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五尺侏儒,鱷魚頭邪道至聖,長着獠牙的邪女,皆是被血崖的爆喝聲驚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一等一的強者,立即反應過來,邁出步伐分散而開,並且紛紛運轉體內的聖氣,全身都被聖光包裹起來。

    血崖更是了得,電光火石之間便是打出一根血紅色的尖刺,擊向那處空間波動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血紅色的尖刺,是一件萬紋聖器,一直藏在血崖的衣袖裡面。

    血崖早就激發出尖刺的一耀圓滿力量,只要張若塵現身,他立即就能將尖刺打出,從而打張若塵一個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就算不能擊殺張若塵,只要能夠傷到張若塵,他今後也能在邪道修士之中揚名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反應速度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本來是準備,在第一時間,取走十七顆人頭。

    但是現在卻不得不改換策略,畢竟,一件激發了圓滿力量的萬紋聖器打在身上,即便他的肉身強大,也肯定會受傷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空間中,一圈圈漣漪浮現出來。

    在漣漪的中心,伸出一隻金光燦燦的手掌,與血紅色的尖刺轟擊在一起。頓時狂暴的聖力氣勁,瘋狂的向四面八方涌出去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真的來了!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怎麼無聲無息的闖過三重防禦陣法?”

    “先不管那麼多,我們立即激活三元邪星陣,將他困住再說。”

    五尺侏儒,鱷魚頭邪道至聖,還有獠牙邪女,立即將聖氣注入進腳下的殺陣。隨即,三座殺陣的陣紋浮現出來,將方圓數十丈的區域完全籠罩。

    在他們的頭頂,則是各自凝聚出一顆直徑十丈的岩石圓球。

    看着圓球上面的紋理,簡直就像是一顆縮小版的星球。

    而這三顆岩石圓球,也的確是使用三顆直徑千里的小行星祭煉而成,與三座殺陣融爲一體。啓動任何一座陣法,都有轟殺一步聖王的威力。

    三座殺陣同時啓動,組成三元邪星陣,更是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禁錮空間,甚至是鎮殺二步聖王,困在三步聖王,威力強大得嚇人。

    “一起出手,攻伐出去,鎮壓張若塵。”

    三位邪道至聖都極其興奮,只要他們能夠擒住張若塵,就是一件絕世功勞。憑藉三元邪星陣的威力,他們還是有一些信心,完成這一壯舉。

    然而,他們剛剛想要催動陣法,將三顆直徑十丈的岩石圓球打出去,卻發現,陣法竟然已經脫離他們的控制。

    還沒有等他們反映過來,便是感覺到胸口一涼,低頭看去。

    只見,他們的身體,都被一根藤蔓穿透。

    藤蔓上,長出一根根髮絲那麼纖細的根鬚,鑽入進他們的血肉,瞬間就將他們吸成了乾屍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三具乾屍的體內,涌出淨滅神火,下一刻,便是化爲了灰燼。

    魔音的窈窕身影,顯現了出來,眉頭輕輕一皺,“我已經突破到聖王境界,才吸了三位至聖,怎麼就撐得不行?看來,至聖蘊含的血氣和聖力,遠遠超過一般的聖者。”

    做爲張若塵的寄生植物,魔音可以從張若塵的身上,得到很多好處。

    比如,她從張若塵的體內,吸收了一縷淨滅神火,可以將其做爲攻擊手段。

    щщщ• ттκan• ¢ o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空間漣漪中的那隻金色手掌,與血紅色尖刺僵持了片刻,便是爆發出更強大的力量,打得尖刺倒飛回去,猛烈的撞擊在地上。

    血崖臉色鉅變,立即向遠處退避。

    張若塵從空間漣漪中走出,並沒有去追殺血崖,而是,飛到陰陽殿的大門上方,伸手就去解開二師兄頭顱上的鐵鏈。

    乾癟的頭顱中,發出一道極其焦急和微弱的聲音:“小師弟,趕緊後退,他們在我的頭顱中做了手腳……”

    “逃,逃啊!”

    三師兄的頭顱中,發出撕心裂肺的吼聲。

    “小師弟,不要管我們……立即離開,我們來世再做師姐弟……或許已經沒有來世了……”五師姐道。

    白蘇婆婆的聲音響起:“殿下,殿下,這是一個陷阱,你要趕緊逃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殿下,不要爲我們報仇,爲了聖明中央帝國的億萬子民,你一定要活着。”

    聖明中央帝國那十數位部下的聲音,從頭顱中傳出,帶着無比悲涼的語氣,像是戰場上最後的呼喊。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十七顆乾癟的頭顱,掛在鐵鏈上面,此刻竟是浮現出一道道赤紅色的紋理,一道道恐怖絕倫的毀滅氣息,從裡面傳出來。

    頭顱中,只剩下一道道淒厲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“竟然如此惡毒。”

    張若塵自然明白是怎麼回事,知道自己今天無法將他們帶回去,明明觸手可及,卻就是救不了,簡直是令人崩潰。

    在這一瞬間,張若塵的腦海中,浮現出曾經的種種畫面。

    “你三師兄出了明的吝嗇,但是,二師兄和他不是一路人。送自己的師弟,有什麼捨不得?”說出這話的時候,朱洪濤便是從嘴裡吐出獸元金丹,向張若塵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我雖然很想盡快突破到半聖境界,卻也不會走這樣的捷徑。吞服二師兄的獸元金丹,與吸二師兄的鮮血有什麼區別?”

