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乾咳聲響起,風巖站在遠處,凝視正擁在一起的二人,露出一道笑容,“這才幾天沒見,你們需要擁抱那麼久嗎?”

    凌飛羽、蘇青靈、溫書晟、苓宓,也都站在聖武場的邊緣,每個人臉上的神情都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心中的情緒,暫時壓制下去,與木靈希緩緩的分開,目光盯向風巖,道:“閣下到底是什麼人?”

    “再次介紹一遍,真理神殿的一等弟子,風巖。張若塵,我可是在這裡等了你三天,要不要坐下談一談?”

    風巖的臉上,始終掛着笑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見風巖的身上並沒有敵意,廣寒界的幾位修士也都得到貴賓待遇,於是,也就點了點頭,隨着風巖一起來到一座竹亭。

    兩位白衣飄飄的侍女,呈上來一壺酒,並且爲張若塵和風巖斟滿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是一位愛酒之人,所以,我專程去天都聖市拍買了一壺仙女散花。這仙女散花酒,乃是百花仙子紀梵心採集百種聖花的花瓣釀造出來,價值不可估量。”風巖笑道。

    酒香瀰漫出來,清新而又淡雅。

    空氣中,綻放出百紫千紅的花朵,花瓣晶瑩,隨着輕風一起飛舞,真就像是仙女散花一般的景象。

    很顯然,風巖是知道張若塵掌握着龍靈瘋牛酒,所以纔會以爲他對酒有獨特的嗜好。

    “愛酒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可惜,我不是一個愛酒的人,若是可以不喝,甚至一滴都不想沾。”

    “竟是這樣嗎?”

    風巖立即揮了揮手,讓侍女將“仙女散花”撤了下去,隨後,喚來了一壺清茶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是端起茶杯,微微抿了一口,就知道這壺茶相當不凡,能夠幫助修士參悟聖道,必定與“仙女散花”一樣價值連城。

    “無論是剛纔那壺酒,還是現在這壺茶,都不是一般的修士喝得到。這個風巖背後的勢力,肯定無比龐大,說不一定出自某一個擁有神的古族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我很好奇,真理神殿的一等弟子,都能在神殿的附近擁有一座聖島嗎?”

    風巖搖了要頭,道:“哪有那麼容易,這座聖島的主人,其實是我的姐姐。她是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,身體地位比我高了太多太多。”?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風巖道:“其實,此次請張兄過來做客,主要是想與你交一個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?爲什麼呢?我們以前似乎沒有什麼交集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風巖笑了笑,道:“交朋友主要看心情,看眼緣,不帶任何別的目的。張兄已經在真理神殿修煉了十三天,覺得裡面的修煉環境如何?”

    “絕妙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風巖又道:“但是,張兄卻只有一個月的修煉時間,現在已經用掉了一小半,難道不想要更多的修煉時間?”

    “你想拉我拜入真理神殿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

    風巖搖了搖頭,道:“我都說過,我交朋友從來不帶別的目的,就算有,也會直接說出來,不會這麼拐彎抹角。再說,就算張兄打算拜入真理神殿,我也會勸你,不要那麼做。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有些意外的神色。

    風巖道:“張若塵來到真理天域已經有些時日,應該已經見識過這裡的殘酷環境。其實,真理神殿各大弟子之間的競爭,更加殘酷。而且就算是真理神殿的弟子,想要進入神殿修煉,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其實張若塵也並不是特別想要拜入真理神殿,因此,沒有繼續細問下去。

    “那麼,如何再能獲得更多的修煉時間?”張若塵問出最關心的一個問題。

    風巖道:“有兩種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種,每個月真理神殿都會佈置出一些任務,比如,前往功德戰場獵殺某一位地獄界的修士,或者尋找某一種珍奇的聖藥,又或者前往一些沒有開化的原始大世界傳授修煉道法……,等等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種,在距離真理神殿大概八千里之外,有一座真理之海。那裡有十層海域,渡過第一層海域,可以得到一個月的修煉時間。渡過第二層海域,可以得到兩個月的修煉時間。渡過第三層海域,可以得到四個月的修煉時間……,如此翻倍下去,如果能夠渡過十層海域,那麼就能得到八十五年零三個月的修煉時間。”

    來之前張若塵就聽過關於“真理之海”的消息,但是,由風巖將利益關係詳細的講出來,他的心中還是微微一震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真理神殿之中,每一天的修煉時間都無比寶貴。如果能夠在裡面修煉八十五年零三個月,就算是一個資質十分平庸的修士,估計都能達到大聖境界。

    誰不心動?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也只是一個剎那的心動,很快就平靜下來,道:“想要渡過十層海域,應該極難吧?”

    風巖見張若塵處變不驚,心緒不亂,心中暗暗歎服,道:“靈希姑娘、凌宮主,還有廣寒界的幾位朋友,都已經去嘗試過,他們或許可以告訴你答案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詢問了一句:“你們都渡過了幾層海域?”

