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一股令人膽顫心驚的詭異力量,從雷電符籙上面涌出來,在一瞬間,紫色陣圖中,所有修士的聖魂都被定住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鎮魂符嗎?”

    木靈希、蘇青靈、溫書晟三人,只感覺,體內的聖魂,彷彿是要被壓碎,全身無法動彈,頭疼欲裂。

    很顯然,那張雷電符籙是無差別攻擊,因此天樞和天邈也不好受,連忙收起萬紋聖器,運轉體內的聖氣,全力以赴對抗符籙散發出來的力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聖魂,也被鎮住,體內的聖氣幾乎靜止。

    “五十六階的精神力聖王,竟然如此恐怖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有些蒼白,看向前方,只見,那具黑色魂體雙手託着雷電符籙,一步一步向他走了過來,彷彿是死神在靠近。

    “我的聖魂與常人不同,已經一分爲六,分別融入進四大聖源和時間聖相、空間聖相,即便他真的動用了傳說中的鎮魂符,也最多隻能鎮住四大聖源中的聖魂。時間聖相和空間聖相,不是他可以鎮得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,長長的吸了一口氣,調動精神力,暗中與氣海中的時間聖相和空間聖相溝通,

    那具黑色魂體見張若塵渾身無法動彈,便是發出沙啞的笑聲:“張若塵,今日本王便將你奪舍,從今往後,本王就將繼承你時空傳人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黑色魂體走到張若塵的身前,猶如省視一件藝術品一般看着張若塵的身體,滿意的點了點頭,“至高圓滿體質,再加時空傳人的身份,在整個宇宙,應該也屬於最頂尖的軀體之一,哈哈,本王的氣運真不是一般的強大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……”

    遠處,木靈希的十根手指變成利爪,咬緊貝齒,雙眼冰寒,竟是不顧一切去激活冰火鳳凰的傳承之力。她背部的一對鳳凰羽翼,綻放出奪目的光華,一股浩蕩的大聖之力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冰火鳳凰的傳承之力,就在鳳凰羽翼裡面,隨着時間推移,不斷融入木靈希的體內。

    若是付出一些代價,可以激發出那股傳承之力,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強大戰力。但是,因爲木靈希的身體還很弱小,根本承受不住大聖的力量,冒然去激發傳承之力,就算不自爆而亡,也有可能會經脈和聖脈全碎,變成一個廢人。

    眼看張若塵就要被奪舍,木靈希根本管不了那麼多,只得拼命去激發傳承之力。

    可是,傳承之力還沒有完全爆發出來,紫色陣圖的上空,那顆璀璨的星辰,又灑落下奪目的星光,落在木靈希的身上,竟是壓制住了傳承之力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遭到傳承之力的反噬,嘴裡吐出一口鮮血,趴在地上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那道黑色魂體,發出嗤笑之聲:“有功德神印懸浮在天穹,你們身上的聖相符和傳承之力,根本發揮不出力量。不過,本王倒是有驚人的發現,在祖靈界,羅剎族和七大世界的聖者殺得血流成河,都想爭奪冰火鳳凰的傳承。卻沒想到,那個幸運兒,竟然是你。不錯,不錯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張若塵的關係,似乎很不一般,樣貌也是極美,好吧,等到本王奪舍了張若塵,第一步,肯定是先將你這隻小鳳凰征服。”

    黑色魂體不再多言,伸出一隻猶如墨汁一般的手。

    漸漸的,那隻黑色魂手,變得越來越尖銳,像是錐子一般,刺向張若塵的眉心。

    驀地,張若塵的雙目恢復神采,射出兩道無比銳利的光芒,充滿殺氣,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在他的背後,時間聖相和空間聖相顯然出來,乃是兩個無形的漩渦,向着黑色魂體轟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黑色魂體發出一聲驚呼,察覺到危險,立即將雷電符籙打出去,抵擋時間聖相和空間聖相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它化爲一股陰風,急速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張若塵心知雷電符籙相當厲害,因此,沒有讓時間聖相和空間聖相去和它對碰,而是取出了一枚天罡紫火符,捏在兩指之間,向前一按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兩張符籙碰撞在一起,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爆響。

