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鏡香崖道場外,不斷響起破風聲,一道道強大的身影,趕到此地。

    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一的張若塵,竟是來自廣寒界,讓很多人都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畢竟,只有強界纔有最強大的傳承,最珍貴的修煉資源,可以培養出最頂尖的天才。弱界的修士,想要在《聖者功德榜》上有所作爲,無疑是難如登天。

    所以,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前一萬位的生靈,幾乎全部都被排名前一千位的大世界包攬。

    “早就聽到一些傳言,說那張若塵能夠登上《聖者功德榜》第一,完全就是靠運氣。也有人說,他是與羅剎公主合作,纔得到大批功德值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沙陀七界的那場功德戰,張若塵在幾個弱界裡面脫穎而出,算不得什麼本事,或許真實實力,連《聖者功德榜》前一萬位都進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應該可以見分曉,如果張若塵能夠將鏡香崖道場奪下來,那麼他的實力,絕不會弱於那些強界的神子、神女,排入進《聖者功德榜》的前一萬位,倒是搓搓有餘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所有修士都在議論。

    他們各自施展手段,眺望鏡香崖道場,努力想要看清道場裡面的戰鬥。

    可是,桂花樹散發出來的神光,卻使鏡香崖道場顯得茫茫渺渺的一片,只能聽到有震耳的戰鬥聲傳出,只能看見一道道聖芒宣泄出來。

    蘇璟站在鏡香山道場的數十里之外,腹中憋着一口氣,那顆經過千錘百煉的心,此刻無比緊張。

    月神曾說過,“既然我回來了,廣寒界就要重新崛起,再次舉世矚目。”

    月神那麼重視張若塵,或許在她的眼中,張若塵就是讓廣寒界重新崛起的一把利刃。今日這一戰,顯得至關重要。

    若是成功,毫無疑問是廣寒界迎來新生的一道曙光。

    若是失敗,廣寒界肯定是要繼續沉浸在暗黑之中,很難再有崛起的希望。

    衆觀歷史,那些弱界能夠崛起和興盛,不僅僅需要一位強大的神,更需要誕生一位劃時代的天之驕子,引領整個世界的年輕修士,齊頭並進,殺出一片新天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那個劃時代的天之驕子嗎?

    鏡香崖道場中,張若塵身穿百聖血鎧,一隻手提着沉淵古劍,一隻手抓着易皇骨杖,猶如一位蓋世殺神一般,直向白蚺攻殺過去。

    要殺,就先殺最強的那人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白蚺調動真理規則,不斷打出聖術,想要阻擋張若塵的腳步。

    可是,連擋張若塵七劍之後,身上的護身寶物全部都用盡,還反被打成重傷,一隻手臂被劈斬下來,墜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有衆生平等的壓制,我動用出聖相符,早就已經將你鎮殺。”白蚺吼出一聲。

    “就算沒有衆生平等,你動用出聖相符,我也照樣斬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大步向前,並沒有動用時間劍法,也沒有吞飲龍靈瘋牛酒,而是準備通過這場戰鬥,磨礪劍八。

    畢竟,他還停留在劍八的第一層境界,只有在戰鬥的時候不斷運用,在運用中,參悟劍道的真諦,修煉起來纔會更快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休要猖狂,雲界強者輩出,藏龍臥虎,不是你一個人可以單挑。”

    一連十數道身影衝了過來,各自施展手段,聯手向張若塵發起攻擊。

    個個都是強者,人人都如少年大聖。

    白蚺露出喜色,取出一隻玉質的寶瓶,吞服下一口生命聖液,隨即,那隻被斬斷的手臂,又重新生長出來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看看你的身後吧,你們廣寒界的那幾位修士,遭到十七位雲界天驕的圍攻,很快就會變成一具具屍骸。你就算再強又如何,護得住他們嗎?”

    白蚺說出這話的時候,也與站在他身後的兩位雲界修士溝通,準備聯手催動鏡像聖劍,爭取激發出二耀圓滿力量。

    只要張若塵分心前去援救那幾個廣寒界的修士,他們就會爆發出雷霆一擊,讓張若塵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站在白蚺身後的兩位雲界修士,都是隱身狀態,無影無形,甚至就連氣息都若有若無。

    可是,讓白蚺失望的是,張若塵根本就沒有要去援救的意思,反而釋放出一大片淨滅神火,將圍攻他的十數位雲界強者,全部都包裹進去。

    “風雨雷電。”

    “星月霞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嘴裡唸唸有詞,腳下踩着奇妙的步伐,身形如同鬼魅,隨着他手中的戰劍揮舞起來,大半個鏡香崖道場都變得電閃雷鳴,狂風怒嘯。

    此刻,他正在戰鬥之中,參悟劍帝雪紅塵留下的《劍八筆錄》。

    雪紅塵的劍八,就是歸納成“風、雨、雷、電、星、月、霞、光”八個字,像是劍道總綱,只需參悟透一些皮毛,隨着劍招揮動,也能造成天地變色的威勢。

    一位雲界的強者,抓着一隻萬紋聖器級別的大鼎,從天而降,如同抓着一座大山,向張若塵轟擊下去。

    “霞光沖天。”

    沉淵古劍直接從張若塵的手中飛出,轟擊在那隻大鼎上面,嘭的一聲,強大的力量,將大鼎打得拋飛出去。

    那位雲界強者,被凌厲的霞光劍氣擊中,身上響起“嘭嘭”的爆碎聲,一道道護身符籙,變成了齏粉。

    那位雲界強者,嚇得差點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“竟然這麼強?”

