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憑藉精妙絕倫的變化之術,帶着靈焰魔妃走出古堡,遠離了羅剎族的大營。

    來的一片安全區域,張若塵將靈焰魔妃從時空晶石的內部放了出來。

    站在林中,靈焰魔妃先是觀察四周,確定已經安全,才是沖着張若塵微微一笑:「你的變化之術真是奇妙,可以將修鍊法門傳給我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當然不行。」?「開一個條件吧,只要不是太過分,本妃都能接受。」靈焰魔妃是對「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」相當感興趣。

    在大魔十方界也有一些秘法,可以改變修士的身形和容貌,但是,卻總會有一些破綻,用來騙一騙一般的修士還可以,根本騙不了聖者。

    無形無相三十六變這樣變化之術,很顯然,比別的變化術法高明得多。

    只要掌握這樣的秘法,今後,她做任何事都會變得更加容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在這件事上面繼續糾纏,說道:「若是想要活着離開祖靈界,我們還是先談正事。」

    靈焰魔妃的嬌軀靠着一棵古樹的樹榦上面,雙眸凝視着張若塵,覺得眼前這個傢伙,實在是太正經,面對她這樣的絕美尤物,眼中竟然沒有露出一絲邪念。

    到底是裝出來的?

    還是說,此人心無波瀾,根本不會被美色所惑?

    「本妃都已經說過,只要你的條件不要太過分,都可以接受,你怎麼就是不懂呢?」靈焰魔妃的聲音極其柔媚。

    張若塵目不斜視,道:「羅剎公主調遣了三百萬侯爵,進入祖靈界,想要將七大世界的聖者全部都滅殺。現在,距離聖者功德戰結束,只剩不到二十天,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。」

    聽到這一則消息,靈焰魔妃終於臉色變得嚴肅,認真的道:「三百萬侯爵,你確定消息無誤?」

    「當然確定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自己知道的信息,全部都講了出來。

    唯獨隱瞞了「獵戶八星」這個秘密,畢竟,讓她知道之後,恐怕她也會參與搶奪。對張若塵而言,並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靈焰魔妃的眼神變得沉凝,與剛才那嫵/媚的樣子完全不一樣,半晌后,才是問道:「這些事,現在有多少人知道?」

    「只有你我二人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靈焰魔妃道:「暫時不要讓太多的人知曉,以免打草驚蛇,現階段,我們還得繼續麻痹羅剎族,讓他們以為我們還被蒙在鼓裏。」

    「那是自然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靈焰魔妃問道:「你有什麼計劃沒有?」

    張若塵沉凝了片刻,道:「羅剎公主之所以還沒有動手,那是因為,她還要借用我的力量,奪取冰火鳳凰的傳承。趁此機會,我倒是可以牽制住她。」

    靈焰魔妃道:「只要你能夠牽制住羅剎公主,羅剎族也就群龍無首。而我,卻可以行走在暗處,聯繫七大世界的界子,組織反攻計劃。」

    「我就是這個意思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靈焰魔妃那張雪白晶瑩的臉上,再次露出妖媚的神色,道:「在古堡的地底,本妃可是說過,只要你能夠帶着我安全的逃出來,會給你更大的賞賜。」

    說話間,靈焰魔妃的嬌軀,向著張若塵靠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受到胸口傳來的柔軟和溫暖,並沒有避閃,只是淡淡的說道:「像你這樣大膽的妃子,我還是第一次遇到。你就不怕,那位魔帝大人通過戰場鏡像,看到你和我挨得這麼近?」

    靈焰魔妃一副無所謂的模樣,一隻細膩柔滑的玉手,按在張若塵的腰部,向著衣袍內部滑去,笑道:「我本就是被他強迫,才成為他的妃子。他能夠做我不願意做的事,我為什麼不能做他不願意看到的事?怎麼,你不會害怕了吧?」

    「害怕?我只是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煩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晃動了一下,施展出空間挪移,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靈焰魔妃輕輕咬着嘴唇,眼中露出一道冷色,自言自語的道:」廣寒界倒是出了一個厲害人物,精神意志竟然如此堅定,想要駕馭他,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回到棲鳳聖山的時候,阿樂和羅剎公主已經先一步回去,兩人的身上都帶有一些傷勢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立即站起身來,迎了上去,道:「你終於回來了,真是擔心死我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是萬分佩服羅剎公主的演技,臉上卻是露出一道笑意,道:「沒什麼好擔心,我若是要離開,那些羅剎侯爵還攔不住我。」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心中一動,毫無徵兆的伸出一隻大手,竟是摟住羅剎公主那充滿彈性的蠻腰,將她強行拉扯到自己的身旁。

    何曾有男子敢對羅剎公主如此大膽?

    羅剎公主自然是微微一驚,整個人都變得有些不自然,聲音略微有些冰冷,道:「你要幹什麼?」

    張若塵在她那雪白的耳邊,低聲說道:「魔妃娘娘如此美麗動人,我只是一個俗人,哪裏經得起這樣的誘惑?」

    不遠處,阿樂和白黎公主都將目光盯了過去,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這個傢伙,難道是色迷心竅?

