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紀梵心並沒有向張若塵隱瞞,將進入陰陽殿尋找師姐的事,告訴了他。

    這是紀梵心最重要的目的,其次,纔是解救千蕊界別的那些天之驕女。

    “進去陰陽殿探查,存在很大的風險,有紀梵心這樣一位大高手同行,就算身份敗露,應該也可以逃出來,比我獨自進去探查要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於是,張若塵答應了紀梵心的條件,兩人暫時合作,相互借力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形一晃,變成一位身高挺拔的銀髮男子,頭上長着一對龍角,並且戴上一張面具。他身上的衣袍,也都經過精挑細選,乃是一件飛龍聖衣。

    再加上,他身上時有時無的龍氣,一眼看去,就如一位龍族英傑。

    紀梵心則是變得奇醜無比,身材柔弱,皮膚暗黃,臉上也戴了一張面具,緊跟在張若塵的身後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一前一後,向陰陽殿的大門走過去。

    在走到陰陽鏡下方的時候,張若塵明顯感覺到,一道強大的精神力向他涌來。不過,其中一大半力量都被虛妄珠擋住,剩下的精神力,還不足以識破他的無形無相三十六變。

    安全進入陰陽殿,張若塵和紀梵心都略微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將水星葫蘆取出,將小黑放出來。

    “區區幾座陣法而已,交給本皇就行。”

    小黑的速度極快,化爲一道幽影,飛入進黑暗中,很快就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麼將那隻不死鳥帶進來的?空間寶物?”紀梵心傳出一道精神力,詢問張若塵。

    水星葫蘆這樣的寶物,張若塵當然是不會告訴紀梵心,畢竟他和紀梵心纔沒有認識多久,不可能將所有底牌都暴露出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避重就輕的回答:“就算我有一件空間寶物又如何,難道仙子還敢進去?”

    “當然不會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寧願僞裝成張若塵的侍女,也肯定不會進入空間寶物,讓張若塵將她帶進陰陽殿。萬一張若塵將她困在空間寶物裏面怎麼辦?

    說到底,紀梵心對張若塵也有一些防範。

    在陰陽殿,沒有白天和黑夜的說法。走入進去後,頭頂上方的天空,就被厚厚的邪雲籠罩,看不到一絲光亮。

    在這座月神開闢出來的道場中,則是建起了很多樓閣、殿宇、花船,又栽種着一株株高大的心婪情樹。一盞盞靈燈穿插其中,光芒昏暗,使得這裏顯得格外夢幻。

    前來陰陽殿的修士並不少,絕大多數都如張若塵和紀梵心一樣,戴着面具或者斗笠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一些似乎並不是多麼在乎自己的名聲,坦然的走入進來,向那些樓閣和殿宇中行去,似乎是熟客。

    一位修爲達到至聖境界的灰袍男子注意到張若塵,觀察了張若塵很久,才走過來,笑道:“閣下應該是第一次來陰陽殿吧?”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你是?”

    灰袍男子雙手抱拳,道:“在下是黑魔界的修士,名叫常風許,現在是陰陽殿的一位接待。不知閣下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地方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表現出頗爲冷傲的模樣,道:“還沒有來到真理天域的時候,就聽族中的一些兄長談起,陰陽殿是一處少有的妙地,所以,纔想來見識見識。”?

    常風許覺得張若塵很有可能是龍族的某位大聖子孫,身份不一般,笑道:“不是我吹牛,整個天庭界,恐怕都找不出幾處像陰陽殿這樣美妙的地方。就是不知,閣下想要購買清清白白的奴僕,還是想要單純的玩一玩?”

    “怎麼個玩法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常風許道:“陰陽殿既有酒池肉林,也有極樂地宮,各有各的玩法……”?

    隨即,常風許向張若塵細細講解起來,其中一些話語污穢不堪,污人耳朵,張若塵聽到都是連連皺眉。

    站在他身後的“醜女”紀梵心,雖然在盡力剋制自己的情緒,但是,張若塵還是察覺到她的呼吸變得急促了很多,身上散發出淡淡的寒氣。

    常風許很精明,察覺到異常,向紀梵心盯了過去,意味深長的笑道:“閣下的這位侍女,似乎臉皮很薄,你不應該帶她來陰陽殿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個小女孩而已,哪裏聽過你所說的那些花樣,害羞是很正常的事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常風許依舊有些狐疑,道:“我怎麼覺得,她不是一個小女孩。看她那眼神,似乎對閣下你很不滿,這樣的侍女,應該好好的調教和教訓纔對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哪裏敢調教紀梵心,不過,表面上的態度是要擺出來,眼神一冷,向紀梵心瞪了過去,呵斥一聲:“離我那麼遠幹什麼?信不信本公子將你賣給陰陽殿?”

    紀梵心覺得張若塵太膽大包天,氣得不停磨牙,不過,還是忍了下去,邁着小碎步,低着頭走到張若塵的身旁,一副謹聽教訓的模樣。

    張若塵可是知道紀梵心有多麼強大,沒有繼續呵斥,而是對常風許說道:“本公子何等身份,豈會看得上別人玩剩下的破爛貨?帶我去極樂地宮,我要購買幾個美貌的聖境奴僕。”

    常風許道:“必須是陰陽殿的貴賓,纔有資格進入極樂地宮。”

    “怎麼才能成爲貴賓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常風許道:“繳納一百萬枚聖石,就能買到一個貴賓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上,聖石也就只剩下幾千枚,哪裏去拿一百萬枚聖石??

