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身份、地位、修爲達到金鵬皇子那樣的層次,什麼美貌的女子沒有見過?

    之所以花費大力氣追求百花仙子,其中一部分原因的確是對她一見鍾情,魂牽夢繞,但是,更加重要的原因則是,百花仙子不僅僅只是擁有美貌,更是擁有千蕊界年輕一代領袖的身份,擁有成神之資,擁有曼陀羅花神這個大靠山,擁有可以讓聖藥以十倍速度生長的逆天手段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是金翅大鵬族中一等一的天驕,更是神的孫子,大聖之子,地位崇高。

    可是,金翅大鵬族的血脈強大,誕生出了很多厲害的神子和皇子,其中,有三五位的實力都不在金鵬皇子之下。

    若是能夠追求到百花仙子,就能讓那位神境的祖父更加重視他,給予他更多的資源,從而超越另外幾人,成爲金翅大鵬族未來的主宰。

    擁有一位厲害的妻子,才能讓他的身份地位更進一步。

    但是,以前數年的努力追求,現在卻是一下子全部都化爲泡影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心念百轉,突然心中一動,隨即臉上浮現出一道驚喜的神色,道:“原來是仙子你,真是太好,這下我就放心了!本來,我還想傾盡所有聖石,將丹靈王救出來,送回百花宮。哈哈,看來我是多此一舉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你會將師姐送回百花宮?”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肅然的道:“那是自然,我早就知道丹靈王與仙子情同姐妹,即便是拼了我的這條命,也要將她救出。”

    其實金鵬皇子是因爲一直得不到紀梵心,纔想買下丹靈王,將她當成紀梵心的代替品,滿足他心中的欲/望。

    將丹靈王送去百花宮,討好紀梵心,那是金鵬皇子想都沒有想過的事。那樣做,不僅會得罪陰陽殿,而且他去陰陽殿那樣的地方,恐怕也會給紀梵心留下不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得不償失。

    現在卻是沒有辦法,不得不這麼說。

    紀梵心自然是不會信他,冷冰冰的道:“可是,我卻是聽你說過,你是陰陽殿的熟客。”

    金鵬皇子一時語塞,竟是不知道該如何狡辯。

    紀梵心又道:“師姐已經失蹤了數個月,你應該不是最近才知道吧?爲何以前沒有去救她,爲何從來沒有告訴過我,反而讓她在裡面受了那麼久的折磨?”

    金鵬皇子終於明白,今天是騙不了紀梵心,也就不再虛以委蛇,道:“既然仙子不領本皇子的情,本皇子也無話可說。但是,仙子居然和張若塵聯手去闖陰陽殿,這一則消息傳出去,恐怕百花宮和千蕊界將會不得安寧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,透着濃烈的威脅意味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雖然霸道和囂張,卻並不愚蠢,通過剛纔的交手,已經將張若塵的身份猜出了**分。

    達到金鵬皇子和紀梵心的高度,自然是清楚一些內幕,知道張若塵是一個麻煩人物,他將要面對的敵人,也是無比可怕。任何人與張若塵走得太近,都會給自己惹來大禍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就是要用這一點來威脅紀梵心,說不一定,還能借此機會,一舉抱得美人歸。

    紀梵心陷入沉默,雙眸凝視飛在半空的金鵬皇子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面帶笑意,心中有一半的把握,紀梵心很有可能會妥協。

    但是,他等來的卻是一股滔天的殺意,強大的聖力波動,如同水浪一般一層疊着一層向他涌來。

    “不好,紀梵心要殺我滅口。”

    金鵬皇子雙翼一扇,爆發出急速,化爲一道金光向遠處逃遁。

    他的速度很快,但是,紀梵心出手的速度卻更快,手中打出一件萬紋聖器,聖器上面迸發出三層聖力光波,分別呈現出紫、青、藍三種色彩,很像是三種火焰將萬紋聖器包裹。

    從萬紋聖器上面散發出來的威能,使得空氣沉重了萬倍,壓得張若塵喘不過氣。

    “好恐怖的修爲,在一瞬間,竟然就激發出一件萬紋聖器的三耀圓滿力量。”張若塵對紀梵心的實力,又有更深的認知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,即便是要激發出沉淵古劍的一耀圓滿力量,也要花費半個呼吸的時間。想要激發出二耀圓滿力量,更是需要數十個呼吸的時間。

    在戰鬥中,誰會給你數十個呼吸的時間蓄力?

    想要花費半個呼吸的時間,施展一耀圓滿力量,也都需要自己把握住每一次出手時機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但是,紀梵心卻能瞬間激發出三耀圓滿力量,張若塵的修爲,與她比起來,差距何等之大。

    “萬紋聖器,三耀圓滿力量竟然這麼快就激發出來……”

    金鵬皇子的臉色鉅變。

    以前,金鵬皇子也知道紀梵心很強,但是,卻沒想到她竟然強到如此驚人的地步,超出他太多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不威脅她,憑藉他以前對她的付出,只要裝糊塗,就當不知道張若塵身份,至少不會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。

    現在後悔,已經遲了!

