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陰陽殿。

    商子的脊樑挺得筆直,揹負雙手,一雙銀色的眼瞳,望着上方的一副真理之道刻圖,整個人一動不動已經站立了五天五夜,彷彿化爲石雕一般。

    終於,他那張英俊的臉上,浮現出一道笑容:“不愧是月神,不是別的神可以比擬,留下的真理知道刻圖很是了不起啊,我才參悟了這麼短短几天,竟是受益良多。”

    “譁”

    亡墟的身形一閃,像是鬼影子一般,出現在商子的不遠處,笑道:“你的那一招,似乎不怎麼管用,張若塵還是很聰明的,根本就不上當。”

    聞聲,商子轉過頭,向亡墟盯去,笑道:“這一招,對別人還真不一定有用。但是,對張若塵,卻一定有用。”

    亡墟道:“可是,那十七位聖者的聖魂,遭受打魂鞭的日夜鞭打,已經快要魂飛魄散,張若塵卻根本沒有現身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”

    商子笑着搖了搖頭,道:“我看未必。張若塵很有可能,就在陰陽殿的附近,盯着那些日夜慘叫的人頭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他一直都在剋制自己,如同一隻潛藏在黑暗中的兇狼,已經怒不可揭,卻又不得不將爪子埋進土裡,讓自己冷靜。因爲他知道,一旦靠近陰陽殿,就是落入獵人的陷阱,會死無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,就是那位讓他恐懼,讓他害怕,讓他不敢現身的獵人。”

    亡墟道:“既然他知道陰陽殿是一個陷阱,豈不是,一直都不會現身?”

    商子走了過去,拍了拍亡墟的肩膀,笑道:“他不現身,就逼他現身嘛。木魄女,將消息放出去,明天午時四刻,將掛在大門上的十七顆頭顱摘下來……喂狗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一位身穿青衣的倩麗女子領命而去。

    狗,是黑魔界的磷魔犬。

    磷魔犬長着一身血紅色的長毛,擁有三顆頭顱,身軀足有一座房屋那麼巨大。

    它被牽到陰陽殿的外面,拴在一根銅柱上面,三頭血紅色的眼睛,緊緊盯着上方的頭顱,顯得格外興奮,不時就會發出犬吠聲。

    幾乎是在一夜之間,消息就傳遍天都聖市。

    各大世界的修士,大多都已經打聽清楚發生了什麼事,知道陰陽殿外面懸掛的那些人頭,與最近聲威正盛的張若塵有莫大關係。

    當然,很少有修士知道,操控這一切的人其實是商子。

    他們只以爲,這是陰陽殿對付張若塵的手段。

    那些與陰陽殿有仇的修士,全部都期待起來,希望張若塵能夠早些出現,最好能夠將裡面的邪道修士一網打盡。

    當然,也有很多修士,在暗暗嘆息,“廣寒界好不容易培養出一位絕代天驕,恐怕還沒有成長爲頂尖強者,就要隕落在陰陽殿。”

    “陰陽殿的那些邪道人物,其實是非常害怕,所以,纔會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,逼張若塵現身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張若塵別中計,畢竟雙拳難敵四手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還是忍下這口氣,等到將來修爲達到大聖之下的極致境界,以張若塵的實力,未必滅不了陰陽殿。就怕張若塵太年輕,做出衝動的事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實,天庭界還是有很多大世界的修士,頗爲同情崑崙界和廣寒界的遭遇。

    當然這是一個力量爲尊、利益爲重的世界,同情是一回事,但是,他們並不想給自己招惹麻煩,更不想給自己的大世界惹來禍端。

    像紀梵心那樣,能夠在一定程度上,暗中出手幫張若塵,已經是相當不容易。

    從時空晶石內空間中出關的張若塵,從凌飛羽的口中,聽到了這則消息。

    只不過,張若塵卻顯得異常平靜,反而用一道沉凝的眼神盯着凌飛羽,久久不言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我幹什麼?”

    凌飛羽覺得張若塵的眼神很異樣,不過,倒也沒有多想,心中一直在思考攻打陰陽殿的事,道:“到底是你來制定攻打的方案,還是我來制定?你若是沒有想過,就聽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套方案,由我去打頭陣,吸引陰陽殿諸邪的注意力,同時去試探出他們佈置了哪些殺招和陷阱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,他們的佈置太嚴密,或者我一不小心死在了他們手中,你就不要再去,立即逃離天都聖市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,他們的佈置有漏洞,你立即動用空間力量,取走掛在門上的十七顆頭顱,然後以最快的速度退走,我來斷後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套方案,我們一起行動,不過,依舊必須是我在明,你在暗。你的主要任務,乃是救走放在十七顆頭顱中的聖魂……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直靜靜的盯着凌飛羽,聽她的計劃。

    不過,凌飛羽說出的幾套方案,全部都是以救走那些封在頭顱中的聖魂爲目的,根本沒有想過要滅掉陰陽殿中的諸邪。

    或許她覺得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又或者,她認爲,現階段張若塵根本沒必要那麼做,太危險了!

