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庭界有四大洲,東勝神洲、南贍部洲、西牛賀洲、北俱蘆洲。

    四大洲,皆是廣闊無垠,聖氣充沛,資源豐富。

    西方宇宙各大世界的修士,進入天庭界,全部都是在西牛賀洲修鍊。根據地理位置的不同,在西牛賀洲劃分有很多座天域。

    沙陀天域,便是西牛賀洲邊陲的一座資源十分貧瘠的天域。

    西方宇宙的大世界,誕生出神,進駐天庭界后,幾乎都是先待在沙陀天域,只有提升《萬界功德榜》的排名,才能離開沙陀天域,進駐更加富饒的天域。

    如今,崑崙界在《萬界功德榜》上排名第二千七百四十四位,在西方宇宙排名第五百四十九位,自然是不用再待在沙陀天域,可以擁有更好的修鍊環境。

    廣寒界在《萬界功德榜》上的排名,卻是從倒數第四,變成了倒數第三。

    可以說,張若塵此次拼盡全力,也僅僅只是暫時幫助月神保住了廣寒界,換來廣寒界苟延殘喘的一點點時間。

    等到刀獄界毀滅,或者是別的戰場毀滅,那麼,功德戰就又要開啟。

    廣寒界還能不能贏得功德戰,就成了一個未知數。

    月神顯然也是知道這一點,道:「十萬年前,廣寒界在西方宇宙也是排名前一百位,乃是一座威名赫赫的強界。可惜,那場變故之後,卻是不斷衰敗,在天庭界受盡欺凌,被剝削,被蠶食,被奴役……,這一次,若不是我和你趕回來,廣寒界必定會墊底,徹底走向毀滅。」

    「十萬前,廣寒界也發生了變故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月神道:「說起來,廣寒界的變故,也與崑崙界有很大關聯。現在,你的修為還很低,知道那些事對你沒有什麼好處,將來等你成長到一定的高度,我自然會告訴你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若有所思,道:「莫非功德神殿的那位焱神,也與此事有關?」

    聽到「焱神」二字,月神的一雙星眸,明顯變得冷銳了一些。

    雖然她沒有開口說什麼,但是張若塵卻看得出,崑崙界和廣寒界的變故,必定是與其脫不了關係。

    月神提醒了一句,道:「張若塵,你要記住一句話,在天庭界,雖然神不能出手對付聖境修士,但是,若是聖境修士侮辱褻瀆神,神也可以將其殺死。」

    「明白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點了點頭,又是問道:「剛才,你說廣寒界在天庭界受盡欺凌,被剝削,被蠶食,被奴役,是什麼意思?怎麼會這樣?」

    月神的眼神,變得更冷,道:「十萬年前的那場變故,廣寒界的神,幾乎隕落殆盡。只剩下樹神還活着,但是,樹神卻要支撐廣寒界,因此它的真身根本無法來到天庭界。」

    「一座大世界,在天庭界掌握有大量頂尖的資源,卻沒有神的守護,可想而知會是什麼下場?」

    「九萬年前,廣寒界的領地,位於西牛賀洲中心的琅嬛天域。受到奧菲赤界的壓迫,每年都得給奧菲赤界進貢,送去大量聖源、聖葯、聖器,甚至是收集到的功德值都要分給奧菲赤界一部分。」

    「八萬年前,廣寒界的功德值排名大幅度下滑,不得不離開琅嬛天域,來到貝尺天域。在貝尺天域,又遭到瑞亞界的羞辱和欺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「十萬年時間,廣寒界的底蘊幾乎被掏空,財富被劫掠得所剩無幾,變成西方宇宙最弱的一界。」?月神的心緒波動相當強烈,一股滔天的怒火,從她的體內醞釀。

    曾經廣寒界也是一等一的強界,底蘊深厚,在西牛賀洲稱霸,而如今,卻沒落到竟然每年都要向強界進貢,才能苟且偷生的地步。做為這個世界的神,怎麼能忍?

    張若塵長長一嘆,感受到天庭界的殘酷。

    一個人,沒有強大的實力,就只能被欺凌。

    一座世界,沒有強大的實力,就只能被剝削和奴役。

    「現在,廣寒界還需要向沙陀天域的強界進貢嗎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月神輕輕搖頭,道:「沙陀天域的幾個世界都很弱小,雖然,相互之間也有較大的差距,但弱界卻並不是完全沒有反擊的實力。而且,隨着寂滅大帝和吳祖的崛起,廣寒界並不懼怕挑戰。所以,在沙陀天域,還沒有哪一個世界能夠逼得廣寒界必須要進貢的地步。」

    想要在一座天域稱王稱霸,最重要的角色不是神,而是大聖。

    因為,神是沒有領地的,也沒有辦法出手,只有大聖才能去爭奪優質的領地,斗戰四方。

    廣寒界有吳祖、寂滅大帝、九靈大聖這樣的強者坐鎮,就能在沙陀天域站穩腳步,無懼別的世界的壓迫。就算別的世界派遣出大聖,奪走了屬於廣寒界的優質聖域,三巨頭也能出手,將其奪回來。

