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五步聖王留下的五品規則聖器,這可是一件難得的寶物!”

    淨臺羅漢露出驚歎的神色,沉凝了片刻,道:“貧僧出三千萬枚聖石購買,不知施主可否願意?”

    三千萬枚聖石是一個相當公道的價格,但是,看着淨臺羅漢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,張若塵決定將價格提高几成。

    規則聖器與虹化藤一樣,都是有價無市的寶物,一般只有在拍賣場上才能遇到。如果運作得好,五品規則聖器拍賣的價格,可以遠遠超過三千萬枚聖石。

    當然,正常情況下,五品規則聖器的價格,的確是三千萬枚聖石左右。

    經過一番持久的討價還價,張若塵以三千四百萬枚聖石的價格,將那件五品規則帝器,賣給了西天佛界。

    沒有猶豫,張若塵花費四千萬枚聖石,購買了一張七級浮屠符。

    淨臺羅漢將七級浮屠符交到張若塵的手中,特地叮囑道,“七級浮屠符能夠使用的次數,大概是十次左右。將它激發出來,形成七級浮屠塔,的確可以擋住七步聖王的攻擊。但是,激發一次,只能持續三個呼吸的時間,時間一過,塔形防禦就會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每使用一次,符冷卻的時間,大概是一個時辰。如果,在一個時辰之內,第二次引動七級浮屠符,雖然也能形成塔形防禦,可是,卻會嚴重損傷符。原本能夠使用十次,嚴重受損後,恐怕就只能使用五次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明白要合理使用七級浮屠符,畢竟,每使用一次,就相當於花費數百萬枚聖石。

    “施主還要不要購買攻擊類的符?”淨臺羅漢笑眯眯的問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,道:“有沒有便宜的攻擊類符?一張符能夠爆發出二步聖王全力一擊就行。”?

    “有。”?

    淨臺羅漢向張若塵推薦了一種名叫“金剛降魔符”的符,一旦打出去,可以形成一隻金剛降魔槌,堪比二步聖王全力一擊。

    關鍵在於,它的價格便宜,只需要一百萬枚聖石,就能購買一張。

    “就是它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一道喜色,將身上僅剩的四百萬枚聖石,全部都花出去,購買了四張金剛降魔符。

    一旦開啓衆生平等,所有修士的修爲,都要被神力壓制到與張若塵相同的境界半步聖王。

    在半步聖王的境界,即便是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靠前的那些最強人傑,也就最多隻能爆發出二步聖王級別的實力。

    所以,金剛降魔符的威力,已經足以用來殺敵,或者用來化解羣敵的圍攻。沒必要花費大筆聖石,去購買燃燈符和佛光普照符。當然,最關鍵的是,張若塵也拿不出那麼多聖石。

    因爲張若塵是大主顧,所以,在他離開聖店的時候,淨臺羅漢送給了他一件贈品。

    定身符。

    只需要將定身符貼到敵人的身上,敵人立即就會被定住,全身無法動彈。聽起來似乎還不錯,但是,這張定身符,只對聖王以下的修士有效,根本定不住聖王。

    對張若塵而言,算是很雞肋的一張符。

    張若塵調動聖氣,注入定身符,“譁”的一聲,定身符急速縮小,變得只有米粒大小,藏入進張若塵左手食指的指甲下方。

    “若是將它交給別的聖者,倒是一件用來偷襲的至寶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看着食指的指甲,突然,嘴角的笑容一收,轉念又是想到,“開啓衆生平等後,所有修士的修爲,都被壓制到聖王之下。如此一來,定身符能夠定住那些聖王級別的人物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很想測試一下,如果真的有用,那麼,在實戰的時候,定身符發揮出來的價值,恐怕是會超過金剛降魔符。

    可惜,去找一位聖王級別人物,並且還要對方將修爲壓制到半步聖王的境界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看來是沒有機會測試。

    在生死戰鬥的時候,張若塵更加不可能去測試定身符的作用,因爲,一旦測試失敗,對方抓住這個機會,就能將他殺死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出聖店,長嘆了一聲,臉上露出苦笑。

    “本來還想留下一千八百萬枚聖石,購買六慾古丹,將精神力提升到五十六階。卻沒想到,這麼快又將身上的聖石消耗一空。”

    現在,張若塵還沒有完全化解喜怒丹的副作用,不能服用六慾古丹。否則,他早就使用聖石購買,用來提升精神力強度。

    漸漸的,張若塵的眼神變得沉冷:“陰陽殿可是一座巨大的寶庫,一旦攻打下來,今後還愁沒有聖石?”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回百花宮,而是在陰陽殿的附近,找了一家道場借宿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紀梵心來到這座道場,找到了張若塵,將陰陽殿諸位邪道修士的資料交給了他。至於,她是使用什麼方法找到張若塵,就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張若塵翻閱的速度極快,只是一刻鐘,就將厚厚的卷宗看完。他閉上雙眼,那些邪道修士的身影,竟是一一浮現出來,有的面目猙獰,有的笑裡藏刀,有的凶神惡煞,有的媚惑動人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變得更加嚴肅,像是在思考什麼。

    紀梵心站在窗櫺旁邊,悠然的望着遠處的陰陽殿,道:“已經看完關於陰陽殿的資料,你還是執意現在就去攻打陰陽殿?”

