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月神,乃是一尊古神,即便是消失了十萬年,在天庭界依舊有着不小的威名。

    十萬年前,月神在陰間受了極其嚴重的傷勢,一身神力耗盡,不得不進入日月水晶棺中沉睡。即便現在,她的神力只是恢復了十之一二,天庭界的諸神,恐怕也沒有誰敢小覷她。

    月神的美麗身影,緩緩飄落,落在廣寒神宮的頂部,肌膚猶如神玉一般散發出璀璨的光華,照耀沙陀天域所在的這片廣闊天地。

    整個天庭界,恐怕也找不出幾位神,有她這樣的絕代風華,艷壓眾生。

    上空,三彩色的神雲開始收縮,化為一隻長著三顆頭顱的巨獸。

    巨獸的身軀,長達數百里,與月神山一樣巨大,全身長滿鱗片,似象非象,雙翼展開化為了兩片黑雲,六隻眼睛迸發出懾人的神芒,猶如六輪烈日懸浮在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那隻巨獸,只是神的一道神念。

    「月神,你莫非不知,褻瀆神靈乃是死罪?」

    巨獸,口吐人言,氣勢強橫無邊,說出來的每一個字都蘊含毀天滅地的神力,像是要震碎這片天地。

    月神顯得很淡然,向御空大聖詢問了一句,道:「你可曾指名道姓的辱罵焱神?」

    御空大聖雙手抱拳,向月神行禮,不卑不亢的道:「不曾。」

    「你可曾故意損毀焱神的神像,或者,做出褻瀆焱神的事?」月神再次問道。

    「不曾。」御空大聖道。

    月神重新抬起來頭,盯向那隻巨獸,道:「我已經詢問過,他不曾褻瀆你。」

    「哧哧。」

    那隻巨獸的六隻眼睛裏面同時湧出火焰,使得月神山所在的這片天地,完全都被火焰包裹起來,嘴裏發出一聲怒吼:「月神,你定要庇護他嗎?」

    「我為廣寒界之神,自然是要庇護廣寒界的生靈,你這不是多此一問?」月神道。

    「今日,本座卻偏要斬他。」

    那隻巨獸的雙翼扇動,掀起狂暴的火焰風暴,一雙攜帶有神威的巨爪,穿過火焰風暴,落到了御空大聖的頭頂上空。

    神威籠罩月神山,廣寒界的諸位大聖,全部都感覺到巨大的壓力,猶如這片天地就要毀滅了一般。

    聚集在月神山附近的廣寒界半聖,更是被那股神力鎮壓得全部都跪伏在地上,戰戰兢兢,心中恐懼得都要崩潰。

    御空大聖卻是大笑了一聲:「能夠被神殺死,也是死得其所,死得其所……哈哈……」

    月神的眼神,卻是變得無比冷冽,隨即,一道奪目的神光從她眉心飛了出來,一直衝射到數十萬里之外。

    那隻巨獸,則是被神光打得化為了粉塵。

    月神的目光,眺望天庭界的某一個方位,沉聲道:「滅你一道神念,只是給你一個警告。再敢挑釁,那就只能開啟神戰。」

    震耳的神音,在天地間回蕩。

    天庭界的很多修士都聽到這道聲音,全部都驚疑不定,隨後,他們皆是恭恭敬敬向月神山的方向一拜,那是修士發自內心對神的敬畏。

    功德神殿的內部,乃是一片獨立天地。

    焱神就是待在那片天地,本尊比剛才那隻巨獸何止龐大千倍,嘴裏發出一身沉吼,怒氣衝天:「月神,等到廣寒界變成下一座戰場的時候,看你還能不能像現在這麼傲氣。那個時候,千萬不要來求我,否則你會付出巨大的代價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廣寒界的大聖和半聖全部都激動得顫抖,月神不在天庭的時候,別的那些大世界的神,可以隨便拿捏廣寒界的生靈。甚至,那些神的後代,在廣寒界修士的面前,都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模樣。

    即便是被欺負,廣寒界的修士也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如今,月神回到天庭界,廣寒界的修士便是有了底氣,有了靠山。月神的強勢,不知讓多少修士熱淚盈眶。

    御空大聖的心中最是感動,那傲然挺拔的身軀,竟是矮了一截,半跪在地上:「多謝月神。」

    「起來吧,在廣寒界,聖者以上的生靈,不用跪神。」月神說道。

    九靈大聖從諸位大聖中走了出來,問道:「月神,神級功德戰的結果如何?」

    月神輕輕的搖了搖頭,道:「神級功德戰也就只是一個形式,想要殺死一位神靈,談何容易?若是我的神力盡數恢復,或許才能有一些斬獲。」

    想要殺死一位大聖,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更何況是生命層次更高的神?

