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小虛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吳兄?他是我的朋友,我是讓你去請他。”

    冷冽的聲音,從白霧中傳出。

    隨即,商子烆那英姿勃發的身影,緩緩的走了出來,一直走到吳昊的身旁,纔是彎下腰伸出雙手將他從地上扶了起來,眼神真摯,關切的道:“吳兄,你沒事吧?”

    吳昊看着商子烆,露出一道頗爲既是意外、而又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亡虛道:“我以爲你是想要殺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吳兄可是廣寒界的界子,天庭界的棟樑之才,我早就想要與他結識一番,怎麼可能要殺他?你……真是……哎……”

    商子烆搖了搖頭,隨即取出一枚鴿蛋大小的聖丹,遞給吳昊,嘆了一聲:“都怪我,沒有給小虛講清楚,讓吳兄受罪了。在這裡,子烆給吳兄道歉,希望吳兄不要放在心上。這是一枚功德小還丹,可以化解虛月刀的刀氣,幫助吳兄恢復腿部的傷勢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何等人物,那可是功德神殿新生一代的領袖,身份地位之高,足以與一些大聖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而且,吳昊更是知道,商子烆做事一貫都是滴水不漏,怎麼可能沒給亡虛吩咐清楚具體要做什麼事?

    再說,亡虛也不是商子烆的下屬。

    ”商子烆和亡虛就是一個唱白臉,一個唱黑臉。最終的目的,肯定是想要我替他們做某件不可告人的密事。”

    吳昊並不傻,心中看得很明。

    看得明朗,又能如何?

    吳昊擡起頭來,掃視了過去。除了亡虛和商子烆之外,在場,還有十數位人影,每一個的身上都散發出無比恐怖的氣息。

    能夠與亡虛、商子烆結交的修士,豈能是一般的人物?

    別的不說,僅僅只是一個亡虛,身份就大得嚇人,背後的勢力之強,恐怕是整個廣寒界加起來也無法抗衡。

    當然,天庭界的天條森嚴,任何修士都不能逾越,就算亡虛能夠調動的力量再強大,也絕對不敢太過猖狂。

    畢竟一旦越過天條劃出的界限,他也得死。

    “商子烆這是在讓我做選擇,若是與他爲敵,恐怕就要繼續遭受羞辱和折磨,甚至有可能會死在這裡。若是選擇投靠他,則是能夠成爲他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吳昊的心中苦笑,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選擇的權利,窩囊,憋屈……可是又能如何?

    沉思了很久,吳昊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捻起商子烆手中的那枚功德小還丹,道:“原來是一個誤會……哈哈,既然誤會已經解開,此事就讓它過去吧!”

    站在商子烆身後的那些修士,全部都露出滿意的笑容,很顯然,這就是他們想要看到的結果。

    商子烆的臉上,綻放出笑容,伸出一隻手,拍了拍吳昊的肩膀,道:“吳兄心胸寬廣,讓子烆佩服。”

    吳昊將功德小還丹吞服進嘴裡,隨即,皮膚表面散發出一層淡淡的聖芒。頃刻間,侵入進身體的虛月刀刀氣就被驅逐出體外,腿部的傷口,快速癒合。

    漸漸的,雙腿恢復了知覺。

    吳昊感覺到體內聖氣變得更加精純,血液中出現了一種奇異的能量,使得他渾身充滿力量,臉上露出一絲喜色:“功德小還丹名不虛傳,這就是功德之力?”

    商子烆點了點頭,道:“正是功德之力。吳兄覺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堪稱天地偉力,玄妙無窮,不僅能夠清除修士體內的雜質,還能增強修士的肉身體質和聖道力量,甚至還能幫助修士參悟聖道。”吳昊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嘆了一聲:“可惜,可惜,可惜啊!”

    “可惜什麼?”吳昊問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可惜,吳兄錯過了一場巨大的機緣,否則能夠得到比功德小還丹好上千倍萬倍的東西。如果有那樣東西的輔助,吳兄的肉身體質和聖道力量足以提升一大截,又怎麼會敗給張若塵?”

    吳昊再次問道:“到底是什麼東西,比功德小還丹還要好千倍萬倍?子烆公子又爲什麼說,我錯過了它?難道它本應該屬於我?”

    商子烆彷彿是將吳昊當成了至交好友,語重心長的道:“吳兄應該聽說過功德聖牌吧?”

    “當然聽說過。”

    吳昊的眼中,明顯閃過一道激動之色,道:“傳說中,只有對天庭界做出卓越貢獻的修士,都能得到功德神殿賜下的一塊功德聖牌。”

    “功德聖牌融入進修士的身體,修士的肉身便會化爲功德寶體,獲得玄妙莫測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同時,擁有功德寶體的修士,可以獲得很多特權,能夠進入尋常修士無法進入的一些修煉寶地修煉……除此之外,還有很多好處。總之,功德聖牌是無數修士都夢寐以求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天庭界建立的初衷,是爲了對抗地獄界,而對抗地獄界最重要的一環,便是建立功德神殿。功德神殿是由諸神一起建立起來,擁有神聖不可侵犯的地位,可以收集天地間的功德之力,凝聚出功德小還丹和功德聖牌這樣的寶物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寶物,並不屬於功德神殿,而是屬於那些對天庭界做出巨大貢獻的修士。貢獻越大,得到的功德寶物也就越是珍貴。”

    “取之於天下,用之於天下。這是功德神殿的宗旨!”

