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凌飛羽見張若塵似笑非笑的盯着她,心中更是忐忑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,她即希望張若塵已經融合第七世記憶,又有些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。畢竟,在沒有進入《七生七死圖》之前,凌飛羽和張若塵是沒有任何男女感情可言。

    經過七世糾葛,他們二人的情感,卻變得極其複雜。

    此刻的凌飛羽,就如同當初剛剛從《七生七死圖》中走出一樣,心緒波動前所未的強烈,卻還要裝出鎮定自若的模樣。站在對面那個男子,曾是她的引路人、師尊、摯友、情人,甚至是白頭到老的夫君。

    七生七世,雖然一切都是虛幻,可是那些記憶和經歷,卻都清清楚楚呈現在腦海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眼中,露出一道視死如歸的神色,問道:“你已經融合了第七世記憶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在觀察她,笑了笑,道:“沒有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眼神變化極其精彩,先是微微一愣,隨即逐漸變得冷寒,最後既是有一些遺憾,更是有一些生氣,呵斥了一聲:“那你盯着我看了那麼久幹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摸了摸鼻尖,感覺到有些無辜,不就是盯着她多看了兩眼,而且,他自認爲自己的眼神很乾淨,沒有一絲一毫的邪念。

    用得着這麼生氣?

    凌修再次向他們傳音:“趕緊進來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瞪着張若塵,輕哼一聲,隨後,先一步向魔殿之中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着搖了搖頭,立即追上去。

    魔殿相當巍峨,宛如一隻史前巨獸盤踞在那裏,走到大門下方,就能感覺到一股撲面而來的龐大威勢。

    二人走入進殿宇。

    只見,殿宇的中心,刻錄有一座圓形的陣圖。

    陣圖,一共分爲五個區間,對應天地五行。

    水靈本源和金靈本源化爲一黑一金兩條河流,流動在那兩個區間之間,不停穿梭。

    一黑一金兩條河流中,充滿一根根細如髮絲的血線,彷彿是人體內部的血脈,散發出無比龐大的神聖氣息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與神血融合在了一起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凌修站在魔殿的最上方,道:“張若塵,你可願意幫助飛羽修煉僞五行混沌體?”

    “當然願意。”

    “想清楚,別進入五行陣,又猶豫不決。”

    “已經想得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以張若塵與凌飛羽一次又一次過命的交情,他根本沒有拒絕的理由。

    凌修的臉上,露出一道滿意的神色,笑道:“好,接下來,聽我的吩咐去做。你先進入五行陣,以你的五行混沌體催動陣法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終身一躍,落到五行陣的中心,全身一百四十四處竅穴打開,大量聖氣噴涌出來,注入進陣法之中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五行陣中的一道道銘紋,全部都散發出聖光。

    凌修的聲音,傳入張若塵的耳中:“以你體內的血液,讓五行陣運轉起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直接割開雙手的手腕,隨即血管中的聖血灑落出來,一滴滴落入陣法,與那些銘紋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五行陣緩緩運轉起來,五行的力量,充斥在陣圖裏面,化爲一片五彩氤氳的氣雲。

    凌飛羽也走入進五行陣,來到張若塵的對面,伸出一雙雪白的玉手,與張若塵雙掌相對,兩人緩緩的盤膝坐下。

    “嘩啦。”

    雖然聖血不斷從張若塵的雙腕灑落出去,但是,充斥在五行陣中的黑色河流和金色河流卻從一百四十四處竅穴,源源不斷涌入進張若塵的體內。

    神血補充了張若塵體內的血液流失。

    水靈本源和金靈本源在張若塵的體內運行,不斷融入進身體,隨着越積越多,張若塵終於無法承受。便是調動水靈本源和金靈本源從雙掌的十四處竅穴涌出去,打入進凌飛羽的手掌。

    漸漸的,水靈本源和金靈本源在涌入張若塵身體的同時,又在他和凌飛羽的體內,形成一個循環周天。

    隨着時間推移,五行陣中,金色河流和黑色河流變得越來越稀薄,最後完全融入進他們的身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散發着五彩色的光華,身體猶如是用晶瑩剔透的五彩石雕琢而成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身體,也是五彩色,不過散發出來的光芒,卻要暗淡得多。

    整整一天一夜過去,張若塵和凌飛羽纔將水靈本源、金靈本源、神血完全吸收,兩人的肉身體質都有巨大的脫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脫變,主要是肉身境界的提升,體內的每一滴血液都蘊含有龐大的能量,手臂隨意活動一下,都會有風雷聲傳出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脫變,卻主要是體質的變化。

    “雖然沒有修煉成僞五行混沌體,但是卻比以前的四靈寶體強大了很多。畢竟是已經達到聖王境界,想要重塑體質,太難太難。”凌飛羽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現在的體質,已經很接近僞五行混沌體,衝破最後一步,只是時間問題。”?

    “你呢?吸收了那麼多神血,肉身力量增長到了什麼程度?”凌飛羽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精神力查探了一番,發現,全身一百四十四處竅穴,彷彿是化爲一座座力量源池,儲存有渾厚的力量。

    肉身力量到底有多強,卻並不好判斷。

    “你能否接我一拳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凌飛羽有些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,這個傢伙,竟是想要讓她來幫他測試肉身力量,想得倒是挺美。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又道:“怎麼,不敢嗎?”