    若是,某一座大世界的神,可以殺死一位地獄界的神,那麼這個大世界在《萬界功德榜》上的排名,立即就會提升一大截,整個大世界的生靈,在天庭界也能揚眉吐氣。

    九靈大聖頓時明白,此次功德戰,恐怕沙陀七界的神靈,全部都是空手而回。功德戰的結果,最終還是要取決於聖者功德戰、聖王功德戰、大聖功德戰。

    在場的諸位大聖臉色都不好看,眼中充滿自責和慚愧。

    因為,廣寒界在大聖功德戰中墊底,收集到的功德值,還比不過大聖數量遠少於廣寒界的崑崙界。

    即便他們的內心如何傲氣,在月神的面前,此刻也是羞愧難當。

    而且,聖王功德戰的局勢也很不妙,廣寒界竟然也被崑崙界超越,成為倒數第一名。今晚子時就是功德戰結束的時候,想要翻盤,已經是不太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現在,不僅僅只是在場的諸位大聖,包括整個廣寒界的千萬種族,億萬生靈,全部都將希望寄托在祖靈界那片功德戰場。

    確切的說,是寄托在那個站在棲鳳聖山頂部的年輕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如今,那個男子,就是整個廣寒界的希望。他的身影,似乎已經與月神一樣高大,讓人仰視,讓人敬重。

    到目前為止,廣寒界還是聖者功德戰的第一,只要能夠保持到今晚子時,就是一種勝利,就等於是拯救了整個廣寒界。

    此刻,所有人都很揪心,擔心出現意外,只希望聖者功德戰能夠早些結束。

    「月神大人,聖者功德戰存在不公平之處,而且羅剎族的勢力龐大,蓄謀已久,就是想要滅掉沙陀七界的聖者。可否與功德神殿的神靈商議,提前結束戰鬥?」御空大聖說道。

    月神的目光,盯着天穹的戰場鏡像。

    在鏡像上面,廣寒界的聖者不斷死去,不斷倒下,可是,她的眼眸卻始終都很平靜。

    最後,月神的視線,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,道:「聖者功德戰很慘烈,天庭界的一方死傷無數,但是,規矩就是規矩。改變規矩,意味着更大的不公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,羅剎公主調動了三百萬羅剎侯爵大軍進入祖靈界,為何天庭界卻沒有攔截?」御空大聖表示不解。

    月神道:「按照你的意思,在戰場上,天庭界和地獄界的修士數量相同,才算公平?誰會給你講這種公平?」

    御空大聖無言以對,因為他也明白,戰爭和殺戮之所以會存在,就是因為不公平。

    月神道:「羅剎公主很聰明,只是調遣了三百萬羅剎侯爵,這是天庭界容忍的極限。若是她調遣的是五百萬羅剎侯爵,天庭界一定會插手進去。因為,那種情況,已經不叫不公平,而叫屠殺。」

    御空大聖又道:「焱神曾以神力保護功德簿牆,這算不算是插手功德戰?」

    月神沉默了片刻,道:「這並沒有什麼錯,功德簿牆本就不應該被毀掉,功德戰的意義,就是對抗地獄界。焱神只是耍了一些規則之內的小手段,要應對這樣的小手段,我也只能做一些規則之內的事。」

    在場的諸位大聖,眼神都是微微一亮。

    果然,月神不會坐以待斃。

    可是她所指的規則之內的事,又是什麼事呢?

    「快看,張若塵竟然闖入進了戰場?」一道驚呼聲響起。

    隨即一道道目光,都向頭頂上方的戰場鏡像望去。

    果然,張若塵沒有再繼續待在棲鳳聖山的山頂,竟是衝下聖山,化為一道火光,向一處羅剎侯爵聚集的區域飛馳過去。

    在場的諸位大聖,皆是不解。

    張若塵難道看不清形勢?

    現在,只需要守住功德簿牆就是最大的勝利,加入進戰鬥,肯定會增加很多變數。萬一功德簿牆遺失,對整個廣寒界的生靈而言,將是一場災難。

    「神使啊,神使,千萬不要再折騰,你都守護了功德簿牆那麼久,千萬不要在最後半天出現意外。」

    在廣寒界,很多生靈都感覺到自己的心要跳出來,甚至跪在地上祈禱,希望張若塵能夠將功德簿牆守護到最後時刻。

    月神的目光,盯向張若塵衝過去的那片區域,只見,那裏聚集了接近兩百位崑崙界的聖者。他們遭到大批羅剎侯爵的圍攻,很多人都受了重傷,不斷有人倒下,已經是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那些聖者……

    月神感覺到有些熟悉,當日,張若塵攻打魔教總壇的時候,似乎就是那些聖者跟在他的身後,隨他一起征戰。

    當初,為了帶走那些聖者,張若塵幾乎與她翻臉。

    可惜最終那些聖者,全部都留在了崑崙界。

    廣寒界的那些修士,沒有人能夠理解張若塵的行為,可是,月神卻明白,在張若塵的心中,恐怕整個廣寒界的生靈加起來,也不如那些聖者重要。

    功德神殿中,焱神也在密切關注聖者功德戰,注意力集中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看到張若塵加入進戰場,焱神露出一道冷笑:「終於出現變數。月神,你想要憑藉這個小子幫你保住廣寒界,只會是竹籃打水一場空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昨天系統出現了一些問題,導致章節錯亂,現在,應該已經修復了過來。)

    ?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