    突然,他的心中一動,目光向紀梵心盯了過去,道:“心兒,本公子的聖石都放在你那裏,還不立即取一百萬枚聖石出來?”

    紀梵心還在裝着頗爲膽小的樣子,低着頭,緊盯地面,心中生出的念頭已經不知將張若塵暴打了多少遍,突然聽到“心兒”這個稱呼,更是有一種抓狂的感覺。

    平靜如水的道心,差一點都要崩潰。

    “你連一百萬枚聖石都拿不出來嗎?”紀梵心咬牙切齒,使用精神力,向張若塵傳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別廢話,我這是在幫你找人,本來就應該你出聖石。”

    紀梵心努力擠出一道笑容,取出一根儲物袋,遞給了張若塵,道:“公子,這是你要的聖石,都裝在裏面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滿意的點了點頭,接過儲物袋檢查了一番,裏面果然是一百萬枚聖石。他重新系上儲物袋,隨手向常風許扔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恭喜閣下成爲陰陽殿的貴賓,這塊陰陽令,請貴賓收好。”

    常風許收到聖石,臉上才露出暢快的笑容,將一塊鐵令交給張若塵後,便是帶着他和紀梵心,向極樂地宮行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張若塵都分出一道精神力,在暗暗探查陰陽殿的建築結構,陣法分佈,邪道高手的氣息,還有一些絕殺手段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探查還好,真正探查起來,頓時讓張若塵大吃一驚。

    在道場中,一共分佈有十座大殿,每一座大殿中,都有一股聖王級別的強大氣息傳出來。在每一座大殿的四方,各自立有一座陣塔,密密麻麻的陣紋在上面交織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張若塵還發現,頭頂上空的邪雲中,暗藏有數件萬紋聖器。那些萬紋聖器,乃是由陣法催動,很顯然不可能是一耀、二耀的萬紋聖器,威力恐怕是相當可怕。任何修士膽敢在陰陽殿搗亂,瞬間就會被鎮殺。

    “陰陽殿不僅僅只是一處尋樂妙地,更是一處死亡絕地,若是那些殺招全部啓動,就算是以紀梵心的修爲,也要被鎮殺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感覺到萬分忌憚,在努力推算,如果真的要攻打陰陽殿,如何才能避開那些殺招?

    應該是有一些安全的位置,畢竟,陰陽殿的邪道修士,也會擔心傷到自己。

    紀梵心顯然也發現了陰陽殿的那些佈置,眼神頗爲凝重,更加小心謹慎起來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他們就達到極樂地宮的入口。

    坐鎮在極樂地宮入口的,是一個青面男子,修爲達到半步聖王的境界。

    青面男子盤坐在地,正在修煉,有一縷縷淨滅神火在他身上穿梭,遊走在一百四十四處竅穴之間。

    “竟然使用淨滅神火淬鍊身上的竅穴,並且,一百四十四處竅穴還能承受住淨滅神火的焚煉,他的肉身強度,恐怕不在我之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吃驚,隨後,仔細打量青面男子,很快就將他的身份猜出來,應該是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七十三位的青獠牙。

    常風許恭恭敬敬的對着青面男子一拜,道:“青師兄,有貴賓要去極樂地宮,請你打開地宮之門。”

    青獠牙擡起頭來,露出一雙青色火焰一般的雙瞳,掃視張若塵和紀梵心一眼,笑了一聲:“身邊居然帶着這麼醜的一個女子,難怪會來陰陽殿。”

    “能夠看穿我和紀梵心臉上的面具,不愧是青獠牙,倒是有些本事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當然,青獠牙也只是看穿張若塵和紀梵心臉上的面具,並沒有看穿他們的變化之術。

    青獠牙的手掌,在旁邊的玉石上面一按,隨即,地宮的大門打開,常風許、張若塵、紀梵心便是逐一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厚厚的石門,重新關閉。

    張若塵和紀梵心都是一驚,連忙向身後望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更是閃電一般出手,嘭的一聲,一掌擊在石門上面。石門的表面,浮現出一圈圈能量漣漪,反將張若塵震得倒退十數步。

    常風許笑了一聲:“貴賓不必如此驚慌,爲了確保安全,地宮的石門必須要關閉,萬一出現意外,誰都擔待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陰陽殿的高手如此衆多,還害怕出現意外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常風許道:“這極樂地宮中,可是關押了一些相當厲害的天之驕女,修爲甚至達到聖王境界。萬一讓她們逃了出去,肯定會造成不小的禍端。所以,我們才加了那扇石門,佈置出陣法,即便是七步聖王級別的人物,也休想將石門轟開。”

    “地宮中,關押有聖王級別的天之驕女?”張若塵感覺極其詫異。

    “當然有,而且不止一位。這裏可是陰陽殿,只要貴賓你出得起聖石,保證讓你大開眼界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常風許帶着張若塵,穿過一條石階,向極樂地宮的腹地走去。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