    “以我現在的修爲,前去攻打陰陽殿的確很兇險。不過,到底出不出手,還是得親自進去探查一番,才能做決定。”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看了看自己左手的食指,想到了什麼,臉上露出一道笑容:“我最近得到了一張定身符,想要測試一番,不知仙子能不能幫一個忙?”

    “什麼忙?”紀梵心問道。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將心中的想法,講了出來。

    聽完後,紀梵心眼中的冷意又濃了幾分,道:“定住我?你想做什麼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想要測試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都別想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立即打斷張若塵的話,又道:“我覺得你更應該想一想,該如何破解陰陽殿中的陣法。解決不了這個問題,你去攻打陰陽殿,無疑是送死。”

    正在張若塵沉思的時候,一道既是尖銳而又囂張的聲音響起,“這個問題,也算是問題?既然本皇來了天都聖市,一切妖魔鬼怪統統都得給我臣服。”

    一隻黑色的貓頭鷹飛到窗外,挺着肥厚的胸膛,十分冷傲的說道。

    紀梵心與張若塵見面是絕密之事,不能讓任何修士知曉,否則會給百花宮,甚至是千蕊界,招惹來很大的麻煩。

    發現一隻貓頭鷹偷聽到他們的談話,紀梵心的雙眸一寒,兩指之間,立即凝聚出一片粉紅色的花瓣,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那隻貓頭鷹慘叫一聲,從樹上墜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別出手,那是我叫來的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喊出的話,慢了一拍,才傳入紀梵心的耳中。

    紀梵心顯然是一個殺伐果斷的人物,沒有一絲猶豫,出手的速度,比聲音的傳播速度還快。

    “你的鳥?”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尷尬,乾咳了兩聲,重新說道:“它是我請來的幫手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也覺得剛纔的話有歧義,有些尷尬,連忙轉過身去,心中暗道:“養什麼不好,非要養鳥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很快就恢復過來,兩條眉毛微微一蹙,道:“爲什麼不早說?承受我的一擊,恐怕那隻鳥已經魂飛魄散,這可怨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,好痛啊,張若塵,你這是那裡找的妞,下手也太重了!”

    那隻貓頭鷹跌跌撞撞的,從大門走了進來,一屁股坐在張若塵的對面。

    除了喊痛以外,它的身上,竟是一點傷痕都沒有。

    這一次,倒是讓紀梵心略微有些吃驚,立即重新轉過身,仔細觀察那隻貓頭鷹,卻發現,以她的修爲和精神力,竟然看不透此鳥的修爲。

    “給你們介紹一下,這位乃是大名鼎鼎的百花仙子紀梵心,而這位則是一隻不死鳥,名叫……小黑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對“小黑”這個稱呼很有意見,連忙糾正道:“別聽他胡說,本皇的尊號爲屠天殺地之皇。”?

    聽到“不死鳥”三個字,紀梵心的雙眸中,露出一道明亮的光芒,像是在思索在什麼。

    “既然小黑已經趕了過來,我和它現在就去陰陽殿探查。”張若塵不想繼續等待,立即就要出發。

    紀梵心道:“我跟你們一起去。”?

    “你……要進陰陽殿?”張若塵有些詫異。

    紀梵心將一枚虛妄珠取了出來,託在凝脂玉手的掌心,道:“我爲什麼就不能去?”?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看好我嗎?我還以爲,你不會與我一起去冒險。再說,你應該清楚陰陽殿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,難道就不怕污了你的那雙仙眸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既然紀梵心購買了虛妄珠,顯然是早就打算進陰陽殿,並不是臨時起意。

    就憑這一舉動,紀梵心在張若塵心中的映像,便是改觀了不少。至少,她並不是在利用張若塵,因爲她自己也會去以身犯險。

    紀梵心的鳳眸微微一瞪,道:“你以爲整個真理天域,真的只有你一個人纔敢對付陰陽殿?你未免也太小看天下英傑。”?隨即,她又道:“去陰陽殿,我勸你,最好不要變化成裳鳳的模樣。因爲,那些邪道強者之中,肯定有與裳鳳熟識的人物,他們很精明,很容易從你身上發現破綻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笑了笑,道:“我倒是無所依,隨便變化成一個男子的模樣就行。可是,我很好奇,百花仙子你也要變成一個男子嗎?”

    紀梵心自然也精通一種高明的變化之術,但是,要她跨越性別變化,她還是有些牴觸。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所以,她遲遲沒有進入陰陽殿中探查。

    小黑嘿嘿一笑:“要不變成一隻母貓?”?紀梵心立即又在指間凝聚出一片花瓣,頓時嚇得小黑閉上了嘴巴,身體縮成一團。

    紀梵心的一雙絕美星眸,向張若塵盯了過去,道:“並不是只有男子才能進入陰陽殿,我可以冒充你的侍女,隨你一起進去。”

    “帶着一位侍女去陰陽殿,似乎還是可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摸了摸下巴,笑了一聲:“看來只能委屈仙子了!”

    紀梵心想要進入陰陽殿,其實是想尋找一位關係極其親密的師姐。那位師姐,在紀梵心修爲還很低的時候,幫了她很多,兩人的關係猶如親姐妹一般。

    可是,數個月之前,那位師姐卻在真理天域神秘失蹤,紀梵心有些懷疑,師姐是被陰陽殿的邪道人物抓住,囚禁在了裡面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紀梵心無論如何也有進去探查,而能夠幫助她的人,敢與她一起去犯險的人,似乎只有張若塵。

    她根本沒有別的選擇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