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裳鳳的修爲極其高深,達到五步聖王的境界,可是精神力卻和張若塵只是相同的水平,似乎是不久之前,才達到五十五階。

    這樣的精神力強度,自然是瞞不過張若塵的感知。

    在街道上行走,張若塵不動聲色,心中暗暗凝思:“百花宮的修士竟然在跟蹤我,修爲似乎還極其高深,他們到底是什麼意思?難道是想在百花宮的外面,對我下手?”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心中的危機感急速上升,快速思考應對的策略。

    以他現在的修爲,還遠遠不是百花宮的對手,繼續待在天都聖市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。

    可是,立即逃走,張若塵又有一些不甘心,畢竟他已經給了百花宮五百萬枚聖石的訂金,難道就這樣打水漂?

    “不管了,先看一看百花宮到底想要幹什麼?”

    原本走在街道上的張若塵,施展出空間挪移,從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下一瞬間,出現到不遠處一座塔樓的頂層,並且,他立即激發出十二顆佛珠的力量,掩蓋身上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怎麼回事?爲什麼身影一晃,人就消失,他的速度有那麼快嗎?”

    裳鳳追了上去,出現在張若塵剛纔消失的位置,雙目向四周查看,甚至使用出精神力進行探查,卻根本找不到一絲張若塵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空間挪移?這麼看來,他是張若塵的概率,已經達到九成。”

    裳鳳也猜到,對方很有可能已經察覺到他在跟蹤,因此,沒有立即返回百花宮,而是在天都聖市轉悠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一轉悠,就是大半天的時間。

    “難道是我太過小心謹慎,區區一個半步聖王,怎麼可能發現我在跟蹤他?”

    裳鳳並沒有察覺到有人在跟蹤,頓時覺得自己太高估張若塵,於是,不再繼續轉悠,徑直穿過一條條街道,來到距離陰陽殿不遠的一條僻靜小巷。

    裳鳳取出一張符紙,手指在上面一劃。

    “哧!”

    符紙立即燃燒起來,化爲一道火光,飛入進陰陽殿。

    片刻後,地底升起了一團魔霧,凝聚成一道似人非人的形體,像是沒有真實的肉身身軀,可是,從魔霧中散發出來的氣息,卻是極其強橫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以真身前來見我,膽子倒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魔霧中,響起一道含混的聲音。

    裳鳳顯得格外淡然,手中輕輕一彈,一粒種子飛出去。種子落地,立即生長出嫩芽,並且快速長出花徑和花朵。

    隨着一朵白色的花,生長出來,他們二人的身影,漸漸的從原地消失,甚至就連身上的氣息,都被淡淡的花香掩蓋。

    “好一株真幻聖花,這樣的手段,比很多幻術師都要厲害。”魔霧中的那人說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小手段而已,登不上大臺面。”

    裳鳳的神情變得嚴肅,道:“我要見商子烆。”?

    魔霧中的那人,道:“子烆公子豈是你想見就能見得到?你有什麼重要的事,告訴我也一樣。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一樣,我有非同尋常的消息要賣給他。”裳鳳的神情,頗爲冷峭。

    “子烆公子不在天都聖市,如果真有極其重要的消息,我肯定會第一時間轉告公子,不會搶佔你的功勞。”

    裳鳳經過一番思考,低聲說道:“張若塵來了天都聖市,不過,只有我知道他在什麼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此話當真?”

    魔霧中那人的身體變得凝實了一些,顯然是相當重視這件事,因爲他知道,子烆公子現在最想除掉的人,就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如果張若塵真的在天都聖市,這一則消息的價值,絕對超過千萬枚聖石,甚至更多。

    “哏哏。”

    裳鳳自然不會將張若塵確切在什麼地方告訴他,輕飄飄的說了一句:“你先稟告商子烆,如果他能拿出讓我滿意的價格,我不介意將張若塵的具體信息告訴他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裳鳳揹着雙手,向遠處行去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地上的那株真幻聖花,花瓣燃燒了起來,一直燃到根部,在灰燼中,飛出一粒亮光,落入到裳鳳的手中。

    那是真幻聖花的種子。

    誰都不知道,剛纔真幻聖花的種子,到底是真的開了花。還是種子的力量,造就出來的幻境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也小心一些,別讓妖絕王和紀梵心察覺到端倪,若是讓他們知道,你是黑魔界的一份子,恐怕你活不到明天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裳鳳的身影略微停頓了一下,臉色沉凝,冷哼一聲:“我的事,不用你管。”

    裳鳳和魔霧都消失在小巷裡面。

    大概又過去半刻鐘,小巷中,空間微微的顫動了一下,張若塵的身影憑空顯現出來,擡起頭,望向不遠處的陰陽殿:“百花宮的一位大高手,竟然是黑魔界的生靈,有意思,有意思……如此說來,黑魔界就是黑幕的一員?”

