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兩位神在對峙,神威瀰漫在星空之中,震懾得功德神殿下方的諸聖,全部跪伏在地,心中無比敬畏,身體則是戰戰兢兢。

    遭受神的攻擊,張若塵傷得極重,聖魂、肉身、聖源都變得破破爛爛。

    爲了抵擋神音,就連乾坤界中的接天神木,也都遭受重創,樹枝上的葉片全部化爲齏粉,樹幹四周的大地更是變得死氣沉沉,化爲萬里荒漠。

    幸好月神來得即時,否則張若塵斷然沒有任何活命的機會,就連乾坤界和接天神木也會被震得碎裂。

    那是神的力量,即便只是說出幾個字,也能滅絕萬物。

    隨着月光入體,張若塵的肉身、聖魂、聖源上的傷口都在快速癒合,沒過多久,甦醒了過來,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張聖潔的仙顏,無論是肌膚,還是五官,都沒有任何瑕疵,宛如是使用神玉仙晶雕琢出來。

    任何一個生靈,看到如此美麗而又靈動的一位女子,恐怕都會爲之驚歎。

    張若塵如同身在夢境之中,情不自禁說出了一句:“真美。”

    月神的眼眸直盯功德神殿,一根根睫毛長而彎翹,見到張若塵甦醒過來,雙手便是輕輕的向下一推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觀察四周,記憶猶如潮水一般涌來,“原來剛纔,我差一點被功德神殿中的某一位神打死,爲什麼?我可是救了沙陀七界的聖者,擊退了羅剎族,難道不應該是天庭界的大功臣?”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在功德戰場上的表現相當優秀,戰功赫赫,應該得到重點培養和嘉獎纔對。可是,回到天庭界,卻反而遭遇殺劫。

    這種心理落差,讓張若塵頗爲鬱悶。

    同時也是明白一個殘酷的事實,自己的確還不夠強大,還需要繼續努力修煉,努力變強,否則在神的面前,毫無還手之力。

    月神和功德神殿中的焱神,最終還是沒有真正鬥起來,因爲有別的神參與進去,勸住了他們。

    神的手段非凡,他們之間的事,就算髮生在諸聖的面前,諸聖也看不見,聽不到。

    大概一個時辰過去,終於有了一個結果。

    月神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的耳中,“想要殺你的神,名叫焱神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要殺我?就因爲我在功德戰場上使用了乾坤界的力量?但是,刀獄界的方乙,也使用了白微星的力量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此事很複雜,暫時沒辦法向你解釋。但是你可以放心,他動不了你,因爲你是我的人。”月神的聲音,無比悅耳動聽,卻又給人一種堅定不移的意志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露出一道笑意,擡起頭來,望向上方那輪明月,心中暗道:“月神這個靠山,似乎還是挺靠譜,不枉我拼死幫她奪下了聖者功德戰的第一。關鍵是,這個靠山還格外美麗,估計有很多修士都在羨慕我吧!”

    很快,張若塵又收起笑容,眼睛漸漸變得沉凝,“我現在還很年輕,所以得到月神的庇護,會有很多修士羨慕。但是,隨着我修煉的時間越來越久,年齡越來越大,若是還需要月神的庇護,那時,估計很多人都會嘲笑我。”

    “變強,我要儘快修煉到聖王境界,甚至大聖境界,必須要自己撐起一片天地,即便沒有月神的庇護,也要有自保之力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庭界不可能讓兩位神鬥起來,有人出面制止住了月神和焱神,並且二神都做出妥協。

    焱神沒有再爲難張若塵,月神也沒有再出手攻擊功德神殿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功德神殿的外面,一道道神光浮現出來,片刻後,沙陀七界的聖王和大聖,全部出現在遼闊的廣場上面,有着強大的聖力在他們身上流轉。

    四場功德戰,“聖者功德戰”,“聖王功德戰”,“大聖功德戰”,“神級功德戰”都已經結束。

    沙陀七界的神,全部都站在功德神殿的上空,因爲他們身上的神力太過浩蕩,下方的聖者根本看不清他們的身影。

    張若塵仰望上空,看着天空的明月、魔雲、佛蓮、星霧……,卻沒有感受到池瑤的氣息,心中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難道池瑤死在了功德戰場上面?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既然是功德戰,也就必定會出現傷亡。

    神的確生命力強大,只要不爆發大規模神戰,幾乎不會隕落,但是,卻並不絕對。

    畢竟,神,也不是不死之身。

    更何況,池瑤還是一位新神,底蘊比不過那些修煉上萬年,甚至數萬年的神,就算是死在功德戰場上面,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功德神殿中,走出一道年輕的身影。

    那道年輕身影,是一個看起來二十來歲的男子,身穿一具三彩色的寶甲,有着一頭銀白色的長髮,頭上戴着一頂硃紅色的三羽冠,容貌俊美,氣質更是飄逸出塵,如同一位行走在紅塵中的謫仙。

    在年輕男子的身後,跟着兩位身穿白衣的女子,一個氣質冰冷,一個氣質文雅,且都達到一步聖王的境界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能夠進入功德神殿修煉的修士,隨便走出兩個女子,都是聖王。而且,從她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還相當強大,就算是九幽劍聖和楚思遠那樣的一步聖王,也未必勝得過她們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當然,九幽劍聖和楚思遠都是剛剛突破到一步聖王,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。

    兩個如此強大的女子,卻如同侍女一般跟在銀髮男子的身後,由此可見,銀髮男子在功德神殿肯定擁有不低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他是……商子烆嗎?”

