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張若塵確定自己聽到的是劍魂,而不是劍意,或者劍靈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纖長嬌軀,如同一片羽毛,輕輕飄飛起來,落入雲湖的湖面,腳下一點漣漪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錚!”

    隨着一道劍鳴聲響起,一柄聖劍,已經出現在她的那隻雪白的玉手之中。

    劍寒如霜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張若塵才發現凌飛羽手中的劍,正是被青天血帝奪走的葬天劍,爲鎖住冥王的六劍之一。

    青天血帝已經被池瑤殺死,崑崙界的不死血族,幾乎被剿滅殆盡。

    如今的崑崙界,正是大一統的時代,人族爲王,各方臣服,萬族來朝,獨尊女皇一人。葬天劍重新回到凌飛羽的手中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凌飛羽舉起葬天劍,腳踩水面,揮舞了起來。

    人,劍,湖水,彷彿是融爲了一幅絕美的山水畫,飄逸出塵,每一個動作都是洗練了千百遍。

    舞劍的同時,她也在向張若塵講解。

    “一般的練劍者,修煉的是劍招。”

    “初有所成者,修煉的是劍氣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的劍修,修煉的是劍意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招式,最開始十分笨拙,就像是一個初學劍的武者,漸漸的,招式越來越精妙,也有凌厲的劍氣逸散出來,彷彿是一個練劍者在不斷成長。

    “修煉成劍一,算是小有所成,初步跨過門檻。”

    “修煉成劍七,算是登堂入室,劍出無悔,可以封爲劍聖。一劍刺出,劍意可以凝聚成形,殺人於千里之外。”

    “修煉成劍八,可以修出劍道玄罡,無堅不破,無堅不摧,可斬山河,可破星辰。”

    “修煉成劍九,便是可以修煉出劍意之魂,稱爲,劍魂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裡,張若塵的雙目,變得無比明亮,嘴裡唸了一句:“劍意之魂,劍意都能擁有靈魂嗎?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湖面上,凌飛羽的俏麗身影,逐漸變淡,最後消失不見,只剩下葬天劍還懸浮在水面,吞吐着劍芒。

    彷彿剛纔的一切都是一場夢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張若塵才發現,凌飛羽從始至終都站在他的身旁,根本就沒有離開過。

    “回來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呼喚了一聲,隨即葬天劍便是飛回來,消失在她的體內。

    “剛纔舞劍的人是誰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凌飛羽道:“就是我的劍魂,劍意之魂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無比羨慕,道:“劍魂的力量有多強?”

    “劍魂比劍道玄罡強大十倍,更可怕的是,它能直接攻擊敵人的聖魂。以我現在的修爲境界,只靠力量,頂天也就只能與弱一些的四步聖王交鋒。但是,使用出劍魂,我卻有一些可能斬掉五步聖王、六步聖王的聖魂,從而將他們重創,甚至是殺死。當然,我也有可能,會死在他們的手中,畢竟境界差距太大了!”凌飛羽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你現在是什麼境界?”

    “二步聖王,或者三步聖王,沒有去九步登天路測試過,所以,並不確定具體是什麼境界。”凌飛羽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吸一口涼氣,以她這樣的修爲,卻有一些可能殺死六步聖王,不愧是將劍九修煉到大圓滿的人物。

    聖王參悟的都是聖道規則,每一步都有巨大的差距,能夠跨越一個境界戰鬥,已經是相當了不起的事,在一座大世界都是頂尖級別的天才。

    按照張若塵的推算,即便是他,達到聖王境界,也就最多隻能跨越兩步與人爭鋒。想要跨越三步,除非是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有重大突破才行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道:“你這劍道天賦,已經可以與劍帝雪紅塵相提並論,不如封你爲劍後如何?”

    凌飛羽翻了一個白眼,道:“你的劍道天賦,其實還在我之上。只不過,你在劍道上面花費的時間,遠遠少於我。你要知道,我可是已經修煉了三百多年。而且……我還在《七生七死圖》裡面修煉了七世,嚐遍人生酸甜苦辣,這一點,也是別人不具備的。那個時候,我的修爲境界遠遠超過你,得到的好處自然也比你多得多。”

    在《七生七死圖》中,修爲越高,得到的好處越大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凌飛羽和張若塵的關係,相當奇妙,可以說是亦師亦友亦紅顏。

    張若塵依舊盤坐在地,手中把玩着功德神印,點了點頭,道:“你說得沒錯,我最大的劣勢,就是修煉的時間太短,底蘊不足。幸好有在《七生七死圖》中的六世感悟,纔不至於落後。要不我融合第七世的記憶和修煉感悟,讓自己變得更強一些?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凌飛羽那張冷峭的臉,露出一道不自然的神色,卻強裝鎮定,道:“隨你啊!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身形,搖晃了一下,隨即便是消失在雲湖之畔。

