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功德神殿。

    商子烆站在兩根神柱的下方,雙腳踩着一座圓形石臺,望向兩根神柱之間的那片天地,躬身一拜,“師尊召弟子前來,不知所謂何事?”

    兩根神柱與山峰一樣粗大,一直伸入進神雲裡面。

    兩柱之間,懸浮有一片三彩色的雲海,雲海中神氣流動,瀰漫着密密麻麻的規則紋路,一道縹緲的神音,從裡面傳出來:“你覺得張若塵如何?”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一代天驕,絕世無雙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把握擊敗他嗎?”

    商子烆微微一笑:“在同境界不好說。不過現在,他只是至聖境界,與我比起來,差距還很大。”

    焱神的神音,再次響起:“若是要你去殺了他,你會怎麼做?”

    一位高高在上的神,竟然要殺一個聖者?

    若是別的修士聽到這話,必定會相當震驚。

    商子烆極其聰慧,所以並沒有感覺到意外,反而早就思考過這個問題,因此直接回答了出來:“要殺張若塵,可分上、中、下三策。”

    “哦?說說看。”焱神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不用我親自出手,只需出一個高價,自然會有大批殺手去殺他。”

    焱神道:“你都知道張若塵是一代天驕,絕世無雙,月神和廣寒界的大聖肯定會全力以赴保護他,就算是天庭界最頂級的殺手組織想要靠近他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所以,這只是下策,我還有一招借刀殺人的中策。”

    “借刀殺人?”

    焱神略微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商子烆笑了笑,道:“張若塵就算再優秀,畢竟只是一個外來者。他的出現,的確是救了廣寒界,但,卻搶了廣寒界界子的風頭,奪走了本屬於廣寒界界子的榮耀。在功德神殿,如果冒出一個比我更優秀的天才,我絕對不可能和他和睦相處,而是會想方設法除掉他。”

    焱神道:“萬一廣寒界的那位界子,並不在乎呢?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有野心的人,就一定會在乎。那吳昊並不是一個甘於平庸的人,反而有重振廣寒界的雄心。可惜,他的天賦和實力,卻支撐不起他的雄心。廣寒界現在的衰敗局面,也不是他可以重新振興,但是……我可以給他一絲希望。”商子烆說道。

    焱神道:“如果吳昊能夠助你,要殺張若塵,的確是會變得容易很多。你的上策又是什麼?”

    商子烆雙手抱拳,微微躬身,道:“弟子斗膽猜測,師尊之所以想要除掉張若塵,應該是因爲,他擁有時空傳人這個身份,一旦成長起來,就是一個巨大的威脅。”

    焱神沉默了片刻,隨後纔是說道:“你猜得沒錯,的確有這方面的原因。十萬年前,崑崙界便是誕生了一位執掌時空的大能,號稱須彌聖僧。這個張若塵,與其必定是有千絲萬縷的關係,讓他成長起來,說不定會成爲第二個須彌聖僧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爲何一定要殺他?如果這位時空傳人受師尊的掌握,豈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“爲師早就試探過,張若塵的精神意志堪稱百折不撓,不可能臣服於任何人。”焱神說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直接奪舍他的身體和聖魂呢?”

    “奪舍……哈哈,爲師竟然沒有想到這一點,子烆,你不愧是爲師的得意弟子。不過,想要奪舍張若塵,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焱神笑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的確不容易,所以,我決定去一趟魂界,挑選一道能夠吞噬張若塵精神意志的強大魂靈。”

    “具體你打算怎麼做?”焱神問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三策一起推動,下策和中策只是來麻痹張若塵和廣寒界的那些大人物,上策纔是我的最終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做事一直都心思縝密,爲師對你有信心,此事便交給你來辦。”焱神再次發出一道笑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木靈希留在了月神山,跟隨月神修煉。

    親眼見證她進行了拜師禮之後,張若塵獨自一人離開,回到赤龍聖域的元虛峰聖地。

    赤龍聖域是蠻劍大聖的領地,元虛峰聖地則是赤龍聖域境內十四座聖地之一。

    張若塵就是元虛峰聖地的聖主。

    剛剛來到聖地外,張若塵就看到峰下聚集有密密麻麻的身影,既有人類,也有形態各異的蠻獸。

    他們的修爲境界各不相同,既有半聖,也有聖者,甚至還有聖王。

    “什麼情況?”張若塵感覺到意外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蠻劍大聖坐鎮赤龍聖域,張若塵肯定以爲元虛峰聖地遭到大批外敵的圍攻。不過,那些修士都很規矩,並不像是來攻打聖地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容貌清麗的妙齡女聖,走到最前方,揚聲道:“我爲御空大聖的弟子越昭,奉師尊之令,送上請帖和禮物,希望神使大人能夠前往林金聖域一敘,師尊已經備好了聖宴。”

    周圍那些修士,全部都倒吸一口涼氣,沒有想到,就連大聖都派人來邀請張若塵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張若塵已經擁有成爲大聖座上賓客的資格?

