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們不得好死……總有一天……天,我師弟會將你們……通通殺盡……”

    “痛,真痛,他們手中的打魂遍,打得我的聖魂都逃碎裂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陰陽殿外,站着四位身穿灰袍的邪道修士,他們手持打魂鞭,輪番抽打懸掛在大門上的十七顆頭顱。

    十七顆頭顱中的鮮血已經流乾,滿臉都是鞭痕,血肉模糊,造詣看不清五官。

    “啪啪!”

    每一鞭落下都伴隨着一道慘叫聲,使得本來就陰森恐怖的陰陽殿,變得更加滲人,修士根本不敢在附近的街道上停留。

    其中,一位身高只有五尺的侏儒,尖銳的笑了一聲:“已經過去三天,可是張若塵根本不敢來救你們,他就是一個縮頭烏龜。”

    “張若塵哪裡敢來陰陽殿,來了也只是送死而已。”

    Www ⊙тt kan ⊙co

    萬邪界的一位至聖,沉笑一聲,隨即,又將鞭子抽了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張若塵、小黑、凌飛羽都改換了容貌,快步從陰陽殿外走過,他們沒有停留,一連穿過三條街道,才停下腳步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臉色,沉冷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爲了借用琉璃封天罩,張若塵又悄悄返回了一趟鏡香崖道場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態度相當堅決,必須要跟着一起來天都聖市,才肯借出琉璃封天罩,最終,張若塵只得妥協。

    小黑說道:“再等一等吧,本皇最近正在祭煉一套陣旗,還差最後一種材料。只要在天都聖市買到那種材料,煉入進去,陣旗的威力將會大增,說不一定能夠幫上大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材料?”張若塵問了一聲。

    小黑立即說道:“太陽金精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皺起眉頭,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材料,很顯然,太陽精金必定是相當罕見,不是那麼好找。

    就在張若塵等人,準備去一些頂尖的聖市,尋找太陽聖金的時候……

    突然,空間微微一顫。

    他們頭頂上方的天空,變得暗淡無光。

    瞬間,白晝變成黑夜。

    “不好,我們被發現了,有人封鎖了這裡的空間。”

    幾乎是在一瞬間,凌飛羽便是喚出葬天劍,凝聚出劍道玄罡,一劍刺了出去。

    劍光,像是一道刺目的白虹飛出,照亮周圍的黑暗空間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這一劍,與一根晶瑩剔透的玉指,碰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無堅不摧的劍道玄罡,竟然被擋住。

    那根玉指的指尖,飛出一片片白色的花瓣,將劍道玄罡都化解於無形。

    凌飛羽的長髮飛揚,眼神冷銳,與站在對面的那個蒙面女子對視,手中的葬天劍迸發出越來越璀璨的玄罡。

    小黑連忙衝上去勸架,道:“自己人,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人?”

    凌飛羽見對方的確沒有敵意,才撤回劍罡,向後倒退,以一種疑惑的眼神盯着小黑,等它解釋。

    小黑嘿嘿一笑:“這些百花仙子是張若塵的朋友,本皇與她倒是不怎麼熟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自然是聽過百花仙子的名諱,號稱天庭界的九美之一,千蕊界的領袖,是一個讓無數男子都魂牽夢繞的女子。

    不過,傳說中,百花仙子的性格清冷,幾乎沒有男子能夠接近她。

    張若塵是多久與她成爲了朋友?

    張若塵盯着不遠處的百花仙子,心中頗爲警惕,道:“你在我的身上到底做了什麼手腳?”

    “在你心中,我就是那麼下作的一個人?所以,上一次,你纔不告而別,生怕我殺你滅口?”

    紀梵心聲音很平淡,但是,誰都能夠聽出,話語中帶有一絲怨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道:“爲何我剛到天都聖市,你就找到了我?”

    紀梵心略微沉默了片刻,才解釋道:“因爲你觸碰了照神蓮花瓣上的花粉,花粉已經進入你的體內,你一旦出現到我的萬里之內,我就能感應到你的方位。”

    “照神蓮的花瓣?花粉?”

    張若塵先是有些疑惑,隨即,目光向紀梵心的玉手盯去,頓時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張若塵立即調動精神力,內查雙手,果然在雙手的血肉之中,發現了一粒粒微乎其微的粉粒。

    不僅僅只是雙手……

    那些花粉粉粒,早就已經遍佈他的全身,融入進了骨髓、血液、臟腑。

    張若塵嘗試將那些花粉粉粒逼出體外,或者是煉化,但是,卻都失敗。那些粉粒,猶如跗骨之蛆,根本無法去除。

    “完了,早知道就不該碰她。”張若塵有些後悔。

    食聖花的聲音,在張若塵的體內響起,道:“主人,照神蓮的花粉,對我有大用。粘上花粉,可以讓我吸收養分的速度,提升十倍。”

    達到半步聖王的境界後,食聖花吸收養分的速度,越來越慢。

    現在,每一天,它吸收半枚聖源,就達到極限。吸收養分的速度變慢,修爲提升速度自然也變慢。

    如果吸收養分的速度,提升十倍,那麼,食聖花每天就能吸收五枚聖源,恐怕要不了多久,就能突破到聖王境界。

    張若塵問道:“能不能將我體內的花粉全部吸收?”

    “應該可以,不過,至少也需要數個月的時間。”食聖花道。

    得到這個答案,張若塵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張若塵沒有放鬆警惕,問道:“仙子來找我,到底是什麼目的?”

