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隨着那道金色聖氣波浪消散,數百畝的桂花樹,全部都如同沙子做的一般,“沙沙”的坍塌,變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沒有桂花樹的遮擋,張若塵終於看見,遠處的崖壁下方,盤坐着一位身穿金色聖袍男子,看上去大概三十來歲,白面無鬚,雙瞳如同金色星辰,正在參悟崖壁上的一幅圖文。

    還活着的雲界強者,全部都躬身向那位男子行禮,道:“廣寒界的修士欺人太甚,連殺雲界十六位聖境英傑,請異王出手鎮殺他們,爲死去的修士報仇。”

    名叫“異王”的男子,從參悟之中“甦醒”過來,緩緩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,威嚴而又高貴,壓制得在場那些桀驁的雲界強者,全部都擡不起頭來。

    “那麼多人一起出手,竟然連六個廣寒界的修士都拿不下。雲界的臉面,都被你們丟盡。哼!”

    異王現在也是半步聖王的境界,可是他的一聲輕哼,卻是振聾發聵,讓那些雲界強者個個都頭暈目眩,臉色蒼白。

    蘇青靈、苓宓、溫書晟也不例外,他們的嘴裏發出一道悶聲,身體搖搖欲墜。

    就連張若塵也都感覺到耳膜刺痛,彷彿是被針尖紮了一下。

    幸好他吸收了金靈本源、水靈本源,還有大量神血,肉身境界大增,才能從容的抵擋。

    “同樣是半步聖王級別的實力,那位名叫異王的男子,對力量的運用,卻比在場修士都要高明。”張若塵的心中暗凜。

    只是隨口吐出一道音波,異王就顯露出高人一等的手段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物,對聖道的感悟,已經達到極高層次。常人眼中平平無奇的一招,他也能將其與聖道融合,從而千變萬化,爆發出聖術級別的威力。

    “異王的修爲,不在十二皇叔之下,應該是四步聖王的境界。而且,能夠來到真理天域修煉,異王絕不是一般的聖王,就算是五步聖王,估計也不是他的對手。”張若塵的心中,暗暗做出這樣的判斷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開啓了“衆生平等”,單靠自身的力量,張若塵與異王對上,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動用易皇骨杖這招底牌,結局肯定會變得不一樣。

    異王的身上氣勢凌厲,很像是一位上位者,在俯視腳下的螻蟻。

    當他的目光,看到立在張若塵身旁的紫色神山後,金色的眼瞳中,頓時燃燒起了火焰,“居然能夠增幅戰鬥力量,真是一件可遇不可求的至寶。張若塵,將它獻給本王,本王可以給你留一條活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殺了雲界這麼多的聖境強者,還有活路?”

    “當然有活路,只要你將你的一縷本命聖魂交給本王掌控,答應做本王的奴僕,本王可以保你不死。”

    異王的語氣,氣勢十足。

    凌飛羽提着葬天劍,走到張若塵的身旁,道:“他就交給我來解決吧!”

    異王的目光,落入凌飛羽的身上,道:“原來是一位二步聖王,難怪能夠殺死雲界數位聖境強者。不過,你最好還是不要挑戰本王,否則會死得很難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說出這兩個字的時候,凌飛羽的紅脣中,也吐出音波力量。

    “嘭嘭。”

    雲界的那些聖境強者,全部都耳膜破碎,流淌出鮮血。

    就算是異王,也感覺到音波如同一柄利劍刺在耳膜上面,無比疼痛,立即調動聖力護住耳膜,纔將音波擋住。

    “好凝聚的音波力量,她對力量的控制,竟然還在本王之上。”異王感覺到駭然。

    能夠將劍九都修煉到大圓滿,凌飛羽對力量的控制,自然是精妙絕倫。

    當然,凌飛羽並不是完全佔據優勢,因爲她和張若塵一樣,都沒有參悟真理之道。而異王卻不同,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到真理神殿修煉,修煉出來的真理規則,遠比白蚺要高深。

    所以,真正交手起來,凌飛羽未必是異王的對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雖然沒有參悟真理之道,可是卻掌握着恆古之道中的“空間之道”和“時間之道”。

    可以說,張若塵、凌飛羽、異王三人,各有優勢,也各有弱點,在“衆生平等”的環境下生死對決,還真說不好誰勝誰負。

    最好的辦法,就是張若塵與凌飛羽聯手,贏面至少有八成。

    “讓我先試一試他的實力,如果拿不下他,你再出手助我。”張若塵心知來到真理天域,必定會遭遇來自各界的強敵,其中一些敵人,說不一定比異王還要強大。

    所以,先和異王交手一番,積累經驗,今後遇到相同等級的強者,才能更加從容應對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在異王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,張若塵施展出一招時間劍法,在一瞬間,沉淵古劍的劍尖便是刺在異王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異王的身體,向後倒滑了出去,全身上下金光不停閃爍,很快就將張若塵的所有劍勢,全部都化解於無形。

    異王沒有還手,只用眉心抵擋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漸漸的,他更是穩住腳步,沒有繼續後退。

