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紫色神石是從靈全少君那裡奪來,張若塵研究了很久,也沒有研究透它的材質,只是察覺到它的內部,蘊含有極其強大的神力。

    而且堅硬無比,就算是沉淵古劍,也無法在上面留下痕跡。

    可是凌修,似乎將它認了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前輩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?”

    凌修的眼神頗爲凝重,點了點頭,道:“與地獄上三族之一的石族有關,如果我沒有看錯,它應該是石族一位神身體的一部分,而且……還是頗爲重要的那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相當於是一塊神骨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比神骨還要珍貴一些,你要知道,石族之神堪稱不死,即便是被打碎,也能重新凝聚神軀。想要得到它身上的一塊神石,談何容易?”

    凌修將紫色神石捻在兩指之間,打開眉心天眼凝視,又道:“這塊神石的內部,交織着密密麻麻的規則,那種規則遠遠超過聖道規則。如果這塊神石的主人還活着,應該是一位無比可怕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能夠讓一位精神力大聖都覺得無比可怕,那麼,絕對是一位禁忌一般的人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前輩能不能將它鑲嵌到沉淵古劍上面?”

    凌修搖了搖頭,道:“這與煉器有關,而我最不擅長的就是煉器。而且,鑄煉沉淵古劍的材料,乃是造化神鐵,想要將紫色神石鑲嵌到劍體上面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術業有專攻,即便是大聖,也並不是無所不能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沉淵古劍和紫色神石都收了回去,準備今後讓神劍聖地的鑄劍大師試一試。畢竟,當初神劍聖地能夠將斷掉的沉淵古劍重新修復,想來鑲嵌一枚紫色神石應該不是難事。

    這幾日,蘇璟、蘇青靈、苓宓、溫書晟、木靈希等人的傷勢,已經痊癒,來到魔殿,向凌修和凌飛羽道謝和告別。

    張若塵站在一旁,就在蘇璟和凌修客套完了之後,纔是說道:“吳昊死後,總需要有一個人填補他的那個名額,既然是要謝,不如,我們有誠意的一些,將這個名額給黎枯聖域吧?”

    蘇璟有些猶豫,畢竟前去真理神殿修煉的名額相當珍貴,怎麼能夠分給崑崙界的修士?

    凌飛羽卻知道,張若塵這是在給她爭取機會。

    凌修向張若塵盯去,露出一道讚歎的笑意,差一點沒有說出來,“好小子,不枉老夫看好你,對飛羽還是很上心嘛!”

    蘇璟畢竟是一方霸主,應變能力很強,笑道:“廣寒界的確是欠了凌修大聖一份巨大的恩情,用一個名額來償還,本就是理所應當的事。只不過,如此大事恐怕得稟告父親,或者月神,才能做出決定。”

    誰都聽得出,蘇璟這是推脫之詞。

    “我這就傳訊給月神,由她來決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相當果斷,立即刻錄一枚傳訊光符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另一枚傳訊光符飛進魔殿,落入張若塵的手中。看到傳訊光符上面的內容,張若塵露出笑容:“月神已經同意我的提議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蘇璟的心中暗驚,感覺到不可思議,連忙向張若塵走了過去,道:“讓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大方的將傳訊光符,遞給了他。“

    光符上面的一個個神文,的確是月神以精神意念烙印上去的文字,蘇璟的內心如同翻江倒海一般的起伏,無比震驚。

    再次看向張若塵,蘇璟竟是感覺到了幾分壓力。

    眼前這個年輕男子,不再是一個半步聖王那麼簡單。此子竟然能夠直接與月神聯繫,並且,月神還同意了這個頗爲過分的提議。

    即便是蘇璟今時今日的修爲和地位,也都還沒有與月神直接對話的資格。

    這說明什麼?

    這說明,張若塵在月神心中的分量,比所有人預想之中還要重,也難怪月神爲了救他,直接攻擊功德神殿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一點都不意外。

    月神可是從他的手中拿走了七星神苓的月葉和一百萬枚聖源,如果連張若塵的這個小小要求都不答應,未免也太小氣。

    半天后。

    凌飛羽與張若塵一行人,一起出發,前往功德神殿。

    在路上,蘇璟向張若塵抱怨,道:“池瑤女皇殺了一位地獄界的神,一共得到二十個進入真理神殿修煉的名額,而我們廣寒界卻只有六個,現在竟然還分給崑崙界一個。張若塵,這很不公平啊!”

    張若塵與蘇璟坐在一起,沒有一絲壓力,道:“我聽說真理神殿的名額,不僅僅只是對外發放,修士也可以自己去爭取?”

    “的確如此,那是真理神殿,對真正的天之驕子的一種獎勵與鞭策。不過……太難了!這麼多年以來,廣寒界還沒有任何一個修士做到過。”

    蘇璟又道:“怎麼?你想去試一試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真理之海,真理之山,真理之橋。但凡是進入真理神殿修煉的修士,誰不想去闖一闖?既然我現在是廣寒界的一份子,當然是要爲廣寒界爭奪一些的名額。”

    想到張若塵那恐怖的天資,還有《聖者功德榜》第一的身份,蘇璟本來是不報任何希望,漸漸的,竟是有些期待起來。

    別人做不到,張若塵這個傢伙,卻未必做不到。

    張若塵像是想到了什麼,隨即問道:“璟叔,我心中有一個疑問。此次功德戰,廣寒界和崑崙界都付出巨大的代價,並且殺死了很多地獄界的修士。爲何崑崙界能夠得到功德神殿賜下的功德寶物,廣寒界卻沒有?”

