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無論是身體的虛弱感,還是體內嚴重的傷勢,都讓裳鳳感到力不從心,根本無力再去斬殺張若塵。

    看見黑色骷髏衝殺過來,裳鳳的臉色猛烈一變。

    以他的狀態,哪裡擋得住這一尊邪魔?

    逃。

    立即逃。

    就算再不甘心,再憋屈,再痛恨,現在也必須得逃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裳鳳的體內,一團魔氣逸散出來,化爲數千只血**蝶,向夜幕中飛去。

    黑色骷髏的身軀,撞入進蝶羣,伸出一隻黑色骨手,抓住蝶羣中心那隻最大的魔蝶,直接將它的一隻蝶翼生生扯下來。

    血**蝶的嘴裡,發出一聲慘嚎,心知今日已經逃不掉,大吼道:“張若塵,我們同歸於盡……”

    血**蝶正要自爆聖源,可是,黑色骷髏卻發出興奮的吼聲,骨手先一步刺入進它的頭顱,將它體內的聖源挖出來。

    裳鳳的聖魂沒有分裂,像是一隻血紅色的蝴蝶,想要衝出聖源逃走。

    可是,血紅色的蝴蝶,在剛剛飛出來,就被欣喜若狂的黑色骷髏一把抓住,吞入進了嘴裡。在黑色骷髏的嘴裡,冒出一團綠色的鬼火,竟是在煉化裳鳳的聖魂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沒有料到,竟然會出現這樣的變故,連忙衝了過去,仔細觀察黑色骷髏到底在幹什麼??“竟然在煉化裳鳳的聖魂……”

    “骷髏頭的內部,封印的大聖殘魂,已經變成一隻邪靈。那隻邪靈,應該是在吞噬裳鳳的聖魂,想要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。”?有佛帝舍利子的鎮壓,張若塵有自信,現在還能控制住那隻邪靈。

    略微猶豫了一下,最終,張若塵還是沒有阻止它,想要看一看接下來的變化。

    裳鳳的聖魂,在骷髏嘴裡猛烈掙扎,想要逃出去,但是,卻有一股更加可怕的魂力,鎮壓着他。

    大概過去一刻鐘,黑色骷髏將裳鳳的聖魂完全煉化和吸收,從它身上散發出的邪煞之氣,變得濃烈了一大截,一雙鬼火眼睛,竟然向張若塵怒瞪了過去,面目猙獰,一副想要挑戰張若塵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氣息增強了不少,看來是擁有與五步聖王抗衡的力量。但是,我纔是主人,你想要挑戰我,現在還遠遠不夠。”?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掌,控制佛帝舍利子。

    頓時,黑色骷髏眉心的舍利子,散發出奪目的金芒,將它完全籠罩,淨化它身上的邪煞之氣。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黑色骷髏大聲怒吼,想要反抗。

    張若塵沉哼一聲,手掌向下一翻,頓時,舍利子變得異常沉重,鎮壓得黑色骷髏重重跪在地上,不敢再去和張若塵對抗。

    直到將黑色骷髏身上的煞氣淨化了一大半,徹底安分下來,張若塵才收回精神力。隨即,黑色骷髏重新變成一根白骨聖杖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的手掌,向虛空一抓,抓住裳鳳的聖源。

    拳頭大小的聖源,顯得晶瑩剔透,並且散發出血紅色的魔光,像是一顆沉重的紅寶石。

    在聖源的內部,懸浮有一隻拇指大小的鼎。

    看到那隻鼎,張若塵的臉上,露出欣喜的神色。

    那是裳鳳凝聚出來的規則聖器,對半步聖王和聖王境界的修士而言,堪稱無價之寶。

    一般來說,規則聖器會在聖王死去的一瞬間就消散,所以說,就算能夠殺死一位聖王,也無法得到他的規則聖器。但是,裳鳳死的時候,卻來不及分解規則聖器,倒是便宜了張若塵。

    五步聖王留下的規則聖器,價值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裳鳳的聖源收了起來,在裳鳳的屍身上面搜找了起來,找到三件寶物,分別是,一顆真幻聖花的種子,一雙血紅色拳套,一隻黑色的魔壺。

    那雙拳套的品級,達到二耀萬紋聖器的程度,價值不菲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戴着這雙拳套,所以,裳鳳可以空手抵擋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不過,張若塵的手上,戴着百聖血鎧凝聚成的拳套,就連火神鎧甲的拳套都暫時沒用,自然是用不上這一雙拳套。因此,將裳鳳留在拳套中的聖力煉化之後,張若塵就將它放入空間戒指。

    真幻聖花的種子,倒是很有意思,調動精神力和聖氣注入進去,竟是能夠呈現出幻境。而且,幻境還受修士的精神力控制,只要心念一動,幻境就會出現變化。

    像張若塵這種從來沒有修煉過幻術的修士,得到它之後,立即就變成一個幻術大師。

    “裳鳳說,真幻聖花種子形成的幻境,能夠瞞過七步聖王強者。如果真是那樣,這枚種子的價值,恐怕還在那雙拳套之上。”

    最後,張若塵撿起那隻魔壺,經過一番研究,發現魔壺很像是一件密寶,刻錄了很多古老的銘紋,其中還包括封印銘紋、禁法銘紋、神火銘紋。

    “裳鳳就是從這隻魔壺裡面,放出千宇魔尊的聖魂。不過,千宇魔尊的聖魂,恐怕不是妖絕王的對手,多半已經被鎮壓。”