    只看凌飛羽的表現,張若塵就知道第七世恐怕是發生了非同尋常的事,沉默了許久,最終,他還是沒有去觸碰第七世的記憶,自言自語的道:“再等一等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功德神印收了起來,又取出昬王留下的那根白骨聖杖。

    一根聖杖,由一條完整的人類脊樑骨煉製而成,一節連着一節。在骨杖的最頂端,乃是一顆骷髏頭,有着一根根黑色長髮,從骷髏頭上披散下來。

    “好沉重的骨杖,估計得有數十萬斤,看來真的是由大聖的骨頭煉製而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小心翼翼解開封在骨杖外面的聖力,轟隆一聲,骨杖劇烈顫動。

    骷髏頭的嘴裡,發出一聲嘶吼,如同滾滾神雷撲面而來,震得張若塵雙耳刺痛,身體向後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骨杖,掙脫張若塵的束縛,飛了出去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頃刻間,雲湖的上空,風雷交織,魔煞之氣凝聚成黑色的雲團。

    “這麼厲害,竟然還能自己逃走?”

    張若塵落到地上,活動了一番被震得有些發麻的雙臂,隨後,施展出空間挪移追上去,雙手再次抓住骨杖,調動出淨滅神火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骨杖拖回岸邊,猛然插在地上,死死的鎮壓,利用淨滅神火開始煉化。

    一連花費半個時辰,張若塵纔將那股煞氣鎮壓下去,漸漸的,骨杖變得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開啓眉心的天眼,仔細觀察,發現骨杖的表面,刻滿一道道玄奇的紋路,特別是頂部的骷髏頭紋路更是複雜。

    “昬王曾說過,骷髏頭中,留有一縷大聖聖魂。這些紋路,應該就是用來將其封印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聖氣,注入進骨杖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骨杖上面,密密麻麻的銘紋浮現出,散發出刺目的白光。

    張若塵緩緩將它提起來,向前揮擊出去,一道帶着煞氣的大聖本源之力,落入雲湖之中,頓時掀起十數丈高的水浪。

    “爆發出來的力量,比佛帝舍利子還要差一些,不應該啊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心中一動,不再調動聖氣,而是分離出一縷精神力,注入進骨杖的頭顱內部。

    下一刻……

    骷髏頭的眼眶裡面,浮現出兩團鬼火,一股可怕的黑色煞氣,從骨杖中涌出,匯聚成一根根骨頭,有的化爲手骨,有的化爲腿骨。

    白骨聖杖變成了一具黑色骷髏。

    “哈哈,原來是要調動精神力去催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忍不住笑了一聲,隨後,控制黑色骷髏,打出一道道攻擊。

    很快就測試出來,黑色骷髏爆發出來的戰力,足以與一些三步聖王抗衡,總之,戰力是遠遠超過現在的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收回那一縷精神力,自言自語的道:“聖杖的骷髏頭內部,充滿兇厲的煞氣,很顯然,那位人族大聖的聖魂已經化爲邪靈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催動邪靈散發出來的煞氣,骨杖就能爆發出三步聖王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直接催動邪靈呢?”

    大聖的力量,可以說是強大無邊,哪怕只是一縷聖魂,爆發出來的實力,也不是聖者和一般的聖王可以想象。

    直接催動邪靈,骨杖爆發出來的力量,肯定遠比現在強大。

    關鍵在於,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,根本催動不了邪靈。

    強行去催動,反而他自己的精神力,還有可能會被邪靈吞噬。

    張若塵摸了摸下巴,思考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,“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佛帝舍利,捏在手中,又向骷髏頭的眉心位置盯去,喃喃的道:“人類修士的眉心,爲神武印記的位置。如果將佛帝舍利,鑲嵌到骷髏頭的眉心,應該是可以鎮住邪靈。而且,擁有佛帝舍利提供源源不斷的大聖聖力,骨杖說不定會變的更加強大。”

    想象很美好,可是骷髏頭上的銘紋太玄妙,想要讓佛帝舍利與骨杖完全契合,並且與那些銘紋交織在一起,絕不是一般的修士做得到。

    “凌修前輩是精神力大聖,或許他能有一些辦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將骨杖暫時收了起來,不再多想,隨後,取出規則帝器,盤坐在雲湖之畔,開始參悟掌道規則。

    兩天後,凌修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的耳中:“來魔殿中見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豁然睜開雙目,站起身來,彈了彈身上的灰塵,隨後,登上一座座臺階,向臺階頂部那座幽暗的魔殿走去。

    剛剛來到魔殿外,張若塵便是看見凌飛羽的身影。

    很明顯,凌修也召喚了她。

    凌飛羽看見張若塵盯着她,頓時心中微微一顫,竟是有些躲避張若塵的目光,雪白的臉蛋上面更是浮現出一抹羞澀的紅暈。

    這一下,倒是弄得張若塵微微一愣,一貫強勢的飛羽劍聖,竟然還有如此嬌羞的時候?

    不過很快,張若塵就明白過來,心中暗道:“莫非,她以爲我真的融合了第七世的記憶?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