得是一幅地圖正在緩緩展開,顯現出更多地理圖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羅剎侯爵大軍退出祖靈界後,失去外敵,沙陀七界的聖者重新聚集在一起,分爲七大陣營,向開元鹿鼎的方向匯聚過去。

    七大世界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失,有的世界傷亡了五成,有的世界傷亡卻達到八成。

    當然,無論是五成,還是八成,都是一曲血與淚的悲歌,沒有大量資源的支撐,很難恢復元氣。就算撐過了這一次聖者功德戰,也未必撐得過下一次。

    對於排名靠後的大世界來說,就是一直都掙扎在生存線上,除非冒出一位絕代天驕,能夠勇往直前,高歌猛進,在聖者境界、聖王境界、大聖境界都能進入天庭界的《功德榜》。這樣的人物一旦突破到神境,就擁有殺神之力。

    只要能夠殺一位地獄界的神,才能改變整個母界億萬生靈的命運。

    所以,《聖者功德榜》、《聖王功德榜》、《大聖功德榜》上的天驕和強者,每一個都是各大世界爭相拉攏的人物。

    特別是那些排名靠後的大世界,一旦母界冒出一個能夠進入《聖者功德榜》的天驕,絕對是能夠驚動這座母界神靈的大事。

    只有進入《聖者功德榜》的天驕,培養起來纔會更加容易一些,將來纔有更大的概率進入《聖王功德榜》,甚至《大聖功德榜》。

    此刻,崑崙界的諸聖全部聚集在一起,也就還剩下三萬多位,既有人類,也有蠻獸,還有別的一些異種。

    他們在眺望開元鹿鼎的方向,很多聖者的眼中,都是露出複雜的神色。

    火族的一位聖者,前去求見萬兆億和聖書才女,道:“秋雨是崑崙界未來的天地靈根,女皇相當重視他。雖然,在戰場上,他的確是犯了一些錯,但是……他畢竟還很年輕,心性不夠堅定也是很正常的事,只要今後多加引導,依舊能夠頂天立地。”

    “頂天立地?”

    萬兆億的一雙大手背在身後,臉上露出一道譏誚的笑意:“他若是有張若塵的十分之一,我倒是相信他將來能夠頂天立地。可惜,他沒有。”

    楚思遠站在一旁,沉聲道:“就連一般的聖者,面對死亡危局的時刻,都很自爆聖源,與敵人同歸於盡。可是秋雨卻只知向敵人屈服,甚至投靠敵人,做敵人腳下的一條狗。這樣的天地靈根,崑崙界不要也罷,丟不起那個臉。”

    聖書才女十分清楚,那秋雨只是女皇放到明面上的一顆棋子,女皇真正在培養的天地靈根,乃是蟠桃樹。

    所以,秋雨的死活,在崑崙界而言,根本沒有太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當然,女皇佈置秋雨這顆棋子的目的,確實讓聖書才女有些捉摸不透。或許是因爲,有外敵會對崑崙界的天地靈根不利,所以才用一顆棋子來迷惑敵人。

    也有可能,女皇是想將秋雨培養成一把刀,專門用來對付張若塵。

    其中一些大世界卻在謀劃,想要趁着張若塵祭煉秋雨這個時機,奪取功德簿牆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展現出來的實力太強大,逼得羅剎侯爵大軍都退走,因此沒有幾個人敢去挑釁他。

    “先試探一下,我就不信他能一直保持那麼強大的戰力。”

    刀獄界和紫府界,派遣出一支十人小隊,藏在一把隱身聖傘的下方,收斂身上的氣息,悄然潛行過去。

    十人小隊都是一等一的強者,隱身聖傘更是能夠掩蓋他們身上的氣息。

    在他們剛剛靠近到開元鹿鼎千里之內的時候,站在一個個金色古字中的張若塵,豁然睜開雙目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發出一聲劍鳴,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劍體上,足有兩萬道聖力光波浮現出來,爆發出二耀圓滿力量,穿過千里之地,轟擊在隱身聖傘上面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大地猛烈的一震,出現一個深不見底的大坑。

    隱身聖傘變得破破爛爛,十位修爲強大的生靈,倒在大坑的底部,血肉模糊,全部都失去生命氣息。

    只是一劍,擊殺十大高手。

    “這個傢伙……到底掌握的是什麼底牌?”

    刀獄界的界子方乙,紫府界的界子東流劍尊,都是嚇了一跳。兩大世界別的那些聖者,更是露出驚懼的神色。

    ωωω. tt kan. ¢ ○

    “不怕死的,儘管來搶功德簿牆,我不信殺不盡你們。”張若塵的嘴裏吐出音波,告誡沙陀七界的聖者。

    那些蠢蠢欲動的聖者,全部都冷靜下來。

    “神使大人真是霸道,不過,我喜歡。”

    “有神使大人的守護,應該沒有誰還能奪走功德簿牆,我們廣寒界必定是聖者功德戰的第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廣寒界的聖者無不感到自豪,毫無疑問,擁有張若塵這樣的一位神使,在功德戰場上大放光彩,廣寒界在天庭界知名度和地位,都會有一定的提升。

    月神在天庭界也有不小的威名,可是,畢竟是神,肯定很少露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不一樣,現在正是鋒芒畢露的時候,今後,只會在天庭界闖出更大的名號,成爲代表廣寒界的一道印記。

    今後,廣寒界的修士,出去闖蕩,只要報上“張若塵”的名字,別的世界的修士,多多少少都會露出一些敬仰之色。

    這就是一位絕頂天驕的影響力!

    大概半個時辰後,開元鹿鼎將秋雨完全煉化,祭祀正式結束。

    張若塵提起這一尊青銅古鼎,從鼎中倒出一大堆碳灰。

    “吸收秋雨的力量之後,接天神木又變強了很多,乾坤界中的天地聖氣也變得更加濃厚。”張若塵十分滿意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擡起頭,看見沙陀七界的聖者全部都向這個方向行來。

    在距離張若塵大概一千里的位置,他們停下了腳步,只有每一界的界子,施展出身法,來到張若塵的對面。

    靈焰魔妃的腳下踩着花瓣形狀的聖氣雲,顯得風情萬種,發出誘人的笑聲:“張若塵,我不搶功德簿牆,但是,這片戰場上,留下了大批大魔十方界聖者的屍骨,我想將他們帶回故土安葬。”

    “入土爲安,落葉歸根。沒問題,我答應你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多謝。”

    靈焰魔妃的那張俏臉,笑得更加魅惑動人。

    其實,她要的並不是那些屍骨,而是屍骨內部的聖源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這片戰場上,可是有數十萬,甚至上百萬聖境生靈戰死。當時戰鬥激烈,任何一方都沒有時間去收集聖源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這片戰場上,遺留有大量聖源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位半聖煉化了一枚聖源後,就有很大的概率突破到聖境。如今沙陀七界都元氣大傷,只有獲得大批聖源,才能快速恢復元氣,否則根本沒辦法應付下一次功德戰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們想要取走戰場上的聖源,最大的障礙就是張若塵。想要過這一關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“屍骨,你可以帶回去。但是,屍骨體內的聖源,卻必須留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靈焰魔妃俏臉上的笑容,頓時變得凝固了一些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