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木靈希和滄瀾武聖獲取冰火鳳凰的傳承后,鳳凰巢中的陣法銘紋因為失去大聖聖力的支撐,變得暗淡了不少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一根虹化藤的旁邊,催動沉淵古劍中的銘紋,一劍劈斬了過去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

    虹化藤上的陣法紋路,只是閃爍了一下,就被沉淵古劍爆發出來的力量斬斷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張若塵可是做不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「冰火鳳凰的聖源和聖道規則都進入靈希和萬滄瀾的鳳凰翼,鳳凰巢的防禦果然在快速減弱,恐怕要不了多久,這裡的陣法就會徹底失去作用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一邊收集虹化藤,一邊尋找獵神的神之星魂。

    虹化藤這樣的寶物,可遇不可求。

    先前,若不是有虹化藤的輔助,張若塵未必能那麼快修鍊到至聖境界,僅憑這一點,也就證明虹化藤的巨大價值。

    魔音也在收集虹化藤。

    雖然說,食聖花具有可怕的天賦,能夠直接吸收聖者的血氣、聖力,甚至聖道規則,將它們轉化為讓自己不斷成長的養分。這一點,讓別的生靈羨慕不已。

    但是,食聖花想要隨心所欲的運用吸收來的聖力和聖道規則,依舊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去參悟,否則,與一個空有一身健碩肌肉的嬰兒沒有區別。

    虹化藤對她,也有不小的價值。

    「主人,獵神的神之星魂真的在鳳凰巢?這樣的寶物,怎麼可能一點氣息都沒有散發出來,會不會是羅剎公主故意騙你的?」魔音道。

    虹化藤已經收集了不少,張若塵和魔音在鳳凰巢中走了很是遙遠的路途,卻沒有任何發現,自然也就產生出了一些懷疑。

    「若是沒有神之星魂,羅剎公主不可能處心積慮潛伏在我的身邊,利用我幫她破解空間陣法。唯一的可能,就是她也猜錯,或許獵神根本就沒有將神之星魂放在鳳凰巢。」張若塵一邊思索,一邊說道。

    「那我們……」

    魔音剛想說什麼,突然,整個鳳凰巢中的空間都是猛烈震蕩了一下,傳出「噼啪」的巨聲。

    很像是空間碎裂的聲音。

    緊接著,他們腳下的地面,竟然在緩緩的下沉。

    「發生了什麼事?」魔音感覺到驚詫。

    「鳳凰巢中的這片空間,很快就要崩塌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驚慌失措,畢竟,鳳凰巢的空間結構相當穩定,不可能在一瞬間就崩塌,他們完全可以不慌不忙的離開此地。

    「鳳凰巢中的空間結構正在發生巨變,或許那尊日晷也會出現一些變化,去看一看,希望能夠將它收走。」

    沒有找到神之星魂,的確是讓張若塵頗為失望,因此,心中就更加想要收走日晷。

    二人急速向日晷所在的位置趕過去,在快要接近日晷的時候,驀地,張若塵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波動,連忙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「羅剎公主的氣息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激發出十二顆佛帝佛珠的力量,掩蓋他和魔音的氣息,以免被羅剎公主那強大的精神力發現。

    魔音道:「難道羅剎公主發現了日晷?」

    「應該是這樣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道:「你帶著功德簿牆先離開鳳凰巢,再尋找一處隱秘之地藏起來。」

    「靈全少君和大批一等侯爵也都進入鳳凰巢,若是他們與羅剎公主聯手,主人有把握對付得了他們嗎?」魔音問道。

    「就算再危險,為了日晷,也值得一搏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露出一道鋒銳的光芒。

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魔音心知日晷對張若塵有無比巨大的價值,他不可能放棄,因此,也就不再多言,帶著功德簿牆,向另一個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魔音剛剛離開,遠處,便是飄來羅剎公主的冰冷聲音:「什麼人?在本公主的面前藏匿,有意義嗎?」

    張若塵暗呼一聲厲害。

    剛才,他在第一時間就激發出佛帝佛珠的力量,居然還是讓羅剎公主察覺到一絲氣息,尋覓了過來。

    此女的感知能力,真的是相當可怕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那曼妙絕倫的身影,從七彩色的聖光中走出,出現在百丈開外,一身青色的素衣,高挑婀娜的身材,雪白如玉的手中握著一根聖杖,身上沒有一絲邪惡之氣,反而像是神女下凡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退走,也沒有發起攻擊的意思,反而,在羅剎公主出現之前,便是使用出「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」,變化成了靈全少君的模樣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看到站在遠處的靈全少君,略微感覺到意外,道:「怎麼是你,鬼鬼祟祟的幹什麼?」

