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妖絕王在百花宮擁有一座屬於自己的修煉洞天,不過,他絕大多數時間,卻還是待在丹殿的頂層,查看每天的賬目。同時,遇到大客戶,他還得親自去接待,以示對對方的重視。

    最近五天的賬簿,全部都堆在一張青銅材質的桌案上面,厚厚一大疊,顯示出百花宮的生意是越來越紅火。

    “自從姑娘來到百花宮清修,前來的客戶多了一倍有餘,看來是時候讓千蕊界再派遣幾個人手過來,否則我都快忙得沒有時間修煉。”

    妖絕王的心中如此想着,剛剛坐到桌案的旁邊,準備檢查賬簿,突然眼中涌出銳利的光芒,立即向四周望去。

    因爲,他發現桌案上的硯臺,被人移動過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小細節,但是,卻絕對瞞不過妖絕王的眼睛。

    有人進來過。

    這間房價屬於百花宮的重地,設置有八品陣法,誰能無聲無息的闖入進來?

    妖絕王確定房間裡面沒有別的生靈,才移開硯臺,發現硯臺下面放有一張紙條。

    打開紙條一看,上面寫着一行字“裳鳳王實爲黑魔界的修士。”

    看完信息,妖絕王臉上的神情變得又怒又驚,還有幾分疑惑,道:“到底是誰送來的紙條,紙條上的內容可信嗎?”

    百花樓的七位老輩強者,雖然都是屬於千蕊界,可是,卻來自七個不同的大勢力,代表不同勢力的利益。

    裳鳳王就是來自裳蝶古族。

    黑魔界與千蕊界,在宇宙中,只是隔着一片不大不小的星域,可以說是相鄰的兩座大世界。

    在星域中,廣泛分佈有生命星球、墟界大陸、礦石寶星。

    兩大世界自然是少不了利益糾紛,隨着糾紛越來越大,免不了會出現殺戮。既然有了殺戮,仇恨也就越來越大。

    千蕊界的實力,比黑魔界要強大得多,在爭鬥中一直處於上風。爲了復仇,爲了奪取利益,黑魔界也就派遣出了一些臥底,潛入到千蕊界。

    裳鳳王就是臥底之中混得最好的生靈之一,竟然一直修煉到五步聖王的境界,並且還進入到百花樓的中高層。

    “如果裳鳳真是黑魔界的臥底,就必須要立即解決掉他,免得他將來坐到更高的位置,對千蕊界造成更大的禍端。”

    妖絕王暫時不再去思考是誰送來的信息,走出房間,立即傳訊回千蕊界,讓人仔細調查裳鳳的底細。

    如果,裳鳳真是黑魔界的臥底,必定會留下蛛絲馬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抱着雙手,站在一片花海中,遠遠的望着丹殿的方向,看着妖絕王的一舉一動,嘴裡露出一道笑意。

    由妖絕王出手去對付裳鳳,是再好不過的事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果然是你,還記得我嗎?就是我帶着你來到百花宮。”一隻天火魔蝶,從一株株聖花中飛出來,出現在張若塵的眼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察覺到天火魔蝶氣息,因此,沒有一絲意外,笑了笑:“記得,記得,怎麼會記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靈靈,你叫什麼名字?聽說你是一個大客戶,擁有很多聖石,你的身份應該很不一般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還沒有想好該如何回答,別的天火魔蝶都飛了出來,爭先恐後介紹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叫秀秀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鳳鳳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靜靜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八隻天火魔蝶,除了魔蝶公主以外,全部都聚集到張若塵的身旁。

    叫做秀秀的天火魔蝶,眨巴着眼眸,道:“你獨自一人待在這裡幹什麼?”

    別的那些天火魔蝶也都睜大眼睛,齊刷刷的盯着張若塵,彷彿張若塵的臉上長着花一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容應答:“我本來是想去參悟曼陀羅花神留下的真理之道圖文,但是,這裡栽種的聖花太多,又佈置有各種陣法,不知不覺就走迷路。”?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

    那些天火魔蝶全部都笑了起來,隨後,爭先恐後要帶張若塵過去,竟是沒有誰再詢問張若塵的名字。

    在書香園洞天,張若塵看到過關於曼陀羅花神的記載,知道她是千蕊界最強大的神,爲一方主宰。這樣一位厲害的神,留下的真理之道圖文,張若塵自然是想要去參悟一番。

    跟隨八隻天火魔蝶,行走在花海中,穿過一座座陣法。

    越是向前走去,張若塵越是感到心驚,這裡栽種的聖花也太多,若是等到它們生長一萬年,那麼,每一株的價值都堪比一株萬年聖藥。

    這裡生長的聖花,何止十萬株,價值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哪裡來得這麼多的聖花種子?