    金鵬皇子取出一件環狀的萬紋聖器,瞬間激發出二耀圓滿力量,想要擋住從後方飛來的那件金簪一般的萬紋聖器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剛一接觸,金鵬皇子手中的環狀萬紋聖器,就被震飛出去,雙手被金簪的聖力撕裂,變得鮮血淋漓。

    “轟隆”一聲,金簪撞擊在金鵬皇子的胸口。

    眼看金鵬皇子就要被鎮殺,可是,他的皮膚表面,竟是浮現出一道道神紋,擋住了金簪的聖力,僅僅只是被撞飛出去,受了一些輕傷。

    “我的身上,有神刻下的紋印,可以護我不死,你殺不了我。等我逃出去,到時候,就該輪到你來求我。哈哈。”

    金鵬皇子狂笑一聲,再次展開雙翼,向着遠處飛逃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突然,刺目的神光,照耀在天地之間,讓金鵬皇子雙目刺痛,眼中流淌出了鮮血。恐怖的高溫,讓天地聖氣都沸騰起來。

    金鵬皇子忍住雙目的劇痛,向下方看去,只見,在他的身下,竟是有一朵巨大的火蓮綻放而開。

    “這就是紀梵心的本體,照神蓮?”

    金鵬皇子感覺到心驚膽顫,爆發出最快的速度飛行。

    但是,他明明飛了很遠,甚至有可能已經飛出了天都山,下方的火蓮卻沒有消失。蓮花像是有無窮無盡那麼巨大,可以延伸到天邊,根本無法逃脫出去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金鵬皇子身上的神紋,被火蓮散發出來的火焰,煉化得越來越暗淡,最後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失去神紋的保護,金鵬皇子哪裡還是紀梵心的對手?

    照神蓮只是輕輕晃動了一下,爆發出的力量,就將金鵬皇子震得四分五裂,化爲了一片血雨。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,紀梵心纔是略微鬆了一口氣,目光向張若塵盯去。

    可是,哪裡還有張若塵的影子?

    就在她對付金鵬皇子的時候,張若塵便是動用空間裂縫,擊穿此地的空間封鎖,逃脫出去,離開了此地。

    很顯然,金鵬皇子用來封鎖空間的寶物,遠遠不如琉璃封天罩。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是要立即離開。

    因爲,紀梵心完全有可能,將他也殺了滅口。

    只有殺死張若塵,她才能與張若塵斬斷聯繫,也可以防止張若塵將來使用今日之事來威脅她。

    或許紀梵心未必是一個過河拆橋之人,但是,張若塵卻必須要小心謹慎一些的提防,不能讓自己的性命,掌握在她的手中。

    紀梵心離開之後,張若塵纔是繞了一圈,再次來到陰陽殿的附近。

    “陰陽殿的勢力強大,佈置周密,高手如雲,以我現在的修爲去攻打,可以說是九死一生。還是等到修爲突破聖王境界,參悟透真理神殿的三幅觀想圖,準備再充分一些,再來與這些邪道高手一決雌雄。”

    攻打陰陽殿,是遲早的事。

    但是,命卻只有一條,必須要小心謹慎。

    張若塵變成另一番模樣,穿上一件寬大的黑袍,大步向陰陽殿走去,準備將小黑帶出來,然後就立即離開天都聖市,返回鏡香崖道場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走到陰陽殿的大門,還站在街道中心,大門中,竟然衝出一道黑色的影子。

    正是小黑。

    “咦,小黑,你怎麼先出來了?”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精神力,喚住了小黑。

    小黑將穿着一身寬大黑衣的張若塵認了出來,頓時露出一道喜色,連忙說道:“張若塵,跟我走,現在就跟我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?”張若塵覺得小黑有些反常。

    “跟我離開天都聖市,我就告訴你。”

    小黑生怕張若塵繼續待在這裡,伸出一隻黑色羽翼,便是圍住張若塵的身體,想要強迫他離開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張若塵就更加生疑,肅然的道: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你是不是在陰陽殿裡面知道了什麼?”

    “聽我的,現在就走,本皇何曾害過你?”小黑急得眼睛都發紅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陰陽殿中傳出一連串腳步聲,十數位邪道高手從裡面走出來。他們的手中,各自提着一顆血淋淋的頭顱,使用帶着鐵鉤的鎖鏈,穿過頭顱的嘴脣,將十多個頭顱,掛到了陰陽殿的大門上面。

    看到掛在大門上的那些頭顱,張若塵的腦海中,發出“轟”的一聲巨響,整個人猶如被神雷劈了一下,眼睛瞪得巨大無比。

    “二師兄、三師兄、五師姐、白蘇……”

    那十個多頭顱,竟是璇璣劍聖的二弟子朱洪濤,三弟子萬柯,五弟子靈樞,八百年前張若塵的侍女白蘇婆婆……

    另外那些頭顱,也都是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,個個都是聖者,曾經與張若塵一起征戰魔教總壇無頂山,乃是最忠心張若塵的那一批修士。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