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那一日,吳昊遭到商子烆等人的威逼利誘,不得不假意臣服,先保住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可是,當時商子烆對他的羞辱,卻讓他無比的惱怒,只是隱忍不發而已。

    吳昊是一個志向遠大的人,自然不甘心一直受制於人。因此,這一個月,吳昊做了各種準備,就是爲了今天這一戰,能夠將張若塵和商子烆座下幾大高手一起吃掉。

    其中張若塵和亡虛身上的寶物,最是珍貴,只要得到,今後就算與商子烆對上,他也無所畏懼。雖然這個過程中出現了一些意外,不過,總的來說,一切都還在他的掌控之內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看來,吳昊這種人,比昬王和亡虛還要令人厭惡。

    “我很好奇,你是什麼時候與商子烆接觸的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一個月前,離開元虛峯聖地的時候。你永遠都想不到,我受到了什麼樣的羞辱。”吳昊緊咬着牙齒,雙手的手指捏得爆響。

    昬王的聲音沉冷,道:“本王倒是有些好奇,你憑什麼覺得自己能夠吃掉我們所有人?”

    吳昊漸漸壓制住心中的怒火,反而大笑起來,道:“張若塵掌握有將你重創的符籙,本界子何等身份,既然下定決心要收拾你們,怎麼可能沒有攜帶一些底牌手段?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,你掌握的底牌,能夠殺死全盛狀態的本王?”昬王在套吳昊的話,想要了解更多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當然。”

    吳昊胸有成竹,就算明知昬王的目的,卻也一點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昬王那雙散發着磷光的眼睛,向張若塵盯過去,道:“張若塵,本王知道你還有一些手段沒有用出來,不如我們先暫時停戰。等本王先解決了他,我們再戰如何?”

    在昬王看來,現在最大的敵人就是吳昊,當務之急就是先將他除掉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沉淵古劍撐着身體,緩緩站起身來,笑道:“我無所謂。”

    “就憑你現在的狀態,竟然還想殺我。”

    吳昊的眼神一凜,長髮飛揚起來,手掌內部響起噼裏啪啦的聲音,浮現出奪目的聖芒,猛然先前一揮,向昬王拍擊下去。

    昬王畢竟是五十六階的精神力聖王,哪怕受了重傷,依舊不容小覷,因此,吳昊將他視爲大敵,第一個就要先將他除掉。

    在他們二人的眼中,此刻,受了重傷的張若塵,似乎並沒有太大的威脅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樂意站在一旁看好戲,正好想要見識一下,他們還有什麼樣的手段,沒有用出來。

    “易皇,你該甦醒了!”

    昬王盤坐在地上,輕念一聲,體內殘餘的精神力噴薄而出,打入進白骨聖杖。

    白骨聖杖的一節節骨頭,浮現出黑色的紋路,那些紋路涌動出來,匯聚成一具黑色的人形骷髏。與此同時,聖杖頂部的那顆頭顱,也是擡起頭來,眼眶中,燃燒着兩團鬼火。

    僅僅只是骷髏身上散發出來的聖威,也讓吳昊的聖魂猛烈一顫,彷彿是一尊蓋世皇者在注視他,令他手足冰涼。

    人形骷髏伸出一根骨指,向前一點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骨指以摧枯拉朽之勢,擊穿吳昊的手掌,留下一道血孔,逼得吳昊向後倒退十數丈的距離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這根聖杖,乃是由一位人族大聖的脊樑骨和頭顱鑄煉而成,並且還有一縷大聖聖魂封在頭顱之中,只需要注入少量精神力,就能將它催動,從而爆發出強大的攻擊力。”昬王嘿嘿的笑道。

    吳昊擡起手掌,看着掌心那個酒杯大小的血窟窿,臉色變得更加沉冷:“大聖的確是聖道中的帝皇,可是,一位死去的大聖,只剩下一根脊樑骨和一顆頭顱,又能強到哪裏去?本界子懶得與你糾纏下去,現在,就先結束這場戰鬥。”

    吳昊的雙手一合,在他的眉心,飛出一幅圖卷。

    圖卷緩緩的展開,散發出赤紅色的霞光,十道獸影在霞光中浮現出來,散發出十股強大的聖威。每一股聖威,都堪比一位聖王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將吳家的鎮族至寶《十靈戰圖》帶了出來?”

    即便是一直鎮定自若的昬王,也都臉色鉅變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幅仿製品而已,並非真圖,不過,用來對付你們已經是搓搓有餘。”

    吳昊的雙手舉過頭頂,輕喝一聲:“十祖之魂,十靈之身,助我誅殺強敵。”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《十靈真圖》中,十隻戰獸衝向吳昊的身體,與他體內的十祖之魂融合在一起。吳昊猶如化爲萬獸之王,五指一捏,便是猛然向黑色骷髏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隨即,排山蹈海的聖道力量宣泄出來,向四方瀰漫。

    “果然,這些人都是準備充分,各有殺人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向遠處退避,暗暗告誡自己,在天庭界,無論在任何時候,都不能低估自己的敵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枚天罡紫火符取出來,移動腳步,尋找時機,準備將他們兩人都給滅掉。