    根據張若塵最近一段時間的遭遇,大致可以確定,亡虛所在的“瑞亞界”,昬王所在的“魂界”,還有這個“黑魔界”,多多少少都與商子烆有關,多半就是月神所說的黑幕力量。

    這三個大世界,每一個都是排名前一千位的強界,僅僅只是他們的力量,已經讓張若塵感覺到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更別提,那些依舊隱藏在黑幕中的大界。

    黑幕的所有力量全部顯露出來,恐怕就算是大聖,也會被身上的壓力壓得窒息。

    也難怪月神沒有明確告訴張若塵黑幕力量到底有多麼龐大,若是張若塵承受不住那股壓力,很有可能會退縮,會絕望,會精神崩潰,會自暴自棄。

    如今的張若塵,如同划着一隻小舟行在江面上,只能前進,不能後退。但是,有鐵鎖橫江,如同鋼龍攔路,繼續前進,必定是舟翻人亡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唯有拿出一往無前的氣勢,纔有可能闖過那橫江的鐵鎖。否則只會因爲心中絕望,自己投江而死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又改換容貌,去了一趟時間神殿開的聖店,花費五百萬枚聖石購買了一塊時空瑪瑙,又花費一百萬枚聖石,購買了一小瓶時間長河中的水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顯得相當順利。

    聖店中,那位修爲達到聖王境界的主事,倒是詢問過張若塵,問他是不是時間修士,有沒有打算前去時間神殿學習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只是回了一句:“我哪裡悟得到時間之道,這些東西,是幫我家公子購買的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那位主事就對張若塵失去興趣,不再多問。

    時間修士的確相當罕見,但是,每一座大世界幾乎都有一些時間之道的傳承,倒是能夠誕生出幾個時間修士。其中,一些強界,甚至還有修煉時間之道的古教。

    在真理天域,冒出一個時間修士,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。

    除非冒出一個時間掌控者,纔會引起轟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思考了一番,權衡利弊,最終還是決定,繼續回到百花宮暫住。

    進入燕子宮洞天,張若塵立即就打開百禁陣法,隨後,將一塊鴿蛋大小的時空瑪瑙,與一隻白色的聖玉小瓶取出來。

    “還真是昂貴,就這麼一小塊時空瑪瑙,竟然價值五百萬枚聖石,已經可以用來購買地品聖丹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購買的這枚時空瑪瑙,只能算是下等品質,但是,佩戴在身上,卻能讓方圓三丈的時間流速減緩一倍。

    並且,還能形成這一片直徑三丈的錯亂空間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,只要將時空瑪瑙攜帶在身上,修士就隨時隨地可以擁有兩倍的修煉時間。而且,還形成錯亂空間防禦場,可以自動化解敵人的偷襲和暗殺。

    這樣的一件寶物,不知有多少人垂涎,賣出五百萬枚聖石的高價,其實也是物有所值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張若塵卻將這一枚價值連城的寶物,碾碎成了粉末,心中別提有多麼痛苦。

    將時空瑪瑙徹底碾碎,把粉末倒進裝有時間長河之水的小瓶,搖晃了數十下,等到兩者混合均勻,張若塵才取出沉淵古劍,與一支銘筆。

    “這麼一小瓶液體,價值六百萬枚聖石,千萬要有效,不然就虧大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深吸一口氣,讓自己儘量保持最佳的狀態,隨後,提起銘筆,沾着小瓶中的液體,在沉淵古劍上面勾畫時間印記。

    因爲擔心浪費,張若塵極其小心謹慎,竟是一次性就將時間印記勾畫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抓起沉淵古劍的劍柄,調動聖氣注入進去,漸漸的,劍體上浮現出一道道銘紋,一千道,兩千道,三千道……

    等到劍體上的銘紋數量達到一萬道,爆發出圓滿力量,刻在劍上的時間印記,卻依舊沒有消失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嗎?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喜怒丹的副作用,張若塵壓制不住心中的喜悅,竟是長嘯了一聲。

    一劍揮了出去,一道時間印記,跟隨劍氣一起飛了出去,斬向飛在半空的一隻靈鶴。

    劍氣,從靈鶴的上方飛了過去,唯有時間印記打在靈鶴的身上。

    靈鶴哀鳴一聲,身體變得相當虛弱,從上空墜落下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,打出一片渾厚的聖氣,使得靈鶴下墜的速度變得越來越緩慢,最後輕飄飄的墜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若塵分出一道精神力,查探靈鶴體內的生機狀態。

    “生命之力果然大幅度下降,如同大病一場,足足損失了六十年的壽元。”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自然是可以精確判斷,比自己修爲低的生靈的壽元。

    張若塵又看了看劍上的時間印記,並沒有消失,只是略微暗淡了一點,應該可以多次使用。

    “有時間印記的輔助,便是多了一種傷人於無形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並沒有因此就感到得意洋洋,因爲,要將劍道和時間印記的力量巧妙結合在一起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必須不斷在實戰之中摸索,才能運用自如。

    “裳鳳這個人,必須要儘快除掉。絕對不能讓他,將我在百花宮的消息,告訴了商子烆。否則,以商子烆的手段,我還沒用拿到龍魂和象魂,就會遭到狂風驟雨一般的殺劫。”

    先前,張若塵已經從燕子的嘴裡,旁敲側擊出了白衣文士的身份,知道他是一位五步聖王境界的強者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,閃爍着殺戮的光芒,撿起地上的小瓶,放入空間戒指。瓶中,還剩四分之三的液體。

    思考出最妥善的手段之後,張若塵才走出燕子宮洞天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