    月神的話鋒一轉,道:「但是,卻有一股力量,想要徹底滅掉廣寒界。只要廣寒界的修士離開沙陀天域,立即就會遭到欺壓,甚至是暗殺。」

    「到底是一股什麼樣的力量,怎麼會如此囂張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月神盯了張若塵一眼,道:「那股力量,曾經讓崑崙界陷入萬劫不復。包括十萬年前,跟隨崑崙界的大世界,也都受到牽連。這一場清洗,已經持續了十萬年,依舊沒有完全結束。隨着池瑤帶領崑崙界重返天庭,那股力量必定會再次浮現出來。可以說,池瑤和崑崙界的修士將要應對的挑戰,比我們要大得多。想要活命,想要生存,想要復仇,就必須要迎難而上,在重重黑幕和困難之中,沖開一條血路,或許才能看到黎明的曙光。」

    「這一條路,無比的艱難。就算拼得頭破血流,最後都很可能會被無情的鎮壓,依舊難逃一死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心情頗為沉重,也終於明白了一件事,原來,十萬年前,廣寒界是跟隨崑崙界的世界之一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跟隨崑崙界,所以受到牽連,遭到十萬年的欺壓和奴役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「我們現在該怎麼做,不可能一直這麼被動下去吧?」

    月神道:「我們?」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「當然是我們。我,時空傳人的身份,已經不是秘密。那位焱神絕對不會放過我,想要在天庭界立足,我自然是只能繼續跟着你。有一位神的庇護,誰敢明目張膽的殺我?」

    月神沉思了片刻,道:「以你展現出來的天賦,應該有很多大世界都想拉攏你。那些大世界,可是比廣寒界要強大,能夠給你的資源也會更多。」?張若塵道:「但是,那些大世界,卻很有可能就是導致十萬年前崑崙界萬劫不復的黑幕,加入他們,就不是在自投羅網?」

    就算張若塵現在加入了廣寒界,但是他的身上,依舊打着崑崙界的印記,那股黑幕力量不可能放任他成長起來。

    「好,既然你願意繼續跟隨我,那麼我也會全力以赴幫你。」

    月神又道:「首先第一步,我必須儘快恢復神力,所以,我要借你身上一樣東西。」

    「什麼東西?」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「七星神苓的那片月葉。」

    七星神苓,一共有七片葉子,現在,只剩「月葉」和「日葉」還生長在上面。

    月神道:「以前,我體內的神力太過稀薄,無法吸收月葉蘊含的藥性。現在,我的神力,已經恢復了接近兩成。只要煉化吸收月葉,足以讓我的神力恢復到五成。放心,我不會白要你的月葉,將來我還你一株完整的神葯。」

    月神的實力越是強大,張若塵在天庭界才越是安全。

    因此,張若塵沒有猶豫,從乾坤界中摘下月葉,遞給了月神。

    月神伸出一隻瑩白的玉手,托著掌心的葉片,一雙明眸,不禁露出一絲難得的笑容,道:「身為一位神,卻要處處欠一個聖者,就算傳出去,恐怕也不會有人相信。」?「那是因為,你沒有動手搶,否則我根本保不住身上的寶物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「你身上最有價值的東西,是你這個人,而不是你身上的某件寶物。為了得到你身上的寶物,而失去你,對我而言,才是最大的損失。」

    經歷此次聖者功德戰,張若塵已經具有非同一般的價值,月神也絲毫都不掩飾對他的看重。

    月神收起月葉,又道:「我還要借一百萬枚聖源。」?

    這一次,張若塵皺起眉頭,沒有立即答應。

    在功德戰場上,張若塵的確是得到了一百多萬枚聖源,但,那些聖源是他準備用來培養乾坤界中的修士,重建聖明中央帝國,對抗池瑤。

    現在張若塵是廣寒界的一員,如果月神以強硬的態度,強行搶走他身上的聖源,張若塵也是完全沒有反抗之力,而且,沒有任何人可以幫他。

    但是,正如月神自己所說,她不會做出那樣離心離德的事。

    因為張若塵自身擁有的價值,遠超他身上的任何一件寶物。

    月神道:「放心,這只是借,將來肯定會還你,而且我也不會白借你的聖源。」

    「你不就是想要使用這些聖源,為乾坤界培養出大批聖者?但是乾坤界現在的基礎太薄弱,就連半聖都很稀少,就算你掌握著大批聖源,也沒有什麼用。」

    「天庭界的修鍊環境,肯定比乾坤界要好。只要你願意,完全可以讓乾坤界的半聖暫時先加入廣寒界,進入天庭界修鍊。將來,你若是想要帶着他們離開,我也絕對不會阻攔。如何?」

    張若塵道:「以廣寒界的資源,培養乾坤界的修士?」

    「沒錯。」月神道。

    「好,既然月神這麼有誠意,我便借給你一百萬枚聖源。但是,月神可別忘記,在參加功德戰之前,你曾經答應過我,要幫我做一件事。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月神道:「說吧,要我幫你做什麼事?只要不是太過分,我必定做到。」

    「收希靈為徒。「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月神略微一怔,倒是沒有想到,張若塵提出的條件,竟是如此簡單。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也想過讓月神,為他做別的一些事,但是,最後卻都一一否決。

    他現在和月神已經是綁在了一輛戰車上面,可謂是榮辱與共,月神能夠做到的事,根本不需要他開口,自然是已經幫他安排得妥妥噹噹。而月神做不到的事,就算他開口,也沒有什麼用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將這個人情,這份機緣,送給了木靈希。

    「好,我答應你。」

    月神又向張若塵交代了一些事,隨後,兩人離開功德星,向著天庭界而去。

    ?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