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走出陰陽殿,張若塵和紀梵心皆是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紀梵心的那雙美眸,盯着張若塵,滿臉歉意:“對不起,先前並不是我不願意出手偷襲憐後,而是因爲,我們殺出陰陽殿的概率太低,根本不值得冒險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冷着一張臉,沉默不語,心情極差。

    不過,其中只有一小部分原因,是因爲,紀梵心沒有在最關鍵的時候出手替他解圍。更大的原因,則是因爲,張若塵意識到,他和憐後那種級別的強者的巨大差距,簡直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,任何底牌手段都沒有用。

    修爲差距太大。

    而作爲張若塵目前最大的敵人,商子烆,他的實力,至少也是憐後那種級別,甚至更加強大。

    幸好來到真理天域之後,張若塵足夠小心謹慎,否則,一旦與商子烆對上,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。

    “必須要儘快突破到聖王境界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心中,生出一股強烈的緊迫感。

    紀梵心自然是不知道張若塵在想什麼,還以爲張若塵是被憐後給採補,纔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,

    眼眸中,露出一道古怪的神色。

    思索了半晌,她從空間手鐲中,摸出一個長條形盒子,向張若塵遞過去,道:“這一次是我的錯,算我欠你一個大的人情。這是一株五萬年年份的混陽花,將它煉化,應該可以彌補你體內消耗的陽氣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張若塵才從自己的思緒裡面走了過來,發現紀梵心正用一雙關切、安慰的眼神盯着他,頓時,心中的怒火竟是發不出來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一座大世界的年輕領袖,身上的寶物還真多。”

    五萬年年份的混陽花十分罕見,價值非同小可,可以用來幫助張若塵修煉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一掌。

    張若塵倒也不客氣,接過長條形的盒子,放入進空間戒指,隨後,纔是沒好氣的說道:“我和憐後哪有那麼快?我們還沒有開始,憐後就收到一則信息,聲稱有一位大人物駕臨陰陽殿。你知不知道,那位大人物是什麼來歷?”

    紀梵心露出慎重的神色,仔細思索,道:“能夠驚動憐後的大人物,絕對是非同一般。不過,我也必須要去查一查,才知道到底是誰來了天都聖市。”

    突然,紀梵心想到了什麼,一雙星眸露出冷色,道:“既然你沒有被採補,爲什麼還收我的混陽花?”?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要還回去的意思,反而露出責怪的神色,道:“你明知道我要攻打陰陽殿,爲何還將六耀萬紋聖器水月聖盃交給陰陽殿,這不是在壯大他們的實力?”

    紀梵心或許是覺得的確有些對不住張若塵,因此,沒有繼續索要混陽花,說道:“我在水月聖盃裡面做了一些手腳,憐後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將它煉化。她想要將水月聖盃運用自如,至少也要等到三五年後。而且,如果她不夠小心謹慎的話,我留在水月聖盃內部的暗手,說不一定還能將她重創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暗暗一驚。

    如此看來,在進入陰陽殿之前,紀梵心就已經做好各種準備,還是有一些手段和心機。

    在陰陽殿中,之所以破綻百出,很有可能是因爲,那裡的環境,讓她真的十分厭惡和反感。同時,她太在乎丹靈王的安危,所以纔有些失去方寸。

    畢竟,從小到大,紀梵心就沒有親人,丹靈王算得上是她唯一的親人。

    此次二人一起去闖陰陽殿這座龍潭虎穴,相互之間倒是多了一些瞭解。雖然,在危機的時候,張若塵的做法有些過分,很像是在故意輕薄她。

    但是回想起來,如果沒有張若塵,她一個人去闖陰陽殿,估計不僅不能救出丹靈王,就連自己都會搭進去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在最危險環境之中,張若塵的確比她更加沉着冷靜,應對起來也是從容不迫,值得她學習。

    紀梵心若有所思的道:“經過這一次探查,你對陰陽殿也有更加具體的瞭解。接下來有什麼打算?”

    “這恐怕與你無關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模樣,根本不打算將心中的計劃告訴紀梵心。

    畢竟,他和對方,還沒有那麼深的交情。

    此次他遭遇的危機,如果換做旁邊是凌飛羽,肯定會毫不猶豫向憐後出手,而不是像紀梵心那樣權衡利弊,計較得失。

    這就是深交和淺交的區別!