    一隻肥圓的貓頭鷹聖獸,從聖地中走出,身軀足有小象那麼巨大,傲氣十足的站在上方,道:“禮物和請帖留下,本皇會將轉交給張若塵。至於,張若塵去不去拜會御空大聖,還得他的心情,畢竟寂滅大地、九靈大聖、吳祖先前也送來了請帖。”

    貓頭鷹聖獸輕輕揮了揮羽翼,隨即在它的身後,走出十數位半聖,將越昭帶來的禮物全部都搬進聖地。

    至於那張請帖,則是被貓頭鷹聖獸隨手放入旁邊一個青銅圓盤上面。圓盤中,請帖堆起了厚厚一層,足有一百多張。

    一位九階半聖境界的年輕男子,走到貓頭鷹聖獸的對面,無比恭敬的道:“黑爺,我想加入元虛峰聖地,跟隨神使大人一起修煉。”

    頓了頓,他又補充了一句:“神使大人是我最崇拜的人傑,只要能夠讓我加入元虛峰聖地,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。”

    貓頭鷹聖獸有些不耐煩,道:“想要加入元虛峰聖地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,先去那邊排隊,本皇收完禮物之後,將會逐一考驗你們。只有通過考驗的人,纔有資格成爲聖地的一員。”

    wωω ▪ttκa n ▪¢o

    那位九階半聖露出欣喜之色,捏緊了拳頭,一邊向旁邊走去,一邊自言自語的道:“我一定要拼盡全力通過考驗,能夠進入元虛峰聖地修煉,就是一種巨大的榮耀。雨柔,一定要等我的好消息,我不會讓你失望,我也要努力成爲神使大人那樣頂天立地的男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斂身上的氣息,隱藏身影,站在不遠處。

    經過他的觀察,發現這些來到元虛峰聖地的修士,有的是來送請帖,有的是來送拜貼,更多的則是來投靠。

    “我在廣寒界的影響力,竟然已經這麼大了嗎?”張若塵摸了摸鼻尖,輕輕的搖頭一笑。

    一夜之間,竟是已經能夠與大聖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這就是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一的影響力?

    爲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,張若塵繼續隱藏身影,避開人羣,悄悄潛入進元虛峰聖地。

    “來見我。”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傳訊,那隻貓頭鷹聖獸的一雙圓溜溜的眼珠子,情不自禁轉動了一下,露出一道喜色:“終於回來了!”

    貓頭鷹聖獸向元虛峰聖地的弟子吩咐了一句,隨即便是展開雙翼,向聖地深處飛去。

    聖地深處,白霧瀰漫。

    一座崖壁的下方,流動着一條聖泉,像是溪水一般澆灌着這一片聖土。在聖泉的兩邊,種滿了奼紫嫣紅的靈藥和聖藥,散發出撲鼻的幽香。

    張若塵揹着雙手,站在聖泉邊,身體不動如鬆,周圍的空間都像是受到他身上氣息的影響,變得有些凝固。

    “噗譁。”

    貓頭鷹聖獸從半空飛落下來,大笑一聲:“張若塵,你終於回來了!你都不知道,這兩天有多少聖境修士前來拜會,送了大批珍貴的寶物,甚至,九靈大聖和寂滅大帝還在請帖中暗示,似乎是想將孫女和女兒嫁給你。”

    突然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猛然轉身,雙臂展開,向虛空一抱,渾厚的聖氣出現在雙臂之間,凝聚成一條金龍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金龍快速旋轉飛行,首尾相連,結成一個金色的圓圈。

    “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雙臂發力,隨即,直徑五尺長的金色圓圈飛了出去,轟擊向那隻貓頭鷹聖獸。

    “你要幹什麼?我是小黑,小黑啊……”

    貓頭鷹聖獸嚇了一跳,連忙展開雙翼,奮力向前一扇,隨即,兩股浩蕩的颶風凝聚出來,與金色圓圈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金色圓圈崩碎而開,化爲一縷縷龍氣,消散在空氣之中。

    那兩股颶風卻沒有消散,衝撞在張若塵的身上,震得張若塵離地飛起,每一道風勁落到張若塵的身上,都像是一柄刀刃劈斬下去,發出金石之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防禦力很強,抵擋住了颶風,重新落到地面,臉上露出一道笑意:“果然與我猜測的一樣,你的實力恢復了不少嘛!”

    小黑收回雙翼,揚起頭顱,道:“那是自然。不是本皇吹牛,以本皇現在的實力,就算是獨自對上三五個聖王,也能輕輕鬆鬆將他們收拾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不透小黑的真實實力,因此不知道它是不是在吹牛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外散的聖力,臉色變得嚴肅,道:“你的陣法造詣不是很高,爲何沒有在元虛峰聖地佈置護山防禦大陣?”

    “當然佈置有相當厲害的護山防禦大陣,只不過沒有開啓而已。若是開啓了那座大陣,你以爲你能夠如此悄聲無息的進山?”

    小黑翻了翻白眼,似乎是有些看不起張若塵現在的實力,同時,也對自己的陣法造詣充滿信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不要再收禮,也不要再收人,立即開啓護山防禦大陣,對外宣佈我暫時不會見任何人,從今天開始,元虛峰聖地封山。”

    “封山?什麼情況?”小黑疑惑的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身在風頭浪尖,必定遭人嫉恨,還是低調一些爲好。而且……有些事暫時還不能告訴你,反正我猜測,接下來的一段時間,估計有不少殺手會來殺我,封山是自保的最好辦法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也打算趁此機會閉關一段時間,消化此次在功德戰場上的收穫,爭取將實力再提升一個臺階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聽你的,本皇現在就去開啓護山防禦大陣。”

    小黑知道張若塵一貫小心謹慎,既然下令封山,肯定是提前收到風聲,或者是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