    沒有千宇魔尊的聖魂,這隻魔壺就是一個殼子,沒有任何價值。

    易皇骨杖中的邪靈,只是大聖“易皇”的一縷殘魂而已,所以,爆發出來的實力,遠遠不及千宇魔尊。如果骨杖中,封印的是,一道完整的大聖聖魂,易皇骨杖的威力不知比現在強大多少倍。

    當然,真是那樣,以張若塵的修爲,肯定無法駕馭易皇骨杖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裳鳳的屍首,收了起來,準備交給食聖花,做它的養分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立即離開了這裡,向陰陽殿行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知道的是,在他擊殺裳鳳的時候,黑暗中,一直有一雙眼睛在盯着他。

    直到他離開後,纔有一道白色的倩影,從黑暗中走出來,喃喃自語:“原來是時空傳人張若塵。他才半步聖王的境界,居然已經擁有擊殺五步聖王的實力,難怪敢與金鵬皇子叫板。”

    這道白色倩影,本來是追出百花宮,想要擊殺裳鳳,卻沒想到無疑之中發現了張若塵的身份。

    對於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一的人物,恐怕任何修士都會對他生出好奇心,那道白色倩影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降臨,卻並沒有讓天都聖市變得冷清,反而街道上的修士變得更多了一些。

    月神的神像,立在陰陽殿的外面,美麗絕塵,栩栩如生,可是,從陰陽殿外經過的修士卻沒有覺得神像神聖,反而露出意味深長的陰笑。

    特別是神像下方站着的幾位性感女子,那撩人的身材,嫵媚的樣子,更是將神像的聖潔之感破壞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戴着斗笠和麪具,或者被使用聖力籠罩全身的修士,絡繹不絕的走入陰陽殿的大門,他們都小小翼翼,像是生怕被熟識的修士認出來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使用無形無相三十六變,變化成裳鳳的樣子,又戴上了一個面具,站在黑暗中觀察了很久,確定身上已經沒有破綻,才大步向陰陽殿走過去。

    可是他才走到街道的中心,便是有一股輕風將他席捲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勃然一變,連忙調動聖力,準備掙脫輕風逃脫出去。但是,那一縷縷風勁,卻像是無盡纏絲一般,時而柔軟,時而緊繃,根本掙脫不出去。

    一陣天旋地轉之後,等到輕風散去,張若塵才發現自己又回到暗黑之中,站在陰陽殿對面的牆角下方。

    “什麼人?”

    張若塵第一時間激發出百聖血鎧,手掌上,浮現出青色的淨滅神火。

    不遠處,站着一位戴着面紗的白衣女子,背對着他。她的身上沐浴着光雨,一粒粒光點就像是星雲一般,將她的嬌軀籠罩。

    只是一道背影,卻已經美得令人窒息,像是畫卷中的一道秀麗神影,充滿了神秘和縹緲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紀梵心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見過百花仙子紀梵心,立即將那道背影的主人認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頗爲吃驚,紀梵心是如何發現他的?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很是小心謹慎,不僅使用佛珠掩蓋身前的氣息,甚至,就連容貌都已經變過八次,最後才變成裳鳳的樣子。如果說紀梵心是誤打誤撞遇到了他,張若塵是打死也不會信。

    唯一的解釋就是,張若塵在離開百花宮的時候,就已經被她盯上,一路都在他的後面,而他卻毫無察覺。

    想到此處,張若塵頓時手足冰涼。

    對方要殺他,豈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?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十分難看,半晌後,才漸漸平靜下來,收起了百聖血鎧和淨滅神火,對方如果要殺他,早就已經出手,不至於等到現在。

    “你爲何要阻止我去陰陽殿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紀梵心沒有轉過身,聲音極美,道:“我是阻止你去送死。”?

    “爲何這麼說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紀梵心道:“你以爲修煉了變化之法,改換了容貌,隱藏了氣息,就絕對安全?你看到陰陽殿大門上方那面黑銅鏡沒有?那是陰陽鏡,可以看破一切僞裝,任何修士都休想隱藏身份潛入進去。你的畫像,早就已經被送到陰陽殿,不知有多少可怕的人物,正在等你送上門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對面的陰陽殿望去,果然,在大門的右上方,懸掛着一面八卦黑銅鏡。

    雖然說,張若塵對無形無相三十六變很有信心,但是,他畢竟沒有將這種秘術修煉到最高深的程度,能不能瞞過陰陽鏡,還真是一個未知數。

    “陰陽殿這樣的邪惡之地,不知得罪了多少大世界,竟然還能屹立在天都聖市,果然不是我想象中那麼簡單。幸好有紀梵心的提醒,否則……後果不堪設想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進一步意識到,自己的敵人是何等可怕,當真是步步殺機,如履薄冰,稍有不慎死無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“你爲何要救我?我和陰陽殿的恩怨,似乎與你們千蕊界沒有什麼關係吧?我們似乎也沒有什麼交情。我不相信,一貫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百花仙子,竟然會出手幫一個陌生人族男子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誰說與千蕊界沒有關係?”

    紀梵心緩緩的轉過神來,一雙靈秀的眼眸,如同兩灣絕美的神潭,向張若塵凝視了過去。

    看到那雙美麗的眼眸,張若塵立即回想起在書香閣洞天的那次偶遇,心中感到意外,脫口而出:“原來是你。”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