🏡
PTT小說網
x
    那位叫做穆先生的男子,看起來已經有三十歲出頭,眉毛濃密,頭戴木冠,一雙凌厲的眼睛,一直都盯着日月星辰合擊陣法中心激戰的三人。

    “年輕人畢竟還是差了一些火候。”穆先生輕飄飄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穆夫人顯得格外年輕,肌膚細膩,美貌動人,帶有一股少/婦的韻味,道:“在聖術的運用上面,我們夫婦遠超亡虛和展御那兩個小子,同境界,百招之內就能戰勝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不過,張若塵那個小傢伙卻是有些棘手,各個方面幾乎都達到聖王之下的巔峰,沒有短板。”

    穆先生搖了搖頭,道:“並不是沒有短板,張若塵在真理之道上面的造詣還很弱,如果我沒有看錯,他應該纔將真理神殿第一層的第二幅觀想圖完全悟透,只能讓聖術爆發出三倍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而展御,已經將第三幅觀想圖都完全悟透,能夠讓聖術爆發出四倍威力。”

    “亡虛則是更加厲害,聽說他最近在真理神殿的第二層,領悟到花非花的境界,一舉闖過真理之海的第四層海域。在真理之道上面的造詣,與我們夫婦比起來,也都只差一籌。”

    穆夫人輕笑一聲:“張若塵喝下了一種增幅力量的聖酒,足以彌補他在真理之道上面的短板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的確是需要我們出手,才能速戰速決。”穆先生道。

    在沒有達到聖王境界的時候,穆先生和穆夫人也曾經登上《聖者功德榜》,只是排名頗爲靠後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們修煉到聖王境界,都已經有一百多年時間。

    這一百多年時間,足以讓他們參悟出大量聖道規則,修煉出頂尖的聖術,收集到更加強大的聖器戰兵,磨礪出更加完美的戰鬥經驗。

    正是如此,即便被壓制到半步聖王境界,他們的戰力比亡虛和展御,還是要強大幾分。

    “邪甁指。”

    穆先生的右手五指,捏成一種古怪的指法。

    一縷縷邪氣,在五指上面纏繞,凝聚成一隻寶瓶的形態。

    這是一種普通中階聖術,但是,穆先生仗着修爲高深,體內的聖道規則數量龐大,竟是調動出接近百道指道規則,融入進聖術。

    頓時,磅礴的邪氣爆發出來,使得穆先生的身體化爲一個黑色漩渦。

    要知道,亡虛在施展中階聖術的時候,一次性也就只能調動二三十道聖道規則,便是達到極限。

    同樣是普通中階聖術,融入的聖道規則不同,爆發出來的威力,自然是天壤之別。

    在穆先生化爲一個黑色漩渦,衝入進日月星辰合擊陣法之時,穆婦人也施展出一種中階聖術,化爲一個白色漩渦,衝入進陣法。

    陣法中,原本是三大高手爭鋒,現在變成了五大高手對決。

    在衆人看來,這一場戰鬥,應該很快就會因爲張若塵敗亡而結束。

    但是,裡面卻傳出“轟隆隆”的巨響,戰鬥變得更加激烈。

    陰陽殿外,藏身在暗處的凌飛羽,緊緊的抓着葬天劍,一眼不眨的盯着激戰中的五人。若不是她提前知道張若塵的計劃,恐怕早已經忍不住衝殺了過去。

    五大高手對決,逸散出來的力量波動越來越強橫,使得宋氏四兄妹的壓力大增,掌握在他們手中的四件祖器在輕輕顫動,震得他們雙臂發麻。

    周圍的邪道修士,全部都面面相覷,眼神驚疑不定。

    張若塵未免也太強大了吧,亡虛、展御、穆先生、穆夫人聯手竟然都遲遲無法將他拿下,難道他真有三頭六臂?

    漸漸的,穹麟察覺到不對勁,感覺到危險。

    “不對,不對,先前張若塵和亡虛二人對決,戰得旗鼓相當。緊接着,展御加入進戰圈,他們三人又戰得不相上下。穆先生和穆夫人加入進去,五人還是打得難分難捨。怎麼會這樣?”

    突然,穹麟像是明白了什麼,臉色劇烈的一變,大吼一聲:“小心,離張若塵遠一點。”

    陣法中,亡虛、展御、穆先生、穆夫人的心中,同時咯噔了一聲,身經百戰他們也都察覺到不妙,正要立即退出日月星辰合擊陣法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這時,他們看見張若塵的嘴角,露出一道邪異的笑容。

    張若塵的左手手指之間,出現了兩張符籙。

    確切的說,那兩張符籙早就被張若塵捏在手中,只不過,他們剛剛纔察覺到而已。

    張若塵飛快的將其中一張符籙貼在自己身上,同時,將另一張符籙,打了出去,低聲念道:“百步無生。”

    百步無生符的表面,浮現出數十道光紋,隨後,散發出刺目的聖芒。

    即便是距離陰陽殿較遠的修士,也都被百步無生符散發出來的光芒,刺得眼睛發疼。遠遠望去,陰陽殿的大門處,像是出現了一個直徑百丈的光球。

    “轟隆隆。”?