    “老套的激將法。”凌飛羽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你到底願不願意?”

    凌飛羽站起身來,高挑的嬌軀傲然而立,英氣十足,對着張若塵露出一道“放馬過來”的神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活動了一下雙臂,骨頭髮出噼裏啪啦的爆響,一百四十四處聖穴散發出璀璨的光華,還沒有出手,可是一股太古巨獸一般的氣勢,便是爆發出來。

    “他的力量,應該不弱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做出這樣的判斷,因此變得謹慎了一些。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的雙腿分開,形成弓步,嘴裏大吼一聲,全力以赴一拳向凌飛羽猛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果然很強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雙眸變得銳利,伸出一隻手掌,一團渦旋的風勁,在掌心流動,迎擊而上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這一拳,彷彿是轟擊一座鐵山上面,身體倒滑了出去,一直滑行到魔殿的大門口,才停下來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身體輕輕晃動一下,竟然也後退了小半步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眼眸中,露出一道難以置信的神色,道:“你剛纔只用了肉身力量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個變態的傢伙。”凌飛羽道。

    要知道,凌飛羽的修爲,可是比張若塵高出數個境界,即便不使用劍,在三步聖王之中也是一線強者。

    雖然說剛纔她沒有使用出全力,但是,張若塵只使用肉身力量,就能將她震退小半步,這一點,至少也要二步聖王才能做得到。

    若是他再調動聖力,施展出聖術級別的掌法和拳法,爆發出來的力量,只會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半步聖王的境界,就能強到如此程度,不是變態是什麼?

    張若塵也對自己的力量,有一個大致的判斷,笑道:“看來我的肉身境界,已經走到聖道境界的前面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擔心張若塵驕傲自滿,於是,提醒了一句:“宇宙浩大,天庭界更是天才如雲,《聖者功德榜》上的半步聖王之中,肯定也有肉身與你一樣強大的逆天生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聳了聳肩,顯得無所謂,只有自己將一個個境界修煉到極點,沒有弱點和破綻,別的生靈再強又如何?

    “請問凌修前輩,晚輩剛纔一共吸收了多少滴神血?兌換成聖石,又該是多少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凌修笑了笑,沒有回答。

    畢竟,張若塵也幫了凌飛羽的大忙,凌修怎麼可能真的收他的聖石?

    凌飛羽卻是一點都不客氣,道:“既然你這麼財大氣粗,正好我也需要大批聖石購買五行類的聖藥。這樣吧,你給我五百萬枚聖石就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盯了她一眼,道:“你還真敢開口,以爲我是冤大頭?”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要做冤大頭,與我無關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頓了頓,又道:“既然池瑤女皇已經將神血分配給黎枯聖域,那麼,那些神血就屬於黎枯聖域,不再屬於她。可是,你自己的心裏過不了她那一關,我當然要宰你一筆。”

    這一關,哪有那麼容易過?

    就像當初,池瑤過不了張若塵的這一關,就一直無法成神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五百萬枚聖石,交給了凌飛羽。

    得到五百萬枚聖石,凌飛羽卻沒有一絲喜色,反而幽嘆一聲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將易皇骨杖和佛帝舍利取出來,把自己心中的想法,告訴了凌修,希望能夠得到凌修的幫助。

    凌修接過易皇骨杖和佛帝舍利,仔細觀察了一番,笑道:“這倒也不難!佛帝舍利的力量,正好可以鎮壓邪靈。而且,人的眉心有神武印記,本就是連接外界和氣海的樞紐,只要鑲嵌進去,再刻畫出一些銘紋就行。反正,應該很簡單。”

    對於精神力大聖而言,輕而易舉的一件事,對張若塵來說卻難如登天,這就是差距。

    似乎真的很簡單,只用了不到一刻鐘,凌修就將佛帝舍利鑲嵌到易皇骨杖的眉心,並且在舍利子上刻錄下了一些極其高深的銘紋。

    骨杖上的一道道紋路,全部都變成金色,顯得既是神聖,而又邪異,兩種相互衝突的力量,完美的融合爲一體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着易皇骨杖,滿意的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被凌飛羽宰了五百萬枚聖石,張若塵還是很肉疼,因此,準備再求凌修幫他做一件事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將沉淵古劍和紫色神石取出來,道:“凌修前輩,不知能不能幫我將這一塊神石,鑲嵌到劍體上面?”

    要知道,紫色神石能夠大幅度增幅修士的力量,張若塵早就想要將它鑲嵌到沉淵古劍上面。

    凌飛羽有些看不下去,道:“張若塵,你到底有完沒完?你知道請一位精神力大聖辦事是什麼價格嗎?要不你再加五百萬枚聖石?”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凌修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,伸出手指,捻起張若塵手中的那枚紫色神石,仔細觀察起來。

    特別消息!!宅男福利漫畫(你懂的)盡在公衆號xlmanhua歡迎關注收看!

    言情閱讀網址: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