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青霄的高大身軀,站在鏡香崖的崖下,臉色無比沉冷。

    或許是因爲,他常年待在軍營中,見慣了生死,所以,在知曉師弟師妹被砍下頭顱之後,還能保持理智和冷靜。

    青霄相信張若塵並不是一個會被仇恨衝昏頭腦的人,但是,現在情況特殊……

    “等到喜怒丹的副作用完全消失,我就替你解開縛聖鎖。”青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喜怒丹的副作用,只是會影響我的情緒,還不至於影響我的思考能力。你們對我,那麼沒有信心?”

    青霄、小黑、九天玄女皆是不敢輕易放開張若塵,因爲張若塵若是要去陰陽殿,他們根本攔不住。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笑了起來:“你們真的以爲區區一根縛聖鎖,就能將我禁錮?”

    縛聖鎖的力量,主要是能夠鎖住修士體內的聖氣,使得聖氣,無法在經脈和聖脈中流轉。同時,也能禁錮修士的精神力,使得精神力衝不出身體。

    因此,修士一旦被鎖住,便是失去反抗能力。

    小黑爲了將張若塵帶回來,不僅僅只是使用縛聖鎖捆住他,還使用秘法,封住了張若塵全身一百四十四處竅穴。

    如此一來,張若塵的肉身力量,也被壓制到最低限度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目一閉,隨即,身上的皮膚變得時而青,時而紅,被封住的一百四十四處竅穴也都若隱若現。

    “不好,他竟然悄悄使用淨滅神火,在煉化本皇佈置在一百四十四處竅穴的封印。”

    小黑立即向前衝去,想要加固封印。

    “遲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大吼一聲,一百四十四處竅穴的封印被衝破,一縷縷青色的淨滅神火逸散出來,化爲一片火雲,包裹全身。

    緊接着,張若塵的身體,時而變得數十丈高,時而縮小成彈珠大小,一連反覆三次,便是傳出“嘭”的一聲巨響,纏繞在他身上的縛聖鎖被震斷成了數十截。

    小黑、青霄、九天玄女,皆是被那股火焰氣浪,逼得向後倒退。

    等到火焰散去,鏡香崖道場中的衆人,露出擔憂的神色,盯着站在最中心的那個男子,誰都猜不透他接下來要做什麼?

    很顯然,他們的擔心是多餘的。

    此刻的張若塵,並沒有像瘋子一樣,不顧一切衝向陰陽殿,而是靜靜的站在原地,像是在思考什麼。

    半晌後,張若塵才道:“小黑,你隨我去天都聖市,其餘人都留在鏡香崖道場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隨你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將葬天劍一收,豁然站起身來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木靈希走了出來,眼神十分堅定。

    九天玄女的身形一閃,出現在張若塵的對面,道:“張若塵,陰陽殿必定是佈下了天羅地網,千萬別衝動。這不僅僅只是你的事,也是崑崙界諸位修士的事,等到所有人聚齊,再從長計議如何?”

    青霄道:“師弟,你別忘記,在你的背後,還有聖明中央帝國的億萬子民,他們絕不希望你去做如此冒險的事。那樣只會親者痛仇者快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向他們一一盯了過去,道:“二師兄,三師兄,五師姐,還有那十數位聖明中央帝國聖者的聖魂,現在被封印在頭顱裡面,並沒有徹底死去。只要奪回那些頭顱,未必不能讓他們重新生長出身軀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繼續等下去,商子烆必定會失去耐心,下一步,肯定會以滅掉他們的聖魂做爲引子,繼續逼我現身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時候,我將沒有退路,必須與他們一戰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現在爲什麼還要留在這裡等待?必須立即趕去天都聖市,提前佈置,只要準備得足夠充分,未必不能逆轉形勢,給他們沉痛的一擊。”

    衆人見張若塵的思路清晰,並不像是被仇恨衝昏頭腦的樣子,才終於放心下來,同時也在思考張若塵剛纔的一番話。

    隨後,張若塵的目光,向九天玄女和青霄盯了過去,道:“這是我的事,不用你們崑崙界的修士插手。你們從哪裡來,就從哪裡回去。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的黛眉微微一皺,道:“張若塵,他們不僅僅只是你的部下,也是崑崙界的修士。他們的頭顱,被掛在陰陽殿的大門上鞭打,何嘗不是在打崑崙界的臉?我們怎麼可能袖手旁觀?”

    青霄道:“他們是我的師弟師妹,如今正遭受非人的折磨。你居然讓我不要插手,你覺得可能嗎?”

    “你們如果能夠走出鏡香崖道場,再說這樣的話也不遲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風馳電掣一般的衝了出去,轟隆一聲,一腳將鏡香崖道場中的那座空間傳送陣踩碎。

    隨後,他拖着小黑,急速向道場外衝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好,他不願意我們跟着一起涉險,想要將我們都困在道場裡面,獨自行動。”

    九天玄女第一時間反應過來,纖細的左手伸了出去,化爲一根青墨聖藤,想要攔截住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唰——”

    張若塵使用空間挪移,身體一閃,便是躲開青墨聖藤,衝出道場,穿過九靈血海陣、空間迷陣、時間陣法,到達距離鏡香崖道場數十里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回頭看了一眼,張若塵發出一聲輕嘆。