    又是誰居然能夠培養它們全部都生長髮芽,還每一株都開得如此豔麗?聖花種子本來就很昂貴,更何況,發芽率還不超過一成,非常難培養。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旁敲側擊的詢問八隻天火魔蝶,果然問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這裡的聖花,有八成以上都是仙子姐姐栽種的。”

    “仙子姐姐修煉的是生命之道,只需要一個念頭,就能百花齊放。只要有她在,這裡聖花就能以十倍的速度生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止第一次聽到百花仙子紀梵心的名字,心中不禁生出了一些好奇,沒等他繼續詢問,那些天火魔蝶就全部都講了出來。?

    “仙子姐姐乃是一株冥古照神蓮,誕生在宇宙星海之中,無根,無葉,漂泊了千百萬年,後來,被曼陀羅花神發現,帶回千蕊界,收爲弟子,並且傳給她修煉的功法,是我們千蕊界這一代生靈的領袖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植物類的生靈,並不是每一種都擁有無窮無盡的壽元,很多壽元相當短暫,一年一枯。只有越是特殊的植物,壽元才越長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,一株照神蓮,從遙遠的冥古就誕生,一直在宇宙中漂泊,誕生出了靈智,卻並沒有修煉功法,只能自己一點點的摸索,感悟天地大道。

    這樣都能生長千百萬年,沒有死去,足以說明它是何等的特殊,絕對是宇宙中的奇花。

    說話之間,八隻天火魔蝶帶着張若塵,來到花海深處,一座白色石崖的面前。

    在石崖的下方,有一個百丈大小的玉石廣場。廣場上,劃分出一個個大小不同、位置不同的區域,裡面盤坐着一百多位生靈,絕大多數都是至聖和半步聖王的境界。

    這裡只是千蕊界的其中一座道場,在真理天域,還有別的道場。那些道場中,也有千蕊界的生靈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沒有吃驚,因爲,在書卷上看到過,排名前一千位到一百位的大世界,每一天都能得到一個進入真理神殿修煉的名額。一年下來,就是數百個名額。

    更何況,千蕊界這樣的強界,使用別的方式,還能得到額外的名額。

    因此,就算千蕊界有數百位天驕人傑來到真理天域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察覺到數道敵視的眼神,那些眼神都是從廣場左側的一片區域裡面傳出來。

    一個身穿飛鵬聖甲的半步聖王,冷冰冰的道:“居然又來一個追求者,不過修爲卻很低,也不知是什麼來歷,竟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。”

    旁邊,盤坐着一個身軀高大男子,也穿着飛鵬聖甲,活動了一下手指關節,頓時一連串爆響聲從指骨中傳出。他道:“殿下,我去將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人族小子,扔出百花宮。”

    金鵬皇子睜開一雙金光燦燦的眼睛,將張若塵觀察了一番,感覺到很陌生,以前從來沒有見過,應該不是神子神孫之流的人物。

    “去吧,打斷雙腿扔出去。”金鵬皇子的眼中,帶有一抹不屑的神色。

    一高一矮兩位身穿飛鵬寶甲的半步聖王,立即站起身,向張若塵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長生神子盤坐在金鵬皇子的右側,長得極其英俊,穿戴整齊,就連頭髮都一絲不亂,嘴裡發出一道笑聲:“能夠來到這裡參悟真理之道圖文的修士,必定是百花宮的貴客,至少也和百花宮有千萬枚聖石的交易額。這個人族小子,絕不是一個簡單人物。”

    金鵬皇子的身上,有一股霸道的氣勢,顯然一直都是上位者,冷哼一聲,“千萬枚聖石很多嗎?隨便一個奇遇,就能得到這麼多財富。再說,《聖者功德榜》上的那些天之驕子,我幾乎都看過他們的鏡像,但是這個人族小子卻並不是其中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連《聖者功德榜》都進不了的半步聖王,背景又能大到什麼程度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任何阿貓阿狗都有資格成爲百花仙子的追求者,這種三流貨色,自然是要廢掉扔出去,免得他如同蒼蠅一般的去煩仙子。”?

    除了長生神子和金鵬皇子,周圍還有另外幾位身份地位尊貴的人物,不是神子神孫,就是古文明的天子。

    這些人所在的大世界,都在天都聖市建立有道場和聖店,但是,他們卻偏偏花費大把聖石在百花宮購買寶物,成爲百花宮的貴賓。

    然後,他們就能順理成章暫住在百花宮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們的真實目的,並不是爲了參悟曼陀羅花神的真理之道圖文,而是爲了追求百花仙子紀梵心。

    張若塵來到這裡,讓他們覺得,又來了一位想要接近和追求紀梵心的修士,自然也就敵視他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