    “你不必那麼防着我,我對你沒有惡意,只是想要告訴你,商子烆就在陰陽殿,你最好立即離開天都聖市,別掉入進他佈置好的陷阱。”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露出陰晴不定的神色,道:“他在陰陽殿又如何?”

    紀梵心道:“你根本不明白商子烆有多麼強大,他在真理之道上面的造詣極高,已經闖過真理之海的第七層海域,進入第八層海域。”

    “在成爲大聖之前,他幾乎是肯定能夠闖過第八層海域,甚至有一絲機會闖過第九層海域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的修爲被壓制到半步聖王,但是,憑藉高深的真理之道造詣,他也能碾壓一切對手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的實力,讓紀梵心都相當忌憚。

    因爲,不想眼睜睜的看着張若塵去送死,所以她才冒險親自來見他,希望能夠將他勸阻回去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平靜,突然說道:“我幫你救出了丹靈王,你曾親口說過,欠我一個人情。現在,我希望你能夠還回這個人情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讓我幫你對付陰陽殿?”紀梵心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搖了搖頭,道:“此事關係到生死,就算我真要你這麼做,你也肯定不會同意。我要你幫我的,是另一件事,沒你想象中那麼難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紀梵心分開之後,張若塵、凌飛羽、小黑,便是去了西天佛界開的聖店“因果寺”,暫時落腳。

    當天下午,紀梵心便是來到因果寺,再次找到張若塵。

    “我將百花宮的所有太陽聖金,全部帶來,一共三十七克,價值三千七百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將一隻裝放太陽聖金的盒子,向張若塵遞過去之後,紀梵心又取出八張符籙,放到張若塵的面前:“四張天劍符,三張神魔符,一張百步無生符。價值一億三千二百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這八張符籙,不是千蕊界的符師煉製,所以,就算你拿去用,商子烆也不會懷疑到百花宮的身上。這是我能幫你的極限!”

    “天劍符,屬於攻擊性符籙,引動出來,堪比三步聖王的全力一擊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張,價值五百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神魔符,屬於功防一體的符籙。以你的肉身強度,只要將它貼在身上,十個呼吸之內,猶如化身爲神魔,力量可以達到三步聖王的級別,同時三步聖王以下的攻擊對你無效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張,價值兩千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“百步無生符,一旦引動,百步之內,三步聖王境界以下的修士,若是沒有防禦性的符籙,可以說是必死無疑。價值,六千萬枚聖石。”

    擺在桌上的八張符籙,每一張都價值連城,掌握任何一張,即便是聖者也能殺死聖王。當然,以聖者的財力,就算積累一輩子,也不可能買得起一張最便宜的天劍符。

    “一億六千九百萬枚聖石,即便是一些底蘊薄弱的大聖,也未必一次性拿得出這麼多聖石吧!”

    張若塵彷彿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,隨後,將金步龍輦取了出來,託在手掌心,遞給紀梵心,道:“暫時抵押在你那裡,等我攻下陰陽殿,就攜帶聖石將它贖回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一件九耀萬紋聖器,了不得,了不得……”

    紀梵心那雙浩渺的美眸中,也都流露出驚歎的神色,道:“這件九耀萬紋聖器的價值,遠遠超過一億六千九百萬枚聖石,你就不怕我不還給你了嗎?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死在陰陽殿,將它交給你,總比被商子烆得到要好一些。若是我能滅了陰陽殿,難道你就不怕,我用相同的手段對付百花宮?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看着張若塵銳利的眼神,紀梵心突然生出一個奇怪的念頭,此子說不一定,真的能夠與商子烆扳手腕。

    本來,張若塵若是死在陰陽殿,紀梵心就能夠得到一件無比珍貴的九耀萬紋聖器。但是不知爲何,她竟是更加期待,張若塵能夠活着從陰陽殿走出。

    紀梵心離開後,小黑將太陽聖金取走,前去祭煉陣旗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是進入時空晶石的內空間,盤膝坐下,在思考如何趁着這段時間,將實力再提升一些。

    隨即,他取出紀梵心送的那株五萬年年份的混陽花。

    拳頭大小的花朵,綻放出星辰一般璀璨的光芒,釋放出火焰一樣的純陽聖氣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將龍象般若掌的第十一掌修煉到小成,距離大成只有一步之遙。從小成到大成,最關鍵的一點,就是體內陽剛之氣的積累。”

    修煉成龍象般若掌的第十掌,體內的陽剛之氣是常人的萬倍。

    修煉成第十一掌,體內的陽剛之氣是常人的十萬倍。

    所以,想要將第十一掌修煉到大成,第一步要做的就是,大量服用純陽類的聖丹、聖藥,將體內的陽剛之氣積累到常人的五萬倍以上,然後進行衝關。

    但是,這一步卻相當兇險,輕則走火入魔,重則爆體而亡。

    張若塵纔剛剛修煉到小成不久,現在就匆匆忙忙去衝擊大成,成功的概率,可以說,低得不超過一成。

    最終,張若塵還是沒有衝動,將混陽花又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張若塵發現腦海中有一團光影,那是他在《七生七死圖》中的第七世記憶和聖道感悟。這團光影,一直處於封印狀態,張若塵從來都沒有去觸碰過。

    “將它融合之後,我的實力應該增長不了多少,但是,能夠提升一些總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想到了凌飛羽。

    每次提到第七世的時候,凌飛羽的表情總是很不自然,張若塵懷疑在第七世的時候,肯定是發現了一些什麼事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這個原因,張若塵才猶豫不決,一直沒有將它融合。

    “想那麼多幹什麼?提升實力,纔是正事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不再多想,解開那團光影的封印,開始熔鍊起來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