    古松子的戰鬥力不強,但是,精神力卻強大得變態,煉製出來的天罡紫火符自然是具有非同一般的威力,在一瞬間,就將雷電符籙撕碎。

    紫色的火焰,化爲熾熱的火浪,衝擊在黑色魂體的身上。

    隨即,黑色魂體發出淒厲的慘叫聲,響徹在這片空間,拼命向着它的身體衝過去,想要回歸到身體裡面。

    兩張符籙爆發出來的力量,相當於是三步聖王以上的強者對碰一擊,那股毀滅力可想而知是何等可怕。

    張若塵離得很近,首當其衝,被震得倒飛了出去,墜落到地上之後,只感覺五臟六腑都錯位,全身都在冒血珠,根本無法站直身體,只能保持半跪的姿勢。

    “古松子這個老傢伙煉製的天罡紫火符怎麼這麼變態,簡直堪比四步聖王的全力一擊。早知道,最開始的時候,就該符籙打出去,也不用我戰得這麼辛苦。”張若塵感覺到有些鬱悶。

    在崑崙界,張若塵也見過古松子使用天罡紫火符,雖然也很強,但是,威力也就只能用來對付一步聖王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一直都是將三張天罡紫火符,當做是逃命的時候,用來拖延敵人時間的手段。

    可是張若塵卻不知,古松子並不是煉製不出威力強大的天罡紫火符,而是因爲他太窮,沒有那麼多聖石購買頂尖的煉符材料。在崑崙界煉製出來的天罡紫火符,都是使用的中高等材料,那些材料根本承受不住一些厲害的符道銘紋,所以,古松子發揮的空間就很有限。

    張若塵爲了讓他煉製較高等級的天罡紫火符,卻是不惜血本,將整個元虛峰聖地的聖石,還有他身上的一些聖石都砸了進去,購買的是最頂尖的材料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天罡紫火符的威力,也就完全不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是錯估了它的威力,所以,將自己也轟擊成重傷。

    不僅如此,天罡紫火符爆發出來的力量,將天樞和天邈也都震得飛了出去,就算她們激發出了護身符籙,依舊傷得不輕,趴在地上,嘴裡不斷吐血。

    天罡紫火符爆發出來的火焰,燒得那具黑色魂體變得越來越透明,終於,在最後時刻,黑色魂體逃回身體裡面。

    那具半人半魂的身體,猛然將白骨聖杖舉起來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白骨聖杖頂端的那顆骷髏頭,立即吐出一片紫色光華,形成一層屏障,抵擋住了紫色火焰的衝擊。

    兩股力量,總共僵持了半刻鐘,才漸漸平息下來。

    昬王的聖魂遭受重創,也半跪在地上,用白骨聖杖撐着身體,身體在輕輕顫抖,咬牙切齒的道:“張若塵,你既然擁有一張如此厲害的符籙,爲什麼最開始沒有使用?是專門留到最後,用來算計本王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感覺到有些無語,自然不會將真實原因講出來,笑了一聲:“煉製一張耗費的資源太多,而且……我也只有一張,用了就沒有了,不到最後時刻,自然是捨不得使用。”

    天樞和天邈相當氣憤,但是,卻沒有懷疑張若塵的話。因爲,以她們的財力,也買不起那種級別的攻擊符籙。

    打出一張符籙,相當於是將一座小山的聖石都砸了出去。

    煉製符籙,購買頂尖材料只是一部分花銷,更大的花銷是請符師幫忙煉製。一位聖王級別的頂尖符師,比大聖還要罕見。

    在場,所有人都受了重傷,不過張若塵卻還有一招底牌,那就是他的寄生植物——食聖花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要將食聖花喚出來,結束今天的戰鬥。突然,他察覺到了什麼,目光向遠處那個掌印大坑望去,露出一道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一道笑聲,從那個大坑裡面傳出來。

    昬王、天樞、天邈全部都露出警惕的神色,向笑聲傳來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漸漸的,一道披頭散髮的身影,從掌印大坑的底部走出來,出現在衆人的視野中。

    正是先前被張若塵一掌,拍擊在掌印大坑底部的吳昊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吳昊的身上並沒有什麼傷勢,除了身上有血跡,顯得頗爲狼狽以外,精神顯得極其飽滿,臉上帶着笑意:“不簡單啊,張若塵,你果然很強,憑一人之力,竟然重創商子烆座下的四大高手,遠遠超出我的預料。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沒死?”張若塵的眼睛一縮。

    吳昊揹着雙手,長聲一笑,身上有一種指點江山的傲然之氣,看向張若塵、昬王、天樞、天邈等人,猶如是在看一羣螻蟻一般,道:“我怎麼可能會死?被你一掌打死的,不過只是我煉入體內的一具傀儡替身。真正要死的人,是你們。”?

    天邈感覺到有些不妙,立即道:“吳昊,你還不立即殺了張若塵?”

    吳昊的眼神一沉,走到天邈的身前,一把抓住她的脖子,將她從地上提了起來,舉到頭頂上方,冷聲的道:“就憑你這隻商子烆身邊的狗,也敢對本界子呼來喚去?商子烆想要利用我來對付張若塵,我又何嘗不想利用他來對付張若塵?”

    吳昊的臉上青筋暴凸,手臂猛然發力,將天邈狠狠的砸在地上,發出“嘭”的一聲巨響,痛得天邈在地上抽搐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