    沉悶的爆裂聲,傳了出來。

    能量波化爲了毀滅性的風暴,席捲整個陰陽殿。若不是被經緯天網陣擋住,那股風暴,肯定會涌入進天都聖市,摧毀一大片聖店建築。

    亡虛、展御、穆先生、穆夫人、宋氏四兄妹離得最近,在張若塵的三十丈之內,自然是遭到最恐怖的衝擊。

    宋氏四兄妹身上的護身符籙,全部都爆碎,血肉炸開,化爲一塊塊零散的聖骨。四件祖器也拋飛出去,撞擊在經緯天網陣的光壁上面,形成一圈圈漣漪。

    穆先生和穆夫人的修爲如果沒有被壓制,自然是能夠抵擋住百步無生符的力量,可能最多隻會受一些輕傷。

    但是,修爲被壓制後,他們也不能倖免,此刻倒下血泊中,受了無比嚴重的傷勢。

    穆先生的胸口塌陷了下去,左臂變成了血泥,半個身體都變得破破爛爛。

    穆夫人更慘,她那張花容月貌的臉,變得血肉模糊,腦袋碎了一大半,氣海出現了一道裂縫,有大量聖氣從裂縫中逸散出來。

    展御的肉身強大,遭受百步無生符的攻擊,竟然沒有死去,嘴裡還剩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也就只有亡虛,還保持站立的姿勢,不過嘴角依舊掛着鮮血。

    並不是亡虛比其他修士更加機警,也不是他比其他幾位修士更強,而是因爲,自從上一次,他被張若塵的時間劍法一劍刺穿眉心,心中便是生出陰影,知道時間劍法防不勝防。

    於是,回到瑞亞界後,亡虛就去求那位擁有神境修爲的父親,在他身上刻下了防禦神紋,做爲保命的手段。

    在沒有遇到張若塵之前,亡虛是根本不想在身上刻錄神紋。

    因爲,有了神紋的保護,修士就會失去警惕心和危機感,對修煉並不是一件好事。越是心高氣傲的修士,越是不屑借用外力保護自己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亡虛纔是感到慶幸,心中大喜,“幸好請父親在身上刻下了防禦神紋,否則今天恐怕是在劫難逃,我可沒有展御那麼變態的肉身。”

    當然,擋住百步無生符的毀滅力之後,亡虛身上的神紋,變得暗淡了許多。

    神也不希望自己相當看重的兒子,太過依靠神紋,最後失去了進取之心。所以,並不會佈置永久性的神紋,而且神紋也只能擋住九成攻擊力量。

    除了亡虛、展御他們離得最近的八人,百丈內,還有另外十七位邪道修士,來不及退避,死在了符籙的轟殺之下。

    受傷的邪道修士,更是多達數十位。

    這一張符籙的殺傷力,比天罡紫火符可怕得多,而且張若塵還故意將亡虛、展御、穆先生、穆夫人、宋氏四兄妹引到身邊,於是,再次重創了陰陽殿。

    “百步無生符,居然是百步無生符……張若塵是如何得到這種符籙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百步無生符?傳說,這種符籙,只有在道法王墓中才能找到,從道法王墓被發現以來,也就只是挖掘出了十多張百步無生符。”

    “大聖之下,很少有修士買得起一張百步無生符。張若塵哪裡來那麼多聖石,竟然買得起百步無生符?又是誰賣給他的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觀星臺上,正在下棋的商子烆,眼神變得冷寒無比,道:“你們道家也太過分了吧?竟然動用百步無生符,這是想要引發一場血戰嗎?信不信,我也弄幾張死神駕臨符來真理天域?”

    坐在對面的道袍男子,露出沉思的神色,道:“這張百步無生符,與道家無關。”

    商子烆的涵養一貫都很好,但是,剛纔卻相當失態,足以看出他的心中是何等憤怒。

    “與道家無關?難道廣寒界還能弄到一張百步無生符?以張若塵財力,還能買得起一張百步無生符?況且,應該沒有誰會把百步無生符,拿出來賣吧?”

    商子烆根本不相信道袍男子的話,於是,立即站起身來,準備趕回陰陽殿。

    誰都不知道,道家還給了張若塵多少符籙?

    所以,商子烆就算不親自出手擒拿張若塵,至少也要趕回去,告訴穹麟等人,不用再活捉張若塵,必要的時候,可以將張若塵擊殺。免得他們在出手的時候,束手束腳,反而被張若塵算計。

    道袍男子坐在棋臺邊,笑了笑,“這座觀象臺,佈置了四象封神陣,在陰陽殿的戰鬥沒有結束之前,我們誰都出不去。你還是留下來,繼續與我下棋纔是正事。切忌,要鎮定。”

    “我還不信了!”

    商子烆取出一盞聖燈,體內浩蕩的聖力涌入進燈中,激發出聖燈的六耀圓滿力量,直接就向夜幕中轟擊過去。

    聖燈散發出來的光芒,越來越璀璨,像是化爲一輪烈日。

    “轟隆。”

    觀象臺的四方,四隻神獸的虛影變得更加巨大,從四個方向升了起來,將那盞聖燈擋了回去。

    商子烆的眉頭緊鎖,連忙將聖燈收回,整個人都陷入沉默。

    半晌後,商子烆似乎想到了什麼,眼中又露出一道笑意,坐回道袍男子的對面,道:“好吧,我就留下來陪你下棋,倒要看看,張若塵能不能憑藉區區幾張符籙,撐到最後。”

    道袍男子看見商子烆面帶笑意,頓時,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疑惑。

    莫非商子烆已經猜出是誰在暗中幫助張若塵,所以才知道,張若塵掌握的符籙有限,只有爲數不多的幾張可以使用?
最近更新小說