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天地八極,唯我獨尊。給我破!”?

    張若塵以指爲劍,一指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觀閱《池瑤女皇劍八筆錄》,領悟出劍八第二層劍意境界,此刻,將那股劍意施展出來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淨滅神火凝聚成劍芒,從指尖飛出,擊穿那隻金鵬巨禽的爪子,頓時,天地間滾滾的金色氣浪消散而開。

    依舊是在白色崖壁下方的這片廣場,金鵬皇子的分身,還是站在張若塵的對面。不過,他的眼中,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,不再急着動手,道:“居然收服了淨滅神火,你到底是什麼誰?”

    淨滅神火是什麼?

    那是神才能在體內孕育出來的火焰,爲了培養傑出的子孫後代,纔會賜下一些火苗。

    當然,神的壽命相當久遠,子孫後代極多,只有神十分重視的天才子孫,纔有可能得到淨滅神火的火苗。而且即便是得到,也不是任何修士都能收服,需要是真正的頂尖天才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看見張若塵使用出淨滅神火,便是有些懷疑,此子是一位初出茅廬的神子神孫。

    不是神子神孫,也收服了淨滅神火的修士還是有,但是,這種修士太少見,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
    如果這個人族男子,真是一位神十分重視的神子神孫,金鵬皇子就不得不重新拿捏輕重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情緒漸漸平穩下來,心中在苦笑,本來想要低調行事,沒有想到情緒居然不受控制,高調得不成樣子,與一位身份地位很不一般的人物結下大恨。

    喜怒丹的副作用,也太坑人。

    當然,張若塵倒也並不懼金鵬皇子,得罪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畢竟他也有底牌,就算金鵬皇子的真身出手,也不見得能把他怎麼樣。只不過動用了底牌,會暴露身份,那樣他就只能放棄龍魂和象魂,立即逃離天都聖市。

    經過剛纔的交手,張若塵對金鵬皇子的實力,已經有一個大致的判斷,還在他能夠應對的範圍之內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憑什麼要告訴你,你以爲你是誰?”

    金鵬皇子很是討厭張若塵那副有恃無恐的樣子,怒意再次涌出來,就算此子真是神子神孫,今日,也要教訓他一頓。

    “住手,你們想幹什麼?這裏是千蕊界的道場,誰若是再敢出手,只能請他出去,今後再也別想跨入百花宮大門一步。”

    一隻天火魔蝶飛了出來,攔在張若塵和金鵬皇子分身之間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她認出,是那位魔蝶公主,於是語氣平和說道:“公主殿下,本人也是算是百花宮的貴賓,但是,剛剛來到這裏,便是遭到兩條瘋狗的撕咬,這就是百花宮的待客之道?”

    魔蝶公主知道金鵬皇子十分飛揚跋扈,更知道厲海和厲山的所作所爲,早就已經看不習慣他們,見他們被張若塵打得奄奄一息,其實心中相當欣喜,只是不想招惹金鵬皇子,所以纔沒有笑出來。

    魔蝶公主道:“他們來自海雲界的金翅大鵬族,並不是千蕊界的生靈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這樣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故意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,道:“你們百花宮,應該不會縱容別的大世界的生靈,得罪你們的貴賓吧?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會。”

    魔蝶公主都快笑出聲,覺得這是一個將厲海和厲山二人驅逐出去的好機會,於是,前去責問金鵬皇子,並且還叫來兩位千蕊界的修士,讓他們將厲海和厲山扔出去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的臉色相當沉冷,想要阻止,可是,看到遠處一位美如畫卷的女子,站在廣場的邊緣,凝視着他,於是,他又將心中的怒火壓了下去,讓自己儘量顯得有風度一些。

    “兩個不受管教的族類,給百花宮惹了麻煩,理應被驅逐出百花宮。”

    對魔蝶公主說了這麼一句,金鵬皇子立即向那個美如畫卷的女子走過去,雙手抱拳,正要說出一句道歉的話。可是,那位女子卻根本沒有要聽的意思,走入進廣場,找到一處位置,盤坐下去,開始觀悟崖壁上的刻圖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心知仙子對他恐怕是相當失望,頓時,將所有怒火都轉移到張若塵的身上,殺機畢露的瞪了張若塵一眼,徑直離開了廣場。

    厲海和厲山被拖了下去,他這個皇子,自然是不能真的不管不問。否則,又要被人笑話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傳說中的百花仙子紀梵心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目光,盯着那個冰涼如玉的白衣女子,盤坐在一片光雨之中,只能看到一道窈窕的影子。

    那些光雨,凝聚成一株照神蓮的虛影,宛如一盞美麗的仙燈一樣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就盤坐在照神蓮虛影的中心,青絲搖曳,寧靜似水,聖潔柔美,讓人生出“只可遠望不可褻玩”的神聖之感。

    “能夠讓金鵬皇子那種飛揚跋扈的人物,都變得老老實實,這位紀仙子果然很不一般。”?