    他的腦海中,剛剛浮現出這個念頭,張若塵卻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後,抓着沉淵古劍,猛然向下一斬。

    頓時,閃電雷鳴,八面生風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大量鮮血,從半空灑落下來。

    同時,還有一塊塊殘碎的血肉屍塊,在向下墜落。

    一劍劈殺了那位雲界強者,張若塵便是再次出手,攻向另外一人。他的速度奇快無比,即便遭受十數位高手的圍攻,也都顯得遊刃有餘,掌握着主動。

    “星月齊臨。”

    “風如龍,雨如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不斷嘗試劍八的意境,越來越連貫,一招一式都有操控天地氣象的力量,並且還能借來天地的力量,使得劍法更加凌厲和兇猛。

    幾個呼吸的交鋒下來,竟是又斬殺三位雲界的天之驕子。

    而圍攻他的那些修士,卻連他的衣角都沒有碰到。

    這一下,可是將雲界的諸位強者嚇得不輕,終於意識到他們與張若塵的差距。他們並不是傻子,十分清楚再這樣戰下去,肯定會被張若塵殺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白蚺怎麼都沒有料到,張若塵竟然強大到如此程度。

    當他的目光,向另一處戰場望過去的時候,更是大驚失色。

    一共十七位雲界強者,去圍攻五位崑崙界的修士,竟然已經倒下了五位,全部都被一劍擊穿氣海而亡。

    出手的人,乃是一個身穿紫色電衣的女子,她手中的劍,似乎比張若塵的劍還要可怕。

    這還是以前那麼隨便任人欺負的廣寒界?

    “世隱蟲,奇隱蟲,與我一起催動鏡像聖劍,現在就出手,先斬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白蚺不再去等待時機,與隱身在他身後的兩位強者,同時將聖力注入進鏡像聖劍。隨着劍體上的銘紋不斷浮現出來,第一圈聖力光霧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當劍體中,足有兩萬道銘紋被催動的時候,第二圈聖力光霧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二耀圓滿力量充斥在鏡香崖道場,並且,那股力量還衝出道場,一直蔓延到數百里之外。凡是前來看熱鬧的聖者修士,沒有一個不爲之動容。

    “就連二耀萬紋聖器都使用出來,這場爭奪戰,還真是夠激烈。”

    “由此可見,張若塵的實力還是很強,竟然將白蚺逼迫到了如此程度。”

    二耀圓滿力量,一般來說,是聖王才能催動的力量。

    而且,一般的一步聖王,還掌控不了那種力量。

    就算是《聖者功德榜》上的天驕,也沒有幾個能夠獨自激發出二耀圓滿力量,需要與別的修士聯手。

    使用二耀圓滿力量,用來對付聖王之下的生靈,完全就是一種碾壓。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一劍穿透一位蟲族修士的心臟,便是察覺到身後傳來的磅礴聖威,眼神不僅斜睥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竟然還不逃,難道以爲激發出二耀圓滿力量,就能殺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取出紫色神石,捏在手中,調動聖氣不斷注入進去,漸漸的,紫色神石變得越來越巨大,化爲一座氣勢巍峨的神山。

    要知道,紫色神石是用黑洞旁邊的一顆紫星淬鍊而成,根據凌修所說,它更是一位石族神靈軀體的一部分,自然是讓它蒙上一層,無比神秘的色彩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你的死期到了!”

    白蚺用盡全身力量,掌控着鏡像聖劍,拖出一道長河一般的劍氣,向張若塵揮斬過去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他一劍揮出的時候,一座龐大的紫色神山,卻倒壓下來,那股力量簡直無可匹敵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

    白蚺大呼一聲。

    站在白蚺身後的世隱蟲和奇隱蟲,也都嚇得膽顫心驚,立即脫離隱身狀態,化爲兩隻光點大小的飛蟲,想要逃走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紫色神山碾壓下去,不僅鎮壓住鏡像聖劍,也將白蚺打得沉入進地底,肉身化爲了血泥。就連他的聖魂,也被紫色神山蘊含的神秘力量碾壓成碎片。

    兩隻隱蟲沒有逃掉,遭到紫色神山的鎮壓,身上的聖光越來越暗淡,最後變成兩隻針尖大小的蟲屍。

    只是一擊,便是鎮殺三位聖境強者。

    還活着的雲界修士,哪裡還要出手,全部都被嚇破膽,紛紛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不過,他們卻沒有選擇逃走,目光齊刷刷的盯向桂花林的深處,似乎是在期待着什麼?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一道金色的聖氣波浪,從桂花林的深處涌出來,震得張若塵站立不穩,向倒退了數步。

    “竟然有聖王級別的強者待在鏡香崖道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閃過一道異樣的神色,雖然有些意外,可是卻毫無懼色。

    畢竟,開啓了“衆生平等”,聖王的境界也被壓制在半步聖王的層次,也就是戰鬥經驗、聖道感悟、聖術運用、真理規則這些方面佔據優勢。

    真要戰起來,遇到再強大的聖王,張若塵未必會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不出意外,今天應該還有一章。好吧,小魚也想看看這樣的狀態,還能保持幾天,也希望大家能夠支持支持,讓小魚更有動力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