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狂煉聖王伸出一隻銀色的利爪,向前抓了過去,利爪上,有真理規則的加持,頓時威力提升了一倍有餘。

    利爪與空氣摩擦,頓時火星四射。

    第一擊,他便是全力以赴,勢要在出其不意之下,將張若塵拿下。

    任憑對面的聖爪攻伐過來,張若塵卻是不動如山,巍然不懼。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狂煉聖王的這一爪落下,反而擊在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脖頸下方,那處被擊中的位置,隨即坍塌下去,銀色的驅殼碎裂而開,大量聖血涌出來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隨着一聲巨響,狂煉聖王的龐大身軀,重重的摔在地上,嘴裡發出一聲嘶吼:“怎麼可能……怎麼……會這樣?”

    自己被自己打趴下,狂煉聖王的心中,別提有多麼鬱悶。

    追在後方的鬼蜈王愣了一下,立即收起身法,停了下去。

    太詭異了!

    到底怎麼回事?狂煉聖王全力以赴打出的力量,竟然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有大批修士,依舊留在鏡香崖道場的附近,他們知道雲界的強者不可能善罷甘休,肯定會趕過來與廣寒界一決雌雄。

    真正的好戲還在後面。

    廣寒界能不能守住鏡香崖道場,還是一個未知數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他們便是看到剛纔那無比詭異的一幕,驚掉了很多修士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狂煉聖王不會自虐,肯定是落入張若塵提前佈置的陷阱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不僅僅只是戰力強大,似乎還精通別的一些手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鬼蜈王察覺到一股無形的危險,只感覺心神不靈,隨後連忙向後倒退,直到心中的那股危機感消失,才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雲界修士追上來,也都露出緊張的神色,不敢再輕視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應該是空間的力量,狂煉聖王趕緊退回來。”鬼蜈王大喝一聲。

    狂煉聖王生怕遭到張若塵的攻擊,於是,壓制住身上的傷勢,立即爆發出最快的速度,向後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身軀,卻轉了一個彎,反向張若塵衝過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狂煉聖王想要收住腳步,但是,卻還是晚了一步,張若塵的一隻手掌,也不知是從什麼地方探出來,按在它的頭頂,向下鎮壓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那顆銀色的巨大獅頭,狠狠的撞擊在地面,隨即,頭部的七竅流淌出鮮血。

    遭受這一擊,狂煉聖王傷得更重,意識都有些渙散,再難凝聚出反擊的力量。

    鬼蜈王的臉色陰沉,立即施展出聖術,打出一片鬼火火雲,向張若塵攻擊過去。但是,那些鬼火,卻都偏移的方位,根本沒有落在張若塵的身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一步步向狂煉聖王走了過去,並且取出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眼看狂煉聖王就要死在張若塵的劍下,鬼蜈王大吼一聲:“張若塵,這是在鏡香崖道場的外面,你若是殺了狂煉聖王,真理神殿饒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冷的瞥了鬼蜈王一眼,隨即,手起劍落,斬斷了狂煉聖王的四肢。爲了防止狂煉聖王自爆聖源,張若塵又使用出縛聖鎖,將其鎖住,禁錮住它體內的聖力。?

    狂煉聖王遭受有史以來最大的羞辱,嘴裡發出震天動地的嘶吼:“張若塵,只要我不死,總有一天會將他全身的骨頭,打得寸寸斷裂?”

    反正張若塵不敢殺他,狂煉聖王也就有恃無恐。

    “你覺得我不敢殺你?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拖進鏡香崖道場,直接鎮殺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聽到這話,狂煉聖王心中的所有底氣都消失,只得將憋屈和怒火,暫時壓制下去。

    只有先保住性命,纔有翻盤的機會。

    狂煉聖王想要先將張若塵穩住,一改剛纔的強硬語氣,彷彿是委曲求全一般,道:“張若塵,你先冷靜冷靜,殺了我,對你沒有半點好處。可是,留我一條性命,我族的前輩,一定會攜帶大量修煉資源前來贖我。”

    在狂煉聖王看來,一座排名倒數第三的弱界的修煉資源,肯定無法與雲界相提並論。

    爲了修煉資源,張若塵必定會動心。

    果然,張若塵中了他的緩兵之計,竟然真的沒有動手。

    狂煉聖王心中冷笑不已,“我族的那位前輩,修爲已經達到五步聖王的層次,爆發出來的戰力,與六步聖王相比,也不遑多讓。張若塵,你竟然還想要贖金,等死吧你。”

    就算張若塵的空間陣法很厲害,可是,狂煉聖王卻不相信區區一個半步聖王佈置的手段,能夠擋住族中那位前輩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性不知成長了多少,哪裡看不住狂煉聖王在想什麼?

    只不過,他想要利用狂煉聖王,測試時間陣法的威力。

    這片區域中的時間流速,到底達到了什麼程度?

