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真理天域廣闊無垠,單靠修士自己趕路,有些時候即便花費一個月時間,也未必能夠趕到目的地。

    而乘坐雲舟,速度卻快了十倍不止。

    西方宇宙的諸神,在真理天域建立的道場,全部都位於真理天域西面的虛空聖域。

    樹神開闢出來的道場,位於虛空聖域的鏡香崖。

    距離鏡香崖還是百里的距離,張若塵便是聞到撲面而來迷人花香。

    一片片桂花的花瓣,從崖下,隨風吹了出來,匯聚成流動在半空的“花瓣溪流”,滿天飛舞,分解而開之後,卻又像是從天而降的雪花。

    “真是一處修煉寶地,這裡的天生聖氣濃度是元虛峰聖地的三倍左右,天地規則也更加活躍,更加適合參悟聖道。”張若塵感嘆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不言的凌飛羽,站在張若塵的右側,終於說出一句:“如果能夠一直在這裡修煉,我的修煉速度,至少提升一倍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雖不是廣寒界的修士,可是畢竟是用廣寒界的名額,纔來到真理天域,自然是要跟着張若塵等人一起。

    站在百里之外,向鏡香崖望去。只見,半天崖上,生長着一株巨大的桂花樹,一道道黑色根鬚宛如虯龍一般刺入岩石,碧綠色的葉片之間,開滿白色的桂花,散發出瑩瑩的聖光。

    溫書晟是樹神的弟子,立即認出來,道:“那棵桂花樹中,蘊含有樹神的氣息,必定是樹神留下的一截根鬚,生長出來的神樹幼苗。有那株神樹幼苗的守護,足以讓鏡香崖道場永恆不朽。可惜,我們這些後輩子孫,卻守不住它留下的道場,反而便宜了別的大世界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溫書晟感到扼腕痛惜,心中的戰意,卻是更加強烈。

    張若塵、凌飛羽、木靈希、溫書晟、蘇青靈、苓宓一行六人,踏入進鏡香崖道場所在的區域,立即,地面上,浮現出刺目的光芒,一道道陣紋浮現出來,阻止他們繼續前行。

    “竟然在道場外面佈置了陣法,真的將這裡當成他們自己的修煉領地?”

    蘇青靈冷哼一聲,取出一柄萬紋聖器級別的聖劍,調動全身聖氣,使得聖劍上浮現出上萬道銘紋,爆發出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她的雙手一合,控制聖劍揮斬下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聖劍與守護大陣碰撞在一起,頓時,一層光幕顯現出來,像是一層連接大地和天空的水幕,在劇烈震盪。

    刺耳的轟隆聲,一直傳到千里之外,將附近的那些修士全部都驚動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防禦陣法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感覺到有些棘手,若是連對方的防禦大陣都攻不破,想要奪回道場,也就只是一個笑話。

    修爲越低,可塑性更高,參悟出真理規則,得到的好處纔會越大。所以,各大世界得到真理神殿的名額,一般都是分配給聖者境界的修士。

    各大世界爲了合理利用資源,其實是很少將名額交給聖王。

    就算出現聖王級別的人物,多半也是以前就參悟出了真理規則,現在是第二次,第三次……參悟。畢竟,參悟出來的真理規則越多,好處也就越大。

    像凌飛羽這種已經達到聖王境界,卻是第一次來到真理天域的修士,其實是很少見的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佈置在道場外面的守護陣法,一般都是出自精神力聖者、精神力聖王之手,不會強大到大聖都攻不破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我來試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正好想要趁此機會,測試一下,易皇骨杖的威力。

    纔剛剛將易皇骨杖抓在手中,對面的防禦陣法光幕上面,便是打開了一道圓形的光門。

    光門的內部,站着一位三米多高的黑皮膚大漢,嘴角長着兩根龍鬚,一雙眼睛宛如黑色幽潭一般深沉。

    龍鬚子沉吼一聲:“什麼人?竟然到鏡香崖道場搗亂,難道不知這裡是雲界地盤?”

    “什麼時候廣寒界的道場,變成了雲界的地盤?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開天眼,眉心飛出一道白光,落在龍鬚子的身上,看出了他的本體,竟是一隻巨大的黑色龍鬚蟲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蟲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收起天眼,沉聲道:“廣寒界前來收回道場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廣寒界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一道有些玩味的笑聲,從龍鬚子身後傳出來。

    隨即,一個身材矮小的駝背男子,出現在光門的後方,此人名叫寒爐,皮膚上面長着一塊塊堅硬的鱗片。

    無論是龍鬚子,還是寒爐,都是半步聖王的境界。

    當然,能夠從雲界選拔出來,得到進入真理神殿修煉的名額,龍鬚字和寒爐絕不是一般的生靈,真將他們當成半步聖王,就是大錯特錯。

    龍鬚子冷哼一聲:“現在鏡香崖道場屬於雲界,與你們廣寒界沒有半分關係。如果不想被打得缺胳膊少腿,就該識時務一些,立即,滾。”?

    “龍鬚子,你說話怎麼這麼粗魯?鏡香崖畢竟是廣寒界的神開闢出來的道場,對於廣寒界的美人,我們應該接待纔對,怎麼能夠叫她們滾呢?”