    突然,張若塵打斷了凌飛羽說出的第四套方案,道:“將琉璃封天罩給我。”

    “幹什麼?”凌飛羽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認爲,由我去主攻好一點,而你只需要接應我就行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眼神銳利,正要說什麼,卻被張若塵打斷,他又道:“我掌握着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,若是想要退走,他們攔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嗎?商子何等聰明的人物,怎麼可能沒有算到這兩點,肯定準備了手段,壓制你的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修煉了數百年,大大小小的惡戰,不知經歷了多少場,哪有那麼容易騙得了她?

    張若塵沉思了片刻,道:“我覺得在行動之前,有必要選出一個主帥。否則在動手之後,大家的意見不統一,各做各的事,恐怕不是一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的閱歷比你豐富,經驗比你更多,實力比你更強,就由我來做主帥,這場行動一切都聽我的。”凌飛羽很是強勢的說道。

    做爲魔教的聖女首尊,凌飛羽的身上,自帶一股懾人的威勢。

    張若塵卻並不買賬,搖了搖頭,道:“既然是選主帥,當然是投票決定,得到更多票數的人,纔有資格。”

    “現在開始投票。”

    “同意挑選我爲主帥的,可以舉起一隻右手。”

    說完這話,張若塵直接舉起自己的右手,隨後,目光向小黑盯了過去。

    小黑跟張若塵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,哪裡不知道他的意圖,於是,將一隻右爪子擡了起來。

    同時,不遠處,魔音也舉起一隻右手。

    張若塵將手放下,道:“已經有三票支持我,我想結果已經很明顯。你應該沒有意見吧?”

    凌飛羽的一雙眼睛,像是寒星一樣,道:“那麼,你有什麼計劃?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又道:“在行動之前,我們所有人先發一個血誓。”

    “什麼血誓?”凌飛羽道。

    張若塵不疾不徐的道:“在場所有人,必須嚴格聽從主帥的命令,若是誰敢擅自行動,不聽從命令,就讓其天誅地滅,親友死絕。”

    凌飛羽哪裡看不出張若塵所說的這個血誓,其實,完全就是針對她一個人,於是警惕的道:“萬一我發誓之後,你下令,不讓我去陰陽殿。我豈不是也要無條件執行?”

    “我怎麼可能這麼做?此次去陰陽殿,我還有相當重要的任務交給你。”張若塵眼神肅然的道。

    凌飛羽道:“你確定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單獨發一個血誓。”張若塵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

    凌飛羽倒是相當果決,不再多想,立即發了一個血誓。

    隨後,小黑和魔音也都跟着立下血誓,張若塵纔是滿意的點了點頭,道:“行動的時間爲,黎明時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黎明時分,天色昏暗,有着密密麻麻的星辰,點綴在天河的兩畔,天地一片寂靜。

    即便是熱鬧的天都聖市,此刻也顯得頗爲冷清。

    街道上,飄着一縷縷清寒的白霧。

    四位實力不俗的邪道修士,站在陰陽殿大門的下方,你一言我一語的交流。

    一位長着鱷魚頭的邪道至聖,道:“消息已經放出去這麼久,張若塵怎麼還不現身?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根本就不敢來。”身高五尺的侏儒說道。

    一位盤坐在地上的血發男子,一直都釋放出精神力,顯得格外小心謹慎。

    此刻,他冷哼一聲:“你們最好小心一些,如果張若塵要動手,很有可能就是在半夜,或者是黎明。既然半夜沒有動手,此刻出手的概率,就相當大。”

    五尺侏儒有些不屑,笑了一聲:“血崖,怎麼你的修爲越高,膽子卻是越變越小?就算張若塵來了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林大師,在陰陽殿的大門附近,佈置了六座陣法。其中有三座都是防禦陣法,張若塵就算來了,也還要花費一些時間攻破陣法,纔有機會將那些人頭取走?”

    “而他破解的這段時間,早就驚動陰陽殿中的高手。只要青獠牙大人、展御大人他們出手,張若塵就算有三頭六臂,也是有來無回。”

    除了那位名叫“血崖”的血發男子,另外三位邪道修士,皆是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這一刻,血崖敏銳的察覺到一道細微的空間波動,嘴裡立即發出一聲爆喝,“張若塵,你終於現身了!”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