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極樂地宮中,關押有各個種族、大世界的天之驕女,數量龐大,而且每一個都極其美貌,至少都是半聖級別的修爲。

    她們有的被鎖在冥鐵籠子裡面,有的被關押在牢獄中,宛如一件件貨物一樣,供給前來的貴賓挑選。

    在鐵籠和牢獄的外面,鑲嵌着一塊玉質的石牌,上面書寫有一段文字,介紹被關押在裡面的天之驕女的各方面信息,年齡、種族、身份、修爲境界、體質……等等。

    張若塵跟在常風許的身後,從一個個鐵籠,一間間牢獄的外面走過,觀察着那些奴隸女子,發現她們的眉心,都有一個血紅色的奴印,封住了她們的聖氣和修爲。

    而她們的目光,卻是黯淡無神,只有盯向張若塵和常風許的時候,纔會露出戾氣和殺意。

    曾經,她們何等絕世風情,有的是一座帝國的公主,有的是一座古教的聖女,有的甚至是大聖之女,不知有多少修士追求她們,視她們爲高高在上的女神,可是現在……她們卻只是一個個低賤的奴隸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她們的心中是何等怨恨,何等憤怒,何等……絕望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暗暗唏噓,可是,臉上卻是露出一道笑容,道:“好重的怨氣。”

    “怨氣再重又如何?有奴印的壓制,她們的修爲和力量全部都被封印,甚至想死都死不了,只能聽從奴印掌控者的擺佈。”常風許冷冷的笑道。

    聽到“奴印掌控者”幾個字,周圍幾間牢獄中的女子,全部都嬌軀輕顫,露出恐懼的神色。

    走在張若塵身後的紀梵心,眼神冷寒到極點,體內醞釀着一股滔天的殺意,一路上,已經看到七位千蕊界的天之驕女。

    做爲千蕊界這一代的領袖,紀梵心很想不顧一切將她們救出去。

    “冷靜,千萬不要暴露身份,封住地宮的陣法相當強大,即便是以你的修爲境界,估計也無法強攻出去。”張若塵暗暗傳音,擔心紀梵心壓制不住心中的怒火。

    越是往地宮深處走去,張若塵終於見到一位聖王境界的天之驕女,被囚禁在一座塔形建築的內部。

    塔形建築外面,寫有她的信息:“尺界,蛇族的女王,青羅王,修煉了一千二百年,修爲達到三步聖王,價格四千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那位蛇族女王,乃是人首蛇身,眉心也刻有一道奴印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卻發現,紀梵心竟然獨自去了另一座塔形建築。

    “這位仙子還真是讓人頭疼,做爲一個侍女,竟然不老老實實的跟在主人的身旁,到處亂跑,就不怕被陰陽殿的邪道強者看出端倪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快步跟了上去,雙目一瞪,傳出一道精神力:“你想害死我嗎?”

    紀梵心站在塔形建築的外面,身體一動不動,像是根本沒有聽到張若塵的精神力傳音。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異常,於是,順着紀梵心的目光,向塔形建築中望去。

    只見,一位聖王境界的女子被關押在裡面,雙手雙腳都繃着一根赤紅色的鐵鎖,因爲倒在地上,所以看不清她的容貌。

    不過塔形建築的外面,卻是記錄了關於她的詳細信息:

    “千蕊界,牡丹一族的帝女,丹靈王,年齡不詳,修爲達到四步聖王的境界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她就是紀梵心的那位師姐?”

    張若塵剛剛作出這個猜測,便是看見,紀梵心的指尖浮現出聖芒,竟是準備出手去攻擊塔形建築。

    關心則亂。

    任何修士看到與自己關係親密的師姐,遭受這樣的虐待,肯定都會控制不住情緒,想要立即出手,將她救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常風許正在向這個方向走來,於是,閃電一般出手,一把抓住紀梵心的手腕,將她向自己的懷中一拖,另一隻手則是按到了她的背部,緊緊的將她制住。

    紀梵心哪裡料到張若塵如此大膽,竟然敢對她出手,而且,還死死的將她抱住?

    這簡直就是在找死!

    紀梵心正要出手,掙脫張若塵的壓制,耳邊,便是聽到常風許的聲音:“閣下竟然對那位牡丹族的帝女感興趣?”?

