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半個時辰前。

    因爲一位大人物的到來,陰陽殿中的衆邪,或是停止參悟真理之道刻圖,或是立即放下手中正在做的事,向最爲宏偉壯觀的森威殿趕去。

    森威殿中,聚集的邪道強者數量,達到數百之衆。

    他們至少都是至聖境界的修爲,其中一些更是實力強大的聖王,乃是三大世界最頂級的邪道天驕,皆是桀驁不馴之輩。

    但是,此刻他們卻都老老實實坐在座位上面,沒有一個敢露出張狂之色。

    陰陽界的領袖“憐後”和“焱王”,黑魔界的領袖“穹麟”,萬邪界的領袖“邪成子”,坐在四張主座上面。而在他們的上方,森威殿最中心的位置,則是坐着一位身穿三彩色寶甲的銀髮男子。

    這個男子,大概二十來歲的模樣,頭上戴着硃紅色的三羽冠,氣質相當高雅,與殿中那些煞氣騰騰的邪道人物,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    如果張若塵在這裡,就能將他認出,此人就是功德神殿這一代的領袖,商子烆。

    在商子烆的身後,五行女中的“火魄女”、“木魄女”、“土魄女”皆是氣質出衆,亭亭玉立,像是三位從畫卷中走出的絕色美婢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七的亡墟,則是笑嘻嘻的坐在商子烆的不遠處,正在品嚐一種名叫“天爵”的聖釀美酒。

    黑魔界的領袖“穹麟”,率先站起身來,一雙天魔眼掃視在場的衆邪,冷聲道:“子烆來到陰陽殿的事,屬於機密,誰若是敢泄露出去半個字,本王定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穹麟絕對是兇名赫赫的狠人,只是如此說了一句,頓時讓在場那些殺人如麻的邪道人物,也都噤若寒蟬。

    商子烆卻是面帶笑意:“穹麟,別這麼嚴肅,是我主動要見他們,就算消息走漏出去,也是我自己不夠小心謹慎,怪不得他們。”

    在場那些邪道人物都不是蠢貨,十分清楚,商子烆雖然將責任都攔在自己身上,但是,如果誰真的將消息泄露出去,下場必定會很慘。

    商子烆又道:“其實,我來陰陽殿,主要是因爲聽說你們即將大禍臨頭,所以接受穹麟的邀請,前來助你們一臂之力,應對大劫難。”

    “轟!”

    森威殿中,頓時炸開了鍋。

    “大劫難?什麼意思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陰陽殿屹立在天都聖市已經數萬年,每隔一段時間,總有一些仇敵前來攻打,但是,全部都鎩羽而歸。即便是遭遇了幾次大的危機,可是,卻都挺了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陰陽殿如今的勢力何等壯大,高手如雲,更有經緯天網陣的守護,怎麼可能會遭遇大劫難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諸邪都在議論紛紛,唯獨只有憐後、焱王、邪成子這樣的大人物,依舊鎮定自若,顯然是已經猜出,商子烆所說的大劫難是什麼。

    穹麟站起身來,道:“大概在二十天前,我收到黑魔界一位潛伏者的消息,張若塵已經來了天都聖市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?就是廣寒界培養出來的那個《聖者功德榜》第一的傢伙?”一位長者鱷魚頭顱的邪道半步聖王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。”

    聽到穹麟肯定的回答,在場那些沒有得知消息的邪道修士,還真的有些惶惶不安。

    要知道,張若塵現在的威名可不小,剛來真理天域就攻下鏡香崖道場,斬殺雲界數十位強者,沒有留下一具活口,其中還包括擁有圓滿體質的白蚺,修爲達到四步聖王境界的異王。

    張若塵如此殺氣騰騰,誰能不懼?

    既然張若塵來了天都聖市,做爲月神的神使,豈會不攻打陰陽界?

    其中一些邪道強者,早就知道張若塵來到了天都聖市,臉上倒是沒有懼色。

    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七十三的青獠牙,發出一道冷笑:“子烆公子太危言聳聽了吧?張若塵的實力很強,這一點不假,但是,就憑他一人,也能給陰陽殿帶來大劫難?”

    一位聖王境界的邪道高手,也跟着附和了一句:“就算張若塵借來月神的神力,開啓衆生平等,陰陽殿中,單打獨鬥能夠壓制他的強者也是大有人在。”

    “更何況,陰陽殿中還有經緯天網陣這樣的殺陣,別說是他一個半步聖王,即便是七步聖王闖入進來,也要被困死。”

    在場那些實力強大的邪道修士,皆是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若是,在半步聖王的境界,或許他們還真有些懼怕張若塵。

    但,他們現在是聖王,修煉的時間比張若塵久得多,就算修爲被壓制到半步聖王的境界,在聖術和真理規則上面的造詣,也能甩開張若塵幾條街,根本就不懼他。

    一位修爲達到四步聖王境界的蠍族生靈,乾笑一聲:“據說,一個月前,張若塵之所以能夠殺死雲界的異王,乃是得到一位實力強大的劍修的幫助,才勉強成功。所以說,開啓衆生平等後,張若塵的實力,估計也就和異王在伯仲之間,我應該就能鎮壓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若是真的前來陰陽殿,大家都別出手,交給我來收拾。”另一道笑聲響起。

    等到這些邪道修士講得差不多了之後,商子烆纔不緩不急的說道:“看來你們還真是不知道時空掌控者有多麼可怕。”