    “小師弟的人品,讓二師兄十分佩服。但是,咋們自家兄弟,沒必要那麼見外吧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願做小師弟的修行護道者,庇護小師弟三十年,誰敢對小師弟不利,我老朱一定好好教他做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小師弟,這件流星隱身衣,你就收下吧,三師兄已經用不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太子,太子,你真的是太子嗎?你回來了嗎?”白蘇婆婆顫顫巍巍,眼淚婆娑的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只要殿下歸來,聖明中央帝國就不算滅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殿下,我們自爆聖源,爲你開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曾經的一幕幕,快速在張若塵的眼前閃過,不知不覺之間,他的雙眼,竟是完全變得溼潤。

    十七顆頭顱的內部,十七顆聖源,在一種秘法的引動之下,爆碎而開,釋放出十七股毀天滅地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以秘法引動聖源爆碎,形成的威力,遠遠比不上修士自爆的威力。但是,卻依舊相當恐怖,以陰陽殿爲中心向外輻射,大半個天都聖市都在輕輕顫動。

    不知有多少修士都被驚動,意識到陰陽殿發生了大事。

    無數生靈都在猜測,很有可能是張若塵向陰陽殿出手。於是,他們就像是密密麻麻的蝗蟲一般,爆發出一道道破空聲,急速向陰陽殿所在的區域趕去。

    陰陽殿外,那隻磷魔犬已經被十七顆頭顱,爆發出來的力量,轟碎成了齏粉。

    魔音早就聽從張若塵的命令退到遠處,與凌飛羽會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小黑控制着三顆直徑十丈的岩石圓球,擋住了人頭爆裂傳出的衝擊氣浪。不過,三顆岩石圓球,被轟擊得坑坑窪窪,甚至出現了一些裂紋。

    張若塵則是站在三顆岩石圓球的前方,眼神有些木然,身體破破爛爛,千瘡百孔,彷彿隨時都會支離破碎。

    等到塵土消散了一些,陰陽殿的大門外,已經站着密密麻麻的邪影,既有人形,也有半人半獸,還有別的一些形態的邪惡生靈。

    他們將張若塵包圍。

    其中,戴着面具的亡墟,站在最前方的位置,把玩手中的虛月刀,發出一道笑聲:“最近,我的修爲,又有很大的精進,本來是很想再與你公平的單獨戰一場。你是多麼難得的一個對手,可惜啊,你現在傷得這麼重。嘖嘖,今後,估計也沒機會了!”

    張若塵的眼神平靜,掃視在場的諸邪,看着他們臉上的猙獰、得意、狂妄的笑容,以最冷沉的聲音說道:“你們這一次,是真的將我激怒了。”

    《聖者功德榜》排名第七十三位的青獠牙,張開嘴脣,露出一口尖銳的青色牙齒,道:“放狠話,誰不會?可是,激怒你又如何,這個世界,終究還是要看誰的拳頭更硬,誰的實力更強。”

    同是《聖者功德榜》上的強者,展御,提着一口龍紋金刀走了出來,道:“張若塵受了這麼重的傷,墟公子是看不上他,可是,我展御,倒是想要會一會這位《聖者功德榜》第一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除了展御之外,又有幾個實力不俗的半步聖王走了出來,皆是想要獨戰張若塵,竟是爭執了起來。

    沒辦法,《聖者功德榜》第一的名號實在是太大,無論張若塵是不是已經受傷,只要能夠親手擊敗他。那麼,誰就能聲威大增,這一戰也能成爲今後吹噓的本錢。

    所以說,他們都想踩着張若塵的屍體,揚名立萬,獲得最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張若塵卻是怒極反笑,笑聲變得越來越響亮,震動雲霄。

    “咦,你們快看。”

    一位邪道修士,驚呼一聲。

    本來還在爭執的幾位邪道大人物,立即停了留下來,向張若塵盯過去。只見,張若塵的身體,竟然燃燒了起來,很快就化爲灰燼。

    “那只是……張若塵的一道分身……”

    這些邪道修士,終於幡然醒悟過來。

    他們都以爲張若塵已經被算計,受了重傷,如今看來張若塵似乎是早就有所預料,竟然只是動用了一具分身。

    只是,這具分身,未免也太真。

    血崖則是嘴角抽動了一下,倒吸一口涼氣,心中暗道,“同樣是半步聖王的境界,張若塵只是一道分身,就比我還強。他的真身,得強大到何等程度?”

    要知道,血崖並不是弱者,算得上是半步聖王中最頂級的那批強者,有與一步聖王抗衡的實力。

    陰陽殿的對面,黑暗中,響起一道緩慢的腳步聲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真身,一步步走了出來,問出一句:“是誰在那些頭顱裡面佈置的禁法,站出來,我要飲他的血。”

    其實,張若塵早就有心理準備,知道那些邪道修士,肯定會在頭顱裡面佈置絕殺手段,不可能讓他將十七顆頭顱取走,所以才使用分身去試探。

    就算有心理準備又如何?

    悲劇真正發生之後,他的心,還是無比沉痛。nt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