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方乙冷峭的道:「張若塵,你未免也太自大,真以為憑你一人之力,能夠獨吞這麼多聖源。也不怕被撐死?」

    「撐不撐死,我不知道,但,可以肯定的是,刀獄界休想帶走一枚聖源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出乾坤界的力量,隨即,一股強大的氣勁,從身上爆發出來,震得方乙站不穩腳步,連連向後倒退,嘴角流淌出緋紅的聖血。

    「竟然這麼強。」

    方乙捂著胸口,心中很憤怒,但是卻又相當忌憚,不敢發作。

    開玩笑,現在的張若塵,隨意一擊就能殺死他。

    而且,以張若塵表現出來的天資,就算殺了他,月神也肯定會全力保張若塵的性命,功德神殿都未必能夠制裁得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忍吧!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頭。

    六大世界的界子,以精神力進行交流,準備退走,然後帶領六大世界的聖者,強行搶奪戰場上的聖源。

    戰場如此寬廣,六大世界的聖者又數量眾多,就算張若塵有三頭六臂,也休想攔住他們。

    可是,他們才剛剛準備退走,一股強大的聖道力量,便是落在他們的身上,鎮壓得他們全身無法動彈。

    七大世界的界子中,除了吳昊,另外六位界子,皆是臉色微變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瘋魔道:「張若塵,你這是什麼意思,我們只是想要帶走母界戰死者的屍骸和他們體內的聖源,羅剎侯爵體內的聖源全部留給你,還不夠嗎?」

    元混死後,瘋魔成為八部界聖者的首領,代理界子的一切職責。

    「去吧!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掌一揮,下出一道命令,隨即聖明中央帝國的聖者,全部急速沖了出去,前去收集聖源。

    做完這些安排后,張若塵才是說道:「既然你們已經逃離了那片戰場,也就說明,你們放棄了戰場上的聖源,將它們拱手讓給了羅剎族。而我是憑自己的力量,拚死戰鬥,才擊退羅剎族,從羅剎族的手中奪下聖源。你們有什麼資格來分一杯羹?」

    六位界子都清楚,若不是張若塵擊退羅剎侯爵大軍,他們別說是得到聖源,想要全身而退都是難事。

    最慘的結局,就是全軍覆沒。

    說到底是張若塵救了他們,張若塵想要那些聖源,也是無可厚非。

    但是羅剎侯爵大軍退走之後,失去外敵的威脅,他們自然是想收取回聖源,不可能讓張若塵獨吞。

    面對如此龐大的利益,所謂的恩情,只能暫時放在一邊。

    六位界子都是人中之龍,相當精明,幾乎是在同一時間,全力運轉體內的聖氣,爆發出最強大的力量,想要掙脫張若塵的壓制。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六股聖道力量像是六團雲彩一般,炸裂而開,周圍的空間,都在劇烈震動。

    「我知道聖源對你們很重要,可是,它們對我也很重要。所以,今天只能憑本事搶奪聖源,誰的本事大,聖源就歸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說出這一句,抬起一隻手掌,向虛空一按,隨即六位界子腳下的大地猛然向下沉陷,在他們的身體四周,更是出現密密麻麻的空間裂縫,將他們困在一片數十丈見方的區域之內。

    「該死,祖靈界的空間太脆弱,張若塵的空間力量可以發揮出巨大的威力,在這裏與他交手太吃虧。」

    「我終於明白羅剎公主為何在佔盡優勢的情況下,還要帶着侯爵大軍退走。萬一將張若塵逼到絕境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,完全可以讓這一片空間全部崩塌,與他們同歸於盡。那時,羅剎族可就損失慘重。」

    六位界子都被困在碎裂的空間內部,六大世界的聖者見到情況不妙,隨即,立即向戰場上沖了過去,準備搶奪聖源。

    若是,張若塵不能借用乾坤界的力量,即便在祖靈界動用出空間手段,也不可能攔下他們。

    可是現在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全力以赴調動乾坤界的力量,身體難以承受那股力量,皮膚表面又裂開了一些血痕。但是,他依舊咬緊牙齒,努力支撐。

    「空間裂縫。」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撕裂開一道長長的裂縫,那道黑色裂縫,連接着天空和大地,極其震撼人心。

    隨着手臂一揮,黑色裂縫飛了出去,從張若塵的腳下,一直飛到數千里之外,將這一片空間都撕裂而開,同時也是斬斷了六大世界聖者前進的路。

    數千里長的裂縫,足有百丈寬。

    衝到空間裂縫邊緣的聖者,全部都嚇了一跳,連忙停下腳步。他們瞪大雙目看着前方,似在瞻望神跡一樣,雙腿有些發軟。

    另一頭,聖明中央帝國的聖者,在全力以赴收集聖源。他們都知道時間相當緊迫,以張若塵一己之力,牽制不了六大世界聖者多久。

    因此,除了聖源以外,別的寶物他們根本沒有去收集。雖然很心痛,卻也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收取速度最快的,絕對是魔音。

