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天殺組織固然可恨,但,他們卻只是拿錢殺人,更加可恨的是商子烆和那位在頭顱中佈置禁法的邪道修士。

    張若塵恨不得抽他們的筋,飲他們的血。

    諸邪皆是能夠感受到,張若塵身上的浩蕩聖威,與那股焚天毀地一般的怒火。

    突然,衆多邪道修士中,飛掠出一道暗影,速度之快,即便是在場的一些至聖都有些看不清。

    那是一位邪道聖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出手,想要趕在張若塵啓動衆生平等前,將他重創。

    “張若塵,就是本王佈置了禁法,但是你想飲我的血,恐怕實力還遠遠不夠。”

    幽沉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張若塵感受到那股撲面而來的煞氣,竟是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,彷彿來不及出手抵擋一般。

    衆邪皆是露出喜色,心中暗想,難道高估了張若塵?

    莫非佈置了那麼多的殺招,完全就是多餘的?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糟了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出手的邪道聖王大驚失色,想要立即向後退逃。

    但是剛纔打出的攻勢太猛,他根本收不住腳步。

    於是,那位邪道聖王連忙調動聖氣,注入脖頸上的一串黑鐵項鍊,頓時一具萬紋聖器級別的鎧甲,包裹住了他的身軀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如此恐懼,那是因爲,張若塵的身後,一具黑色的巨大骷髏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黑色骷髏向前跨出一步,一隻巨大的骨手,拍擊下去。

    “嘭。”

    那位邪道聖王的攻擊聖術與防禦光波,盡數都被打碎,身軀重重的砸在地面,若不是有萬紋聖器級別的聖甲保護,恐怕已經神形俱滅。

    現在,即便沒死,身上的傷勢也無比嚴重,失去了九成戰力。

    “還想爬起來?”

    張若塵一腳踩在那位邪道聖王的背部,將本來想要站起身來的他,踩得又趴了下去,眼神冷沉的道:“我之所以沒有立即開啓衆生平等,就是想要引你現身。你,該死。”

    “哧哧。”

    從張若塵的腳下,涌出青色的淨滅神火,將那位邪道聖王包裹。

    黑色的萬紋聖器鎧甲,被煉成赤紅色。

    鎧甲中,那位邪道聖王猶如遭受炮烙酷刑,身體發出“哧哧”的聲音,嘴裏發出怒罵聲。

    不過,他的修爲高深,又有聖甲的保護,短時間內,張若塵竟是無法將他煉死。

    陰陽殿的深處,響起一道鎮魂魔音:“大膽,竟然敢踐踏我黑魔界的聖王,你是在找死。”

    黑魔界的領袖穹麟,化爲一片魔雲,飛速衝向陰陽殿外。

    本來,以穹麟那樣的修爲和身份,根本就不屑出手對付張若塵,免得惹來一些魔道巨頭的嘲笑。

    但是張若塵也不知使用什麼方法,竟然將易皇骨杖的戰力,提升到五步聖王的層次。如此一來,穹麟也就不得不親自出手。

    只是一道鎮魂魔音,便是形成驚人的音波,震得在場那些至聖、半步聖王境界的邪道修士,全部都臉色發白,大腦劇痛。

    張若塵早就激發出百聖血鎧的第五重力量,一百位徹地境聖影站在四面八方,抵擋住鎮魂魔音的衝擊。

    與此同時,張若塵的目光,盯向月神的那尊神像,嘴脣動了動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那尊通體雪白的神像,綻放出皎潔的神光,籠罩住陰陽殿,在一瞬間,便是將道場中的邪氣、魔氣、陰氣淨化了一大半,像是化爲一片淨土。

    神力瀰漫。

    “衆生平等”的力量,落在在場每一位生靈的身上。就連黑色骷髏散發出來的氣息,也都急速下滑,達到半步聖王的程度。

    穹麟打出的一根魔鐗,本來散發出三層聖力光波,爆發出三耀圓滿力量。可是,此刻魔鐗散發出來的黑芒,卻是越來越淡,最後竟是勉強只剩下兩層聖力光波。

    當然,即便是二耀圓滿力量,力量依舊相當驚人。

    魔鐗剛剛與一百道聖影觸碰在一起,那些聖影,卻是先一步向回收縮,匯聚到張若塵的雙臂。

    “龍象通天。”

