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燎喪君,乃是瑞亞界一座古教的教主,修爲達到九步聖王的層次。

    瑞亞界一直都是打壓廣寒界的急先鋒,兩界可以說是仇深似海。兩百年前,蘇璟前往功德戰場征戰,遭到燎喪君之子陰寂的欺壓和羞辱,忍不可忍蘇璟憤而出手擊殺了陰寂,兩者的仇怨就是在那個時候埋下。

    當時,燎喪君也曾興師動衆前來沙陀天域,想要爲子報仇。但,九靈大聖也不是好惹的,那可是一位站在大聖巔峯的存在,自然是將燎喪君擋了回去。

    此事也就不了了之。

    時隔兩百年,燎喪君突然前來沙陀天域報仇,還攜帶了封天琉璃罩,怎麼看都透着一股不同尋常的味道。

    吳昊的內心相當緊張,萬一讓蘇璟知道他是內鬼,恐怕立即就會將他打得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所幸,蘇璟的注意力,全部都擊中在燎喪君的身上,暫時沒有去思考到底是誰暴露了他們的行蹤。

    “封天琉璃罩雖是封天鎖地的聖物,但是,你以爲本王就一點準備都沒有?”

    蘇璟畢竟是一方王者,即便是面對燎喪君這樣的大敵,依舊顯得頗爲鎮定。

    燎喪君大笑一聲:“封天琉璃罩是掩蓋天機、封鎖空間的至寶,就算是大聖也未必突破得出去,憑你的修爲,能夠破得開它?”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聖氣急速運轉,調動空間力量,手指向前方揮斬出去。漸漸的,天庭界無比穩固的空間,竟是被撕裂開一道小小的裂縫。

    那道裂縫纔剛剛靠近光幕,光幕上流動着的聖道規則,便是爆發出奪目聖光,擠壓得空間裂縫重新閉合。

    “竟然連空間力量都無法將它撕裂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收起聖道力量,急速後退。

    燎喪君大笑一聲:“小娃娃,就憑你的那點空間造詣,還想破開封天琉璃罩,未免也太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“封天琉璃罩雖然擁有困住大聖的恐怖力量,但,也得看是由在掌控。由你掌控封天琉璃罩,本王未必不能將它破開。”蘇璟沉哼一聲。

    “就憑你,也敢小覷本君?”

    邪雲中,涌出兩道懾人的目光,燎喪君此刻是相當憤怒。

    蘇璟背上的雙翼,再次展開,足有十數丈長。

    在雙翼的萬千羽毛之中,閃爍着九道顏色各不相同的光點。

    那是,九根羽毛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九根羽毛脫離蘇璟的雙翼,懸浮在半空,變得越來越巨大,並且散發出震懾人心的大聖氣息,使得這片空間出現了九個漩渦。

    燎喪君嘴裏發出一聲驚呼:“九靈大聖的本命九羽。”

    “給我破。”

    蘇璟體內的聖力運轉到極致,全身有數十道電蛇在穿梭,雙手合併,控制九根巨大的羽毛,如同控制九柄巨大的刀刃,同時向那層光幕劈斬過去。

    光幕上,那一道道聖道規則,再次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蘇璟調動的乃是九靈大聖的本命九羽,羽毛中,蘊含有屬於九靈大聖的聖道規則,每一根羽毛上面有數以萬計的規則在流動。

    漸漸的,聖道規則構建出來的光幕,竟是真的被撕裂開一道數丈長的口子,能夠看到外面的景物。

    以蘇璟現在的修爲,想要掌控九靈大聖的本命九羽,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全身青筋暴凸,眼中密佈血絲,大吼一聲:“快走。”

    衆人都明白蘇璟撐不了多久,那道由本命九羽撕開的口子,就是他們現在唯一的活路。

    逃。

    以吳昊爲首,苓宓、木靈希、溫書晟施展出身法,快速飛掠出去。

    蘇青靈盯着蘇璟,道:“父王,你怎麼辦?跟我們一起走……”

    蘇璟又何嘗不想與他們一起衝出去?

    可是,當蘇璟的目光,向本命九羽盯了一眼,眼中卻露出一道苦澀而又無奈的神色。只有在全力以赴的情況下,他才能將聖道規則光幕撕開一道口子。一旦他想要逃脫出去,勢必體內的聖力就要消減,那道口子也會跟着閉合。

    別的修士都能逃走,唯獨他不能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身後的方向,傳來燎喪君的怒吼聲。

    蘇璟的雙目,重新變得銳利,充滿戰意,道:“張若塵,帶她離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盯了蘇璟一眼,一言不發,只是點了點頭,隨後,一把扣住蘇青靈的左肩,帶着她穿過光幕上的那道口子,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光幕上,那道口子消失。

    張若塵回頭看過去,只見,身後是一座高聳的青山,山中平靜而又祥和,根本不像是有兩位絕代強者在裏面戰鬥。

    “父王……父王……張若塵,你放開我……”

    蘇青靈的眼眸中低落下淚珠,狠狠的咬着一口貝齒,爆發出聖力,向張若塵發起攻擊,想要掙脫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有些無奈,鬆開了那隻扣住她肩膀的手。