    他去過陰陽殿,所以,深知那裡無比兇險,青霄、九天玄女、凌飛羽、木靈希他們跟着一起去,多半是有去無回。

    所以,張若塵只能毀了裡面的傳送陣,將他們困在鏡香崖道場。

    小黑何等精明,自然知道張若塵的意圖,肅然的道:“其實,本皇只是一隻貓頭鷹聖獸,並不是什麼不死鳥,與他們沒有什麼區別,一不小心就會死掉。陰陽殿太危險,本皇是萬萬不能去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雙眼瞪了過去,頓時瞪得小黑頭皮發麻,後面的話,竟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小黑第一次發現,張若塵的眼神,竟是如此可怕。

    “傳說,曾經有一隻鳥,跟隨接天神木學道,創出《九轉生死訣》,號稱不死鳥。你應該知道此事吧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小黑立即搖頭,斬金截鐵的道:“不知道,本皇真的只是一隻貓頭鷹聖獸。”

    “哏哏。要不要我殺你一次,親自確認一下?”張若塵冷測測的道。

    小黑頓時嚇得全身一縮,連忙道:“剛纔本皇只是與你開個玩笑的,其實,那隻不死鳥,正是先祖。”

    “確定不是你?”張若塵有些懷疑的道。

    “怎麼可能?你覺得本皇能夠創出《九轉生死訣》那樣的蓋世神功?”

    小黑顯然是不想與張若塵繼續探討這個話題,立即道:“你到底有什麼打算?陰陽殿現在肯定是相當小心謹慎,隨時都在防備你出手偷襲。在這樣的情況下,本皇根本無法潛入進去破壞裡面的陣法。破不了裡面的陣法,我們去陰陽殿,與送死沒有區別。”

    “跟我來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在距離鏡香崖道場的數千裡之外,佈置了一座空間傳送陣,帶着小黑,傳送到一處頗爲偏僻的原始古林。

    張若塵抱着雙手,站在一棵古樹的下方,背靠樹身,道:“你先在這裡佈置一座隱匿大陣。”

    小黑不知道張若塵到底要幹什麼,但,還是老老實實的佈陣。

    以它的陣法造詣,沒過多久,一座高深的隱匿大陣便是佈置出來,將它和張若塵,還有地上的空間傳送陣都籠罩進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走到隱匿大陣的中心,將戴上手上的十二顆佛珠打了出去,定在十二個方位。

    小黑更加疑惑,道:“要不要這麼小心謹慎?”

    “有一樣東西,關係很重大,需要你幫我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隱匿陣法中,響起轟隆一聲巨響,頓時塵土飛揚。

    小黑嗆了一鼻子灰,發出一連串咳嗽聲,隨後,纔是向塵土的中心望去。只見,那裡立着一座六丈高的斷碑。

    最開始,小黑還沒怎麼在意,覺得張若塵是小題大做。

    但是,當它看清斷碑上的一個個古文之後,頓時渾身一顫,飛撲了過去,眼睛瞪得猶如銅鈴一般:“張……張若塵,這東西……你是從哪裡得來的?”

    張若塵見小黑如此失態,便是明白,這個傢伙肯定是知道逆神碑的來歷,道:“這你就不要多問,只需告訴我,逆神碑到底是什麼東西?”

    小黑的眼中,流露出驚疑不定的神情:“你準備使用這座逆神碑斷碑,去對付陰陽殿中的諸邪?”

    在祖靈界,張若塵激發出逆神碑的力量,竟是改變了天道規則,使得秋雨打出的“炑火銅城”,在一瞬間,變成了一件廢器,內部的銘紋消失得乾乾淨淨。

    當時,張若塵就被驚住,意識到逆神碑絕對相當可怕的寶物,來到天庭界,根本不敢拿出來使用。

    wωω⊕тTkan⊕¢O

    因爲天庭界的強者太多,萬一讓大聖、神察覺到逆神碑,指不定會惹來什麼樣的殺劫。

    所以,在動用逆神碑之前,張若塵必須要弄清楚,這件東西一旦暴露出去,到底會引起多大的震動?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動用逆神碑,陰陽殿中的陣法銘紋,將會消失得乾乾淨淨吧?陰陽殿那些邪道強者手中的聖器,也都會全部變成廢器吧?”

    小黑圍着逆神碑,來回踱步,道:“本皇只能這麼告訴你,曾經爲了爭奪這塊逆神碑,隕落了不止一位神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言自語的道:“看來逆神碑比我想象中,還要了不得。”

    小黑又道:“天都聖市並沒有大聖級別的生靈,應該沒有人能夠將它認出來。只要你將陰陽殿中的邪道人物趕盡殺絕,斬草除根,這個秘密應該是不會暴露。本皇也可以佈置一些手段,儘量掩蓋逆神碑的氣息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你要知道,再周密的計劃,也有百密一疏的時候。萬一逆神碑暴露出去,你想好退路了嗎?”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退路?我現在已經沒有退路,只能向前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將凌飛羽手中的封天琉璃罩取來,籠罩住陰陽殿,倒是能夠完全掩蓋逆神碑的氣息。關鍵在於,陰陽殿的邪道高手那麼多,你一個人對付得了嗎?要全部殺盡,一個不留,才能保證萬無一失。”小黑眼神十分猙獰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睛,有些發紅,道:“他們一直在逼我去陰陽殿,我怎麼能讓他們失望?那就背水一戰,去殺一個天翻地覆。”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