    寒爐尖嘴猴腮的一笑,目光從凌飛羽、木靈希、蘇青靈、苓宓的身上掃視過去,都是一等一的美女,身材曼妙,凹凸有致,只是看着也都賞心悅目。

    他道:“我們雲界的修士,不會做得太絕。只要你們繳納一筆聖石,做爲租金,還是可以暫時進入鏡香崖道場落腳。如果,大家相處得好,甚至讓你們參悟樹神留下的真理之道圖文,也是有可能的事。你們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還想要我們繳納聖石?”蘇青靈冷冽的一笑。

    寒爐的笑容,無比猥瑣,道:“這不是傳統嗎?上一次,你們廣寒界的那位第一天驕吳昊,就是繳納了一筆聖石,才進入鏡香崖道場參悟樹神留下的真理之道圖文。所以說,想要獲得強大的力量,就要先學會隱忍。說起來,吳昊與白蚺師兄交情還不錯,怎麼這次沒有與你們前來?”

    “因爲,他已經死了!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寒爐略微一怔,隨即笑道:“死了?那真是有些不幸。不過,白蚺師兄一直都記得這份交情,就在剛纔已經傳音給我,讓我告訴你們,念在你們都是廣寒界的修士,所以,男修士繳納十萬枚聖石,女修士繳納一萬枚聖石,就能進入鏡香崖道場臨時居住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可不是吳昊。”

    蘇青靈爆喝一聲,隨即再次激發出聖劍的圓滿力量,劍氣猶如白虹一般,橫空而過,一劍刺向寒爐的眉心。

    寒爐卻是一點都畏懼,反而笑道:“有性格,就希望你這種心高氣傲的美人,讓人一看就有徵服的欲/望。”

    寒爐的手掌,從光門的後方探出,結出一道冰火交織的印記,與聖劍的劍尖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全力以赴攻出的一劍,竟然被擋住,蘇青靈的心中暗凜,“這個猥瑣的傢伙,實力竟然如此強大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,小美人。”

    寒爐嘿嘿一笑,隨即深吸一口氣,瘦小的身軀鼓脹了起來,雙臂猛然向前一推,隨即冰火交織的印記爆碎而開,震得蘇青靈連連後退。

    寒爐抖了抖衣袖,昂首挺胸的冷笑:“你們廣寒界的最頂尖功法,除了樹神掌握的那一兩種,幾乎都被掠奪得乾乾淨淨,就算你們的體質再強又如何?沒有修煉頂尖功法,終究只是平庸之輩……啊……我的眼睛……”

    驀地,寒爐慘叫一聲,手掌捂着雙眼,緋紅的鮮血,不斷從手指之間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就在剛纔,一道凌厲的劍光,穿透光門,向他斬去。雖然,寒爐發現了劍光,卻根本躲不開,所以兩顆眼球直接被劍光斬得爆碎。

    凌飛羽收回了揮出劍芒的兩根修長玉指,冷冰冰的道:“我最討厭別人用你那樣的眼神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站在寒爐身邊的龍鬚子,用着無比震驚的眼神看向凌飛羽,對方只是用兩根手指揮出一道劍氣,就將寒爐的雙眼廢掉,這修爲境界得強到何等程度?

    不對,到底是劍氣,還是劍道玄罡?

    龍鬚子立即關閉光門,帶着寒爐,向階梯上方衝去,就要去稟告白蚺師兄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隻巨大的骷髏拳印,轟擊在防禦大陣的光幕上面,將防禦大陣打得碎裂,整個鏡香崖道場都是微微晃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股大聖本源力量,充斥在這片天地,震得龍鬚子和寒爐站立不穩,差一點倒在階梯上面。

    龍鬚子回頭望去,只見,在他們的身後,站着一尊數十丈高的黑色骷髏,在骷髏的眉心,有璀璨奪目的金色佛光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剛纔,就是那具黑色骷髏,一拳轟碎了防禦大陣。

    在骷髏的頭頂,站在一個年輕男子,正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張若塵縱身一躍,從骷髏的頭頂飛落下去,雙手結成掌印,散發出一龍一象的巨大虛影,按向龍鬚子和寒爐的頭頂。

    龍鬚子和寒爐連忙施展出聖術,各自結出一道印記,迎上那位從天而降的大敵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張若塵落到階梯上面,雙手的手掌,則是將龍鬚子和寒爐轟擊得倒在階梯上,砸碎階梯,呈現出兩個碎石大坑。

    “叫你們滾出去,你們偏不聽,現在沒機會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背起雙手,全身聖威磅礴,大步踏上階梯,傲然的向上方行去:“廣寒界張若塵,前來奪回鏡香崖道場,樹神,你若是聽到我的聲音,便釋放出神力,讓這裡化爲一片衆生平等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那具數十丈高的黑色骷髏,緊跟在張若塵的身後,一雙巨大的骷髏腳掌,踩入進兩個碎石大坑,踩得坑底的龍鬚子和寒爐慘叫不止。

    所謂“衆生平等”,就是神靈動用神力,在一定的區域之內,將所有修士的修爲,壓制到相同境界。

    凡是在真理天域建立道場的神,都會留下這樣的後手,只要是後輩子孫誠心禱告,就能讓道場變得“衆生平等”。

    當然,最開始留下這樣的後手,是爲了抵禦外敵,以免道場被別的大世界的修士搶走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從蘇璟那裡,瞭解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好吧第二章了,爭取十二點之前第三章。當然,只是爭取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