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蘇璟的修爲很深厚,但是,在陣法上面的造詣,卻遠遠比不上那些陣法聖師。

    他佈置出來的陣法,乃是由九靈大聖研究出來,名叫“九靈血海陣”。必須使用九靈神鳥一族成員的聖血,勾畫陣紋,才能爆發出最強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九靈血海陣佈置出來後,蘇璟對張若塵說道:“現在,九靈血海陣只能擋住一步聖王的攻擊,這已經是本王能夠佈置出來的最強陣法。”

    在廣寒界,蘇璟的陣法造詣,足以排進前一百位,稱爲陣法之道的大師也不爲過。

    但是,只能擋住一步聖王的陣法,顯然是遠遠不足以用來抵擋雲界強者的攻伐。

    蘇璟又道:“如果我的精神力強度和陣法造詣更進一步,達到陣法聖師的層次,佈置出來的九靈血海陣,即便是六步聖王,也都擋得住。可惜,那一步太難。如今,整個廣寒界的陣法聖師,也就只有四位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一座大世界,培養一位陣法聖師,比培養一位大聖還要艱難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我還有別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蘇璟將九靈大聖的本命九羽打了出去,插入進九靈血海陣的九處陣眼,與陣法結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爲了守住鏡香崖道場,蘇璟也是拼了!?

    “只要有一位精神力聖者,同時催動九靈血海陣和本命九羽,這座陣法,足以擋住六步聖王級別強者的攻伐。”

    蘇璟頗爲傲然的說道,同時,也是在暗示張若塵,叫他不要擔心,有這座陣法的守護,鏡香崖道場的防禦就像銅牆鐵壁一樣的堅固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並不放心。

    雲界死了那麼多的聖境天驕,甚至還包括白蚺和異王,他們怎麼可能善罷甘休?

    雖然,出現超越六步聖王的強者,概率極低。

    可是萬一出現了呢?

    “我也有一些手段,或許可以讓鏡香崖道場的防禦,變得更強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蘇璟略微有些驚訝,道:“你也研究陣法?”

    “只是略懂一點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九靈血海陣的外圍走去,隨後,雙手向地面一按,激發出空間力量,使空間發生扭曲,竟是在佈置空間迷陣。

    蘇璟一直跟在張若塵的身後,細細的感受,發現那些扭曲的空間路線,都以一種極其玄妙的方式連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像是一座無形的迷宮。

    比迷宮更可怕的是,修士可以發動攻擊毀掉迷宮,但是,如果想要出手毀掉空間迷陣,很有可能他打出的力量,反而會落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空間的規則已經扭曲,變得變化莫測。

    “難怪都說恆古之道很可怕,張若塵這個小傢伙,只是佈置出一座空間迷陣,卻讓本王都感覺有些棘手。一旦被困進陣法裡面,恐怕是很難走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這座空間迷陣,與九靈血海陣結合在一起,就算雲界來再多的強者,也休想闖入鏡香崖道場。”

    蘇璟看着張若塵的身影,眼中既是流露出讚歎的神色,同時,也在心中暗歎,“這纔是真正的天之驕子!我年輕時候,也是廣寒界一等一的天驕,但是,與他比起來,卻顯得太平庸。”

    佈置完空間迷陣,張若塵纔是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只感覺精神力大量消耗,整個人都相當疲憊。

    那種感受,就如一個普通人類,三天三夜沒有睡覺一樣,大腦昏昏沉沉,身體也是格外的虛弱。

    蘇璟的心中,對張若塵生出一絲佩服,道:“剛剛經歷了一場血戰,又耗費大量精力佈置空間迷陣,應該很疲憊吧?先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取出一枚養神的丹藥,吞服下去,又閉上雙眼休息了片刻。

    等到精神恢復了一些,張若塵立即站起身來,檢查空間迷陣是不是有遺漏的地方,檢查完畢,纔是說了一句:“我們現在佈置的陣法,僅僅只是用於防禦,對那些想要攻擊鏡香崖道場的修士沒有太大的威懾。”

    蘇璟的心中一動,說道:“你還有別的打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擠出一道笑容:“剛好用得上,正好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一根手指,向虛空中一點,捕捉到一道時間印記,隨即,手指開始畫動起來,刻錄加快時間的印記。

    自從在祖靈界,見識到時間陣法的可怕,張若塵就一直都在研究。

    《時空秘典》上面,也有關於時間陣法的記載,在陣法中,時間的流速加快,可以讓修士的壽元無聲無息的流失。

    看似一個剎那的時間,實際上已經過去一年。

    看似一刻鐘的時間,聖者的所有修爲,卻都被斬盡,從一個翩翩美少年,變成白髮蒼蒼的垂暮老人。

    不過,想要控制時間力量,遠比控制空間力量要難。哪怕佈置最粗淺的時間陣法,也比空間迷陣還要難十倍。

    張若塵手持《時空秘典》,時而停下來研究,時而伸出手指在半空刻畫時間印記,時而又閉上眼睛休息。

    鏡香崖道場中,苓宓的眸中,露出欽佩之色,道:“神使都已經那麼強大,卻依舊在學習,爲我們創造更加安全的修煉環境。我們還有什麼理由懈怠?”