    遠處,鬼蜈王等人沒有出手,全部都保持沉默,只是用眼睛狠狠的瞪着張若塵。很顯然,他們是在等待別的雲界強者。

    雲界在真理天域,一共有六座道場。

    鬼蜈王等人所在的道場,距離鏡香崖道場最近,所以,纔是最先到達。

    隨着時間推移,第二座道場,第三座道場……雲界的強者,紛紛趕了過來,與鬼蜈王會合在一起,聲勢越來越大,一道道聖光從原野中瀰漫出去。

    看到這樣的景象,就連那些圍觀者,也都忍不住爲之動容。

    “雲界修士的數量也太多,真理神殿每個月恐怕至少給了他們二十個名額。”

    “雲界在《萬界功德榜》上的排名極高,本就可以分到大量名額。再加上,雲界強者輩出,完成了真理神殿的一些任務,自然能夠爭取到更多的名額。”

    按照真理神殿的規矩,每一個得到名額的修士,只能進入真理神殿修煉一個月。但是,卻可以在真理天域待一年,直到超過一年的期限,纔會被驅逐。

    可以說,一座大世界的實力越是強大,聚集在真理天域修煉的天驕,也就越多。

    這裡是培養天庭界未來霸主的地方!

    很多修士都覺得,張若塵的麻煩大了,區區一座守護陣法,哪裡擋得住這麼多的強者?

    原野上,響起一道聲音:“怒風聖王駕臨。”

    一位身穿銀色聖甲的英偉男子,破空而來,頓時,方圓數百里的天地聖氣都在狂震,發出雷鳴一般的爆響。

    雲界的那些強者,紛紛向怒風聖王行禮。

    怒風聖王距離大聖境界,還差得很遠,可是他的身上,卻有一絲帝皇之氣散發出來。

    與大聖一樣,像是聖者中的帝皇。

    而他,正是狂煉聖王所說的那位族中前輩。

    “鬼蜈王,到底怎麼回事?”怒風聖王問了一聲。

    鬼蜈王走了過去,嘴裡在動,向怒風聖王講述先前發生的事。

    怒風聖王臉上的神情越來越冷,一股滔天的殺氣,從體內傳出,讓那些站在百里之外的修士,也都不寒而慄。

    “怒風聖王竟然在真理天域,張若塵這下完了!”

    “就看張若塵和蘇璟聖王佈置的陣法,能不能擋住怒風聖王的攻擊,擋不住的話,鏡香崖道場肯定會再次被雲界霸佔。”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盤坐在地上修煉,被斬斷四肢的狂煉聖王,就躺在他的身後。

    凌飛羽、木靈希、溫書晟等人,哪裡還能靜心參悟真理之道圖文,全部都衝出道場,臉色凝重的盯着圍在道場外的雲界修士。

    雲界修士的數量衆多,個個都是強者。

    怒風聖王的眼神霸道無雙,道:“張若塵,你開一個條件吧,怎樣才能放了狂煉聖王?”

    經過剛纔的休養,張若塵消耗的精神,完全恢復過來。再次睜開雙目,眼中流露出鋒銳之色,道:“既然你想要,我就將他還給你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抓住縛聖鎖的鎖鏈,手臂一甩,狂煉聖王的身軀便是向陣法外面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些雲界的修士,全部都很疑惑,懷疑這是張若塵的陷阱,竟然沒有一個修士敢去接飛過來的狂煉聖王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狂煉聖王的身軀,重重的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狂煉聖王已經……死去,生機全無。”

    一位雲界修士,驚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鬼蜈王立即衝過去,仔細檢查狂煉聖王身上的傷勢。以聖王的強大生命力,狂煉聖王四肢和脖頸處的傷勢,還遠遠不足以致命。

    “血液失去活性,生機枯竭,他死之前身體已經衰弱到了極點。他到底是怎麼被殺死?”鬼蜈王倒吸一口涼氣。

    從始至終,雲界的衆多修士,都在注視張若塵的一舉一動。可以肯定,張若塵只是斬斷了狂煉聖王的四肢,沒有出手殺他。

    死得太詭異。

    一位雲界修士,道:“張若塵用的會不會是某種奇毒?”

    “狂煉聖王的體內,沒有任何毒素。”?鬼蜈王搖了搖頭,重新站起身來,向遠處的張若塵望去,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憚之色。因爲猜不透,所以才忌憚。

    怒風聖王不再壓制心中的怒火,吼出一聲:“張若塵,在道場外殺人,是要償命的。”?張若塵面對怒風聖王的強大威勢,顯得淡然而又從容:“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殺了他?”

    “你不承認也沒關係,等到本王擒住了你,自然有很多種方法讓你承認。”

    怒風聖王的體內涌出萬丈聖芒,取出一件品級極高的萬紋聖器,直接激發出三耀圓滿力量,向鏡香崖道場的方向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九靈血海陣立即運轉起來,抵擋怒風聖王的攻擊。

    這一片大地,爆發出無比強勁的混亂力量,撕裂了大地,震碎了天空的雲彩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是揹着雙手,向道場中走去,對木靈希和蘇青靈他們盯了一眼,道:“不用理會他們,我們先去參悟真理之道圖文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根本不擔心雲界的修士,能夠攻進鏡香崖道場。

    首先,他們打出的遠程攻擊,破不了空間陣法和九靈血海陣。

    其次,他們若是請來陣法聖師,想要一步一步破解陣法,那樣,只會死在時間陣法裡面。

    怒風聖王看見張若塵竟然就這麼閒庭信步的走進道場,心中的怒火更甚:“區區一個半步聖王,竟然這麼輕視本王,真是豈有此理。”

    操控三耀萬紋聖器,一連打出十數道攻擊力量,怒風聖王也沒有將陣法攻破。隨即,鬼蜈王等人也都各自施展力量,發動攻擊。

    震耳的攻伐之聲,持續不絕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