    “幾層?張若塵,你以爲真理之海有那麼容易渡過去?我們五人,沒有一個渡過第一層海域,而且,只有凌宮主一人到達了第一層海域的關口,其餘四人都在中途,就墜入海中。”蘇青靈翻了一個白眼,覺得張若塵太低估真理之海的難度。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一驚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他們幾人都是一座大世界最頂尖的天驕,億萬生靈之中才能誕生出一個,可是,竟然沒有一個能夠渡過第一層海域。

    凌飛羽是劍道奇才,在崑崙界聖道規則嚴重缺失的情況之下,都能修煉到聖王境界,可是,就連她也都失敗。

    這哪裡是難,簡直就是根本不給人希望。

    “帶我過去,我去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對真理之海,產生了濃厚的興趣。

    畢竟,能夠渡過第一層海域,就能得到一個月的修煉時間,再怎麼都要去搏一搏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風巖打出一道傳訊光符,沒過多久,一隻雲舟,便是來到空靈島的邊緣,接引張若塵等人,向真理之海而去。

    空靈島的主人,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風兮,正坐在聖殿中,與一位身穿道袍的男子下棋。

    風兮身穿仙鶴藍天袍,臉上戴着面紗,身上有一股縹緲出塵的氣質,一邊下棋,一邊說道:“見到了吧,有沒有讓你失望?”

    “還好,不是一個驕狂的人。在來之前,我看了他在祖靈界的表現,也聽聞他在鏡香崖道場大肆殺戮,本來還有些擔心,擔心他的殺性太重,性格太過狂躁。”道袍男子不緩不急的說道。

    風兮道:“爲何不親自去接觸他,非要讓我來做這個牽線的人?”

    “還不是時候,我得再觀察觀察。再說,商子烆如果知道我來了真理天域,恐怕他動用的籌碼,會比現在多十倍不止。那個時候,就變成我與他的爭鬥,還有什麼意思?”道袍男子道。

    風兮道:“說到底,你們道家就是還在觀望,對他並沒有抱太大的信心。”

    道袍男子停了下來,仔細觀看棋臺上的棋子,徐徐的道:“想要道家幫他,他得表現出足夠強大的實力才行。否則,誰願意輕易去得罪西方宇宙排名第一的大世界,天堂界?”

    風兮也停了下來,道:“既然你想要繼續觀察,那麼,要不要去一趟真理之海,看一看他的表現?”?“在神殿之中參悟十三天,就去渡真理之海,會有結果嗎?”道袍男子似乎是在問自己。

    風兮道:“就算他渡過不過第一層海域,看一看他能夠在關口堅持的時間,也能對他的潛力、悟性、實力進行初步的評估。”

    道袍男子微微一笑:“我怎麼覺得,你對他也很感興趣?”

    “時空傳人,《聖者功德榜》第一,一位神的未婚夫,任何一個身份,都足以讓我對他產生興趣。”風兮不帶任何情緒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看來這一局棋,只能等到以後再繼續下。”道袍男子道。

    片刻後,風兮與道袍男子化爲兩道流光,飛出空靈島,直向真理之海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真理之海的岸邊,聚集了大批聖境修士,全部都是來到這裡渡海,想要奪取更多的修煉時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下雲舟,向海中眺望過去。只見,海域呈現出十種不同的顏色,每兩種顏色的海域之間,都有一層光幕。

    粗略估算了一下,張若塵發現聚集在岸邊的修士,竟然足有兩三千。

    其中,張若塵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身影,大魔十方界的靈焰魔妃,紫府界的東流劍尊。還有崑崙界的數位修士,萬兆億、陳無天、心術佛師、無法和尚、裴雨田,《英雄賦》上的五人竟然到齊。

    發現了張若塵,靈焰魔妃便是露出一道媚惑萬千的笑容,徑直飛掠了過來,道:“張若塵,你終於來了真理之海,怎麼樣,有沒有信心渡過第一層海域?”

    “聽說很難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的確很難,第一層海域有三十里寬,我才渡到第二十二里的位置,便是墜入進海中,連第一層海域的關口都沒有觸碰到。據說,想要闖過關口,比到達關口,還要艱難數倍。”靈焰魔妃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在張若塵沒有出現之前,靈焰魔妃乃是沙陀天域唯一一個進入《聖者功德榜》的天才,天賦還在吳昊和東流劍尊之上。

    以她的實力,竟然只是渡到第二十二里。

    “不過,我在真理神殿只修煉了半個月,今後還有機會。回到道場修煉一年,再來渡海,或許還有機會。”靈焰魔妃道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岸邊響起一陣海嘯一般的驚呼聲:“亡虛神子闖過了第四層海域的關口,進入了第五層海域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向第五層海域望向,果然看見一位黑衣男子駕馭着真理之舟,正在緩慢的向前航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