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妖絕王是一個研究書本卷籍的狂熱分子,爲了擺放書籍,專門修建一座洞天,聽說張若塵想要觀閱書籍,就像是遇到知音一般,十分熱情的將他帶到書香園洞天。

    “重要的密卷與不可外傳的功法和聖術,全部都封禁在陣法裏面,別的書籍,小兄弟可以隨便翻閱。”

    妖絕王笑着吩咐一句,隨後,因爲還有要事,匆匆離開,只是讓燕子留在洞天裏面陪伴張若塵。

    書香園洞天與張若塵借住的“燕子宮洞天”大小差不多,直徑足有百里,修建了大大小小數百座殿宇和樓閣,也不知藏書多少萬冊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想讓外人知道自己翻閱了什麼書,於是,讓燕子到洞天外面去等他。

    “萬界書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擡起頭看着一座古殿的匾額,隨後一步跨入進去,眼前出現一片書海,淡淡的書香涌入鼻中。

    古殿中,立有一個個一尺長的檀木小牌子,上面書寫有各個大世界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西天佛界。”

    “天堂界。”

    “魂界。”

    “瑞亞界。”

    “廣寒界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僅僅只有天庭界現有的八千多個下屬凡界,就連那些已經滅亡的大世界,也都有專屬的書架,存放大量書籍,各種各樣,品類繁多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猛的一變,回想起那一日在聖武場中,妖絕王的古怪行爲。

    很顯然,妖絕王就是在研究張若塵賣出的那些寶物的出處,以他的閱歷,那些寶物的來歷,恐怕是瞞不過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能夠看出那些寶物的出處,要猜出張若塵的身份,還是難事?

    張若塵頓時感覺到手足冰涼,生出一股強烈的危機感。

    還是太低估那些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,他們活的年歲太久,閱歷和知識面不是他這種小年輕可以比擬。隨便撿起一件物品,估計就能看出它的來歷。

    “他們要對我不利,早就已經動手,不至於等到現在都沒有任何行動。千蕊界應該不是黑幕的一份子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不停變換,先讓自己平靜下來,儘量保持鎮定,暗道:“只要千蕊界與黑幕沒有關係,應該是不敢輕易動我。《聖者功德榜》第一的修士,可不是一般的聖者,一旦出事,肯定會引出神靈。”

    等到心緒完全平靜下來,張若塵不再有什麼擔憂,釋放出精神力,化爲成千上萬只精神力觸手,尋找與“時間長河”和“時空瑪瑙”有關的書籍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張若塵就在一座專門記載時間和空間的書架上面,找到自己想要觀閱的書籍。

    這些書籍,自然不是修煉時間和空間的寶典,而是一些與時間和空間有關的祕聞。

    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頃刻間,就能把一本書冊全部看完,並且過目不忘,將所有有用的信息牢牢記在腦海。

    “時間長河是傳說中的一條河流,沿着長河順流而下可以到達未來,沿着長河逆流而上可以到達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穿過時間之門,才能見到時間長河。沒有修士知道時間之門確切在什麼地方,只是有人猜測,時間之門在時間神殿,因爲在時間神殿開設的聖店,可以買到時間長河中的水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相當震驚,竟然真的有時間長河,還能渡河前去過去和未來,這完全就是不可想象的事!

    不過,關於時間長河的記載,也都是筆者的猜測。

    根據書上所說,還沒有修士親口承認自己見過時間長河,一切都只是傳說。即便是時間神殿賣的時間長河之水,也都沒有被證實是真的從時間長河之中取出。

    接下來,看到關於時空瑪瑙的記載,卻是讓張若塵頗爲激動。

    據說,時空瑪瑙的出產地,爲宇宙中的一處古地,名叫”海石星塢“,那裏神祕不測,危機四伏,曾經有一位掌控時間的神,隕落在那裏。

    那裏是時間和空間的斷裂帶,傳說中,宇宙的起源之地。

    不僅只是時空瑪瑙,還有時空晶石,也是在海石星塢才能找得到。每年都有大批生靈,前去那裏探尋寶物,找到任何一件時空類的礦石,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機會,一定要去一趟海石星塢。”

    做爲時空類的修士,張若塵也對那處神祕莫測的宇宙古地,生出嚮往之心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三天時間,張若塵開啓瘋狂閱讀模式,補充自己的知識量,增加自己對天庭界和各大下屬凡界的認知,每一天都能閱讀數千本書。

    本來張若塵是想尋找與“真理奧義”有關的書籍,可惜卻一無所獲。

    “找一找十萬年前的卷宗,或許可以知道崑崙界爲什麼會遭遇劫難。而且,月神所說的黑幕,到底又是什麼呢?”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觸手,探尋與之相關的書卷,但是,找了半個時辰,卻一本都沒有找到。

    與崑崙界有關的書,倒是不少,可是根本沒有記載十萬年前崑崙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   那些真正重要的書籍,似乎妖絕王根本就沒有收藏,又或者……全部都被禁封在陣法裏面,一般的修士無法觀閱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標註有“崑崙界”三個字的書架旁邊,抽取出其中一本書籍。

    書上記載有十萬年前,崑崙界隕落的一些頂尖大人物,據說,每一個在天庭界都是擁有赫赫威名。

    “須彌聖僧,龍主極望,殞神島主,碧落空城子,十劫問天君……”

    書上的那些名字,居然可以與須彌聖僧列在一起,必定是相當厲害的存在,就算不如須彌聖僧,估計也弱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感到極其疑惑,那些厲害人物,既然曾經是崑崙界的巨擘,爲何做爲土生土長的崑崙界人族修士,卻根本沒有聽過他們的名字和傳說?

