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元虛峰。

    蠻劍大聖的石像收起聖光,再次開口說話,「對方應該是攜帶有掩蓋氣息和天機的寶物,本座也沒能找到他們。」

    在場的諸聖,無不感到震驚。

    大聖即便沒有主修精神力,可是,在精神力上面的造詣也絕對很強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大聖的聖念更是能夠貫穿天地,洞察天機,見微知著,沒有達到大聖境界的生靈,想要瞞過大聖的感知和探查,幾乎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「到底是什麼厲害的人物駕臨?」

    「這樣一個恐怖的強者,一直藏身在元虛峰聖地的附近,就如一柄懸在張若塵頭頂的刀,隨時都可能會揮斬下來。」

    「魂界的強者,為什麼要殺張若塵?」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的手指輕輕托著下巴,露出思索的神色。

    按照月神所說,天庭界有一股黑幕力量,一直都在清理和打壓與崑崙界有關的大世界。張若塵雖然被池瑤逼得離開了崑崙界,但是,身上始終印着崑崙界的標籤。

    張若塵在祖靈界,一共獲得了四億多功德值,一舉衝到《聖者功德榜》的第一,成為天庭界聖境修士之中最炙手可熱的人物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那股黑幕力量,怎麼可能會放過他?

    必定會以雷霆之勢碾壓過來,將他鎮殺,阻止他崛起的勢頭。

    當然,在天庭界,張若塵還有別的仇家。

    比如,刀獄界和紫府界。

    特別是刀獄界的修士,對張若塵恐怕是恨之入骨。就是因為張若塵,刀獄界才會在功德戰中墊底,陷入戰火,成為天庭界和地獄界交戰的犧牲品。

    刀獄界出一個高價,請動魂界的強者來殺張若塵,並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地獄界潛藏在天庭界的一些暗子,也完全有可能會來殺張若塵。

    「應該就是這三方勢力的其中之一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做出這樣的猜測。

    木靈希有些擔憂,道:「張若塵,你還是不要繼續待在元虛峰聖地,與我一起去月神山。魂界的修士就算再厲害,也絕對不敢靠近月神山。」?蘇青靈道:「就算不去月神山,也可以去赤龍聖殿,待在蠻劍大聖的身邊修鍊。我不信,他們膽子大到,敢去一位大聖的修鍊之地殺人。」

    魂界的高手太可怕,使得眾人極其不安。

    張若塵顯得很鎮定,笑着搖了搖頭,道:「我總不能一直躲在月神或者蠻劍大聖的身邊吧?再說,元虛峰聖地有九重雲塔陣的守護,一般的聖王境界強者,根本闖不進來。就算對方實力真的很強,能夠破開九重雲塔陣闖進來,蠻劍大聖也隨時都能顯聖,將其擊殺。」

    蠻劍大聖顯然是有些惱怒,石像中,傳出一道磅礴的聲音:「赤龍聖域是我的領地,我必定會護你周全。那個魂界的鼠輩,不現身也就罷了,一旦讓我發現他的蹤跡,必定讓他魂飛魄散。」

    神聖的聲音,化為一圈圈漣漪,一直傳到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桂嶺深處,站在紫色陣圖中的十數道人影,皆是聽到蠻劍大聖的聲音,但,卻都毫無懼色。

    紫色光暈中,小虛笑道:「昬王,蠻劍大聖可是已經放話,要打得你魂飛魄散,你怕不怕?」

    「怕,怎麼可能不怕,蠻劍大聖的實力還是非常強大。但是,他連我是誰都不知道,怎麼殺我?哈哈。」

    昬王擁有斷天道符,根本就不懼蠻劍大聖,所以,笑得肆無忌憚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正午時分,吳昊、蘇青靈、溫書晟、木靈希、苓宓,還有那兩位一步聖王,離開了元虛峰聖地。

    蠻劍大聖分出一道聖念,跟隨在他們的身邊,確保他們的安全。

    直到他們走出赤龍聖域,那位魂界的強者,也始終都沒有現身。

    「看來對方的目標很明確,就是要殺張若塵,根本就不屑對付吳昊和蘇青靈他們。」蠻劍大聖收回了聖念,沒有繼續跟隨下去。

    走出赤龍聖域,進入另一座聖域,吳昊等人都加快速度,只想儘快趕回去。

    突然,前方的地底之下,升起一片白色迷霧,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,霧氣就籠罩住山嶺和天空。

    「大家小心一些,這片白霧有些詭異。」

    吳昊運轉聖氣,喊出了一聲。

    「大家小心一些,這片白霧有些詭異。」

    「這片白霧有些詭異。」

    「詭異……」

    耳邊傳來一連串迴音,卻沒有等來蘇青靈和溫書晟等人的回應,頓時,吳昊的臉色猛然一變,意識到自己恐怕是闖入進一片相當特殊的區域。

    「有些不妙。」

    吳昊連忙停下腳步,體內的聖氣運轉得更快,雙瞳湧出奪目的聖芒,隨後,一掌向右側的方向拍擊出去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掌印只是飛出十丈,便是被一層水幕抵擋住,水幕上面出現一個漩渦,直接將他的掌印吞噬。

