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在書香閣洞天翻閱有關崑崙界的卷宗的時候,張若塵隔着書架,看到一雙令他影響深刻的絕美眼眸,只不過,當時對方似乎是根本不想與他接觸,放下書冊,便是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此刻,看到紀梵心那雙充滿靈性的雙眸,張若塵立即辨別出,當時站在他對面翻閱《接天神木》的女子,就是她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性,畢竟還是相當沉穩,很快就鎮定下來,隨即,心中生出一個又一個疑問。

    斟酌了一番,張若塵率先問道:“此事與千蕊界有什麼關係?”

    別的那些修士,見到紀梵心幾乎都是殷勤討好,或者是裝出很有風度的樣子,拼命尋找機會,與她拉近關係。而張若塵的眼神卻很自然,甚至對她還有幾分防範,問出的問題也都直接指向關鍵點。

    與這樣的人接觸,紀梵心反而感覺到輕鬆。

    “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,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的身體消散,化爲一片光雨,最後,一粒粒光雨湮滅,完全消失在張若塵的眼前。

    張若塵先是略微一怔,隨即露出一道笑意,鼻子輕輕的嗅了嗅,尋着對方身上的那股淡淡花香,一直走出天都聖市,來到天都山的邊緣。

    天都山是一座懸浮在半空的聖山,站在天都山的邊緣,就像是站在一座無底懸崖的崖邊,前方是茫茫渺渺的雲海,頭頂上方是恆河沙數的璀璨星辰。

    周圍寂靜無聲,似乎是很少有修士會來到這裏。

    張若塵停下腳步,看着眼前的雲海和星海,忍不住讚歎一聲:“沒想到,在天都山,竟然能夠看到如此美麗的風景。”

    “美麗的風景只是表象,誰又知道,在厚厚的雲層下面,隱藏了多少不堪入目的真相?”

    憑空的,一片光雨顯現出來,又凝聚成紀梵心的唯美身影。

    先前紀梵心也不知動用了什麼手段,竟是消失得無影無蹤,即便張若塵調動空間力量也都感應不到。若不是對方故意留下一絲氣息,張若塵未必跟得上來。

    雖然看不透,但是,張若塵卻沒有問。

    畢竟,能夠成爲一座強界的領袖,紀梵心擁有超越常人認知的手段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那是她的底牌,肯定不會告訴別人。

    紀梵心戴着面紗,只露出一雙波光粼粼的眼眸,清麗得猶如星光下的仙女,道:“陰陽殿由三個大世界的邪道強者掌控,他們利用龐大的勢力,不擇手段劫持各大世界的美麗女子,將她們當成貨物、奴隸、妓/女一樣圈養與買賣,換取聖石和利益。”

    “其中,千蕊界就有不少天之驕女遭受劫難,被擒住,圈養在陰陽殿裏面,淪爲那些邪魔賺取財富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你進入過陰陽殿?”

    紀梵心搖了搖頭,道:“沒有。”?

    “那麼,你是怎麼知道,千蕊界的那些天之驕女,被囚禁在陰陽殿裏面?”

    張若塵絕不相信,世間有任何一個男子會告訴紀梵心,自己去過陰陽殿,所以纔會好奇得這麼一問。

    “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縱身一躍,竟是跳下天都山,消失在雲海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背上展開一對龍翼,緊追上去,也不知在雲霧中飛了多久,終於落到地面,站在一個萬人屍坑的邊緣。

    坑中,全是女子的死屍。

    各族的女子都有,人族、狐族、蛇族、龍族、羅剎族、不死血族……等等,有的屍體已經腐爛,有的卻還完好無損。她們衣不蔽體,瘦骨嶙嶙,像是在死前遭受了非人的折磨。

    張若塵掩了掩鼻子,不想聞那股濃烈的腐臭,道:“這些屍體?”

    “全部都是從陰陽殿中運出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的眼神既是悽楚,而又帶有冷意,道:“千蕊界失蹤的那些天之驕女的屍骸,就是在這裏找到。”

    在萬人屍坑的邊緣,設置有禁陣,不過,剛纔紀梵心已經使用她那高深莫測的精神力,打開了禁陣的一道缺口。正是如此,張若塵與她才能走進來。

    否則,別的修士就算來到萬人屍坑的附近,估計也無法發現它,更加無法闖入進來。

    但是張若塵還是有些疑惑,道:“爲何陰陽殿不將這些女屍全部都焚燬?留下這些屍體,對他們沒有什麼好處吧?”?

    紀梵心道:“這些女屍,還活着的時候,至少都是半聖境界,甚至還有很多是聖者境界。她們的肉身何等強大,怎麼會這麼快就腐爛?”?

