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樞和天邈自爆聖源後,形成的金屬性能量和水屬性能量,被凌修收集起來,化爲一團黑色和一團金色的光霧,託在手掌心。

    金之靈和水之靈的誕生過程,可以說是無比艱難,能夠修煉到聖王境界的,更是罕見到極點。

    就比如:天邈。

    她本是一座萬里聖湖湖底的一縷水靈本源之氣,經歷數百萬年的風吹雨打,每日每夜吸收天地靈氣和日月精華,才誕生出一絲靈智。

    後來,又得到一位大人物的點化,終於踏上修煉之路。

    也不知修煉了多少年,她凝聚出人類身軀,從此之後,修煉的速度才變得快了起來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爲無數年月的修煉,構成她身軀的水靈本源之氣凝練到了極高的層次,堪稱是五行寶物中的至寶。

    凌修的目光,盯向張若塵和凌飛羽二人,道:“純度如此高的水靈本源和金靈本源,對你們二人來說,倒是增強肉身體質的絕佳寶物。”

    讓一位精神力大聖,都做出這麼高的評價,由此可見,一金一黑兩團光霧必定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張若塵雙手抱拳,以示對大聖的尊敬,隨後又是不卑不亢的道:“無功不受祿,前輩將水靈本源和金靈本源交給凌宮主就行,晚輩已經修煉成五行混沌體,不需要再用五行寶物凝練肉身。”

    在肉身修煉上面,凌飛羽與張若塵走的是一條相同的路。

    她修煉成的是“四靈寶體”,比“五行混沌體”弱了一個等級。

    當然,五行相生,生生不息。

    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,五種力量,乃是一個循環,可以相互轉化。

    因此,擁有四靈寶體的修士,只需要多煉化和吸收五行寶物,肉身體質就會越來越接近五行混沌體,積累到一定程度,甚至可以化爲“僞五行混沌體”。

    凌修道:“飛羽的四靈寶體,吸收不了這麼多水靈本源和金靈本源,再說,她想要修煉出僞五行混沌體,還需要你的幫助。所以,你將它們當成一種酬勞就行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站在一旁,面無表情,只是那雙眼眸中卻流露出對張若塵的不滿,道:“五行混沌體很了不起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紮了扎嘴,沒有去和凌飛羽較勁,只是微微一笑:“既然是這樣,那就多謝前輩的一番好意,晚輩自是會竭盡全力幫助凌宮主修煉出僞五行混沌體。”

    凌修意味深長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不置可否的一笑:“正好女皇那邊派人送來了一些神血,我倒是可以將它們與神血熔鍊在一起。那麼,你們在煉化金靈本源和水靈本源的時候,也能將神血吸收進體內,肉身的修煉,應該能夠突飛猛進的提升一大截。”

    得知要吸收池瑤送來的神血,張若塵本能的感到排斥。

    正好這時,他察覺到凌飛羽的一雙星眸,散發出無比銳利的光芒,一眼不眨的盯着他。

    眼神很銳利,如同利劍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退縮和避讓,直接與她對視。

    兩人沒有交流,可是,張若塵卻明白,凌飛羽是想讓他勇敢去面對心中的傷痕,而不是一味的逃避。

    漸漸的,張若塵心中的那股排斥感,變得淡了一些,道:“晚輩很好奇,既然崑崙界的排名已經達到兩千七百四十四位,完全可以離開沙陀天域,前往修煉環境更好的天域,爲何卻遲遲沒有去呢?”

    黎枯聖域就在赤龍聖域的旁邊,相隔很近,張若塵自然是十分清楚,凌修和拜月魔教的修士沒有離開黎枯聖域。

    凌修長長一嘆,擡頭看着頭頂的天空,道:“天庭界是一個相當殘酷的地方,崑崙界能夠在沙陀天域站穩腳步,那是因爲沙陀天域的幾個大世界相對來說比較弱小,雖然依舊在打壓崑崙界,可是,崑崙界還是有反擊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Www¸тTk án¸¢O

    “但是去了修煉環境更好的天域,天域中的各大世界肯定都相當強大,恐怕崑崙界根本沒有立足之地,只能受到欺壓和剝削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恍然大悟,突然想到月神當初給他講過的那些話,當初,廣寒界在那些頂尖的天域,一直遭到奴役和剝削,才變得現在這麼衰落。

    如果十萬年前,廣寒界的那些大聖能夠明智一些,直接就搬到沙陀天域,恐怕也不至於弱小到現在這個程度。

    當然,一個人在優越的環境下待得太久,誰又願意去一個資源貧瘠的地方?

