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前輩,如何稱呼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那個中年男子嚴肅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笑容:“九靈神鳥一族,蘇璟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九靈神鳥一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自覺的說出這麼一句,目光情不自禁向蘇青靈望了過去,突然發現,蘇青靈與那個叫做蘇璟的中年男子,竟是有幾分相像。

    莫非……

    蘇璟顯然是看出張若塵的心中所想,大笑一聲:“沒錯,本王就是青靈的父親,既然你和青靈是關係要好的朋友,咋們就沒必要那麼生分,叫我一聲璟叔就行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蘇青靈的父親,那麼,蘇璟也就是九靈大聖之子?

    蘇璟這樣的身份,可是非同一般,放在崑崙界,比張若塵這個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太子還要有分量,權勢更大。

    畢竟,九靈神鳥一族在廣寒界,可是統治着半數以上的禽鳥族羣,高手如雲。聖明中央帝國即便是在最巔峯的時期,在崑崙界也沒有那樣的統治力。

    在場的幾人,皆是能夠看出,蘇璟省視張若塵的眼神很不對勁,完全就是一副在看未來女婿的樣子。

    蘇青靈知道族中的一些安排,因此,心中是頗爲羞澀,一直都站在蘇璟的身後,沉默不語,時不時才偷偷向張若塵盯過去一兩眼,不過很快眼神又會移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毫無壓力,反而問出一句,道:“璟叔,廣寒界在天庭界的處境,真的那麼艱難嗎?以你的強大修爲,走出沙陀天域,也需要攜帶隱燈來隱藏行蹤?”

    張若塵聽月神說過,天庭界的黑幕力量一直都在打壓廣寒界,只要廣寒界的修士走出沙陀天域,便會遭到欺壓和暗殺。

    當時,張若塵還覺得有些誇張,天庭界的環境不應該如此殘酷和黑暗。

    聽到張若塵的問題,包括在場幾位天之驕子的臉上,皆是露出黯然的神色。

    天庭界浩大無邊,可是廣寒界卻走不出沙陀天域,這是多麼悽慘和憋屈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蘇璟的眼中,露出冷厲的光芒,道:“修爲達到本王這種層次,自然是有自保的手段,不至於被壓迫得走不出沙陀天域。不過,我聽說有魂界的強者要殺你,所以纔打算小心謹慎一些,攜帶隱燈前來,以免發生意外。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,吳昊說道:“有隱燈的光芒,掩蓋我們身上的氣息。又有璟叔親自護送,這一路,肯定不會遇到危險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

    蘇璟取出了一塊銀色的金屬,調動聖道力量注入進去,隨着一連串“咔咔”的聲音響起,一隻十數丈長的煉器地龍,便是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出發。”

    蘇璟率先飛躍到煉器地龍的背上,緊接着,張若塵、吳昊等人也跟着登了上去。

    真理神殿位於西牛賀洲的真理天域,與沙陀天域相距無比遙遠,如果不使用空間傳送陣,以張若塵等人的速度,沒有三五年的時間,根本到不了那裏。

    所幸,在天庭界的每一座天域,都建有空間傳送陣。在一些繁華鼎盛的天域,甚至每一座聖域,也都建有空間傳送陣。

    沙陀天域的空間傳送陣,位於暗秉聖域,與赤龍聖域相隔十一座聖域,有着三十多萬裏的路程。即便是以煉器地龍的速度,不眠不休的趕路,也是需要五六天的時間。

    木靈希盤坐在張若塵的身旁,閉上一雙美眸,似在打坐參悟聖道,實際上,卻是在以精神力與張若塵交流:“據說九靈神鳥一族很想結交你,甚至有可能會使用聯姻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明白木靈希的心思,她的心中,肯定是有危機感了,於是,道:“不要多想,先靜心修煉,爭取儘快消化冰火鳳凰的傳承,突破到聖王境界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不自覺的磨了磨牙齒,覺得張若塵這個回答就是避重就輕,根本沒有正面迴應她想要知道的答案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的聲音,再次傳出她的耳中,“我討厭聯姻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感受到張若塵的情緒有些不對勁,立即向他盯了過去。只見,張若塵的眼神有些冰冷,卻又有些無神,像是在回憶什麼。

    “對啊,無論與池瑤的聯姻,還是與塵姐的聯姻,對他都造成了不小的傷害。我自己又何嘗不是聯姻的受害者?”