    張若塵學著靈全少君的模樣,道:「屬下擔心公主殿下的安危,所以,悄悄的跟進了鳳凰巢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釋放出精神力,探查四周,道:「就你一個人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遲疑之色,問道:「公主殿下沒有與張若塵在一起?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對靈全少君顯然是頗為冷漠,臉上沒有笑容,道:「張若塵已經識破本公主的身份,所以,以後你也不必再躲在暗處。既然你已經來到鳳凰巢,就跟本公主一起去研究一件東西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大步走了過去,問道:「什麼東西?」

    「一件很有意思的東西,保證你以前從來沒有見過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沒有懷疑張若塵的身份,畢竟,張若塵現在的無形無相三十六變已經有很高的造詣,只要不出現太大的破綻,足以瞞天過海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走在前面,身上香味瀰漫,再加上那完美無瑕的身材,腰臀之間動人的曲線,即便是以張若塵的心境,走在她的身後,腦海中也情不自禁的浮現出當日兩人精神力雙修的旖旎畫面。

    面對這樣一位身材樣貌都絕色無雙的尤物,還有著尊貴的身份與一等一的修鍊天賦,也難怪靈全少君會那麼迷戀她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自然是能夠感受到,「靈全少君」的目光盯在她的身上,心中有些厭惡,但是,卻又在壓制自己的情緒,畢竟靈全少君在羅剎族也有非同一般的身份,不是那種可以隨便打殺的小嘍啰。

    果然,羅剎公主帶著張若塵,來到日晷的附近,在距離日晷一百二十丈的位置,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「那是什麼東西?一尊破石頭裡面,竟然傳出流水的聲音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裝著不知道危險,大步向前行去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搖了搖頭,心中暗道,「果然是個莽夫,這樣詭異的地方也敢亂闖,與張若塵比起來,差的太遠。」

    「小心,日晷的附近充斥著時間的力量,你再往前走,等於是在自殺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的眸中,閃過一道嫌疑之色。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向後倒退,一直退到羅剎公主的身後,驚疑不定的道:「時間的力量?日晷又是什麼東西?」

    「日晷是人族一些文明國度,用來測量時間的器物。若是本公主沒有猜錯,眼前這一尊日晷,應該是一件可以用來操控時間的至寶。而且……它或許與神之星魂,有某種聯繫。」羅剎公主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一動,震驚的道:「怎麼可能?神之星魂竟然藏在這樣一塊破石頭的裡面?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翻了一個白眼,道:「本公主多久說過神之星魂藏在日晷裡面?只不過,鳳凰巢中,讓本公主都看不透的東西,也就只有它。如果我是獵神,或許也會將神之星魂的秘密,藏著這樣一件時間至寶的內部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可是,我們根本無法靠近日晷。要不本少君去將張若塵抓來,憑藉他對時間的掌控,或許能夠幫助我們奪到日晷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就想看白痴一樣的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「張若塵是何等人物,你以為你是誰,可以指令他做事?再說,以本公主的手段,也沒有十足的把握抓得住他。就憑你,還是不要去招惹他,免得反而栽在他的手中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倒是沒有想到,羅剎公主對他的評價,竟然如此之高,心中感覺到了一些壓力。因為,羅剎公主對他的評價越高,對付他的時候,使用的手段肯定就越是厲害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抬起一張晶瑩剔透的臉蛋,雙眸盯向日晷的上方,彷彿自言自語:「鳳凰巢中,根本沒有烈日,也沒有陽光照射。冰火鳳凰將日晷放置在這裡,到底是什麼意思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公主殿下博學多聞,見識廣闊,知不知道這日晷到底是什麼來歷?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思考了很久,也沒結果,聽聞張若塵的詢問,才是回答了一句:「日晷存在的歲月,肯定相當久遠,根本無法考究是誰煉製了它。不過,本公主卻知道,十萬年前的那場席捲整個宇宙的神戰,它曾出現過一次。那個時候,掌控它的人,乃是崑崙界的一位恐怖人物。」

    「誰?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生出了一些猜測,因此,迫切想要知道答案。

    羅剎公主露出一道疑惑之色,向張若塵盯了一眼,道:「你的情緒,為何那麼激動?」

    張若塵哈哈大笑一聲,掩飾道:「日晷何等寶物,能夠掌控它的人物,必定是厲害至極,屬下自然是非常好奇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倒也沒有生疑,道:「那人當然是厲害得很,那場神戰,地獄界有不少神靈死在他的手中。即便是我的父皇,談到他,也都頗為敬畏。他掌握著兩種恆古之道,時間與空間,稱為須彌聖僧。」

    「須彌聖僧。」張若塵跟著念了一句。

    「地獄不空,誓不成佛;地獄不空,誓不稱神。否則,以他那一身經天緯地的力量,怎麼可能只是聖僧的稱號,稱他為神佛也不為過。」

    羅剎公主又道:「冰火鳳凰應該是找到了須彌聖僧的圓寂之地,所以才得到了這尊日晷。」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