    張若塵不得不佩服池瑤這一點,無論是在什麼時候,總是能夠做出最理智、最正確、最果斷的決定,沒有任何外界的因素,可以擾亂她的心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說道:“使用了多少神血,告訴我一聲,我以雙倍價格的聖石購買。”

    凌修知道張若塵的心結,也就沒有多言,只是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向倒在地上的亡虛,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亡虛的眉心,有一個血窟窿,大半個頭顱都被一根根血紋覆蓋,倒在地上一動不動,可是,張若塵卻能感知到,他的體內,依舊有生命力波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充滿好奇:“真是不可思議,他到底是什麼生命體?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凌修的雙眉一跳,臉色鉅變,體內精神力如同海嘯一般宣泄出來,席捲方圓千里。一個個能量漩渦,包裹住張若塵和凌飛羽等人,帶着他們離地飛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凌飛羽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,有些驚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下方,以亡虛的身體爲中心,方圓五百里的大地,向下沉陷,只剩下一個深不見底的天坑,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“閣下是何方神聖?”

    突然間,凌修身上的氣勢變得無比凌厲,五指捏成爪形,整個黎枯聖域的天地聖氣都被調動起來,宛如萬條氣龍匯聚到他的頭頂,隨後,又瘋狂的向天坑的底部攻擊下去。

    天坑的底部,飛出一道光束,震碎一條條氣龍,直衝向天穹,銳不可當,震得天空中的所有云朵全部都碎散。

    “精神力之道修煉不易,能夠成爲大聖,就該好好珍惜自己的性命,千萬別招惹你得罪不起的敵人。否則,神形俱滅。”

    一道威嚴的聲音,浩渺而又悠遠的傳來,在張若塵等人的耳邊迴盪。

    凌飛羽冷聲道:“好大的口氣。”

    “的確很囂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,也有一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凌修卻是知道救走亡虛的那位存在,修爲在他之上,只是頃刻間,已經離開黎枯聖域,氣息消失了在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可謂是“來無影,去無蹤”。

    不過,凌修卻是無所畏懼,表現得很淡然,道:“所以,你們二人必須要努力修煉,爭取早日踏入大聖之境。以你們的天資,一旦成爲大聖,必定是大聖中的強者,整個天庭界何處去不得?到時候,看他們還敢不敢像現在這麼囂張。”

    無論是張若塵,還是凌飛羽,皆是感覺到力量的重要性,在天庭界沒有強大的力量,還真是處處受欺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今的拜月魔教,已經徹底分裂,一部分跟隨凌修,一部分跟隨石千絕。

    凌修在黎枯聖域最大的一座聖地,雲湖聖地,建立起拜月魔教在天庭界的總壇。此刻,張若塵等人沒有繼續趕路,而是,暫時來到雲湖聖地療養傷勢。

    凌修攜帶金靈本源和水靈本源,進入一座魔殿,就一直沒有出來,只是吩咐張若塵等他兩天時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盤坐在雲湖邊,吞服下療傷丹藥之後,取出功德神印,認真的研究。

    功德神印外面的那層白玉,是一件材質相當堅硬的聖玉,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。可是,聖玉內部的那團五彩斑斕的氣霧,卻是格外神秘,張若塵調動精神力,也無法探查出它到底是什麼?

    “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旁,一道紫影輕輕的閃爍了一下,隨即,凝聚成一位絕色動人的高挑美女,正是拜月魔教聖女宮的宮主,凌飛羽。

    凌飛羽顯然是看出張若塵心中的疑惑,道:“那是功德之氣。”

    “功德之氣?”張若塵頗爲疑惑。

    “天庭界的諸神,建立起功德神殿,最爲重要的目的之一,就是收集宇宙各界生靈產生出來的功德之氣。使用這些功德之氣,可以煉製出各種玄妙無雙的寶物。這些寶物,有的可以提升修士的修爲,有的可以提升修士的體質,有的可以提升修士的智慧……,甚至還有一些已經超出我們的認知。”凌飛羽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還能提升體質和修爲?如此至寶,恐怕每一座大世界的修士都相當眼紅,如何分配才能做到公平公正?”

    “這就與功德戰有關!”

    凌飛羽道:“天庭界爲了鼓勵各大世界的修士去和地獄界征戰,按照戰功的多少,將功德寶物公平的分配給各大世界和修士。殺的地獄界修士越多,功德值越高,可以得到的功德寶物也就越多。功德戰之所以叫做功德戰,就是這個原因。”

    隨即,凌飛羽取出一隻晶瑩剔透的小瓶,瓶中裝着五彩斑斕的液體,道:“你看,這就是功德神殿獎勵給我的功德洗劍髓,可以洗練我修煉出來劍魂,提升我在劍道上面的造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聽到了一個頗爲陌生的詞,於是問道:“劍魂,什麼是劍魂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