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快看,真的是亡虛神子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也只是觀摩過他的戰鬥虛像,沒想到,竟然今天見到了真身。”

    “我曾經與亡虛神子的虛體投影交手過一次,可惜連他的一招都沒擋住,就被擊敗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亡虛的到來,在這片平原上,引起了巨大的轟動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因爲他那驚人的身份,還有他的強大實力,更是讓人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《聖者功德榜》第七的人物,必定是絕世奇才,將來前途無量,無論走到哪裡都是耀眼的星辰。

    雖然張若塵在祖靈界鬥戰四方,但是,天庭界真正關注那場功德戰,時刻看着戰場鏡像的,也只是西方宇宙排名靠後的那些大世界的修士。

    不用擔心淪爲戰場的強大大世界,根本就不會去關注七個弱小世界的功德戰。因爲,對他們而言,沒有什麼太大的意義。

    而且,張若塵登上《聖者功德榜》第一也就是最近一兩個月的事,消息還沒有傳開,除了榜單上的那些天之驕子着重去查過張若塵的來歷,別的那些修士,最多隻是聽過張若塵的名字,知道他很厲害。

    知道他來自哪座大世界的修士並不多。

    知道他長什麼樣子的修士,更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亡虛身上的傷勢已經痊癒,並且似乎又有精進,在一羣修士的簇擁下,一步步走出空間傳送陣。

    那位叫做韓傷的真理神殿弟子,立即迎上去,眯眼笑道:“亡虛神子是第七次來到真理神殿參悟真理之道,每次都是由我接迎和安排,這次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亡虛盯了他一眼,道:“我記得你,你……你叫什麼名字來着?”

    “韓傷。”韓傷含笑着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亡虛指着韓傷,就像是在看自己的一個奴僕一般,嘻嘻一笑:“不錯,好像是這個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神子,雲舟已經爲你備好,請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韓傷在前面帶路,瑞亞界的修士,則是傲然的跟了上去,所過之處,別的大世界的修士紛紛向後退避。

    瑞亞界,西方宇宙排名第七十三位的強界,他們的神子駕臨真理天域,就如天家皇子出行一般,誰都不敢得罪,能夠討好就儘量去討好。若是一個聖者,能夠巴結上瑞亞界的神子,必定成爲母界的風雲人物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亡虛察覺到了什麼,突然停下腳步,向人羣中的一個方向望過去,看到了張若塵的身影。

    而張若塵則是已經與蘇璟等人離開了此地,前去辦理登記。

    韓傷察覺到亡虛神子的眼神無比鋒銳,順着他的目光望過去,看到張若塵等人的背影,嗤笑了一聲:“他們是廣寒界的下等修士。”

    “下等修士?什麼時候真理神殿也給修士分等級了?”亡虛沒有收回目光,彷彿是一位獵人,在看自己最爲珍視的獵物。

    韓傷道:“等級就在每個人的心中,一個倒數第三的大世界的修士,不是下等修士是什麼?來到真理天域,他們有地位可言嗎?”

    亡虛收回目光,深深的盯了韓傷一眼,露出一道意味深長的笑意,隨即向前行去。

    “什麼意思?”

    韓傷有些猜不透,亡虛剛纔那道笑意,所代表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難道這位神子殿下,看上了廣寒界的那幾個女子?說起來,那幾個女子還真的是絕色,其中有一兩個,與《九仙美人圖》上面的九位仙子比起來,恐怕也只是稍微遜色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辦理登記後,張若塵一行人前去乘坐雲舟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璟叔,接下來我們去什麼地方?”

    蘇璟的臉上,露出沉凝的神色,道:“要不我留在這裡,你們直接去真理神殿?”

    “直接去真理神殿?可是剛纔真理神殿的修士已經說過,進去神殿修煉需要排隊,等候神殿的傳喚,讓我們先去母界神靈開闢的道場等待。”張若塵說道。

    蘇青靈、溫書晟、苓宓也是第一次來到真理天域,並不知道這裡的形勢,因此也都相當好奇,爲何蘇璟要他們直接前往真理神殿?

    看到衆人疑惑的眼神,蘇璟心中的羞愧更深了一分,苦澀道:“既然你們想知道,本王就告訴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在真理天域,只有神才能開闢出一座道場,留給自己大世界的修士,做爲他們前來真理神殿修煉的臨時落腳點。”

    “換一句話說,就是神,憑藉自己強大的實力,在真理天域佔據了一塊屬於自己的小小領地,留給母界的後生晚輩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算是聽明白,道:“也就是說,月神和樹神也都在真理天域,留下了屬於他們的道場?我們可以去那裡落腳?”

