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金步龍輦中,響起蘇青靈的聲音:「你也快狂了,真以為我們只能任你宰割?」

    「哏哏。」

    亡虛露出不屑的神色,根本就沒有將蘇青靈放在眼裡。

    蘇青靈顯然是掌握有某種底牌,調動體內的聖氣,匯聚到背部,隨即,背心的位置浮現出一道道玄奇的紋路,交織成一張符文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緊接著,一股強橫至極的聖道力量,從她的體內涌動出來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露出一道精芒,喃喃道:「聖相符,似乎還不是一般的聖相符,不愧是九靈大聖的孫女,果然是有保命的手段。」

    聖相符蘊含的力量,可是非同小可,雖然對付不了燎喪君那種站在聖王巔峰的生靈,可是,用來收拾一般的聖王卻是綽綽有餘。

    溫書晟和苓宓也都掌握有聖相符,立即催動起來。

    很快,從他們三人身上散發出的力量波動,竟是將亡虛、天樞、天邈完全壓制。

    可是亡虛的眼中,卻沒有一絲忌憚之色,反而笑了一聲:「你們還真是天真,我們準備得如此充分來殺人,難道沒有計算過你們攜帶有聖相符?」

    「那又如何?既然大家都掌握有聖相符,你們想要殺我們,恐怕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。」溫書晟的聖相符,凝聚成一株聖樹,從聖樹上散發出來的銀芒,猶如河水在流動。

    「抱歉,我沒有攜帶聖相符。」亡虛道。

    蘇青靈、溫書晟、苓宓,皆是露出不解的神色。對方能夠進入《聖者功德榜》,他的身份顯然是相當了不得,怎麼可能沒有攜帶聖相符?

    再說,沒有攜帶聖相符,怎麼還能如此鎮定自若?

    詭異!

    太詭異了!

    這時,站在石峰頂部的天樞和天邈,都發出一道笑聲,似在嘲諷他們的無知。隨後,她們同時抬起頭,向上空望去。

    上方,厚厚的黑雲,將天空籠罩。

    在雲層中,卻出現了一粒光點,很像是一顆越來越耀眼的星辰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也盯著上空,目光鎖定在那顆星辰上面,眼睛猛地一縮:「那是……一道圓形的令印……」

    「嘩。」

    奪目的星光,灑落下來。

    隨即,蘇青靈、溫書晟、苓宓的體內,都傳出一聲爆響。

    他們三人身上的聖相符,竟是全部都碎裂,化為了一粒粒光點,消散在空氣中。

    溫書晟向上空那顆星辰盯了一眼,又向亡虛等人望去,臉色猛然一變,道:「我知道了,我知道你們是誰了,你們是功德神殿的人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對天庭界了解得很少,可是,卻也知道溫書晟說得沒錯,只有功德神殿祭煉出來的功德寶物,才能震碎聖相符。

    當初,張若塵身上的那張聖相符,就是在進入功德戰場的時候碎掉。

    「你們功德神殿還真是不死心,是刻意針對我們廣寒界嗎?」蘇青靈的眼中燃燒著怒火,憤然的說道。

    亡虛嘿嘿的一笑:「我們的目的是殺張若塵,與你們一點關係都沒有。不過,既然你們知道了一些不該知道的東西,也只能順手將你們殺死。」

    「轟!」

    下一刻,亡虛的身體各處,浮現出一道道明亮的神印。大量聖道規則,從體內湧出,凝聚成一尊數丈高的至真之影。

    至真之影呈現出來后,天地間的聖氣,源源不斷向亡虛匯聚過去,使得亡虛身上的力量波動變得越來越強大。

    張若塵也凝聚出至真之影。

    他的至真之影乃是不動明王身,散發出來的氣息,不比亡虛的至真之影弱小,並且還在繼續增強。

    兩人的氣勢,已經在交鋒。

    在他們二人之間的那片數十丈寬的空間中,浮現出數十道電蛇和火龍,碰撞在一起之後,發出「轟隆隆」的聲音。

    亡虛吃驚的發現,他的至真之影在交鋒中,竟然落入下風,頓時臉上的笑容消失,變得越來越嚴肅認真,道:「張若塵,《太乙神功榜》上的神書奇功,你修鍊的是哪一本?」

    「《太乙神功榜》?」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亡虛道:「《太乙神功榜》記載有宇宙中八十一種神書奇功的排名,崑崙界獨佔其六,你不可能不知道吧?再說,你若不是修鍊了《太乙神功榜》的奇功,在半步聖王爆發出來的戰力,怎麼可能這麼強?」

    亡虛所說的那些,張若塵還真的感覺到十分陌生。

    張若塵只知道,崑崙界有六大奇書,乃是最巔峰的功法,無數大名鼎鼎的修鍊功法都是從六大奇書之中衍化出來,或者本來就是六大奇書的殘卷。

    至於什麼《太乙神功榜》,卻是完全沒有聽過。

    亡虛發現張若塵似乎真的不知道《太乙神功榜》,於是又道:「我敢肯定,你修鍊的就是《太乙神功榜》上的神書之一。你要知道,只有修鍊的功法越強,修士的戰力才會越強,修鍊出來的至真之影也會更加強大。」

    一個修士的戰力高低,不僅僅只取決於自身的體質,還取決於修鍊的功法和聖術的品級高低。

    功法的重要性,不在肉身體質之下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一動,道:「也就是說,你修鍊的功法,也是《太乙神功榜》上神功寶典?」

