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八隻天火魔蝶將張若塵帶到白色崖壁下方,它們揮動翅膀,又飛進花海,似乎是根本就不想參悟真理之道圖文。

    “這幾隻魔蝶還真是有趣,明明修爲強橫,心智卻如同小女孩一樣。”張若塵笑道。

    不過,下一瞬間,感受到身後有兩股殺氣傳過來,張若塵臉上的笑容,立即收起,凝視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高一矮兩位身穿飛鵬聖甲的生靈,出現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高的那隻生靈,身高足有兩米三;矮的那隻生靈,卻只有一米五,像是侏儒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人類的形態,但,張若塵卻從他們的身上,感受到強橫的蠻獸氣息,殘暴、兇狠、血腥,即便脫變成聖,那股氣息也沒有消失,反而變得更加濃烈。

    高的那隻生靈,名叫厲海,一句話也沒有說,右手五指捏成爪形,指甲化爲金色鐮刀,直接就向張若塵的脖頸抓過去。

    簡簡單單的一爪,卻是帶有強大的渦旋氣勁,並且由外而內擠壓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感覺四面八方的氣流,都向他壓了過來,空氣的密度變得越來越大,彷彿化爲固態。

    “好強,若是換做別的半步聖王,僅僅只是這股氣壓,就會被壓得趴在地上。即便是實力強大一些的半步聖王,估計也會被壓得渾身不能動彈,隨後被那隻生靈一爪擊中,非死即殘。”

    一股強烈的“憤怒”情緒,爆發出來,猶如烈焰在張若塵體內熊熊燃燒。

    剛剛來到這裏,對方不分青紅皁白就下這樣的狠手,到底是什麼意思?

    張若塵全身一百四十四竅打開,噴薄出大量聖氣,衝破氣流的壓制,一掌就向厲海擊了過去。隨着掌力一起涌出的,還有熾熱的陽剛之氣。

    “居然掙脫了氣流枷鎖?”

    厲海的眼中,露出一道異樣的神色,隨即加大了手爪的力量,全力以赴爆發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爪和掌碰撞在一起,大量混亂的聖力震盪開來。

    “噼啪噼啪”的聲音響起,五指的指骨全部都斷碎,厲海如同稻草人一般,向後倒飛出去。

    受到喜怒丹的影響,張若塵的憤怒情緒爆發得相當激烈,追擊上去,抓住厲海的一條腿,將他拖了回來,狠狠的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聲,佈置有防護陣紋的地面,微微震了震。

    “爲什麼攻擊我?”

    “爲什麼?”

    “誰指使的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幹什麼?到底要幹什麼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每問一句,張若塵就會狠狠一腳踩下去,踩得厲海全身骨頭都在斷響,即便有飛鵬聖甲的保護,也都無濟於事。

    因爲,他每每想要激發出飛鵬聖甲的防禦力量的時候,張若塵的腳就落了下去,踩得他全身聖力散開,無法凝聚。

    那位身形矮瘦的生靈,名叫厲山,哪裏料到張若塵竟然如此厲害,弟弟那樣的實力,竟然一個照面就被打得趴在地上爬不起來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厲山沉喝一聲,激發出飛鵬聖甲的力量,背上展開一對金屬羽翼,爆發出急速,在眨眼的時間之內,便是衝到張若塵的身前。

    厲山要小心謹慎得多,在第一時間,引動出飛鵬聖甲的防禦力量,一道金色飛鵬的虛影從聖甲中衝出,將他護在虛影內部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還動用了一件刀形的萬紋聖器,如同橫掃千軍一般,劈向張若塵的腰部。

    這一刀的威力,比厲海先前那一爪的威力,強大了何止一倍。

    其實,厲山和厲海的實力都在伯仲之間,厲海也沒有調動真理規則,之所以這一刀如此強大,那是因爲有飛鵬聖甲力量的加持。

    “你又爲什麼要攻擊我?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右手,直接抓住厲山手中那柄萬紋聖器級別的刀,猛然向前一拖,輕輕鬆鬆就將刀上的力量化解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”

    厲山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,還沒有來得及後退,便是眼前一黑,被對方一掌拍得趴在地上,手中那柄聖刀也被奪走。

    保護他的那道飛鵬虛影,早已被打得破碎。

    張若塵提着聖刀,向下劈砍。

    “爲什麼攻擊我?”

    “我們到底有何仇怨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嘭嘭”的聲音不斷響起,飛鵬聖甲被劈得火花四濺,刀氣滲透到鎧甲裏面,在厲山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深淺不一的血口。

    被張若塵踩住胸口,厲害無法爬起來反擊,偏偏有飛鵬聖甲的保護,他又沒有被劈死,只是心中那股憋屈,卻是讓他恨不得死在當場。

    廣場上,有一大半的修士都被驚動,愕然的望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哪裏來的狠人,竟然將厲海和厲山都打得趴下?”