    她的雙腳,化為了數萬道根須向戰場上蔓延過去,每一道根須都像是一隻手,將大量聖源收取了回去。

    就在空間裂縫重新閉合的時候,戰場上的聖源,九成九都被聖明中央帝國的聖者收取。

    「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大吼一聲,隨即打出一片聖氣,將他們籠罩進去,帶着他們向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靈焰魔妃、東流劍尊、萬兆億等人,從破碎空間裏面衝出來的時候,張若塵和聖明中央帝國的聖者,已經消失在天邊,失去了蹤影。

    「可恨啊,張若塵一個人收走一百多萬枚聖源,得到如此龐大的一筆資源,他也不怕遭來殺身之禍。」

    「天庭界的任何一座下屬凡界都會心動,等著瞧吧,張若塵這是在找死。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他們都知道追不上張若塵,已經不太可能奪回功德簿牆和那些聖源,只得帶領各大世界的聖者,開始尋找戰場上別的寶物。

    除了聖源,戰場上,還有聖器、丹藥、符籙、秘籍、聖屍、聖血……,這些東西,也都十分珍貴,聖明中央帝國根本來不及取走。

    這片戰場留下一百多萬具聖屍,是一座相當驚人的寶庫,任何一件東西拿到凡界都價值連城。

    很快,子時到來,聖者功德戰結束。

    一道三彩色的神光,從黑暗的宇宙中飛來,落入到祖靈界的四大世界碎片,像是三彩色的神雲,在天地間瀰漫。

    祖靈界的所有聖者,皆是被神光包裹。

    他們只感覺到身體一輕,隨後,一陣天旋地轉。再次接觸到實地的時候,已經來到天河畔的功德星。

    功德星,雖是一顆星辰,卻並不是「球」狀,而是「階梯」狀,一共八千九百四十階,每一階都是一里高,每一階都是一座世界的《功德簿》。

    在階梯的最頂端,有着一座宏偉的神殿,竟是與下方的階梯一樣巨大,高度接近八千里,站在神殿的下方,根本看不到神殿的頂部,只能看見一層氤氳的神霧。

    此刻,沙陀七界所有還活着的聖者,全部都聚集在神殿的外面。

    所有聖者都感覺到震撼,情不自禁跪在了地上,對着神殿叩拜。

    只有少數一些聖者,還保持站立的姿勢,但是,臉上也都露出敬畏的神情,屏住呼吸,不敢大聲喧嘩。

    「功德神殿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神殿大門上方的匾額,念出了這四個字。

    那是四個神文,在張若塵看到那四個字的時候,便是感覺到一股鋪天蓋地的力量,向他壓了過來,竟是想要強行將他鎮壓得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頃刻間,張若塵的臉色變得蒼白如紙,體內的聖魂,像是要被鎮壓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「嘩——」

    張若塵連忙調動乾坤界的力量,抵擋從四個神文上面散發出來的神威,終於讓那稍稍彎曲的雙腿,重新站直。也讓即將破碎的聖魂,重新聚合。

    「大膽,你的體內,竟然藏着另一股力量,這是破壞了功德戰的規矩。為了公平起見,現在本神便要制裁你,讓你灰飛煙滅。」

    功德神殿中,響起一道浩渺而霸道的神音。

    每一個字傳出,張若塵都像是遭受重擊,身體拋飛了起來,嘴裏吐出一口又一口鮮血,胸口向塌陷了下去,全身骨骼都在爆碎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在場很多聖者都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特別是刀獄界和紫府界的聖者,差一點笑出聲,真的是太暢快,早就應該有人站出來壓一壓張若塵的氣焰。

    「一位神出手,張若塵死定了!」

    方乙的心中,說不出來的喜悅。

    因為,方乙知道以他自己的實力,恐怕這一輩子都不可能是張若塵的對手。現在有一位神出手,自然是再好不過。

    「嘩啦。」

    一輪明亮的月光,從天河的另一頭升了起來,瞬間就跨過十萬八千里寬的河面,來到功德星的上空。

    那輪明月無比皎潔,璀璨奪目,竟然直徑撞擊在功德神殿上面。

    「轟隆」一聲,功德神殿被撞得微微搖晃了一下,爆發出來的神力之猛烈,使得不遠處的天河都掀起巨大的水浪。周圍星空中的星辰,更是在猛烈顫動。

    「月神,你要幹什麼,是要毀掉功德神殿嗎?」神殿中,響起一道惱羞成怒的神音。

    「功德神殿不能做到公平,想要殺害我廣寒界的絕代天驕,我就算將之毀掉又如何?」

    月神的絕美身影,站在明月的中心,聖潔端莊,清冷優雅,一雙天底下最美的眼眸,卻又格外的冷厲,如同兩柄神劍能夠刺穿天地蒼穹。

    而此刻,受了重傷得張若塵,便是被月神抱在雙手之中,兩隻瑩白的手掌,湧出一縷縷神力傳入進他那受傷的身體,正在幫他療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這幾天一直在井岡山學習,課程很滿,一直沒有時間碼字,所以都是擠時間寫一章。

    不過,今天學習已經結束,明天就回家,接下來應該會閉關碼字一段時間,後天,沒有別的事,應該可以恢復更新。別的什麼都說不出口,只能說一聲抱歉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