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能夠一起品嚐的,也就只有張若塵、小黑、酒瘋子、古松子、魔音。

    喝下一口,宛如吞服了灼熱的岩漿,腹中傳來劇烈的滾燙感,隨即,酒氣快速融入身體,進入血脈、經脈、聖脈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連喝下三杯,體內的熱量,便是從毛孔中狂涌出來,每一條血管都像是一條大河在涌動,經脈和聖脈中的聖氣,更是如同萬千瘋牛在奔跑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體內猶如火山爆發,離座跳躍起來,體內響起龍吟象吼的聲音,竟是在旁邊打出一招招龍象般若掌,以此來化解那股火熱的酒勁力量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一道道掌力打出,使得整個元虛峰聖地都是勁氣震盪,形成席天卷地風暴。

    在聖地中修煉的半聖,全部都被驚住,紛紛趕了過去,站在遠處圍觀。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好強大的掌力。”

    “天庭界的空間結構相當穩定,能夠壓制修士的力量,可是太子殿下打出的掌力依舊有排山蹈海之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從第一掌,一直打到了第十一掌,如此周而復始,彷彿體內有用之不盡的力量。

    也不知打出了多少遍,突然,張若塵體內的陽剛之氣快速向外噴薄,全身燃燒起了火焰,嘴裡大吼一聲:“龍象通天。”

    他的雙掌,同時打出去。

    左手打出龍影,右手打出象影,兩者急速旋轉,隨後融合在一起,形成一個圓圈,擊向半空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一連串氣爆聲響起,聖地中的樹木在猛烈搖晃,大量樹葉飄落下來。

    古松子和酒瘋子面面相覷,皆是能夠看到對方眼中的驚異之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才半步聖王的境界,掌力竟然強到了如此程度,就算有龍靈瘋牛酒的加持,這也相當變態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強大的力量,即便我全力以赴出手,也未必勝得了他。”酒瘋子肅然的道。

    古松子點了點頭,道:“從今往後,我們恐怕是沒有資格在他的面前以前輩自居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龍氣和象氣重新收斂回雙臂,沒有繼續演練掌法,嘴裡發出大笑聲:“好酒,好烈的酒,竟然讓我一舉將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一掌修煉到入門。”?

    最近幾個月,張若塵一直都在研究和練習“龍象通天”這一掌,已經有很深的積累,只能說,吞飲龍靈瘋牛酒算是一個契機,讓他發生了突破。

    現在僅僅只是入門。

    想要修煉到小成,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必須先將聖王級別的龍魂和象魂煉入雙臂。

    至於大成,則是更難。?

    酒瘋子也喝下了一口龍靈瘋牛酒,滿臉紅光,眼中帶有幾分瘋狂之色,問道:“力量增幅了多少?”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回味,道:“一倍是有的,如果再多喝一些,酒勁更強,效果應該會更好。”

    酒瘋子一拍大腿,很是興奮,彷彿是找了一條賺錢之路,笑道:“不如我們多熬煉一些,拿到廣寒界的界市上去賣?”?“想都別想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龍靈瘋牛酒只有經過佛帝舍利的熬煉,纔對聖者的戰力有巨大的增幅。沒有佛帝舍利的力量,龍靈瘋牛酒也就只能對半聖有效而已。

    半聖,在天庭界只能算是底層修士,能有多少財富?

    去除釀酒的成本,根本賺不了多少聖石,反而還會花費大量精力。有那釀酒的時間,不如用來修煉,提升修爲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佛帝舍利熬煉高品級的龍靈瘋牛酒,也只是爲了應對眼前的危機,根本沒有想過以消耗佛帝舍利爲代價賺取聖石。

    第一,張若塵不缺聖石。

    第二,佛帝舍利對張若塵有更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酒瘋子頓時有些興趣缺缺,不過,很快他的眼睛又亮了起來,道:“你如果能夠找到大聖級別的瘋牛髓,龍靈瘋牛酒的效果,肯定能夠變得更加驚人,喝下後,就算增幅兩倍三倍的戰力,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心動。

    不過,任何一位大聖身上的寶物,都是無價之物,根本沒有修士會拿出來賣。就算出現在市面上,也必定在第一時間就被大勢力搶走,哪裡輪得到張若塵?

    除非是有逆天的運氣,否則你有再多的聖石,也都買不到大聖級別的瘋牛髓。

    “喵——”

    一聲怪叫聲,傳入張若塵的耳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怪叫聲傳來的方向望去,只見一個空酒罈子被小黑扔了出去,摔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喝了整整一罈,我要將你逐出元虛峰聖地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氣得渾身顫抖,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酒瘋子釀製出來的第一批高品級龍靈瘋牛酒,也就只有十七罈,可以說,每一罈都是價值連城。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只是打算請衆人喝三五杯,卻沒想到,被一隻貓頭鷹糟蹋了一罈。

    這龍靈瘋牛酒相當勁烈,張若塵都不敢多喝,而小黑卻喝得很猛。此刻酒勁爆發出來,小黑捂着肚子嗷嗷直叫,熱得發狂,圍繞元虛峰聖地奔跑,時而嘴裡發出貓叫,時而嘴裡發出鳥叫。