    一道龍魂,從張若塵的左臂衝出來;一道象魂,從張若塵的右臂衝出來。

    在百聖之力的加持下,張若塵雙掌齊出,一道龍影和一道象影同時飛出去,快速旋轉,化爲一個轉輪漩渦,與魔鐗發生大碰撞。

    轟隆一聲巨響後,魔鐗打得轉輪漩渦崩碎而開。

    不過,魔鐗上的兩層聖力光波,卻也碎裂,上面的恐怖力量,竟是被張若塵打出的掌力完全化解。

    “中階聖術嗎?”

    亡虛的臉上,露出一道驚疑不定的神色。

    上一次,他與張若塵交手的時候,發現張若塵最大的弱點,就是沒有修煉中階聖術和真理之道。
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打出的掌法,威力的確是堪比中階聖術。

    纔過去多久,張若塵這麼快將一種中階聖術修煉成功?亡虛有一種深受打擊的感覺,心中更加迫切想要除掉張若塵。

    別的那些邪道修士,也都變得嚴肅起來,真正將張若塵當作是一尊大敵。

    要知道,穹麟大人打出的煉血魔鐗,即便只是隨手一擊,也會山崩地裂。但是,張若塵竟然接得住,而且還毫髮無損,簡直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。

    見到魔鐗上的聖力光波消失,張若塵立即調動出空間力量,雙手向前一抓,想要將魔鐗隔空取走。

    做爲黑魔界領袖的聖器,絕對是珍寶。

    將它奪走,如同是斷了穹麟的一臂,會讓穹麟的戰力下降一大截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直到此時,穹麟纔是一步從大門中走出,濃厚的魔雲中,伸出一隻粗壯的手臂,隔空控制煉血魔鐗。

    “譁——”

    煉血魔鐗在半空,劃出一個個圓圈,使得空間微微震盪。

    張若塵打出的空間力量,雖然鎖定住煉血魔鐗,可是,一時半刻竟是無法將它收走。反而,魔鐗上面還逸散出一縷縷刺鼻的血氣,化爲騰蛇的形狀,向張若塵蔓延過去。

    四周的邪道修士,也開始蠢蠢欲動,於是,張若塵不再與穹麟僵持,立即收回空間力量。

    穹麟也有一些擔心,所以不敢冒險,伸手一抓就將煉血魔鐗收了回去,心中暗道:“張若塵這個小子,還真是夠小心謹慎。我故意減弱了力量,想要纏住他,可是他剛剛察覺到不妙,立即就不再與我僵持。今天想要生擒他,估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    這裏是月神的道場,他們不敢直接殺死張若塵,否則就是破壞了真理天域的規矩,將會償命。

    當然,如果只是因爲這一點,他們完全可以提前找一個替死鬼,在將張若塵打得奄奄一息之後,由那個替死鬼出手殺死張若塵。如此一來,也就只有那位替死鬼會死,別的邪道修士則是可以安然無恙。

    更加重要的是,商子烆下過一道命令,必須要生擒張若塵。

    正是因爲這兩個原因,在場的邪道修士出手,多多少少都有些束手束腳。

    一道刺耳的慘叫聲響起。

    先前,那位被張若塵踩在腳下煉化的邪道聖王,此刻身上的聖甲,重新化爲一串黑鐵項鍊。而他的身體,則是被黑色骷髏提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咔咔。”

    黑色骷髏一口咬下去,便是將那位邪道聖王的頭顱咬了下來。

    雖然頭顱落入骷髏的嘴裏,那些邪道聖王卻並沒有徹底死去,似乎是知道穹麟救不了他,於是,尖銳的吼了一聲,“那就一起死。”

    那顆頭顱,散發出濃厚的魔氣,想要引動腦顱中的聖源。

    可是,下一刻,他嘴裏發出的叫聲卻更加尖銳,“不,怎麼可能,不要煉化我的……聖魂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位邪道聖王的聖魂,被黑色骷髏中的邪靈控制住,並且被一點一點的吞噬。