    蘇青靈的臉上,露出喜色,道:“道場裡面有沒有月神和樹神留下的傳承供我們參悟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蘇璟給出了一個肯定的回答:“據說,月神和樹神將參悟到的真理之道,都以自己的方式,刻在道場的石壁上面。廣寒界的修士,只要前去他們的道場,就可以參悟石壁上的圖文。這種參悟,雖然不如進入真理神殿修煉來得直接,但,也是無比珍貴的資源。”

    苓宓和溫書晟也都精神一震,露出期待的神色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們來到真理天域,也就只能進入真理神殿參悟一個月,時間相當緊迫,想要參悟出真理規則,機會渺茫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道場中,有月神和樹神留下的真理之道圖文,那麼就算不能進入真理神殿修煉,也能在道場中觀摩圖文。如此一來,他們參悟出真理之道的概率,也就大大提升。

    蘇璟繼續說道:“十萬年前,最輝煌鼎盛的時候,廣寒界在真理天域一共有二十數座道場。每個月都有大批天才人傑,來到這裡修煉。當時廣寒界的派頭,比現在的瑞亞界,還要大幾分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現在廣寒界在真理天域,一座道場都沒有了!”

    說出最後一句的時候,蘇璟心痛如絞,全身經絡都情不自禁繃緊,心中相當不甘,卻又給人一種強烈的無力之感。

    在場所有修士,全部都怔住。

    “怎麼會一座都沒有了?神靈留下的道場,有神靈的神力籠罩,不是永恆不朽的嗎?”木靈希問道。

    蘇璟苦笑道:“神靈的神力,只能保護道場永恆不朽,但是卻不能阻止外人將道場搶奪和佔據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一凜,道:“廣寒界諸神留下的道場,全部都被別的大世界的修士霸佔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蘇璟搖了搖頭,又道:“廣寒界每隔十年,纔有三個進入真理神殿修煉的名額。但是,一些強界每個月的名額,都比廣寒界要多。他們發現廣寒界的道場,經常空置,於是就將其霸佔,據爲己有,月神和樹神他們留下的真理之道圖文,也都成爲別的大世界的修煉資源。”

    “演變到後來,我們廣寒界的修士來到真理天域,反而是連一處落腳點都沒有,無比的淒涼。”

    “也有一些天資絕頂的年輕英才,心中不甘,感到憤怒,想要將道場奪回來。可是,霸佔廣寒界諸神道場的修士,全部都是來自強界,那些天才更加優秀,實力更加強大,而且人多勢衆。所以……廣寒界的那些年輕英才,全部都以失敗告終,反而還遭到驅逐和羞辱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、溫書晟、苓宓等人一直都待在廣寒界和沙陀天域修煉,哪裡會想到,走出來之後,廣寒界的修士竟然被欺負到如此程度。

    “奇恥大辱,奇恥大辱,如果讓廣寒界的諸神知道,他們的後人竟然連他們留下的道場都守不住,被外人給霸佔,卻奪不回來,恐怕也會萬分心痛。”溫書晟咬緊牙齒,恨得抓狂。

    苓宓和蘇青靈也都捏緊一雙玉手,感覺到恥辱,感覺到憋屈。

    蘇璟道:“這就是爲什麼,我讓你們直接前往真理神殿的原因,即便是在神殿外面等待,也不要去月神和樹神他們的道場受辱。更何況,你們之中,絕大多數都是女子。”

    在歷史上,廣寒界曾有一位天之驕女,就是想要奪回屬於月神的道場,卻被困在道場裡面,差一點受辱,最後,只得自爆聖源,落得身死道消的悲慘下場。據說,月神的道場,是被一座強界的邪道修士霸佔。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這個本不屬於崑崙界的修士,心中也都生出怒火,道:“一直忍氣吞聲下去,只會更加被人看輕。既然是屬於廣寒界的道場,那麼,就戰吧,將其奪回。我不信那些強界的修士,個個都有三頭六臂。”

    苓宓是一個冷靜的女子,身上的氣質很空靈,她對自己並沒有太大的信心,畢竟,廣寒界的歷史上,誕生了很多比她更加優秀和強大的天才英傑,就連他們都失敗,還被羞辱,自己想要奪回道場,顯然是不太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,苓宓卻對張若塵充滿信心,一雙美眸,凝視張若塵,道:“我跟隨神使的腳步,我相信他一定能夠重振廣寒界的威名。”

    溫書晟輕吼一聲:“就算是拼得自爆聖源,也必須要戰,奪回屬於我們的道場。鳩佔鵲巢者,死。”

    蘇璟見衆人都戰意騰騰,那顆本來穩重持成的心也有一些被感染,而且,想到張若塵那一身有些妖孽的本事,心中也多了幾分信心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奪回一座道場,只能看你們的本事,畢竟只有你們擁有進入真理神殿修煉的名額,也只有你們纔有出手的資格,本王恐怕幫不上什麼忙。你們一定要想清楚,將要面對的敵人來自強界,實力強大,人數衆多,一旦失敗,遭到羞辱,你們能夠承受得住那種打擊嗎?”

    “失敗又如何?就算是自爆聖源與他們同歸於盡,也要讓他們知道,霸佔屬於廣寒界的道場是要付出代價的,廣寒界的修士是有傲骨的。”蘇青靈道。

    蘇璟嘴脣動了動,很想勸一勸她,最終一個字也沒有說出,隨即,便是帶着他們登上雲舟,向樹神留下的道場趕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我今天一定要寫三章,好吧,這是在給自己加油打氣,先在章節後面說一句,總要動力足一些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