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去了往來聖閣一趟,張若塵獲得一個月的修煉時間,同時,還得到三枚真理神殿的令印,代表三個進入神殿修煉的名額。

    可惜,一位修士一年之內,只能得到一次名額,否則張若塵是很想將三枚令印都交給木靈希和凌飛羽。

    走出真理神殿,見到蘇,張若塵就將三枚令印交給了他。

    蘇深知進入真理神殿修煉的重要性,每多一個名額,都代表廣寒界的整體實力可以提升一分。

    蘇就像是捧着三位絕世美女一般,將那三塊令印收了起來,道:“本王現在就趕回沙陀天域,再挑選三位聖境修士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叔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喚住了蘇,道:“現階段,廣寒界在真理天域的處境很艱難,我覺得應該先調遣三位聖王境界的強者過來。”

    蘇有些猶豫。

    畢竟,只有在聖者境界參悟出真理規則,對修士的幫助才越大。修爲越高,可塑性越低,反而無法發揮出三個名額的真正價值。

    蘇明白張若塵的意圖,乃是想要調遣強者,將別的屬於廣寒界的道場也都奪回來,甚至有可能會去和商子開戰。

    但是,蘇活的年歲是張若塵的十倍以上,看得更深,道:“我們如果調遣三位聖王過來,對方可能就會調遣三十位,甚至三百位。那些強界的底蘊深厚,聖王衆多,就算死去一位聖王,也不算什麼大事。可是,廣寒界隕落一位聖王,就是巨大的損失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得出,蘇的性格沉穩,但是卻很保守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,合適治理一座大世界,防禦一座大世界,但是,卻無法讓一座大世界逆流而上,強勢崛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好吧,將元虛峰聖地的那隻貓頭鷹聖獸調遣過來,另外兩個名額,就由叔安排。”

    三個名額都是張若塵爭取來的,蘇自然是沒有意見。

    蘇吩咐了一聲,讓他們小心謹慎一些,不要貿然離開鏡香崖道場,隨後,纔是帶着三枚令印返回了沙陀天域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我要去接真理神殿佈置的任務,賺取修煉時間,就不與你們一起回道場。”凌飛羽走了出來,如同雪山冰蓮一般,傲然而又出塵。

    凌飛羽深知進入真理神殿修煉的重要性,自然是要想盡一切辦法,儘可能爭取到更多的修煉時間。

    既然沒能渡過第一層海域,也就只能去接真理神殿的任務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了解凌飛羽,知道她是一個獨立性很強的女子,有自己的規劃和安排,根本不需要別人去教她該怎麼做。

    而且,凌飛羽有強大的實力,可以單獨去做任務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要攻打月神的道場,或者對付界的那些強者,傳訊給我就行,我一定會趕回去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也很瞭解張若塵,已經看出他的下一步計劃。

    凌飛羽離開後,張若塵帶着木靈希、溫書晟、苓宓、蘇青靈通過傳送陣,返回了鏡香崖道場。

    空靈島。

    風巖來到島中心的那座聖殿外面,隨即,聖殿的大門,自動打開。

    只見,風兮和道袍男子就像從來沒有離開過一樣,依舊坐在棋臺的兩邊,靜靜的下棋。

    “姐,張若塵渡過第一層海域,到達第二層海域的關口,與守關者對決了三擊。”風巖說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風兮的目光一直盯着棋臺,淡淡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這兩人要不要裝得那麼鎮定?就算你們很強,難道就一點都不吃驚?”風巖的心中,頗爲不岔。

    見風兮和道袍男子只顧着下棋,一句話都不說,風巖感覺到很無趣,於是,搖了搖頭,離開了聖殿。

    也不知安靜了多久,風兮纔開口說道:“張若塵渡真理之海,表現不可謂不驚豔,我猜測,商子必定會有所行動。你還能如此鎮定的坐在這裡與我下棋?”

    “商子做事一貫喜歡將利益最大化,他想幹什麼,我已經有一些猜測。所以,不急,不急。”道袍男子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回到鏡香崖道場,木靈希和溫書晟等人,立即盤坐在崖壁下方,開始觀悟樹神留下的那幅真理之道圖文。

    渡真理之海,對他們的刺激實在是太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已經達到第二層海域的關口,可是,他們卻還到不了第一層海域的第二十里,這樣的差距,太打擊他們,逼得他們不得不拼命修煉,努力追趕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道場的邊緣,打開天眼觀察,發現界的那些聖王已經退走。

    “他們估計也收到了消息,知道我已經去過真理神殿,渡過了第一層海域。”張若塵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無法圍困張若塵等人,界的那些聖王也不傻,肯定不會繼續守在這裡。就是不知道,他們離開的時候,有沒有將張若塵的祖宗十八代都罵一遍。