    異王的嘴角,露出一道笑意:“將時間融入劍法,的確快得讓本王都難以躲避。但是,力量卻差得太多,根本破不了本王的不朽金剛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收劍,急速向後倒退,臉色變得前所未有的凝重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何等鋒利,居然連異王的皮膚都劃不破。

    “活路已經給你,你卻不要,那麼本王只能吞食你的肉身,吸收你的精血,讓不朽金剛體更進一步。”

    異王大步走向張若塵,看似是在走,實際上卻有狂猛的颶風掀動起來,速度快如奔雷。

    “陰陽千雷手。”

    異王只是手掌一番,一共十八道掌道規則就融入掌法,隨即一招中階聖術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施展中階聖術的速度,即便是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七的亡虛,也無法與異王比擬。

    施展的速度越快,變化也就越快,往往他的對手還沒有來得及蓄力,已經死在他的掌下。

    即便是張若塵也被異王打得有些觸不及防,只得動用空間挪移,避開異王這一擊。

    異王的經驗老道,一掌沒有擊中,立即又是打出第二掌,彷彿是能夠提前捕捉張若塵挪移的方位。

    “好厲害,這樣的眼力和經驗,根本不是聖境修士可以擁有。”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避無可避,只得揮出沉淵古劍,與他硬碰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異王的掌心,成百上千道雷電飛涌出來,轟擊在沉淵古劍上面,打得張若塵向後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中階聖術威力無窮,只有同爲中階聖術的手段,才能擋得住。

    所謂“陰陽千雷手”,一掌打出千雷奔涌,彷彿是一位雷神出世,翻手爲陽雷,覆手爲陰雷。

    異王這種四步聖王,對陰陽千雷手的運用,已經達到出神入化的程度。而且,可以源源不斷的使用,根本不用擔心聖力枯竭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本王的修爲,雖然被壓制到半步聖王,可是距離一步聖王也就只差一線。而你纔剛剛突破到半步聖王,竟然想跟本王鬥……咦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異王的雙目一怔。

    只見,張若塵完好無損的站在雷電之中,不僅沒有倒下,反而他身上的戰氣竟然在翻滾,體內有龍吟象嘯的聲音傳出。

    張若塵抓起紫色神山,跳躍而起,直向異王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異王再次打出陰陽千雷手,一道道雷電,如同河流一樣飛出,衝撞在紫色神山上面。

    兩股強大的力量在硬碰。

    即便是中階聖術,也沒能擋住張若塵和紫色神山的攻伐。

    “好強大的力量。”

    異王只感覺五臟六腑都被打得猛烈一顫,一步一步向後倒退,每向後踩出一步,地面都會裂開一大片,猶如整個鏡香崖道場都被他踩碎。

    堂堂四步聖王,居然被一個半步聖王境界的小輩逼退,異王感覺到顏面受損,嘴裏大吼一聲:“真當本王收拾不了你?”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道場中,天地規則輕微顫動了一下。

    隨即一道道真理規則,被異王調動起來,融入進手掌,與陰陽千雷手結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陰陽千雷手爆發出來的威力,一連攀升數倍。

    異王一掌按了出去,那些雷電全部都像是化爲蛟蟒的形態,轟擊在紫色神山上面,反將張若塵鎮壓在神山下方。

    異王已經來真理神殿修煉過七次,參悟出來的真理規則比白蚺更加精深,爆發出來的威力,也就更強大。

    可以說,沒有參悟出真理規則的張若塵,吃了大虧。

    “給我去死。”

    異王衝飛到數十丈高的位置,隨後,又化爲一道金光,急速向下墜落,掌道規則和真理規則在他的雙掌上面交織,擊向紫色神山。

    張若塵被壓在紫色神山下方,還沒有來得及脫身,異王的強橫掌力,已經拍擊下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紫色神山,向下沉陷了七丈。

    鏡香崖道場全是破碎的裂痕,並且向道場外面延伸。那條通往道場的長長石階,斷碎成十多截,很像是遭受了滅世的劫難。

    “結束了嗎?”

    異王盯着那座紫色神山,露出狐疑的神色,突然,心生警覺: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異王如同條件反射一般,反手就是一掌,向後方打了出去,掌心涌出的聖道掌力,層層疊疊,像是海面上的波濤一樣。

    可是,一道兩米長的空間裂縫,卻如同一隻黑色的小舟,劃破掌力浪濤,斬向異王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空間力量。”

    異王感覺到巨大的危機,雙瞳縮成兩個針尖大小的金色圓點。與此同時,他的身體縮小萬倍,變得只有米粒大小,閃電般彈射出去,想要躲避空間裂縫的攻擊。

    彈射到三十丈外,異王的身體再次膨脹,變成原來的樣子。

    在他的左肩位置,出現了一道血口。

    即便躲得快,也只是避開了死亡殺劫,身上依舊有一塊血肉被空間裂縫斬掉。此刻,大量聖血從那道血口裏面涌出來,將異王的半個身體都染成紅色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不朽金剛體,在空間力量面前……居然不堪一擊。”

    異王終於意識到,對面那個半步聖王境界的小輩,不好對付。

    稍有不慎,今天,說不定會陰溝裏翻船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