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「快退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單手抓住楚思遠背部的衣衫,爆發出最快的速度,將他向身後的方向拖走。

    《金戈鐵馬圖》未必擋得住蝗蟒王符,哪怕只是一道聖力泄露出來,以楚思遠那弱不禁風的肉身,也是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退到遠處,張若塵將楚思遠放下,目光向羅剎公主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羅剎公主竟是化為了一道幽影,急速沖向功德簿牆。

    「她想要奪取功德簿牆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一凜,施展出空間挪移的手段,跨越數百丈的距離,出現在了羅剎公主的身後,一劍斜劈出去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爆發出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一圈聖氣光波,從劍體上面湧出,化為數百道凌厲的劍氣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眼睛餘光,向身後的劍氣瀑布瞥了一眼,嘴角露出一道笑意:「真是一個冷血的男人,一點都不念舊情。」

    「難道你就念舊情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我若不念舊情,就不只是使用蝗蟒王符這樣的手段,還有更加厲害的,呵呵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雙臂展開,背部的位置,萬聖素衣上浮現出一道道金光燦燦的符文,那些符文散發出來的光芒,凝聚成了一對金色光翼,竟是擋住了張若塵全力爆發出來的一劍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和金色羽翼碰撞在一起,頓時有著大量金色的火花飛濺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眉頭一皺,羅剎公主身上的寶物實在太多,隨便顯露出一兩件,都讓人頭疼。

    她背部的金色光翼,絕對也是一件頂級的寶物。

    「轟隆隆。」

    一連串震耳的爆響,從遠處傳來。

    《金戈鐵馬圖》凝成的萬千騎士虛影,不斷被碎裂,化為了一縷縷青煙。

    可是,蝗蟒王符爆發出來的力量,卻依舊沒有完全消散,其中一些蝗蟒虛影撞擊在阿樂、白黎公主、韓湫的身上,打得他們向後拋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眼看三人就要墜入進冥冬寒海,張若塵的背部,則是飛出三根藤蔓,纏在他們的身上,將他們又拉扯回來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羅剎公主已經衝到功德簿牆的下方,一隻手掌按在牆體上面。

    「空間扭曲。」?張若塵的雙手隔空一抓,改變了功德簿牆周圍的空間結構,想要將它拉扯到自己的身邊。

    「給我裂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五指向前一抓,隨即五道空間裂縫顯現出來,宛如一隻巨大的黑色爪子,徑直向張若塵飛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得不收回空間力量,打出一道空間崩塌的手段,擊碎羅剎公主打出的五道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再次動用出空間挪移,直接沖向功德簿牆,一邊操控沉淵古劍,一邊打出兩道手印,向羅剎公主的頭頂轟擊了下去。

    「嗷!」

    「吼!」

    一龍一象的虛影,在張若塵的雙掌下方顯現出來,兩股強大的陽剛之氣宛如兩輪烈日,向下壓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嘴角,露出一道詭異的笑容,嘴裡喊出了兩個字:「秋雨。」?張若塵意識到了不妙,可是,剛才打出的兩掌都爆發出全力,想要收回,已經是來不及。

    下方,漂浮在冥冬寒海上面的梧桐神樹,猛烈的顫動一下,隨後,竟是重新化為人形,變成了秋雨的身影。

    原本立在梧桐神樹上面的功德簿牆和羅剎公主,也跟著消失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兩道手印打出去,沒能擊中羅剎公主,反而轟擊在了冥冬寒海的海面,打得千年冥冬水掀起數十米高的水浪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危機時刻的應變速度,極其快速,在就要墜入寒海的最後時刻,再次施展出空間挪移,帶著阿樂、白黎公主、韓湫、楚思遠,挪移到了寒海之畔。

    此刻,羅剎公主站在張若塵的對面,相隔百丈的距離。

    功德簿牆就立在她的身旁,而她的手中,則是握著一柄半尺長的銀色小刀,正在功德簿牆上面輕輕的敲擊。

    韓湫陰沉的道:「使用這種卑鄙的手段搶奪功德簿牆,也算本事?敢不敢與我單獨戰一場?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都懶得正視韓湫,譏誚的一笑,「就憑你,還不是本公主的對手。」

    「你……」

    韓湫的體內,湧出黑暗力量,使得身體都化為一個黑洞,有著一道道邪惡的力量從黑洞之中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攔住想要攻殺過去的韓湫,道:「羅剎公主手中的那柄銀色小刀,是一件神靈戰器,引動刀中的神靈之力,就能毀掉功德簿牆。」

    現在,大魔十方界依舊排在第一,超出廣寒界一千萬功德值。

    若是功德簿牆被毀掉,那麼張若塵以前做出的一切努力,也就都功虧一簣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眸中含笑,盯著白黎公主,道:「你還不錯,是一個明白人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將羅剎公主的真實身份,暗中告訴了他們幾人,唯獨只有楚思遠除外。