    「當然。」

    亡虛不再使用至真之影與張若塵交鋒,因為,他發現張若塵的至真之影越來越強,彷彿是要將他的至真之影徹底壓制下去。

    繼續對峙,恐怕他還沒有出手,就會被張若塵擊垮。

    「破碎虛空第一式,虛空斬。」

    亡虛攜帶至真之影,化為一股狂猛的風暴,向張若塵衝過去。

    他並沒有調動流光規則,因此,速度並不是特別快。

    不過,他手中的虛月刀,卻是散發出越來越明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破碎虛空刀法,乃是亡虛耗費大量時間修鍊成功的中階聖術,一共有七式,每一式都玄妙絕倫,既是可以大開大合,也可以變化莫測。

    憑藉這套刀法,亡虛在功德戰場上所向無敵,即便是一些聖王級別的人物遇到他,也要選擇退避。

    「竟然動用出了中階聖術,他是想要使用最快的速度殺死我嗎?」

    中階聖術的威力,遠遠超過低階聖術,面對亡虛的這一刀,即便是張若塵,也都感覺到有些難以喘息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戰意沸騰,激發出百聖血鎧,調動起百聖之力,雙臂舉了起來,手臂中傳出龍吟象吼的聲音,隨即,一龍一象飛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幽暗的刀光,轟擊在張若塵的雙掌之上。

    強大無邊的刀勁,從張若塵的雙臂傳至雙腿,隨意,又化為一圈圈波紋,向四面八方涌去。那兩座石峰遭到衝撞,一瞬間就被碎裂,化為一塊塊巨石垮塌下來。

    天樞和天邈連忙施展出身法,飛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她們的眼中,露出驚詫的神色:「這兩人只是半步聖王的境界,但是,爆發出來的力量,與我們比起來,卻不弱分毫。」

    「簡直就是兩個妖孽,或許只有公子,在半步聖王境界的時候,才能夠壓他們一頭。」

    亡虛雙手抓著刀柄,身體懸在半空,笑了一聲:「你的掌法還是不錯,竟然能夠擋住破碎虛空刀法的第一式。不過,中階聖術的威力,可不是你想象中那麼簡單。」

    「破碎虛空第二式,虛空亂。」

    亡虛的體內,飛出二十一道聖道規則,與刀法融合在一起,隨即身體一晃,化為七道殘影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虛月刀,很像是一輪黑色的月牙,散發出冰寒刺骨的涼氣,從另一個相當刁鑽的角度,向張若塵橫劈過去。

    一刀揮出,猶如連出七刀。

    在施展第一式的時候,亡虛只是融入了十四道聖道規則進入刀法。第二式卻融入二十一道聖道規則,很顯然,第二式的威力比第一式要強大得多。

    張若塵長嘯一聲,激發出百聖血鎧的第二重力量,隨即,一百位中階聖者的力量與他自身的力量匯聚在一起,再次一掌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「嘭!嘭!嘭!嘭!嘭!嘭!嘭!」

    七重刀勁落下,一連七道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,鏗鏘刺耳,振聾發聵,震得張若塵竟是一連後退了七步。

    擋住這一招之後,張若塵的手臂疼痛欲裂,體內的血氣變得有些混亂。

    「沒有修鍊出中階聖術,果然還是吃虧。如果我將第十一掌修鍊到大成,龍象般若掌的品級就能提升為中階聖術,必定能夠壓制他的破碎虛空刀法。」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第十掌大成的龍象般若掌,算得上是最頂尖的低階聖術,可是與中階聖術比起來,終究還是有差距。

    畢竟,中階聖術能夠與聖道規則融為一體。

    「破碎虛空刀的第三式的威力,肯定會更加強大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給亡虛施展刀法機會,喚出沉淵古劍,施展出空間挪移,下一瞬間,出現到亡虛身後的上方,猛然一劍揮斬下去。

    沉淵古劍的劍體上,一道道銘紋浮現出來,散發出刺目的奇光。

    亡虛的眼神一凜,隨後調動出流光規則,化為一道暗光,向右橫移出去。

    「轟隆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的這一劍,劈在地面的紫色陣圖上面,凌厲的劍光,將陣圖撕裂開了一道縫隙。

    站在陣圖中心的昬王,暗叫一聲,「不好」。

    昬王並不認為張若塵有破開紫色陣圖的能力,但是,陣圖一旦被撕裂開一道縫隙,就必定會有聖道波動傳出去。

    萬一那道微弱的聖道波動,讓剛好從附近經過的修士察覺到,那麼,這次暗殺行動,也就只能宣告失敗。

    「給我封。」

    昬王的雙手,按在骨質聖杖上面,體內的精神力如同水浪一般向外湧出,隨即,那一道被沉淵古劍撕裂而開的縫隙,又重新合上。

    紫色陣圖籠罩的範圍,變得更加寬廣,也變得更加穩固。

    張若塵十分清楚,敵人來勢洶洶,個個都是頂尖級別的人物,可以說是準備得相當周全,根本不可能給他逃走的機會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將消息傳出去,希望能夠有援助的力量趕過來。

    剛才,張若塵全力以赴劈出一劍,將紫色陣圖撕裂開了一道縫隙,並且還讓沉淵古劍的一道劍道勁氣飛出去,就是打算將消息傳出去。

    「我們所在的這片地域,位於赤龍聖域的北面,屬於枯黎聖域的範圍。而枯黎聖域的領主,乃是凌修前輩。」

    「別的大聖,或許沒有那麼強大的精神力感知到我的這道劍氣,但,凌修前輩乃是精神力大聖,或許能夠感知得到。」

    張若塵將一半的希望,寄托在了凌修的身上。

    而另一半的希望,則是寄托在自己的身上,真要拚命,他未必不能殺出一條血路,帶著木靈希他們逃離這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(估計很多讀者都忘了凌修是誰,幫大家回憶一下。

    凌修:魔帝之子,凌飛羽的父親,拜月魔教教主石千絕的師弟,酒瘋子的師兄,在張若塵去魔教總壇搶親的時候,現身過一次。)

    (本章完)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