    到底是自己孤陋寡聞?還是有某一股力量,刻意抹去了關於這些巨擘的信息,使得他們消失在史書上面,淡化了他們的影響力?

    正在張若塵沉思的時候,眼睛的餘光,不禁看到書籍的對面,只見一雙眼睛,竟然正在盯着他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剛纔雖然在沉思,但是,卻依舊分出了部分精神力在暗暗戒備,一般的修士哪裏能夠走到他的近處,而他卻一點都沒有察覺?

    對方的精神力相當強大,應該還在他之上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確是頗爲驚詫,不過,等到他看清那雙眼睛,心中的震驚變得更加強烈。無比美麗的一雙眼睛,清澈得就像是兩座神潭,一根根睫毛又長又翹,明明不妖不媚,不帶任何煙火之氣,卻擁有勾魂的魔力。

    即便是以張若塵五十五階的精神力,也都失神了一個剎那。

    等到他再次恢復過來的時候,書架後方的那雙眼睛已經消失。張若塵立即繞過書架,追了上去,卻一個人影都沒有看見。

    “難道見鬼了不成?不對,即便是鬼王,恐怕也沒有我的速度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又回到剛纔那座書架,鼻子輕輕嗅了嗅,頓時聞到一股無比迷人的花香。香味很特殊,明明是花香,卻判別不出是哪一種花,彷彿是上百種香味融合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人蹤滅,香猶在。”

    可以肯定,剛纔並不是他的幻覺,的確有人曾在他的對面閱讀,而他卻毫無察覺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剛纔那雙眼睛的主人站立的位置,仔細尋覓,然後從書架上面取下一本書籍,輕輕的嗅了嗅:“香味比別的書都有濃,剛纔她看的書,應該就是這一本。”

    看到書的封面,張若塵又是一怔。

    封面上,書寫有四個字“接天神木”。

    這座書架上放的書冊,幾乎都與崑崙界有關,找到一本與“接天神木”有關的書,似乎並不是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剛纔那人爲何會在這裏翻閱《接天神木》?

    帶着濃烈的好奇心,張若塵翻開書冊。

    “接天神木與崑崙界一起誕生,是將生命之道修煉到最頂尖層次的生靈,也是有記載的,活得最久的生靈。”

    僅僅只是開篇的這第一句,就讓張若塵屏住呼吸,快速向下翻閱。

    在書冊的最後,張若塵又看到一則重要的信息:“不死鳥跟隨接天神木一起修行,自創《九轉生死訣》,可涅,長生不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猛地將書冊合上,第一時間想到了“小黑”,它不就自稱是一隻不死鳥?

    “小黑是接天神木的弟子?不太像,就小黑哪樣的性格,怎麼也不像是能夠創出一種絕世功法的生靈。或許得到接天神木真傳的那隻不死鳥,是小黑的先祖。”

    不過,很快張若塵又生出另一個疑惑,“《九轉生死訣》既然是不死鳥創出來的功法,爲何會出現在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宮?”

    “而且,既然小黑知道,我將《九轉生死訣》傳給了阿樂,爲何它從來都裝着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?做爲不死鳥,小黑不可能不知道《九轉生死訣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總覺得,小黑以前說的那些話,根本都不能信,肯定對他隱瞞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離開書香園洞天,張若塵的思緒很混亂,時而在思考崑崙界的一些密事,時而又在想要不要先去購買時空瑪瑙和時間長河中的水,時而腦海中又浮現出書架對面那雙美麗的眼睛。

    也不知多久過去,張若塵纔將所有思緒都壓下去,道:“等小黑來到真理天域,再慢慢詢問它。先去購買時空瑪瑙和時間長河中的水,必須要讓實力再增強一些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情緒,不受控制的仰天大笑了幾聲,纔是邁出腳步,走出百花宮。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百花宮的七位老輩強者之一的裳鳳,如同一個白衣文士,如同幽靈一般,出現在百花宮的大門外,望向張若塵離開的方向,嘴裏自言自語的道:“這個小子要去哪裏?跟上去看看,說不定能夠確定他的身份。因爲這一則消息,商子可是開出了很高的價格,希望你真的就是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“十大女神書友”活動,正在投票階段,希望各位書友都踊躍參加。微信公衆號:“feitianyu5“。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