    “不行,必須將酒收起來,這些傢伙太貪杯,根本不知道節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轉過身,便是有一具柔軟的而火熱的嬌軀,撲到他的懷中。

    魔音竟然也喝下了小半壇,這個時候,她的臉蛋紅撲撲的,醉眼迷離,嘴裡發出咦咦喃喃的聲音,充滿了動人的風情。

    張若塵想要將她推開,可是她那柔軟的嬌軀,卻是緊緊纏在了張若塵的身上,根本就沒有鬆開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你推我……幹什麼……”

    魔音的聲音含混,格外柔酥。

    她的一隻雪白玉.臂,掛在張若塵的脖頸上面,另一隻纖柔小手則是在張若塵的腰下摸索了起來,鮮紅的嘴脣浮現出一抹妖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老實說,喝下龍靈瘋牛酒,張若塵的體內也是憋着一肚子的邪火,被魔音這麼挑逗,竟是真的生出一些瘋狂的念頭。

    可是,古松子和酒瘋子都坐在旁邊,一副看好戲的樣子。更遠處,還有大批半聖在盯着他,若是不想出醜,只能剋制住自己。

    “果然不能沾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抹苦笑,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,隨後伸出一隻手掌,按在魔音那光滑的背部,將她打回原形,變成一株食聖花。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,張若塵纔是微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這一天,張若塵一直都在小黑的嚎叫聲中渡過,直到深夜,叫聲才漸漸停了下來。張若塵來到山下,提起那隻身體軟綿綿的貓頭鷹,將它帶回位於山腰的聖殿中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酒瘋子和古松子向張若塵告別,他們必須要返回通幽聖域,繼續爲月神煉製化聖丹和六聖登天酒。

    酒瘋子雙手抱拳,道:“張若塵,剩下的八十三壇龍靈瘋牛酒,等你從真理神殿回來,我再給你送過來。”

    很顯然,酒瘋子是認可了張若塵如今的實力,不再將他當成是一個小輩,自稱爲“我”,而不是“老夫”。

    昨天,古松子就將三張天罡紫火符,交給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臨別之時,古松子那雙蒼老的眼睛中露出猶豫的神色,最終還是一咬牙齒,取出一枚金屬鐵球,放到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這是?”張若塵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古松子道:“這是我使用冥王血毒煉出來的一樣好東西,若是遇到無法抗衡的敵人,或許憑藉它,能夠讓你保住一條性命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古松子不是武者,戰鬥力也很弱,可是卻願意將自己保命的底牌拿出來送給張若塵,這是相當難能可貴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自然還是頗爲感動,拱手道:“多謝。你們走出元虛峰聖地一定要小心一些,恐怕是有相當強大的敵人,一直藏身在附近,說不一定會對你們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們攜帶有隱藏氣息和身形的寶物,對方又不知道我們多久離開元虛峰聖地,只要沒有人泄露我們的行蹤,就算遇到再強大的敵人也不怕。”

    酒瘋子說出這話的時候,他和古松子的身體,便是變得越來越透明,最後完全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當然,以張若塵的修爲,依舊能夠感受到他們就在附近,並且正在一步步向山下走去。一直走到百丈外,即便是張若塵也無法再感受到他們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酒瘋子說得倒是有些道理,只要我能夠隱藏身形,使用十二顆佛珠掩蓋身上的氣息,就算那位魂界的高手再強大,也不可能知道我是什麼時候離開元虛峰聖地,更不可能知道我會走哪一條前往真理神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緊張神情,變得略微輕鬆了幾分,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在他耳中響起木靈希的傳音:“我們已經到了元虛峰聖地的外面,你趕緊準備一番,現在就出發前往真理神殿。”

    要準備的東西,張若塵早就準備齊全,只是向小黑吩咐了一句,就立即使用出空間扭曲的手段,隱藏身形,無聲無息的向山下行去。

    小黑很想跟着前往真理神殿,可惜卻沒有它的名額,因此只能老老實實的留守元虛峰聖地。

    廣寒界選出的六個進入真理神殿修煉的修士,分別是張若塵、吳昊、木靈希、溫書晟、苓宓、蘇青靈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一個身軀高大的中年男子,護送他們前往真理神殿。

    那個中年男子的眼神神髓,鼻樑高挺,手中託着一盞古樸的鐵質聖燈,從聖燈中散發出來的光芒,形成一個方圓二十丈大小的隱身光罩。

    修士只要站在光罩的內部,外界根本看不到他們的身形,也感受不到他們的氣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入進聖燈的光罩範圍,停止催動空間力量,顯露出了身形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讓父親都一直誇讚的天才,隱匿的手段真是高明,在你進入隱燈的光照範圍之前,就連本王也沒能發現你的氣息。”

    那個中年男子一邊從上至下的打量張若塵,一邊讚歎了一句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也被中年男子吸引住。

    此人的身上,沒有任何強大的氣息傳出,但是,卻給張若塵造成不小的壓力,彷彿放在站在他面前的不是一個人,而是一座巍峨的聖山,一頭吞天噬地的巨龍,一輪熊熊燃燒的烈日。

    特別消息!!宅男福利漫畫(你懂的)盡在公衆號xlmanhua歡迎關注收看!

    言情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