    蘇璟露出苦笑之色,很顯然,他也是相當不甘心,可是卻一個字都沒有說,只是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與我有關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蘇璟見張若塵已經猜到,也就不再隱瞞,道:“告訴你也沒什麼,反正你遲早都會知道。那一日,月神爲了救你,可以說是得罪了整個功德神殿。功德神殿爲了懲罰廣寒界,就沒有發放本屬於廣寒界的那一份功德寶物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也不要放在心上,功德神殿針對廣寒界,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。就算不是因爲你,功德神殿也會找別的藉口,繼續打壓廣寒界。”

    因爲自己,廣寒界無數修士拿命換來的功勞,卻得不到回報,張若塵怎麼能不放在心上?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,變得十分凌厲:“功德神殿如此不公,就該將它撞倒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天庭界,千萬不能褻瀆神靈和神殿,就算心中再如何的恨,也只能藏在心裡,必須要隱忍。”

    蘇璟連忙阻止張若塵繼續說下去,那種逆反神殿的話,月神可以說,那是因爲月神有強大的實力,功德神殿也奈何不了她。

    但是張若塵這麼說,萬一讓功德神殿的神靈聽到,後果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張若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平復心中的怒火,道:“功德神殿欠下的債,我遲早幫廣寒界討回來。商子烆不是要殺我嗎?那就看一看,到底誰殺誰。”

    接下來的幾天,他們一行人一直都在趕路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是全身心都投入到修煉之中,一邊修煉掌法,一邊參悟掌道規則,只想儘快將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一掌修煉到小成,甚至是大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真理神殿與功德神殿一樣,在天庭界有着無比超然的地位,正是如此,所以能夠獨佔一座天域,命名爲“真理天域”。

    真理天域沒有沙陀天域那麼廣闊,但是,修煉環境卻好了十倍不止,乃是宇宙各界修士夢寐以求的朝聖之地,很多神靈年輕時候都曾在這裡修煉,並且留下屬於自己的洞府和遺蹟。

    想要拜入真理神殿,留在真理天域修煉,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苛刻的招收條件,足以將九成九的天之驕子擋在門外。

    當然,除了拜入真理神殿,成爲真理神殿的弟子。

    真理神殿也會對各大世界發放一些名額,世界越是強大,功德值越高,得到的名額才越多。

    比如,在沒有特殊獎勵的情況下,廣寒界每隔十年,才能得到三個名額。

    但是,有一些強大的世界,每個月得到的名額,都是廣寒界的十倍、百倍。如此一來,也就造成一種現象,強界越強,弱界越弱。

    想要振興一座弱界,就必須比別人更加努力十倍、百倍,並且還得有巨大的機緣。

    在真理天域的邊陲,一座廣闊的平原上,建立有數十座空間傳送陣,一道道光芒在陣中閃現,每時每刻都有來自各大世界的修士,從傳送陣中走出來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隨着光芒一閃,蘇璟和張若塵等人的身影,出現在其中一座傳送陣裡面。走出陣法後,立即就有一位真理神殿的弟子迎上來,查看他們身上的真理印令。

    一共六枚真理印令,乃是真理神殿發放名額的時候,就送去了廣寒界。

    那位真理神殿的弟子,名叫韓傷餘,看起來三十來歲的樣子,長得其貌不揚,檢查了六枚真理令印之後,臉上露出輕視的神色,笑道:“原來你們是廣寒界的修士,哏哏,去吧,先去那邊登記。護送他們過來的這位前輩,你也要過去領一枚臨時待在真理天域的令印。沒有令印的修士,一旦被發現,輕則被驅逐出境,重則直接被處死。”

    聽到那句“原來你們是廣寒界的修士”,語氣中的輕蔑,讓在場的幾位廣寒界修士皆是感覺到相當刺耳。

    不就是真理神殿的弟子,有什麼了不起?

    韓傷看出他們心中的不滿,卻是更加不屑,心中暗道:“一個排名倒數第三的大世界的修士,自以爲在母界是一等一的人物,可是來到真理天域卻什麼都不是。說不定要不了多久,整個世界就會化爲戰場,在征戰中毀滅,徹底消失在天庭界。這樣一座弱界的修士,沒有一絲與他們結交的必要。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遠處一道聲音傳來,“瑞亞界的亡虛神子駕臨,韓傷趕緊前去迎接。”

    “亡虛神子又來真理天域修煉,太好了,以前都是我接待他,讓很多傾慕亡虛神子的師姐師妹都嫉妒不已,這一次絕不能讓她們搶先,能夠與亡虛神子結交的機會可不多。”

    韓傷的心中大喜,沒有再理會張若塵等人,立即向遠處趕了過來。

    木靈希站在張若塵的身旁,雙手抱在胸前,默默的看着這戲劇性的一幕,只覺得好笑,道:“看來真理神殿的弟子,並非個個都是身具傲骨的精英,也有攀龍附鳳、狗眼看人低之輩。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