    隨着商子烆開口,森羅殿中,立即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商子烆又道:“你們覺得距離張若塵的上一戰,纔過去一個月多。可是,對於掌握了時間力量的張若塵而言,很有可能,他已經修煉了數個月,甚至數年。他如今的戰力,達到了什麼水平,就連我都不好判斷。”

    想到“時空掌控者”這個身份,頓時,先前都還無所畏懼的邪道修士,全部都收起笑容,露出凝重的神色。

    商子烆又道:“張若塵攻打陰陽殿,是遲早的事。或許,以他現在的實力,還打不下陰陽殿,但是將來呢?讓他再在真理天域修煉三五年,別說是你們,就連我都沒有把握壓制得住他。那個時候,你們還能笑得出來?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的手段相當血腥,在祖靈界,不知殺了沙陀七界多少聖者。在鏡香崖道場,將雲界的修士殺得乾乾淨淨。據我所知,爲了成爲廣寒界這一代的領袖,張若塵將廣寒界以前的界子吳昊都殺死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心狠手辣之人,一旦下定決定對付你們,也就肯定會將你們殺得一個不剩。”

    聽到商子烆的這番話,在場的邪道修士,皆是冷汗淋漓,終於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那股壓力,就是張若塵。

    實力最強大的憐後、焱王、邪成子,依舊顯得很淡定,將局勢看得很清楚,知道商子烆是想借用陰陽殿的力量,對付張若塵。

    當然,這也符合他們的利益,因此他們也就繼續保持沉默,想要看看商子烆打算以什麼樣的方法對付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必須要儘快將張若塵幹掉,不能讓他繼續變強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天都聖市這麼大,想要將張若塵找出來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精通變化之術,掌握着空間挪移**,想要抓住他,比對付一個七步聖王還難。”

    穹麟道:“黑魔界的那位潛伏者失去了聯繫,很可能是因爲身份暴露,已經被清理。否則,他倒是能夠告訴我們張若塵的行蹤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則是淡淡的一笑,“他不現身,我們可以逼他獻身。”

    “子烆公子有什麼妙策?”穹麟問道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商子烆的衣袖,在桌案上面輕輕一拂,隨着一片聖光逸散出來,一連十多顆血淋淋的人頭,便是擺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“我來陰陽殿,當然是要給張若塵帶一些禮物,就看他敢不敢來收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的手指,輕輕摸了摸鼻尖,顯然是有些受不了人頭散發出來的血腥味,可是,眼中卻帶有一抹滿是期待的笑意。

    在沙陀天域,商子烆花費了大力氣伏擊張若塵,不但沒有成功,反而讓張若塵殺了昬王、金魄女、水魄女,吃了一個大虧。

    當時他就花費重金,請動天庭界最負盛名的殺手組織“天殺”,前去刺殺一切與張若塵有關聯的修士。

    雖然說,那些修士都待在沙陀天域,有崑崙界的大聖保護,但,天殺組織卻是無孔不入,勢力之龐大,就連神都滅不了他們。

    在初期,崑崙界的高層沒有防備,天殺組織很輕鬆就得手,連殺數位聖境修士,就連聖王和大聖都遭到刺殺,有的還受了重傷。

    此事驚動了池瑤女皇,惹得她雷霆震怒。

    她親自出手,一日之間,潛伏進崑崙界各大聖域的天殺組織殺手,竟是被誅殺了五十多位,其中還有一位是大聖境界的殺手。

    神,在母界佔據的聖域之中,對付天殺組織,是不受天條約束的。

    當然,離開了母界佔據地聖域,神就不能再出手。

    這一次血腥的反殺,起到震懾作用,將天殺組織囂張的氣焰打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不過,天殺組織畢竟是曾經暗殺過一位神的可怕勢力,倒也並沒有就此罷手,只是變得更加小心謹慎,不再派出大聖、聖王級別的殺手。而是派遣出半聖、聖者境界的殺手,潛入到沙陀天域,繼續執行刺殺任務。他們的氣息弱小,不會引起神的注意。

    這一場大規模的刺殺行動,才終於從明殺,轉爲了暗殺。

    崑崙界的修士已經變得小心謹慎,天殺組織想要得手,自然是變得艱難了許多。

    這些前因後果,都是在三天後的鏡香崖道場中,小黑、九天玄女、青霄一起告訴張若塵。

    三天前,在陰陽殿的大門外,當張若塵看見懸掛在大門上的十多顆人頭的時候,體內的怒火就熊熊燃燒起來,幾乎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張若塵還沒有采取行動,下一個剎那,小黑就從身後偷襲,封印住了他全身的經脈,將他帶回了鏡香崖道場。

    此刻,張若塵盤坐在地上,身上捆着縛聖鎖,儘量讓自己以最平靜的語氣說道:“將我放開。”

    小黑使勁的搖着一顆碩大的貓頭,道:“不行,你體內喜怒丹的副作用還沒有完全消失,放了你,誰知道你會做出什麼不要命的事?”

    “大師兄,你也不幫我解開縛聖鎖?”張若塵盯向青霄。

    “陰陽殿外掛着十多個頭顱,每天都遭受鞭打,頭顱中,還有聖魂在哀嚎”,這件事,早就已經傳遍真理天域。

    正是知道張若塵有可能會暴走,所以,青霄和九天玄女才立即趕來鏡香崖道場,其中自然是有勸阻的意思。

    就連在外面做任務的凌飛羽,也都在最短的時間之內返回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凌飛羽正冷冷的坐在遠處,擦拭着葬天劍,心中的怒火與張若塵比起來,半分都不少。

    因爲,她收到消息,她的父親凌修也遭到暗殺,受了極其嚴重的傷勢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