    突然,一道刺得耳膜發疼的劍鳴,從天外傳來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紫色陣圖的上方,一道凌厲的劍光,像是天河墜落大地一般,氣勢磅礴,將黑色的雲層撕碎。

    站在地面,向上望去,彷彿是天空被割裂成了兩半,讓正在猛烈攻擊昬王的吳昊都是心中一凜,連忙收起聖力,向後倒退,暫時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下一刻,一位身材極其高挑的紫衣美女,隨着劍光,一起闖入進來。

    紫衣美女手持一柄璀璨的聖劍,身材婀娜,雲鬟霧鬢,身上的紫衣散發出密密麻麻的電芒,彷彿一位絕代謫仙從天而降,又像是上古電母重生天地之間,讓人驚歎不已。

    可是偏偏,她眼眸中散發出來的寒光,比從她身上涌出的劍氣,還要銳利,任何男子恐怕都無法與她對視。

    看到這道人影,昬王的心中一沉,意識到今天的暗殺已經失敗。

    吳昊也感覺到了不妙,有外人闖進來,也就意味着有變數發生,更何況,那位劍仙一般的絕美女子,修爲還很高深。

    唯獨只有張若塵,卻是露出一道笑意,隨後,悄然將天罡紫火符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紫衣美女直接落到張若塵的身旁,見他安然無恙,那是無比銳利的眼睛,才稍微變得柔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雖然心中擔心得要死,但,她卻依舊錶現得很冷漠,沒有顯露出自己的心意,只是淡淡的問道:“傷得重不重?”

    “還好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紫衣美女知道張若塵一貫喜歡逞強,只是看到張若塵最在乎的女子木靈希都倒在血泊中,就知道,他今天遭遇的殺劫,絕對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誰要殺你們?”紫衣美女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聳了聳肩,道:“說起來,你恐怕都不會相信。要殺我的兩個人,剛纔還在相互廝殺,挺有意思的。”?紫衣美女的目光,向昬王和吳昊掃視過去,隨即手中的聖劍,再次發出劍鳴。

    “易皇,走。”

    昬王能夠感受到那位紫衣美女的實力相當強橫,而且,今日的暗殺已經失敗,因此十分果斷,一把抓住黑色骷髏的脊樑骨,化爲一道幽光,向天外飛去,速度快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“在黎枯聖域殺人,還想逃?”

    紫衣美女隔空揮劍一斬,一道長長的劍道玄罡飛落下去,擊在百丈外正在逃遁的昬王身上。

    昬王大吼一聲,雙手舉起白骨聖杖,想要憑藉聖杖中的大聖殘力,擋住這一劍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劍道玄罡以無可匹敵的威勢,撕裂了大聖殘力,落在昬王的身上,將他的身體斬斷成了兩截,隨即大量聖血,從半空飛灑了下來。

    昬王的聖魂,本就受了重創,遭到劍道玄罡的攻擊,直接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一位威名赫赫的魂界邪人,徹底灰飛煙滅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吳昊嚇得膽顫心驚。

    剛纔他和白骨聖杖對戰了很久,十分清楚聖杖蘊含的大聖殘力是多麼強大。然而,就是如此強大的一股力量,卻被那個紫衣美女一劍就破開。

    這一劍,得多麼可怕?

    紫衣美女又舉起聖劍,指向吳昊。

    吳昊的臉色唰的一下,變得蒼白如紙,強裝鎮定的道:“張若塵,我是廣寒界的界子,就算我有錯,也只有月神可以審判我。你若是殺我,就是得罪了整個吳家。你知道吳家在廣寒界有多麼龐大的勢力嗎?得罪了吳家,你在廣寒界,將沒有立足之地。”

    廣寒界現在正是百廢待興的時候,十分需要人才,而他吳昊就是一等一的人才。更何況,月神也不可能不給吳祖一些面子,所以,吳昊相信,由月神來審判,最多隻是重重的處罰他,卻絕對不會殺他。

    遠處,溫書晟也是提醒了張若塵一句:“神使,吳昊就算有再大的錯,畢竟是廣寒界的界子,將他殺死,恐怕會給你惹來很大的麻煩。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那位紫衣美女的星眸中露出不屑之色,冷哼一聲,沒有任何猶豫,行雲流水一般,一劍豎斬下去。

    吳昊沒有料到那個紫衣美女竟然如此想要殺他,只得調動十靈戰圖和十祖之魂的力量,雙掌同時打出去,前去抵擋這一劍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ωωω ▪тт kan ▪c o

    劍道玄罡無堅不摧,直接碎裂十道獸影,落在吳昊的身上。吳昊身上的聖甲,猶如紙做的一樣,瞬間就被穿透,只留下一道長長的血線。

    片刻後,吳昊的兩半身體,向左右兩邊倒下去,血淋淋的臟器灑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紫衣美女收起聖劍,盯着地上的屍骸,冷冰冰的道:“我可不是廣寒界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出手阻止,反而露出一道笑容,讚歎了一句:“不愧是飛羽劍聖,劍道造詣讓我望塵莫及。這一次,多謝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好久沒有求票了,估計大家都在懷疑,小魚是不是不會求票了!

    很顯然,答案是否定的。

    今天,我又來求票了!各位書友,看完之後,請爲本書投上一票吧!謝謝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