    “似乎的確有問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打開天眼,再次看着眼前的萬人屍坑,終於發現了一些端倪。只見,從女屍的體內,竟是不斷溢出一絲絲聖力和血氣,匯聚向屍坑的底部。

    很像是……有什麼東西,正在吞噬她們身上最後的價值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麼?”

    張若塵伸出一隻手掌,隔空抓了出去,想要去探查萬人屍坑底部的祕密。

    “別動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阻止住張若塵,道:“那是陰陽殿的一位邪道人物,利用這些女屍的殘餘聖力和血氣,煉製一件邪惡的聖器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爲何不將那件邪惡聖器取走,毀了這裏?”張若塵問道。

    “毀了這裏,他們只會變本加厲,殺害更多的女子,重新去另一處地方建一座萬人屍坑。而且,現在取走那件邪惡聖器,就是打草驚蛇。”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仔細思索了一番,收回了聖力,又道:“不對,不對,既然這些女子是陰陽殿的搖錢樹,不是用來賣掉,就是用來伺候那些男性修士。爲何會變成屍體,丟棄到萬人屍坑裏面,煉製邪惡聖器?”

    紀梵心顯然也不清楚其中的原因,道:“或許,只有進入陰陽殿中探查一番,才能知道原因。”?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一具近期才送到萬人屍坑的女屍旁邊,伸出一根手指,按在女屍的右手手腕上面,整個人變得沉默。

    隨後,又走到另一具女屍的身旁,也細細探查了一番。

    一連探查十數具不同種族的女屍,張若塵才停了下來,道:“我知道是什麼原因了!”

    “什麼原因?”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肅然的道:“她們體內的陰氣流失得乾乾淨淨,應該是脫/陰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是脫/陰?”紀梵心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看着紀梵心的那張不食人間煙火的容顏,宛如紅塵仙子一般,張若塵頓時有些難以啓齒,不知道該如何向她解釋。

    如果讓那些追求紀梵心的神子、神孫知道,張若塵給冰清玉潔的百花仙子講“脫/陰”這樣的話題,恐怕他們是會帶着一大羣高手,將張若塵轟成飛灰。

    紀梵心則是一直凝視着張若塵,道:“你向我隱藏祕密,我也肯定會向你隱瞞一些東西,這樣對誰都沒有好處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便告訴你。所謂的脫/陰,就是女子不斷與男子交/合,縱/欲/過度,體內陰氣消耗殆盡,最終死於非命。”

    因爲喜怒丹的副作用,張若塵的情緒本來就有些喜怒無常,在說出這話的時候,竟是露出陰測測的笑容,上下打量着紀梵心。

    “無恥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冷了張若塵一眼,化爲一道流光,消失在萬人屍坑的邊緣。

    “真是倒黴,該死的副作用,什麼時候發作不好,偏偏在這個影響我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只覺得丟了很大的臉,心中十分羞愧,立即揉了揉自己的臉,恢復表情之後,才向紀梵心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紀梵心回到天都山的邊緣,並沒有因爲氣惱而離開,像是在那裏等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剛纔……都是喜怒丹的副作用。”張若塵來到崖壁,神情有些尷尬。

    紀梵心身上獨特的氣質,猶如一株幽蘭,顯得格外靜謐。她與張若塵保持一定的距離,道:“沒關係,這不重要,畢竟我們不熟,不會深交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聽得出,他與這位百花仙子的距離感變得更大,心中很鬱悶,明明是她自己非要知道答案,爲什麼現在還露出一副她吃了很大虧的樣子?

    張若塵自認爲,他並沒有調戲和褻瀆百花仙子。

    沉默了許久,張若塵見紀梵心沒有主動開口說話的意思,才問道:“我很好奇,以你的修爲和實力,爲什麼不直接打入進陰陽殿,救出千蕊界的那些天之驕女?而且,你的追求者那麼多,只要你開口,稍微許諾給他們一些好處,他們還不立即就去攻打陰陽殿?”

    “哪有那麼簡單?”

    紀梵心搖了搖頭,又道:“陰陽殿背後的利益關係很複雜,不僅涉及到真理神殿的神傳弟子,甚至還涉及到一股相當可怕的勢力。那些神子、神孫並不愚蠢,要他們去攻打陰陽殿,他們肯定會先掂量掂量其中的厲害關係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他們不敢去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紀梵心陷入沉默,沒有回答張若塵,因爲,就連她自己都掂量了很久,一直到現在都沒有出手。陰陽殿自身的實力,與它背後的利益勢力,讓她感到忌憚,不敢輕舉妄動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一亮,道:“我明白了!其實,你也不敢去攻打陰陽殿,所以才找上了我。因爲,你知道整個真理天域,如果還有一個人敢去闖陰陽殿,那個人必定是我,《聖者功德榜》第一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