    張若塵從紀梵心的身上,感受不到一絲力量波動,但是,本能的覺得,她的實力恐怕遠在金鵬皇子之上,即便他將所有底牌都用出來,估計也對付不了她。

    不再多看,張若塵來到一片空置的區域,盤坐下來,準備參悟曼陀羅花神留下的真理之道圖文。

    當然,在參悟之前,張若塵先是點燃了一截虹化藤。

    緊接着,他又釋放出聖氣,形成一座氣罩,防止虹化藤的香味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周圍的那些修士,看見虹化藤,都是露出心動的神色。

    這可是能夠幫助修士悟道的寶物!

    以他們的財力,當然買得起虹化藤,主要是買不到,這樣的寶物有價無市,可遇不可求。

    “淨滅神火,虹化藤,這個人族男子,恐怕還真有一些來歷。”在場那些神子神孫,心中都是如此想着,因此,也就沒有人再去驅趕張若塵。

    當然,更大的原因,還是他們不想在紀梵心的面前,做出這樣有失風度的事。

    曼陀羅花神留下的真理之道圖文,是一片花海,張若塵仔細觀察,便是發現,這片花海與紀梵心種出來的那片花海有些相似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這樣,那紀梵心在真理之道上面的造詣,恐怕是已經達到相當了不得的層次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去想這些雜事,全身心投入到參悟之中。

    花海圖文中的聖花數量,超過十萬株,一朵朵聖花就像是一個個光點,讓張若塵聯想到真理神殿的觀想圖。

    於是,他嘗試將其中兩朵聖花,當成兩個光點。

    “果然與第二幅觀想圖十分相似。”?張若塵的心中暗喜,如果,在這裏就能參悟第二幅觀想圖,豈不是就不用去真理神殿修煉?

    也不知是不是得到萬分之一真理奧義的原因,張若塵完全沉浸下來之後,竟然能夠清晰感受到周圍有規則在流動。

    大概三個時辰過去,張若塵找到了參悟第二幅觀想圖的辦法。原來,最重要的,並不是那兩個點,而是兩個點運動起來產生的波紋。

    那些波紋,就是真理規則。

    他也是被第一幅觀想圖誤導,所以才一直沒有想到這一點。

    頓時,張若塵的嘴裏,發出哈哈大笑的聲音,“原來如此,原來如此……”?因爲有些聖氣光罩的阻隔,笑聲倒是沒有泄露出去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盤坐在光罩中,時而憤怒,時而大笑,表情實在是太過誇張,惹來很多修士的圍觀。

    其中,就有九隻天火魔蝶。

    它們停在距離張若塵不遠的地方,站在一排,九雙眼睛一眼不眨的看着張若塵臉上的表情,見他又笑了起來,於是,它們也大聲歡呼。

    “又笑了,又笑了,這次笑得更加開心!”?“我還以爲他會憤怒的大吼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會是人格分裂吧?時而笑,時而怒,還是挺嚇人。”

    “或許是……走火入魔,精神錯亂,你要不要去提醒他一句,免得他越陷越深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我不敢,你看他笑得那麼瘋癲,萬一打我怎麼辦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還有一些修士,卻是覺得張若塵有病,精神有問題。

    那幾位神子神孫也都直皺眉頭,覺得還是不要去招惹這個瘋瘋癲癲的傢伙,免得惹來一身麻煩。

    接下來大半個月,張若塵絕大多數都會去參悟真理之道圖文,參悟速度竟是快得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他現在能夠調動的真理規則,已經達到九十八道,可以讓聖術爆發出三倍的威力。

    能夠參悟得這麼快,張若塵將其歸功於那萬分之一的真理奧義。畢竟,他的參悟速度,比在真理神殿參悟觀想圖還要快。

    真理奧義的好處,竟然如此巨大,張若塵自然也就想要獲得更多的真理奧義。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的實力,要渡第二層海域,應該已經不是難事。”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想要前去真理之海試一試的時候,妖絕王派遣燕子來請他,說是有好消息要告訴他。

    “難道聖王級別的龍魂和象魂,已經送來百花宮?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一喜,立即跟隨燕子,前去見妖絕王。

    要知道,這段時間,他也在修煉掌法,只要得到龍魂和象魂,熔鍊進雙臂,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一掌,立即就能達到小成。

    小成的龍象通天,足以與普通的中階聖術硬碰硬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