    羅剎公主漸漸放鬆了下來,揚起尖翹的下巴,笑道:「難道你就不怕蒼陌魔帝通過戰場鏡像看到這一幕?得罪一位魔帝,回到天庭界,你還如何在沙陀天域立足?」

    「為了你,得罪一位魔帝又如何?有月神的庇護,我不怕他。」張若塵的手掌抓着羅剎公主的纖腰,摟得更緊了幾分。

    以前,張若塵一直被她耍得團團轉,現在自然是要好好的戲弄一下她,倒要看看這位身份尊貴的羅剎公主,忍耐的極限,到底在什麼地方?

    「反正你是我的命中之人,人家也只能任憑你處置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羞澀的低下了頭,嬌軀變得更加柔軟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禁皺起眉頭,這位羅剎公主還真是不怕被佔便宜,就這麼無所謂?

    「咳咳。」

    瘋魔乾咳了兩聲,走了過去,道:「張若塵,魔妃娘娘,我覺得我應該立即回一趟八部界,否則那邊出了亂子,後果不堪設想。」

    瘋魔的傷勢,已經完全恢復,戰力也是達到巔峰狀態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繼續調戲羅剎公主,將她鬆開,深深的盯了瘋魔一眼,道:「我有一句話,要單獨跟你講。」?隨即,張若塵將瘋魔拉到一旁,使用空間領域籠罩住周圍的空間。

    「以你一人之力,若是無法鎮壓住八部界的諸聖,可以去聯繫靈焰魔妃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瘋魔微微一怔,情不自禁向羅剎公主的方向盯了一眼,問道:「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將整件事的前因後果,給他講了一遍。

    聽完后,瘋魔只感覺整個人都要瘋掉,不過,他也是老牌聖者,自然是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,很快就平靜下來,慎重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感知很敏銳,暗道:「張若塵每次與人談事,都會使用出空間領域,應該是在防備我。看來經歷前幾次事件之後,他已經開始懷疑我。」

    瘋魔離開之後,張若塵再次摟住羅剎公主,向著棲鳳聖山的山頂行去,道:「我們現在就去鳳凰巢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沒有反抗,如同一個嬌柔女子,依偎在張若塵的懷中。

    棲鳳聖山中,遺留下了很多陣法銘紋,越是向山頂進發,便是越來越危險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驅趕着秋雨,在前面開路,就算遭遇陣法,最先擊中的也是秋雨。隨後,張若塵才是根據陣法發動攻擊的方位,使用出空間力量,將陣法破解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不斷傳出轟鳴聲,並且伴隨着秋雨的嚎叫聲。

    「張若塵,你不得好死……啊……」

    秋雨被一道水桶粗的電光擊中,全身變得焦黑,嘴裏都在吐黑煙。

    可是,他竟然憑藉強大的神木軀體扛了下來,並沒有倒下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道:「何必那麼不服氣?宗主已經向你承諾,只要你能夠幫助我們到達鳳凰巢,便會放你離開,你可一定要把握住這個機會。」

    「想要報仇,就必須忍辱負重,至少要先活下去。」

    秋雨想到此處,咬緊了牙齒,眼神變得更加堅定,繼續向前沖。

    也不知被轟擊了多少次,在秋雨的帶領下,張若塵等人終於到達棲鳳聖山的山頂。秋雨則是因為傷得太重,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棲鳳聖山的另一頭,就是鳳凰巢。

    鳳凰巢,與鳥巢沒有什麼區別,只不過卻是相當巨大,長度達到一萬多米,由一根根七彩色的藤蔓交織而成,藤蔓之間,建有類似於宮殿的建築,顯得極其華麗。

    巢穴的四周,完全被天地聖氣包裹。

    天地聖氣在快速旋轉,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,即便是站在棲鳳聖山的頂部,也能感知到漩渦蘊含有毀滅性的力量。

    在鳳凰巢的外圍,則是兩片遼闊的海洋,一半呈現出赤紅色,一半呈現出幽藍色。

    赤紅色的海洋,是一片熾熱的火海。

    幽藍色的海洋,全是千年冥冬水。

    一是極致的熱,一是極致的寒,想要橫渡過去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阿樂取出一柄百紋聖器級別的聖劍,釋放出劍意,將聖劍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聖劍化為一道青色流光,飛在數百丈高的半空,沖向海洋中心的鳳凰巢。

    可是,聖劍才剛剛飛行了十數里的距離,虛空中,出現一道道細小的空間裂縫,將那柄聖劍撕裂成了碎片。

    阿樂搖了搖頭,道:「半空的空間結構極其脆弱,飛不過去。我們只能選擇橫渡火海,或者冥冬寒海,無論是從哪邊渡過去,肯定都是相當危險。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