    吳昊的眼中露出凝重之色,警惕四周,聲音頗為鏗鏘,道:「你們到底是什麼人,有本事顯露出真身,堂堂正正的與我一戰。」

    白霧中,響起一連串戲謔的笑聲:「哈哈,就憑你那三腳貓的實力,在張若塵的面前就像一隻可憐的猴子一樣,被耍得毫無還手之力,竟然還想與我交手,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吧?」

    聽到這話,吳昊的臉色有些發青,咬緊牙齒,眼中湧出一縷縷火焰。

    「怎麼,很不服氣?難道你能戰勝張若塵?恐怕張若塵讓你一隻手,你也不是他的對手。」笑聲,再次響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出現之前,吳昊一直都是受到無數修士崇拜和敬仰的天之驕子,何曾被人如此羞辱?

    吳昊全身一百四十四竅全部打開,湧出一百四十四根聖氣光柱,猛然一腳踩在地面,頓時,天地劇烈顫動。

    「給我滾出來。」吳昊大吼一聲。

    「哎,既然你不服氣,那麼,我就勉為其難的出手,讓你深刻的認識一下什麼叫做天高地厚。」

    白霧中,從吳昊的身後方向,響起一道刺耳的破風聲。

    吳昊的反應速度快如閃電,五指捏成掌印,掌心六道火蛇浮現出來,化為六條火焰洪流,向身後方向轟擊出去。

    「太慢了!」?

    那道聲音改變方位,出現在吳昊的身後。

    「嘭。」?

    吳昊還沒有來得及變招,一道幽暗的刀光,在他左腿的腿肚位置劃了過去,從聖甲的縫隙割入進血肉,有着一抹聖血飛灑出來。

    左腿的聖脈和肌肉被割斷。

    這樣的傷勢,對一個聖者來說,自然是算不得什麼。但是,在傷口處,卻有一股刀氣沖入進吳昊的身體,無比冰冷,使得吳昊的半隻左腿都失去知覺。

    「好恐怖的刀法,無論是那驚人速度,還是準確的出刀角度,絕對是將刀道規則融入進了刀法,才能做到那種程度。」吳昊的心中驚詫。

    「好歹你也是一個圓滿體質,不該這麼弱啊?難道是因為廣寒界的頂尖功法和頂尖聖術都被別的世界搶奪,所以培養不出一個上得了枱面的高手?」白霧中,那道聲音像是在自言自語,又像是在故意嘲笑吳昊。

    「可惡。」

    吳昊瞪大雙目,怒不可揭,雙手合併,正要激發出十祖之魂。

    可是,刀光卻先一步飛了過來,在吳昊的右腿腿肚子上面一劃而過,又帶出了一片血光。

    腿部傳來刺痛,吳昊的嘴裏發出一道悶聲,臉上露出痛苦之色。下一刻,他的雙腿都失去知覺,在不停顫抖。

    但是,吳昊卻在努力支撐身體,以保持站立的姿勢。

    「你的修為遠遠超過我,就算殺死我又如何?如果是在同境界,我不可能敗給你。」

    吳昊的臉上冒出大量汗珠,雙腿的腿肚子有大量聖血不斷流淌出來,在腳下匯聚成了血泊,可是,他卻依舊沒有認輸。

    終於,那道身影顯現出來,站在吳昊的十丈之外,因為有霧氣的籠罩,身形顯得頗為模糊。

    那道身影的手中,捏著一柄月牙一般彎曲的刀,道:「你是半步聖王的境界,我也是半步聖王境界,怎麼就不是同境界?」

    「不可能,如果你是半聖聖王的境界,實力怎麼可能如此強大。」

    吳昊不願意相信對方的話,畢竟,他可是廣寒界的界子,一座大世界聖者之中最強大的人物,如果是在同境界,怎麼可能連對方的身影都沒有看清,就被割斷雙腿聖脈?

    這是不可能的事!

    「不是我太強,是你太弱。」?「噠噠。」

    那道身影邁出腳步,一步一步向吳昊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漸漸的,吳昊終於看清他的面容,臉上的表情變得越來越震驚,只感覺自己完全無法呼吸,半晌之後,嘴裏才擠出一句:「你是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七的……亡虛……」

    「哎呦,居然將我認出來了!」

    亡虛發出一道笑聲,隨後走到吳昊的身旁,伸出一隻手,按在吳昊的肩膀上面,又道:「還在苦苦支撐幹什麼,有什麼意義?想給我跪下,就跪啊!」

    亡虛的手指,在吳昊的肩膀上面輕輕一敲,卻是爆發出一股龐大的力量,如同一座神山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吳昊渾身骨頭髮出噼里啪啦的聲音,「嘭」的一聲,重重的跪在了地上,將地面壓垮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這一跪,徹底擊潰吳昊心中的傲氣和骨氣。

    這一跪,也讓吳昊的心境,完全崩塌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