    既然是淺交,有些話自然是不能告訴她。

    紀梵心的黛眉微微一皺,意識到自己在張若塵的心中,恐怕是留下了不太好的印象。不過,就算重來一次,她依舊會那麼做。

    看着張若塵離開的背影,紀梵心輕嘆一聲,突然,精神力一動,察覺到了什麼,輕喝一聲:“什麼人?出來。”?正準備離開的張若塵,略微一驚,連忙停下了腳步。

    紀梵心的精神力強度,在他之上,恐怕是發現了什麼不對勁的地方。

    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和空間領域,立即發現周圍的空間,竟然被一股奇異的力量包裹,與外界完全隔絕。精神力纔到達三十丈之外,便是被阻隔住。

    “有人使用類似琉璃封天罩一樣的寶物,籠罩住我和紀梵心。難道是陰陽殿的邪道高手發現了我們的身份,追了上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體內的聖氣急速運轉,隨着準備打出空間裂縫,破開對方的封鎖。

    “哏哏,真是沒有想到,率先發現我的人,居然是你身邊這個醜陋的侍女。難道她也是一位強者?”

    一道熟悉的笑聲響起。

    隨即,一個戴着面具的金衣男子,從黑暗中走了出來,肩寬體闊,身形挺拔,逐漸出現在張若塵和紀梵心的視野中。

    張若塵略微有些意外:“居然是你,你難道對丹靈王還不死心?”

    金衣男子的目光,向丹靈王瞥了過去,笑了一聲:“丹靈王是我看中的奴隸,當然應該是我的。不過,我對你卻更加好奇,區區一個半步聖王,竟然能夠拿出六耀萬紋聖器。你身上的好東西,應該不少吧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好東西再多,也是我的。你難道還想搶?”

    “搶又如何?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!再說,你今天一共犯了兩條死罪,難道以爲自己還能活着離開?”

    金衣男子顯然是一個實力強大的人物,話語中,帶有一股上位者纔有的霸道意志。

    “我倒想知道哪兩條死罪?”

    說出這話的時候,易皇骨杖出現在張若塵的左手。

    金衣男子道:“第一,你不該與我爭搶奴隸,這是最大的死罪。”?

    “第二,在你沒有足夠強大的時候,暴露出六耀萬紋聖器這樣的寶物,難道還不是死罪?”

    既然,對方已經表明態度要殺他,張若塵自然是不會坐以待斃,右手手指一劃,空間被撕裂開一道半丈長的口子,向金衣男子橫斬過去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調動精神力注入進易皇骨杖,使得骨杖化爲一尊巨大的黑色骷髏,打出一道陰寒刺骨的鬼爪,跟在空間裂縫的後面攻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空間修士……”

    金衣男子微微一驚,連忙施展出一種高深莫測的身法,化爲一道金芒沖天而起,避開了空間裂縫。

    黑色骷髏如同早就知道他會衝向上方,打出的鬼爪,由上而下,拍至金衣男子的頭頂。

    要知道,黑色骷髏的攻擊力堪比五步聖王,一爪拍下去,簡直就像是五座白骨大山向下墜落,罡風獵獵,有碎裂大地的威能,給金衣男子造成不小的壓力,不得不暴露自己的真實力量。

    “大鵬展翅。”

    金衣男子的背部,展開一對數丈長的金色羽翼,頓時刺目的金芒照耀天地,就像是一尊荒古大鵬出世,聖威降臨大地,衆生都要前去跪拜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金衣男子一掌打出,金鵬神光迸發出來,與黑色骷髏打出的爪印對碰,竟是震得黑色骷髏倒退而回。

    金衣男子懸立在半空,雙翼展開,如同一尊金鵬神王俯看下方的張若塵,不屑的道:“現在你應該知道本皇子的身份了吧?主動交出那根骨杖,或許本皇子還能讓你死得痛快一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中閃過一道詫異神色,隨即笑了起來:“原來是金鵬皇子,有意思,有意思,看來今天是沒我什麼事了,可以站在一旁看好戲。”

    隨即,張若塵將易皇骨杖收了起來,還真的退到一旁,沒有繼續出手的意思,道:“既然他是你的追求者,就由你來收拾吧!”

    金鵬皇子的身份和背景都很硬,乃是一位神孫,而且自身的實力也是十分強大,眼前這位半步聖王就算修煉的是時間之道,也應該生出懼意纔對,怎麼會一點都不怕他?

    他那句莫名其妙的話,又是什麼意思?

    正在金鵬皇子感到納悶的時候,突然,眼睛的餘光,向站在不遠處的那個醜女瞥了過去,頓時臉色劇烈的一變。

    那位醜女……竟然搖身一變,變得風華絕代,美麗如仙,沐浴在一片光雨之中,正是讓他魂牽夢繞,一直都在追求的女子,百花仙子紀梵心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