    木靈希伸出一隻小手,探到張若塵的身旁,緊緊的抓住了他的手掌。從她手中傳出的淡淡溫暖,猶如一股暖流在修補張若塵心中的傷口。

    張若塵轉過頭去,與她對視,眼中的冷意逐漸消失,化爲了一道笑容,正想開口說些什麼。

    突然……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地面,猛烈震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兩股劇烈的聖力風暴,從煉器地龍的前後兩個方向,席捲而來,發出山崩海嘯一樣的聲音。

    煉器地龍的背上,吳昊的臉上,閃過一道詭異的笑容。

    別的幾人,卻都大吃一驚,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    蘇璟的臉色頗爲沉冷,顯得鎮定自若,收起隱燈,背上長出一對巨大的羽翼,向着上空騰飛起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的左手手掌向下一探,隨即,一連六道聖氣從掌心涌出。

    六道聖氣,宛如六根線絲纏繞在張若塵、吳昊、木靈希等人的身上,帶着他們一起向上空飛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地面上,煉器地龍遭到兩股聖力的衝擊,被擠壓得變形,隨後爆碎而開,化爲一塊塊廢鐵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即便是張若塵也都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那煉器地龍可不簡單,擁有與聖王對抗的實力,硬度超過絕大多數的千紋聖器,但是,卻如同豆腐渣一般,輕鬆就被震裂成碎片。

    更加令人吃驚的是,就在他們向上騰飛的時候,四面八方的大地也是向上聳立起來,化爲一座座犬牙一般山峯,將他們圍了起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擡頭看去,眼睛猛烈的一縮,看見在黑壓壓的羣峯上方,探出一顆無比碩大的猙獰頭顱,頭顱上,還長着密密麻麻的尖刺。

    簡直就像是一位與天地齊高的巨大怪獸,在俯看他們,而他們就像是碗中的小小蟋蟀一樣。

    一股龐大無邊的聖威,從那顆頭顱的主人體內涌出來,覆蓋在這片天地,修爲最弱的溫書晟、苓宓、蘇青靈頃刻間,臉色變得十分蒼白。

    蘇璟勃然色變,沉吼一聲:“燎喪君。”

    震天動地的聲音,從上空傳下來,“蘇璟,兩百年前,你殺了我兒陰寂,今日本君便要將你生吃活吞,報這血海深仇。”

    蘇璟覺得今天的事,太過蹊蹺,燎喪君根本就不像是專門來找他報仇。

    兩百年前的血仇,爲何偏偏選在今天?

    而且,現在還在沙陀天域,燎喪君出手殺他,必定是要冒極大的風險,得不償失。

    蘇璟道:“我的行蹤隱祕,又有隱燈掩蓋氣息,你是如何找到我的?”

    “對一個死人,本君不想解釋那麼多。”

    一座座山峯的頂部,探出一隻黑色大手,猶如五指山一般,向下鎮壓。

    下方,所有人的眼前都是一黑,除了蘇璟以外,其餘的六人都被大手蘊含的聖道力量,鎮壓得渾身無法動彈,甚至都無法呼吸。

    “真是該死,商子烆明明向我承諾,只殺張若塵一人,可是,看這燎喪君的架勢,是要將我們所有人全部都殺死在這裏。”

    吳昊雖然早就知道商子烆不是什麼好東西,他的話不能輕信,可是,卻沒想到商子烆狠辣到如此程度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蘇璟的身體膨脹,化爲一隻散發着九種聖芒的九靈神鳥,向西北方向的山峯衝撞了過去,隨着一陣劇烈的震盪,他們穿過厚厚的山體,逃脫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終於逃了出來。”蘇青靈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剛纔實在太壓抑。

    “恐怕沒那麼簡單。”?張若塵站在九靈神鳥的背上,擡頭看天,臉色嚴肅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只見,整個天空都被厚厚的烏雲覆蓋,在烏雲上方的萬丈高空,懸浮有一隻金色四射的琉璃罩,從琉璃罩中,涌出一道道規則紋路,灑落下來,籠罩方圓數百里的地域。

    從外界看去,那片地域依舊是原來的樣子,陽光明媚,青山綠水,沒有任何異常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,在琉璃罩的內部,卻是山崩地裂,聖力翻滾。

    身軀巨大的九靈神鳥,沒有逃出琉璃罩籠罩的這片地域,飛到地域的邊緣,便是撞擊在一層無形的光壁上面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那層光壁上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,從地面,向上蔓延,最終與上空的琉璃罩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九靈神鳥的身軀快速收縮,重新化爲人類男子的模樣,神情凝重的盯着前方那層聖道規則光幕,嘴裏吐出五個字:“封天琉璃罩。”

    隨即,蘇璟轉過身,向燎喪君大吼一聲:“你根本不可能擁有封天琉璃罩這樣的寶物,到底是誰指使你來截殺我們?如此明目張膽的在天庭界製造殺戮,就不怕觸犯天條,死無葬身之地?”

    燎喪君的身上,覆蓋有一層厚厚的邪雲,已經追了上來,聲音中帶有譏諷的意味:“第一,本君來殺你,是爲了復仇,這事天條也管不了!”?

    “第二,有封天琉璃罩的力量封鎖天地,誰又能知道是本君殺了你?”

    特別消息!!宅男福利漫畫(你懂的)盡在公衆號xlmanhua歡迎關注收看!

    言情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