    “商子烆,焱神的得意弟子,號稱功德神殿萬年以來的第一人傑,同時也是功德神殿傳承者中的領袖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傳說中,商子烆的容貌舉世無雙,人格魅力超凡,只要見過他的女子,沒有一個忘得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此人,必定就是商子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沙陀七界的聖者,都是頗爲痛恨功德神殿,覺得功德神殿根本不管他們的死活,但是,在見到商子烆之後,那些女聖都是忍不住屏住呼吸,被商子烆身上的氣質吸引,難以移開目光。

    並不是她們真的那麼花癡,而是商子烆身上的氣質太獨特,天生就對女子有巨大的吸引力,一舉一動,都能彰顯出過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商子烆面帶微笑,走出神殿,身體向前微傾,整理儀容儀表,躬身向站在天空的神行禮,以示尊敬。

    隨後,他才又重新站得筆直,對着下方的諸聖,說道:“功德戰已經結束,四大戰場收集的功德值,也都錄入進四塊功德簿牆。晚輩不才,得到神尊的許可,代表功德神殿,統計沙陀七界功德值的總數。最終以功德值總數的排名,挑選出下一座戰場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顯得不卑不亢,淡定從容,即便是有神站在上空,也都鎮定自若,沒有一絲惶恐和失態。

    在這一刻,崑崙界、刀獄界、天姆界的聖者和聖王,全部都有些緊張了起來。因爲,他們三大世界,最有可能墊底,成爲天庭界和地獄界交戰的戰場。

    商子烆的衣袖一揮,隨即,在遼闊的廣場上面,發出嗡嗡的聲音,四座功德簿牆升騰了起來,上面記錄有沙陀七界在四大戰場收集到的功德值。

    第一塊功德簿牆,代表的是神級功德戰,上面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沙陀七階的神,都沒有收集到功德值。

    第二塊功德簿牆,代表的是大聖功德戰。

    排名第一的是大魔十方界,排名倒數第一的是廣寒界。當然,即便是排名最低的廣寒界,也都收集到一百七十億點功德值。

    廣寒界的諸位大聖,總共也就只是殺死了六位地獄界的大聖而已。

    很顯然,殺死一位地獄界的大聖,得到的功德值,比殺死一萬位地獄界聖者還要多得多。

    第三塊功德簿牆,代表的是聖王功德戰。

    排名第一的是大魔十方界,排名倒數第一的是廣寒界。

    第四塊功德簿牆,代表的是聖者功德戰,排名第一的是廣寒界。

    商子烆緩緩的擡起雙臂,有着一道道聖力從他的掌心飛出,如同四條聖力河流,融入進四塊功德簿牆。

    “合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輕喝一聲。

    隨即,四塊功德簿牆合在一起,連成一塊,上面的功德值數據飛速疊加在一起。

    片刻後,四大功德戰場的功德值總數統計出來:

    排名第一,大魔十方界。

    排名第二,八部界。

    排名第三,紫府界。

    排名第四,天姆界。

    排名第五,刀獄界。

    排名第六,崑崙界。

    排名第七,廣寒界。

    雖然廣寒界排名最低,但是,廣寒界的修士卻都面帶笑意,沒有一絲緊張和憂慮。

    商子烆收回了聖力,再次露出笑容:“按照規矩,大魔十方界在大聖功德戰和聖王宮殿戰取得了第一,廣寒界在聖者功德戰取得了第一,所以,兩界可以不記入排名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伸出手指,在虛空划動了兩下。

    隨即,排名最高的大魔十方界和排名最低的廣寒界,就從功德簿牆上消失。

    只剩五個世界排在上面,崑崙界墊底。

    看到功德簿牆上的排名,崑崙界的修士全部都如同遭受雷擊,呆若木雞,難以接受這個事實。因爲他們十分清楚,一旦崑崙界成爲戰場,也就意味着死亡和毀滅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億萬百姓,萬族生靈,很快就會陷入戰火之中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一位聖者一邊含淚大笑,一邊撕心裂肺的大吼:“拼死戰鬥了那麼久,多少親朋好友戰死,最終竟然還是這樣的結局,爲什麼?爲什麼我們要來天庭界?爲什麼?”

    萬兆億、青霄、九幽劍聖、楚思遠、聖書才女……等等,不知多少在崑崙界呼風喚雨的大人物,此刻都臉色沉凝,內心極其難受,也很自責。若是自己再努力一些,再拼命一些,或許可以改變這一的結局。

    可惜,已經沒有機會。

    在場,很多崑崙界的大人物都知道即便不來天庭界,在數年之後,崑崙界的防禦也會被地獄界的攻破,最終走向毀滅。

    來到天庭界,至少還能拼一線生機。

    當然現在看來,他們並沒有爭取到那一線生機。

    刀獄界和天姆界的修士,則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,全部都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現在,由我來宣佈此次功德戰最終的排名,與下一座戰場……”?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

    一道滂湃懾人的聲音,從宇宙深處傳來,打斷了商子烆接下來要說的話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瞳猛然一縮,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,嘴裡輕念出兩個字:“池……瑤……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