    以楚思遠那嫉惡如仇的性格,一旦知道羅剎公主的真實身份,根本就不可能保持隱忍,估計早就已經對羅剎公主出手。

    楚思遠雖然迂腐,卻並不是愚蠢之輩,聽到羅剎公主自稱「本公主」,便是大致猜到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楚思遠看著站在羅剎公主身後的秋雨,眼中的怒火越來越濃,咬牙切齒的道:「秋雨,你竟然與羅剎公主勾結,就不怕回到崑崙界后,遭到女皇大人的懲罰?」

    秋雨表現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冷笑一聲:「若是我不投靠公主殿下,恐怕根本就沒有機會回到崑崙界。你們這群人,只會與張若塵合作,狼狽為奸,哪裡會管我的死活?」

    聽到「狼狽為奸」四個字,楚思遠氣得懾懾發抖,雙眼全是血絲,強橫的精神力從體內湧出來,在半空凝聚成一座赤紅色的大山,向著秋雨轟擊下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伸出一根手指,向著上方一點,頓時,赤紅色的大山爆碎而開。

    秋雨微微鬆了一口氣,拱手道:「多謝公主殿下出手庇護,今後,秋雨必定對羅剎一族忠心耿耿,為殿下肝腦塗地,死而後已。」

    看到秋雨那卑躬屈膝的樣子,楚思遠氣得頭頂都要冒出火焰,竟是有殺氣從身上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最前方,依舊錶現得心平氣和,道:「功德簿牆對你來說,沒有什麼價值。你奪取了它,應該是想用它與我談條件吧?」

    「本公主就喜歡與聰明人談話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取出一隻寶瓶,向張若塵扔了過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寶瓶,使用精神力探查了一遍,發現寶瓶之中竟是有三千縷羅剎殘魂,至少可以兌換兩千萬功德值。

    先前,羅剎公主引動蝗蟒王符之後,絕大多數羅剎血液和殘魂都被毀掉,只有這麼少部分保存了下來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道:「這些功德值,這一次,本公主是真的送給你。夠有誠意吧?」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檢查,確定羅剎公主沒有暗中做手腳,才將寶瓶收了起來,道:「若是你真有誠意,就該將功德簿牆也交給我。」?羅剎公主笑道:「你是我的命中之人,本公主遲早都會吧功德簿牆交給你。不過,在此之前,你得為本公主做一件事才行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事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目光,向冥冬寒海深處的鳳凰巢盯了過去,道:「你得助本公主一臂之力,奪取冰火鳳凰的傳承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知道,羅剎公主真正覬覦的寶物,乃是神之星魂。

    不過,她說她的目的是冰火鳳凰的傳承,那麼張若塵自然也不會點破。

    張若塵故意露出思索的神色,片刻后,才是點了點頭,道:「看來我是沒有別的選擇,只能被你利用一次。」

    「不要說得那麼委屈,咋們就是各取所需。」羅剎公主笑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好,我答應你。」

    「既然如此,我們現在就出發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目光,向秋雨盯了過去,只是一道眼神,便是給秋雨造成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秋雨不敢違逆羅剎公主的意志,只得硬著頭皮,重新跳入進冥冰寒海,化為了一棵梧桐神樹。

    張若塵向阿樂、白黎公主、韓湫盯了過去,道:「此行危險,你們就不必跟上去。」

    他們三人都知道張若塵的意圖,很顯然,張若塵是希望他們離開此地,前去與靈焰魔妃會合,一起攻擊羅剎族的大營。

    「宗主,保重。」白黎公主說道。

    楚思遠卻不知道其中的隱情,死活都要跟上去。這一次,他是真的被秋雨氣得不輕,已經動了殺心。

    這樣一個軟骨頭,若是成為崑崙界的天地靈根,必定是會讓崑崙界萬劫不復。

    若是可以,楚思遠很想趁此機會,除掉秋雨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羅剎公主、楚思遠都登上梧桐神樹,隨後,向著鳳凰巢的方向航行了過去。

    白黎公主站在岸邊,道:「剛才,羅剎公主與我們的戰鬥,肯定已經被其中一些羅剎族看見。只要消息稟告回去,羅剎族的三百萬侯爵大軍,應該立即就會開始向沙陀七界的聖者發動攻擊。」

    阿樂道:「所以,我們必須立即趕去與靈焰魔妃、萬兆億、吳昊、瘋魔……等人會合,爭取先一步攻擊過去,掌握住主動權。」

    「唰唰。」

    他們化為三道殘影,向聖山外的方向衝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中一座聖山的頂部,聚集著一群羅剎侯爵。

    為首的一人,正是靈全少君。

    靈全少君看到冥冬寒海之畔爆發的大戰,臉上露出興奮的神色,道:「公主殿下與張若塵決裂,終於可以發動終極大戰。天旭侯,你立即趕回羅剎族大營,告訴楊奇和千瑜,開始收網,將沙陀七界的聖者一網打盡。其餘的一等侯爵,與本少君一起前去鳳凰巢,支援公主殿下。」

    ?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