    聖魂被吞食,比抽筋扒皮痛苦千百倍,即便是聖王都承受不住,慘叫出聲。

    穹麟氣得顫抖,這麼多的邪道修士齊聚,對付一個張若塵,竟然損失了一位天賦很不錯的聖王。

    “出手,先將張若塵打殘。”穹麟沉聲道。

    那些邪道修士,早就各自凝聚出攻擊手段,頃刻間,就有數十件激發出圓滿力量的萬紋聖器飛出去。

    如此驚人的威勢,別說是對付一個半步聖王,就算是一步聖王、二步聖王,也能在一瞬間轟碎成劫灰。

    小黑嘿嘿一笑,操控三元邪星陣,將三顆直徑十丈的岩石圓球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

    三顆岩石圓球與數十件萬紋聖器激烈對碰,竟然沒有毀掉,反而將所有攻擊都擋了下來。

    這一次,讓那些邪道修士全部都傻眼。

    這座三元邪星陣佈置出來,其實是他們準備的一手殺招,用來對付張若塵。

    現在倒好,三元邪星陣竟然反過來對付他們。

    其中,有數十雙冷冽的眼睛,都向佈置三元邪星陣的林大師瞪了過去。他們懷疑,這位林大師,其實是張若塵提前安插在陰陽殿的臥底。

    林大師此刻是滿頭大汗,哪裏料到,精心佈置的陣法,竟然被一隻貓頭鷹破解,而且還被掌握。

    這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事!

    除非,那隻貓頭鷹的陣法造詣,已經達到陣法聖師的級別。

    但是陣法聖師比大聖都稀少,也根本沒有必要浪費時間參悟真理之道,怎麼可能會出現在真理天域?

    穹麟當然知道林大師不可能是張若塵安插的臥底,但是,眼神中,卻還是帶有一抹深深的失望,沉聲道:“能不能將三元邪星陣奪回來?”

    林大師搖了搖頭,道:“若是沒有開啓衆生平等,以我五十六階的精神力強度,還可以試一試。但是,我現在的精神力強度,已經被壓制到五十五階以下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林大師感覺到自己全身無法動彈,正是無比震驚的時候,便是,心口一涼。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

    一柄黑色的聖劍,刺穿了他的聖心。

    對於武道修士來說,最重要的是氣海和聖源。

    對於精神力修士而言,最重要的,則是聖心。

    聖心被破,必死無疑。

    精神力修士的身體,就是如此脆弱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身影,從林大師的身後顯現出來,收回貼在林大師身上的定身符,同時,抽回沉淵古劍。

    就在剛纔,衆多邪道修士打出萬紋聖器的時候,聖器散發出來的光芒和聖力,將陰陽殿外的區域完全吞沒。

    趁此機會,張若塵便是使用出空間挪移,出現在林大師的身後。

    張若塵最忌憚的就是陰陽殿中的陣法,自然是要先解決掉這個陣法造詣很高的大師,如此一來,陰陽殿中陣法爆發出來的威力,肯定會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“定身符對修爲被壓制到半步聖王境界的聖王,也有用,真是好東西。”張若塵暗道。

    剛纔,張若塵冒險對林大師使用了定身符,發現貼上定身符之後,直接定住了林大師的身體,更是壓制住林大師體內的精神力。

    要是沒有定身符,林大師肯定會在察覺到危險的第一時間,激發出護身符籙,擋住張若塵的攻擊。武道聖王或許沒有高品級的護身符,但是,陣法大師卻肯定有。

    其次,就算張若塵偷襲成功,林大師也必定會臨死反撲。如此近的距離,張若塵未必能夠躲得過去。

    掌握定身符和沒有掌握定身符,結果肯定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“找死。”

    穹麟是親眼看着林大師被張若塵一劍殺死,卻救不了,心中自然是怒火騰騰,抓起煉血魔鐗,拖出一片血紅色的煞風。

    幾乎是眨眼之間,煉血魔鐗就到達張若塵的頭頂。

    魔鐗散發出來的力量,與最開始那一擊比起來,不知強大了多少倍。可以說,這纔是穹麟真正的實力。
最近更新小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