    “好凶猛,莫非是有虐待傾向?”

    “厲海和厲山收拾了很多想要追求百花仙子的修士,手段相當殘暴,沒想到,他們卻遇到一個更加殘暴的傢伙,還真是因果報應。”

    那些神子、神孫也都露出一絲詫異的神色,很顯然,即便是他們也都看走眼,那個人類男子的實力還真不簡單。

    厲海和厲山的戰力有多麼強大,金鵬皇子是十分清楚。二人都是次圓滿體質,遇到一般的一步聖王也能將其鎮壓,否則,也沒有資格跟在他的身邊。

    厲海被張若塵拿下,還只能說太大意,

    可是,厲山卻是相當小心謹慎,不僅使用萬紋聖器,並且還動用了飛鵬聖甲的力量,卻還是被那個人族男子輕輕鬆鬆就鎮壓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物,不是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靠前的存在,就是聖王級別的人物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更加相信,張若塵是後者,爲聖王級別的人物,只不過攜帶有精神力類型的寶物,故意隱藏了真實修爲,想要扮豬吃老虎。

    “這個人類還真是狂妄,打狗還要看主人吧?”

    看到厲海和厲山被張若塵虐待,金鵬皇子的臉色相當沉冷,不過,以他的身份,自然是不屑以真身去收拾一個無名之輩,免得讓在場另外幾個傢伙笑話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從頭上扯下一根頭髮,吹了一口氣,有大量聖力和部分聖道規則,順着那口氣吐了出來,融入進發絲。

    隨即,那根頭髮便是飛了起來,綻放出奪目的金光,變成一位與金鵬皇子長得一模一樣的分身。

    看到這一幕,在場的一位千蕊界修士,驚呼一聲:“中階聖術,三十六分身。”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金鵬皇子的分身微微晃動一下,身形變得模糊,再次出現的時候,已經站在張若塵的不遠處。

    從金鵬皇子分身身上傳出的金色光芒,猶如能夠照耀天地,刺得張若塵眼睛都難以睜開,明明只是一道身影,在張若塵看來,卻像是一隻身軀長達數百里的金翅大鵬盤踞在那裏。

    從分身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,比厲海和厲山不知強大多少倍,根本不是一個力量級別。

    雖然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,但是,張若塵的思緒,卻還是十分清晰。

    中階聖術“三十六分身”,一旦修煉成功,拔下一根頭髮,就能凝聚出一具分身。分身的力量,相當於真身力量的一成左右。

    三十六分身同時派遣出去,可以幫真身做很多事。

    據說,還有更加厲害的“七十二分身”,乃是高階聖術,每一具分身都能擁有真身的三成力量。七十二分身同時出現,足以幫助真身殺死修爲更加強大的修士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只是拔下一根頭髮,凝聚出來的分身,便是如此厲害,可想而知,他的真身必定是更加恐怖十倍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是沒有絲毫懼色,反而釋放出不動明王身,怒視了回去,與金鵬皇子分身對峙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指使他們來對付我的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手一個,將厲海和厲山提了起來,隨後,向金鵬皇子扔了過去,道:“管好你的狗,如果再敢亂咬人,我就替你廢了他們。”

    在場的那些修士,見那個人族男子竟然敢對金鵬皇子如此說話,皆是嚇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還從來沒有修士,敢對金鵬皇子如此不敬。

    “膽量倒是不小,就是不知道他的實力,配不配得上這樣的膽量?”長生神子有些感興趣的樣子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的分身,見那些神子神孫都用看笑話一樣的眼神盯着他,臉色變得更加冰寒,殺氣涌動出來,道:“立即跪下來,給本皇子磕三個頭,或許能夠讓本皇子的怒火消下去。否則,等到本皇子的怒火爆發出來,一定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。”

    “這裏可是千蕊界的道場,你威脅得了我嗎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有些時候,死了反而更加輕鬆,活着纔是一種痛苦。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的時候,金鵬皇子分身的力量,完全爆發出來,磅礴的聖力,將張若塵包裹進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眼前的景象全部消失,只剩下滾滾的金浪,一隻長達數百里的金鵬巨禽,盤旋在他的頭頂。隨着一道震耳欲聾的叫聲響起,金鵬巨禽伸出一隻爪子,洶涌的聖力鎮壓下去。

    頓時,如同天塌地陷一般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頭頂上方,像是有十萬重山嶽壓下,讓人宛如是要墜落進死亡的深淵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