    隨即,蘇青靈向前撲了過去,但是才向前衝出三步,就撞擊在一層無形的空間壁上面,被震得倒飛而回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似發了瘋一般,連續不斷打出一道道攻擊力量,或是打出拳印,或是劈出聖劍,打得透明的空間壁浮現出一圈圈漣漪,但,就是無法將其破開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去勸她,而是取出一枚傳訊光符,刻錄下一段求救的文字,隨後,將傳訊光符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們現在的位置,距離赤龍聖域還是很近,張若塵自然是在向赤龍聖域的領主蠻劍大聖求救。

    可是,傳訊光符才飛出數百丈的距離,速度就急速放緩,最後完全停了下來。只見,一隻由紫色氣霧凝聚而成大手,憑空顯現出來,就它抓住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,沒這麼簡單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緊緊的盯着那隻紫色大手,似乎早就料到對方還有後續的殺招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,又是何方神聖?

    苓宓和溫書晟的臉色也都變得頗爲難看,剛纔,他們二人也都使用了一些祕術,想要向廣寒界的大人物求救,但是,那些祕術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攔截,根本無法將消息傳出去。

    “求救根本沒有用,你們今天誰都逃不了!”

    隨着一道沙啞的笑聲響起,昬王的身影,逐漸在大地上顯現出來,一半是肉身,一半是魂體,身體的外面則是罩着一件寬大的紫袍,衣袂在風中飛揚。

    昬王手持一根骨質的聖杖,猛然插在地面。

    隨即,以骨杖爲中心,一座直徑一百多丈長的紫色陣圖顯現出來,將張若塵、吳昊、木靈希、苓宓、溫書晟、蘇青靈全部都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紫色陣圖中,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魂影,響起厲鬼嘶吼的聲音。

    此刻,恐怕也就只有張若塵,還能保持平靜,盯着那個站在陣圖中心的詭異男子,道:“你就是那位想要殺我的魂界強者?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要殺你,想要殺你的人,比我要強大得多。”

    昬王的聲音一層疊着一層,如同數百道聲音一起傳出來。

    聲音中,帶有精神力攻擊,精神力最弱的木靈希、苓宓、蘇青靈三人,嘴裏同時發出一道悶聲,抱住頭,嬌軀變得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精神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大腦刺痛,眼前一片昏黑,連忙咬破舌尖,隨後,取出佛帝舍利,捏在手中,調動聖氣注入進去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佛帝舍利中,散發出萬丈金芒,並且有成千上萬道佛音傳出來,很快便是壓制住昬王的聲音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取出金步龍輦,先一步登了上去,道:“敵人準備相當充分,想要將我們全部都殺死。大家立即登上龍輦,隨我一起突圍。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魂界的一位邪人,名叫昬王,不是我們可以抗衡,聽張若塵的,我們必須儘快離開這裏。”溫書晟生怕蘇青靈不願離開,連忙抓住她,帶着她一起登上了金步龍輦。

    緊接着,吳昊、木靈希、苓宓也都登了上去,在他們全力催動之下,金步龍輦的內部響起震耳欲聾的龍吟聲音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兩圈聖力光波涌出來,金步龍輦爆發出二耀圓滿力量,強大的聖道力量,衝擊得紫色陣圖都變得扭扭曲曲,似要被撕碎。

    昬王的嘴角,勾出一道弧度,帶着笑意說道:“吳昊,你還不動手,真要看着張若塵就這麼逃走?”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溫書晟、苓宓、蘇青靈、木靈希四人都是一怔,短暫的失去思考能力。

    站在金步龍輦上的吳昊,眼神中帶有戾氣,顯然是很不滿,覺得昬王不應該將他暴露出來。不過,既然已經暴露,那麼他也就沒有退路。

    真的是,一旦做出錯誤的選擇,就只能一直走向無底的深淵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?吳昊將目標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,身體繃緊得猶如一張弓,隨後,向前一衝,雙掌同時向張若塵的背部攻擊過去。

    要知道,吳昊出手相當果斷,幾乎是在昬王暴露了他的那一瞬間,他的掌印就已經攻出。

    而且,吳昊就站在張若塵身後,也就只有不到一丈的距離,打出的掌印,電光火石之間,就能落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吳昊的雙掌,卻只是擊中了張若塵的一道影子。

    “他怎麼能躲得開?這絕對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吳昊的眼中露出驚色,打出的掌印落空,無法收住力量,身體失去重心,向前撲了出去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張若塵的聲音,卻是從旁邊傳到他的耳中:“就在燎喪君出現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,我們之中至少有一個內鬼。我怎麼可能不提防你呢?”

    吳昊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,正想激發出護身符籙自保。

    “給我去死。”張若塵憤怒的吼出一句。

    一道沉厚的掌力落下,擊在吳昊的背部,將他重重的拍擊在了地上,鑲嵌在一個手印大坑的底部。有着緋紅的血水,從吳昊體內涌出來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又重新站在金步龍輦上面,身上一塵不染,淡漠的向掌印大坑盯了一眼,沒有時間去檢查吳昊的生死,直接駕馭金步龍輦,向站在陣圖中心的昬王衝撞了過去。

    特別消息!!宅男福利漫畫(你懂的)盡在公衆號xlmanhua歡迎關注收看!

    言情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