    蘇青靈和溫書晟也都點了點頭,他們紛紛走到樹神留下的真理之道圖文下方,開始爭分奪秒的參悟起來。

    最近的一批雲界修士,趕到鏡香崖道場,由四十多位生靈組成,在百里之外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一位蟲族修士,化身爲年輕美麗的女子,雙眸望向前方,驚呼一聲:“你們看,那是異王的屍體,竟然……竟然被吊在桂花樹的樹枝上面。”

    鏡香崖的半崖上,那株桂花樹無比巨大。

    異王的殘屍,就吊在一根樹枝上面,隨着寒風吹過,還在輕輕飄蕩。除此之外,還有另外二十多具聖屍的屍骸,也都掛在上面,顯得無比淒涼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簡直是讓雲界的修士怒不可揭,體內彷彿是有一團火焰在燃燒。

    “終究來遲了,沒想到張若塵如此厲害,竟然連異王和白蚺都不是他的對手,被他給斬殺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隻血脈強大的蟲族修士,大吼一聲:“殺過去,將鏡香崖道場奪回來,把張若塵碎屍萬段。”

    鬼蜈王將他們攔了下來,神情嚴肅,道:“冷靜一點,張若塵能夠殺死異王,難道還殺不了你們?”

    鬼蜈王是一隻七刺神蜈,修爲達到四步聖王,實力不再異王之下。

    “這麼大的仇恨,難道就算了?”那些蟲族修士不甘心。

    鬼蜈王凝視鏡香崖道場的方向,道:“我們現在去攻打鏡香崖道場,本就處於劣勢。按照真理神殿的規矩,闖入別的大世界的道場,那座大世界的修士是可以擊殺闖入者。但是,闖入者卻不能擊殺那座大世界的修士,最多隻能將他們驅逐,將道場霸佔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說,我去攻打鏡香崖道場,不能下重手殺了廣寒界的修士。但是,廣寒界的修士,卻能殺我們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第一次來到真理神殿修煉的蟲族修士,問道:“萬一我失手殺死了一位廣寒界的修士呢?”

    “那麼,你就會被真理神殿處死。”

    鬼蜈王又道:“真理神殿不禁止爭鬥,但是,卻禁止殺戮。闖入進別人的道場製造殺戮,更是會遭到嚴懲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猜測,異王就是因爲不敢破壞真理神殿的規矩,所以束手束腳,很多手段都不敢使用,所以最後反而死於張若塵的手中。”

    鬼蜈王與異王交過手,根本不相信異王會敗給一個半步聖王,所以,纔會做出這樣的猜測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張若塵嗎?”

    那位化身爲美女的蟲族修士,在鏡香崖道場的外圍,看到了一道年輕人影,手中捧着一卷書冊,一邊觀閱書冊上面的內容,手指還在輕輕畫動。

    鬼蜈王的眼神一眯,道:“氣息很強大,應該是他,廣寒界不可能還有第二個像他這樣厲害的年輕高手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幹什麼?”

    鬼蜈王也有一些看不懂張若塵的行爲,皺起眉頭,道:“似乎是在參悟書冊上面的內容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在幹什麼,先將他鎮壓再說。就算不能殺他,也先斬了他的四肢,擊潰他的精神意志,折磨得他自殺爲止。”

    一位達到一步聖王級別的蟲族修士,心中燃燒着滂湃的怒火,化爲一隻長着獅頭的銀色巨蟲,向張若塵撲了過去。

    鬼蜈王想要攔住他,卻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鬼蜈王只得立即化爲一片鬼霧,急速跟上去,生怕發生意外。萬一狂煉被張若塵算計,恐怕是要步異王和白蚺的後塵。

    狂煉的實力很強大,與商子烆身邊的五行女比起來,也就弱了一籌。

    張若塵正在全身心研究時間陣法,耳邊聽到一聲獅吼,豁然驚醒過來,向前方望去。只見,一片刺目的銀色聖光,從地平線上升起,散發出浩蕩的聖威,向他撲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本座乃是雲界的狂煉聖王,張若塵,你想怎麼死?”

    銀光中,衝出一隻獅頭蟲身的聖王境生靈,對着張若塵發出一聲爆吼。

    “雲界的修士來得倒是挺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低聲嘀咕了一句,隨後淡淡的說了一句,道:“我勸你還是不要過來,免得枉送性命。”

    狂煉聖王的感知能力很強,察覺到鏡香崖道場並沒有開啓“衆生平等”,在這樣的情況之下,他自然是不會懼怕張若塵。

    反而,他覺得這是擒住張若塵的絕佳機會。

    趁張若塵剛剛大勝了一場,正是輕敵的時候,一舉將他拿下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

    狂煉聖王大吼一聲,向張若塵攻殺過去。

    狂煉聖王十分謹慎,但是,卻沒有察覺到,自己已經踏入張若塵佈置的空間迷陣和時間陣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今天更新得比較遲,明天爭取早更。

    微信公衆號的“十大女神”活動已經開啓,有興趣的書友趕緊參加進來。微信公衆號“feitianyu5“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