    跟在常風許身邊的,還有另外一人。

    他們二人,已經走到張若塵和紀梵心的十步開外。

    紀梵心的心中大驚,在一瞬間恢復了理智,隨後,快速收起聖力,任憑張若塵將她抱在懷中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爲,張若塵的身體足夠高大,將她完全遮擋,所以,從後面走來的兩人才沒有發現端倪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警告你,最好不要太過分。否則,出去之後,我會讓你明白什麼叫做後悔。”紀梵心像是妥協了一般,嬌軀靠在張若塵的胸膛上面。

    張若塵單手摟着她的小蠻腰,轉過身去,面帶笑意的盯着常風許,問道:“這位牡丹族的帝女,似乎沒有標註價格。”

    常風許道:“此女曾經跟隨曼陀羅花神修煉,精神意志相當強大,即便是刻畫了奴印,也有一些壓制不住她。現在,還在調教的階段,繼續消磨她的意志。等到奴印能夠完全控制她之後,才能正式售賣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這時,塔形建築中,傳出一道慘烈的叫聲。

    衆人立即向裡面看去。

    那位被綁住雙手雙腳的牡丹族帝女已經甦醒,不過,她才輕輕的動了動嬌軀,鐵鎖上面就釋放出大量火焰和雷電,不斷衝擊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那位牡丹族帝女,立即發出長長的慘叫聲,片刻後,又是暈厥了過去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非人的折磨,只要她甦醒過來,立即使用雷電和火焰擊打她,如此反反覆覆,已經持續不斷了幾個月。

    繼續下去,就算是聖王,也會被折磨得渾渾噩噩,所有精神意志和銳氣都會被消磨得乾淨,最終淪爲一件貨物,一個奴隸。

    張若塵察覺到,紀梵心在輕輕顫慄,她的那雙眼眸中,蒙着一層水霧。

    說到底,這位聖潔端莊的百花仙子,還是一直都生活在仙境一般的世界,受到無數讚美,接觸到的,都是追求她和崇敬她的修士。哪裡知道,世界還有如此黑暗的一面?

    陰陽殿中的所見所聞,比她想象中更加殘酷。

    站在常風許身旁的一個金衣男子,突然開口說道:“被折磨得變成一具行屍走肉的聖王境美人,有什麼意思?我對這位帝女倒是很感興趣,開一個價吧!”

    常風許露出難色,道:“此事,我做不了主,必須稟告憐後孃娘。”

    常風許向極樂地宮的底層行去,只留下張若塵、金衣男子、紀梵心,待在塔形建築的外面。

    那位金衣男子的臉上戴着面具,身上佩戴有掩蓋氣息和修爲的寶物。

    張若塵看不透他的修爲,但是,卻隱隱感知到,此人的修爲,肯定是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“你難道也對這位牡丹族帝女感興趣?”金衣男子盯向張若塵,帶着幾分輕蔑的笑意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聖王級別的美麗奴隸,不是在什麼地方都能買得到,我當然感興趣。”

    金衣男子有些不悅,道:“本皇……我勸你最好別與我爭,無論比財力,還是比實力,你都差得太遠。”

    “哏哏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還很少見到如此狂妄自大的生靈,只是冷冷一笑,沒有繼續多言。

    只不過,剛纔與金衣男子對視的時候,張若塵卻是生出一個相當奇怪的念頭。對方的眼神,似乎頗爲熟悉,難道在什麼地方見過?

    片刻後,極樂地宮中的溫度,變得奇寒無比,讓張若塵都輕顫了一下。

    更讓張若塵吃驚的是,在他的不遠處,竟然憑空多出一位極其妖嬈的美麗女子,單論美貌而言,與紀梵心相比,也都只是差了半籌。

    金衣男子也都沒有發現那位妖嬈女子是什麼時候出現在身旁,顯然也被嚇了一跳,情不自禁後退了小半步。

    “憐後。”金衣男子眼神肅然的道。

    她就是陰陽界的領袖之一,憐後?

    張若塵忍不住仔細打量起來,但是,那位威名赫赫的憐後孃娘,除了美得驚心動魄以外,卻並沒有別的不凡之處,沒有強大的聖威,也沒有氣勢凌人的眼神,就像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妖媚女子。

    若是,不知道她的身份,估計很多男子都會瘋狂的撲上去,想要將她佔有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她的身份,張若塵自然是相當忌憚,保持高度警惕,哪裡敢有一絲邪念?

    打她的注意,估計會死得連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不過,憐後卻像是對張若塵很感興趣,來到這裡之後,一雙墨黑色的鳳眸,便是在凝視他,看得張若塵心裡發毛,都有些懷疑,對方是不是已經識破了他的變化之術。

    半晌後,憐後才移開視線看向那位金衣男子,開口說道:“閣下也是陰陽殿的老主顧,本後不會亂開價。給六千萬枚聖石,現在就可以將她帶走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說,這是一個相當驚人的天價,即便是九步聖王都不是那麼容易拿得出來。

    這個價格,超出了金衣男子的預算,因此,他猶豫了起來。

    紀梵心的手指,狠狠的一掐張若塵的腰部,幾乎將他身上的肉都要抓掉一把。

    張若塵忍住疼痛,連忙開口,道:“六千萬枚聖石,我要了!”?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