    張若塵準備傳訊給月神,詢問“真理奧義”。

    但是,鏡香崖道場卻並不安全,萬一有精神力強度超越他的修士守在附近,就能將他打出的傳訊光符攔截,截獲他的秘密。

    他的對手,是功德神殿新一代的領袖,商子。派遣一位精神力聖王,守在鏡香崖道場的附近,是完全有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當然,傳訊光符只有在剛剛飛出去的時候,纔有可能會被攔截。

    飛在中途,遭到攔截的可能性,微乎其微。

    爲了安全起見,張若塵使用空間傳送陣,來到距離鏡香崖道場大概十萬裡的一處崇山峻嶺,刻錄出想要詢問的信息,隨後,他將傳訊光符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接下來,就是慢慢等待月神的回覆。

    張若塵觀察四周的環境,發現這裡是一片荒無人煙的原始叢林,生長有大量金楓樹,每一棵都有磨盤那麼粗,格外古老。

    十分安靜,格外偏僻,很少有修士踏足這裡。

    “倒是可以在這裡佈置一座傳送陣,將來或許能夠派上用場。”

    每一座傳送陣,都是一條退路。

    張若塵僅僅只花費一個時辰,就將一座空間傳送陣佈置出來。

    隨後,他使用泥土,將陣法埋在三米深的地底下方。

    “如果小黑在,倒是可以使用隱匿陣法,將傳送陣藏得更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少花費時間研究陣法,因此,沒有在傳送陣外面佈置半吊子的隱匿陣法,免得弄巧成拙,反而被經過的修士看出端倪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一粒光點衝破雲層,飛入進金楓林,落入張若塵的手中。

    “是月神的回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住傳訊光符,迫不及待閱讀上面的內容,一個個文字,在玉符上面顯現出來。

    “第一,這是一次巨大的機緣,你繼續去渡真理之海,每渡過一層海域,應該還可以得到更多的真理奧義。等到你得到百分之一的真理奧義,成爲真理使者,我自然會告訴你,真理奧義到底是什麼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,這個秘密,不能告訴任何人。因爲,除了你之外,還有別的修士也獲得了真理奧義。若是消息走漏,別的那些擁有真理奧義的修士,將會想盡一切辦法殺死你,奪取你體內的真理奧義。”

    “第三,天地間的真理奧義,恆定不變,只有一個整數。你現在得到了萬分之一,必須拼盡全力去爭奪剩下的萬分之九千九百九十九。”

    看到玉符上面的內容,張若塵眼中的疑惑變得更濃。

    隨後,他調動精神力,查看體內的真理奧義。

    那些真理奧義,就像是一粒粒光點,遍佈全身,使得他的大腦一片清明,像是沒有一絲雜質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參悟聖道規則,他做任何事,彷彿都比以前更加容易。

    就像剛纔佈置傳送陣,只用一個時辰時間就完成,速度之快,效率之高,讓張若塵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但是在以前,他卻需要花費三個時辰,才能將一座傳送陣佈置出來。

    “還是先不管那麼多,努力收集更多的真理奧義纔是正事,月神肯定不會害我,真理奧義估計是相當了不得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不知道還有哪些修士也得到了真理奧義,也就沒有辦法去奪取,因此,只能去渡真理之海,纔有機會得到更多的真理奧義。

    第二層海域的守關人相當強大,就憑張若塵現在的實力,還闖不過去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最需要彌補的弱項,有三方面。”

    “真理規則。只有參悟出來的真理規則越多,才能更加容易控制真理之舟,才能爆發出更加強大的戰力。”

    “精神力。精神力可以幫助我控制真理之舟。”

    “中階聖術。必須要修煉成一種中階聖術才行,要不然,再次與守關者交手,還是會吃大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現在掌握着四十七天的修煉時間,但,來自各界的修士數量衆多,並不是隨時都能進入真理神殿修煉,必須要繼續排隊,等待神殿的通知。

    “先修煉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一掌,只要掌法達到大成,應該可以與第二層海域的守關者一較高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決定先去天都聖市購買聖王級別的龍魂和象魂,同時,也想去逛一下,看有沒有提升精神力的聖丹。

    天都聖市,乃是真理天域唯一的一座交易市場,來自宇宙萬界的修士,還有真理神殿的弟子,都會去那裡買賣物品。

    因爲真理神殿的特殊地位,使得天都聖市無比繁榮,在整個天庭界都有不小的名氣,很少有在天都聖市都買不到的東西。

    張若塵離開了這片崇山峻嶺,來到一座雲舟渡口,乘坐雲舟,直向天都聖市趕過去。

    爲了避免被人認出來,張若塵使用出無形無相三十六變改變了容貌,又用佛帝佛珠掩蓋身上的氣息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