    “此次,沙陀七界的修士在功德戰場上可謂是損失慘重,爲了彌補你們的損失,功德神殿拿出了大量功德寶物,獎勵給你們。”

    吳昊的眉頭一皺,道:“有此事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    商子烆搖了搖頭,道:“其實,廣寒界的修士在戰場上奮勇殺敵,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,肯定是能夠分到一批功德寶物。而你,做爲廣寒界的界子,統帥十萬聖者,殺死了大批羅剎侯爵,功勳卓著,本來是應該分到一塊功德聖牌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月神剛愎自用,爲了救張若塵,竟然衝撞功德神殿,犯下滔天大錯。”

    “於是,功德神殿也就取消了本該獎勵給廣寒界的功德寶物,哎,吳兄,你與功德聖牌是失之交臂。”

    吳昊一直夢寐以求的事,就是獲取一塊功德聖牌,通過不斷積累功德,提升自己的肉身體質,從而超越那些擁有至高圓滿體質的天驕。

    可以說,只有得到功德聖牌,吳昊纔有可能實現振興廣寒界的夢想。

    但是商子烆卻突然告訴他,他竟然與功德聖牌失之交臂,可想而知,吳昊此刻的心情是何等糟糕。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吳兄,你千萬不要認爲我是在騙你,畢竟,崑崙界的界子萬兆億,大魔十方界的界子靈焰魔妃,還有八部界、刀獄界、紫府界、天姆界的界子都得到了一塊功德聖牌,消息應該很快就會傳出來。可惜,做爲廣寒界的界子,你卻一無所獲。”

    吳昊的雙手緊捏,雖然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,但是,眼中還是逸散出怨恨的光芒。

    商子烆繼續說道:“如果月神救的是別人,也還好,功德神殿也不會如此震怒。但,她救的人,卻是張若塵。在祖靈界,張若塵和羅剎公主的關係何等曖昧,給人的感覺,他們以前就認識。而且,張若塵在戰場上殺死了大批沙陀七界的聖者,肆無忌憚搶奪別人的功德值,手段狠辣,無視功德神殿和天庭界的規則。這樣一個人,就該被處死,根本不值得救,更不值得爲了他犧牲整個廣寒界的利益。你說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是月神娘娘做出的決定……”吳昊苦笑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的眼神變得十分凝重,低聲道:“功德神殿收到消息,月神失蹤的這十萬年,一直被困在地獄界。突然返回天庭界,很是蹊蹺。”

    吳昊身體猶如遭受雷擊了一般,瞪大雙目,道: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商子烆道:“沒有什麼意思,我只是有些好奇,十萬年的時間,會不會讓一位神也發生改變?月神會不會已經投靠地獄界?廣寒界繼續聽命與月神,會不會陷入萬劫不復之地?”

    突然聽到如此震撼人心的消息,即便是以吳昊的心境,也感覺到有些六神無主。

    在他的心中,月神一直都是最崇高,最聖潔,最偉大的神靈,需要仰望,需要叩拜。但是,月神這十萬年,竟然一直待在地獄界。

    吳昊只感覺自己的信仰,已經開始崩塌。

    商子烆頓了頓,又道:“實不相瞞,這一次,我來到沙陀天域,就是奉了神諭,前來誅殺地獄界佈置在天庭界的暗子,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是地獄界的暗子?”吳昊道。

    商子烆慎重的點了點頭,道:“已經有確切的消息傳來,張若塵曾經去過地獄界。相當匪夷所思的是,他還在地獄界,還得到了一株起死回生的神藥。在地獄界沒有強大的背景,怎麼可能取得到神藥?”?

    吳昊的雙眼一縮,一直潛藏在體內的殺意,終於涌了出來。

    商子烆感受到吳昊身上的殺意,眼中便是有一絲笑意一閃而逝,隨即,趁熱打鐵再次說道:“在沙陀天域有月神庇護張若塵,又有蠻劍大聖在暗中保護張若塵,想要殺死他,難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,你能助我一臂之力,只要殺死張若塵,便是爲天庭界立下大功。到時候,我肯定會向功德神殿稟告此事,說不一定能夠幫你爭取到一塊功德聖牌。”

    “此話當真?”吳昊有些心動。

    商子烆的身上,有着一種高貴的氣質,道:“我從不說假話。”

    大概半個時辰後,這一片區域內的白霧散去,蘇青靈和溫書晟等人找到了站在樹下的吳昊,隨後,一行人離開了此地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